樾字为什么是凶 无删减全文,

  • A+
所属分类:散文精选

一个翠绿翠绿的鬼,看不太清楚,实在是太特码绿了,跟荧光棒成精了似的,巧的是,我这时候刚念诵完咒语,黄符朝着那绿莹莹的恶

樾字为什么是凶 无删减全文,

鬼甩了出去,黄符还没等打到恶鬼,老秦杀生刀向前猛地一戳。

噗的声闷响,向前冲的特别快的老秦竟然后退了一步,恶鬼竟然没有被老秦一刀捅的魂飞魄散,反而像是捅到了苦胆一样的冒出了绿水。

老秦的杀生刀有多厉害,哥们知道的很清楚,一般的鬼怪,一刀下去杀个魂飞魄散,厉害的妖怪恶鬼,也用不上两三刀,何况老秦捅过那么多恶鬼,不是身上冒白烟,就是冒黑气,要不就是冒红光,像今天这种溅出绿水的还从来没有发生过。

有实体的那就不是鬼,可要说不是鬼,那个惨绿惨绿,阴气森森的男人算是个什么东西?我纳闷的都不行了,却见老秦后退了一步之后,惨绿的鬼东西朝着林子里一飘,特别快速的钻到一堆绿色的鬼火当中,消失不见。

老秦怒骂:“妈的你还出绿水,在让老子捅一刀!”

拔腿就要追,被我一把拽住了,对他道:“别莽撞,先冲出这片林子再说。”

不是我要管老秦,而是这么会的功夫,我们已经被鬼火包围了,太多的鬼火了,一片一片的出现,十分诡异,越来越来越多绿色的光团包裹着一个个的人影,在一阵阵阴风中飘荡来飘荡去,有男有女,有老有少,有的其状甚惨,有的面色阴沉,所有的人都有一个特征,面露凶狠,随着风飘荡,一会在东,一会在西,犹如一片片的萤火虫。

在我的眼中,林子不在是刚才那样的单调,仿佛活了过来,各种绿色混杂在一起,迷迷茫茫,甚至林子当中的雾气都是绿色的,似乎绿色占据了整个世界,除了一个个绿色光团包裹着的人影,林子中高大的树木似动非动,宛如雾里看花。

我拽着老秦急忙向前快走,想要用最快的速度冲出林子,随着我俩的动作,林子里鬼火也跟着我们而动,飘忽着围了上来,我急忙拽出黄符,一边念诵咒语,一边朝前面堵住我们去路的鬼火甩了出去。

哥们的符箓之术已经使用的有模有样了,虽然比不上寇先生,也能算是个小高手,黄符闪烁着金光,宛如箭矢一样向前而去,然后……那些惨绿惨绿的鬼火竟然闪开了,给黄符让出了路,竟然没起半点作用。

黄符不起作用,哥们还有神宵雷啊,朝着前面砸出去两颗神宵雷,我和老秦身上的神宵雷还有不少,大多都在背包里,被宋平安背着,没有跟着渔船一起沉没,神宵雷管用了,冒出的白烟愣是逼退了鬼火。

如果只是我和老秦肯定能冲过去,可我身后还有个宋平安,真心是不敢跑的太快,于是我又把小锅锅扔了出去,大声喊道:“给我把那些鬼火吃了!”

小锅锅在空中变成了一只丑不拉几的怪兽,没有扑上鬼火吃掉,落到了地上,扭头委屈的看着我道:“鱼哥,鬼火不好吃,一点味道都没有,我不想吃鬼火!”

“往前冲!”我大喊了声,小锅锅朝着前面就蹦,哥们这一顿折腾,愣是把鬼火逼的让出了不小的空间,老我跟在老秦身后,鬼火恍惚的变成一个个恶鬼,也不跟我们较劲,朝着我俩肩膀上的阳灯吹。

噗噗噗……一股股的阴气宛如一道道阴风,吹的我和老秦身上的三盏阳灯摇摇欲坠,老秦挥舞杀生刀,朝着前面一个看上去二十多岁的男鬼直戳,男鬼向后就退,在这个男鬼的身后,一个凶狠的女鬼突然伸手插进了男鬼的脑袋里,噗!的冒出一股绿水,女鬼从男鬼的脑袋里掏出一条类似虫子的东西,塞进了嘴里,咯咯咯……怪笑着消失。

我看的很清楚,女鬼的确是从男鬼的脑袋里掏出个虫子一样的东西来,那个凶狠的男鬼就魂飞魄散了,也就是说,这些鬼不是普通的鬼,他们的命门是脑袋里的那个虫子一样的绿东西。

我急忙朝老秦喊道:“别乱捅,捅恶鬼的脑袋,他们脑袋里的东西是关键。”

老秦在前面开路,大声喊道:“我看到了!真特码恶心。”

老秦出手突然就快了起来,朝着靠近的鬼怪就捅,杀生刀捅了两个鬼怪的脑袋,噗噗的冒出绿水,魂飞魄散,我也看清楚了被鬼火包裹住的那些恶鬼,他们除了一个个惨绿惨绿之外,额头上更绿,那是一种墨绿,绿的都发黑了,无一例外。

很难说清楚它们额头里的是什么东西,我觉得应该是蛊虫之类的,那东西在恶鬼的额头上是活动的,而这些恶鬼之所以能冒出绿水全是因为那个东西。

让我纳闷的是,恶鬼们并不团结,除了偷袭我和老秦之外,还会互相攻击,仿佛有什么深仇大恨,只要找到机会,就会弄死离自己近的恶鬼,恶鬼们彼此之间是有距离的,不会一拥而上,这样的情况我还真没见过,也给了我和老秦可趁之机,要是所有诡异的恶鬼一拥而上,肯定很麻烦,单独的想要对付我俩,那就是送死了。

我和老秦一路狂奔,干掉了好几樾字为什么是凶个恶鬼,还有两个是在后面要偷袭被宋平安给干掉的,恶鬼们不聚集,明显不是我和老秦的对手,按理说,我俩都凶悍成这个逼样了,有点智商的也不会跟我俩较了,并不是,我和老秦就像是鱼饵,恶鬼即便是知道我俩不好惹,可还是会借着树木的缝隙飘来飘去,趁机偷袭。

偷袭也不是扑上来要弄死我俩,就是找机会吹我们身上的三盏阳灯,似乎对我俩也有顾忌,情况就是这么个情况,没什么危机,感觉上却很惊悚,在我俩一顿猛冲之下,终于是跑出了树林。

一跑出树林,老秦欢呼了声,喊道:“杀出来了,我就说没啥好怕的,怎么样?哥们猛吧?”

我拽了下老秦,指了下海面,老秦看了一眼,顿时就跟泄了气的皮球似的,因为,我俩一顿操作猛如虎,再看战绩二百五,那么勇猛的冲过了树林,竟然又回到了之前的沙滩上,海面上停着那艘游轮。

老秦跺脚骂道:“怎么特码跑回来了?”

我无奈道:“鬼打墙了呗!”

老秦不理解的问:“什么鬼打墙能拦住咱俩?”

这话把我给问住了,我特码那知道是什么样的鬼打墙啊,特殊的鬼打墙呗,林子里的恶鬼那么特殊,真出特殊的鬼打墙有什么不能理解的?

我看了一眼老秦,脑子却转个不停,树林子里有恶鬼,那说明岛上有人啊,而且这些人跟我和老秦一样,都是东方人,死了以后也是东方的鬼,因为那些惨绿惨绿的恶鬼,全都是跟我们一样的东方人相貌。

既然如此,那这些鬼也应该归地府管辖啊,还是说,因为孤悬海上,所以地府不管这边,才会出现这么多奇特的鬼?也不对啊,什么鬼竟然脑袋里面有活物,鬼不是灵体吗?下蛊也下不到鬼身上啊。

越是琢磨我越是迷糊,老秦见我这个样子,拍了一下我道:“你又开始胡思乱想了,钻进死胡同了是不是?”

“不是我钻进死胡同了,你不觉得这地方有些不合常理吗?”

老秦嘁的声道:“你是个小法师,真要合常理你就不应该存在,已经到这了,人挡杀人,鬼挡杀鬼呗,你想那么多有个屁用?”

我……没吭声,老秦对我道:“给我根烟。”

我掏出烟来递给他一根,我自己点了一根,烟不多了,就剩下这么半盒,还是从游轮上顺来的外国烟,我俩对着抽了口烟,老秦问道:“休息会,咱们继续冲一下子,这次咱俩脚踏罡步往前冲,鬼打墙就奈何不了咱俩了。”

我和老秦冲了一次树林,虽然冲了个寂寞,但也不是一点用处没有,起码我俩现在身体活动开了,身上的衣服都因为奔跑的体温烘干了,可即便是衣服干了,也不好受,海水里是有盐分的,而且很黏,特别的不舒服。

看着老秦跃跃欲试的要脚踏罡步在冲一次,我吐了个烟圈对他道:“不用那么费事,我有个好办法,不用出手,就能让林子里的恶鬼烟消云散。”

老秦皱着眉头看我,问道:“你道法不咋地,牛逼吹的挺大,你有什么好办法?”

我淡定的弹了下烟灰,举起手中的火机道:“放火啊,反正是一个孤岛,放火也没人管,难不成还有人来抓咱们,给咱们判个纵火罪?”

老秦眼睛一亮,一把抢过我手里的打火机道:“对啊,我怎么没想到放火?还是特码你坏啊,这地方真要有人来抓咱俩,我敬他是个人物!”

说完,烟都不抽了,拿着打火机转身就奔林子,兴致勃勃,甚至有些迫不及待的放火去了……

喜欢我给孟婆当小弟请大家收藏:

既然想到一块去了,那就实施吧,我把祖师庙安顿在船长室,让姆雅和王鑫看好祖师庙,让祖师爷们老实在祖师庙里待着,并嘱咐王鑫,真要到了危机关头,就把歪脖葫芦摘下来帮助谢小娇,我还给了他几张黄符,并把白姑给我的蛇牙给了姆雅,让她掰折了召唤白姑。

白姑的蛇牙我一直带在身上,没用是因为开始的时候没舍得用,后来觉得自己本事大了,根本用不上,现在却不得不用了,那怕多个来帮忙的也是好的啊,至于白姑能不能找到大海上来,哥们就不知道了。

安顿好了大家,我和老秦带着宋平安蹦跳着朝海岛上蹦……蹦跳不是因为我俩不着调,而是身上湿了,换洗的衣服都在渔船上,随着渔船沉了,没有换洗的,就只能用身上的体温把衣服慢慢烘干。

好在法器,黄符之类的还在,尤其是黄符,哥们的符袋是加持过的,牛皮的材质,里面还套了层朔料袋,随身携带,才没有被水泡湿,宋平安隐身也在蹦,小锅锅跟着蹦,于是我们四个蹦跳着下了游轮,蹦跳着上了岸。

上了岸,老秦嫌弃的看着我道:“臭鱼,你特码蹦的真难看,还没小锅锅蹦的好看呢。”

“你特码蹦的好看?老秦啊,你有点正事吧,赶紧找到你的胡美丽。”

我快步朝前走,老秦在身后问了一句:“哎,几点了?”

我胳膊一阵跳动,有想要揍他的冲动,宋平安隐身着道:“已经深夜一点了。”

我对老秦道:“咱们捏着隐身决,你前面开路,走快点!”

老秦应了声好,向前快走,走出去也就一百米左右,刚走出沙滩,还没等踩到小岛的土地上,天空之中,猛地传来一阵闷响,宛如闷雷一样的响声,这一声响,震彻天地,响亮无比,雷声来自头顶上方,从天空中激荡开来,带着无尽的声波震荡天地,犹如潮水一般,回荡不止,将个死寂且绿油油的孤岛骤然撕裂开。

随着雷声回荡,眼前的一切仿佛被声浪击碎,我的双眼中,前面的景象都呈现出波浪似纹路,虚虚实实,如梦似幻,所有的景象变得扭曲,宛如妖魔在扭动,震荡,接着又是一声雷响,面前的景象如同鸡蛋壳撞上了势头,忽然脆裂开。

伴随着咔咔咔脆裂开的声响,整个天地都震颤起来,像是下一刻就要天塌地悬,我脸色大变,急忙喊道:“老秦,老秦,为什么干打雷?”

老秦也站住了不动,瞧着小岛,回头问我:“你说,是不是地震了?”

不是没有这种可能,海上的小岛许多都在地震带上,比如日本就天天地震,人家都习惯了,反而是我们这种从陆地上来的人觉得惊惧,有道理有道理,我估计应该是一次不太大的地震。

刚想到这,地面猛地一阵摇晃,卧槽,哥们这是想啥就来啥吗?还真的就是地震了,紧接着,天空中又传来一声闷雷滚动,然后,整个世界像是被人用抹布擦了一遍,天地骤然一阔,天空上再无一丝阴云,整座小岛上却散发出绿油油的光芒,绿的很是诡异。

我站住了没动,惊疑不定,还没等上岛呢,就来了这么一出,是给我们个下马威吗?我朝四周看了看,的小岛上所有的东西都泛着绿光,更奇异的是,整座小岛死一样的寂静,甚至感觉不到一丝的微风,连天上的月俩都泛着绿光。

老秦一扭头看着我道:“小鱼,你还说这不是绿帽子岛?”

我没搭理他,此时我冒出三个想法,徐元搞的鬼?幽灵岛?还是特码怎么回事?我心中没有恐惧,反而觉得有些纳闷,小岛不正常是肯定的了,但我们还没上岛呢,整的动静这么大干啥?就不怕我和老秦不上岛了?

我正琢磨呢,老秦对我道:“你咋不搭理我,又开始胡思乱想了是不是?小鱼啊,不是我说你,你想的那么多管个屁用,还不如去闯一闯,哎,对了,你说这座岛,会不会跟百慕大三角一样,有虫洞啊,咱们上去了,会进入到另外一个时间,穿越时空?”

我惊讶

樾字为什么是凶 无删减全文,

的看了老秦一眼,问道:“你特码个老不死的还看科幻呢?”

老秦嘁的声道:“我是个科幻迷。”

我……迈步继续向前走,召唤回来了小锅锅拎在手里,甭管遇到什么鬼东西,先给他一小锅锅尝尝,老秦见我动了,等了我一下,拍着我肩膀道:“阴曹地府咱们说去就去了,一座小岛有什么可怕的?”

老秦说的好特码有道理,可是阴曹地府我熟啊,不光有孟晓波照应,哥们还是个判官呢,可这鬼地方,那真是两眼一抹黑,酆都移动都没信号了,求援都没法求援,还不能小心点了?

我对老秦道:“你脑子正常点,别乱跑,千万别跑散了,要小心知道吗?”

老秦满不在乎,哥们见他这个德行,知道我的话没啥作用,好在还有宋平安,继续向前,走出去没多远,就看到了一片树林,小岛真不算大,林子把前路给遮挡的严严实实,也就是说,想要去岛上,必须要穿过这片林子。

我讨厌林子,因为林子里面怪事多,可没办法,必须要穿过树林,仔细看了看,也看不出来林子里是什么树,长得都挺高大,每一个起码都得五六米朝上,树叶茂盛,也是全都闪着绿光。

老秦拔腿就往林子里走,被我一把拽住了,莽撞是不能要的,还是要谨慎些,老秦被我拽住,不耐烦问道:“又怎么了?”

我对他道:“别从林子中间穿,从右边穿过去,那边的树木少一些。”

老秦看着我,表情有些无奈,对我道:“鱼儿啊,想得多不是件坏事,想的太多也不是什么好事。”

我推了他一把,道:“别废话,就按我说的路线走,快走!”

老秦摇头叹气的往前走,我跟在他身后暗暗戒备,没出什么事,很顺利的走近了树林了,可一进了林子,立刻就有了变化,老秦是走在我前面的,我清楚看到在他的右肩上方,有一团小小的火焰,右肩上也有一个,连头顶上也有一个,小火焰忽闪忽闪的看上去很脆弱。

人的身上有三盏灯,走夜路的时候有人叫你千万别回头,但这三盏灯是不显现的,就算是开了阴眼有时候也看不见,为什么现在如此清晰的就看到了老秦身上的三盏灯?我睁大眼睛,对老秦喊道:“老秦,你身上的三盏灯出现了。”

老秦猛地回头道:“啥玩意?”

我清楚看到老秦回头说话,吹动他右边肩膀头子的那盏阳灯忽闪了几下,差点没被他给吹灭了,然后老秦一指我,同样惊讶的喊道:“卧槽,你身上的三盏阳灯显现出来了。”

老秦身上的阳灯都出现了,哥们身上的阳灯显现很稀奇吗?我都没回头,轻声问道:“平安,我肩膀上的阳灯出现了吗?”

说来也是奇怪,我和老秦身上的阳灯都出现了,宋平安身上的阳灯却没有出现,还是一点存在感都没有,宋平安嗯了声:“师兄,你身上的三盏灯都出现了,火苗很旺盛。”

阳灯旺盛不旺盛跟人身上的阳气有关系,阳气足的人,身上的三盏灯就旺,甚至不容易吹灭,老秦就是例子,回头那么猛,说话那么急,愣是没吹灭自己肩膀上的阳灯,问题是林子有什么古怪,竟然能够看到活人身上的三盏灯?

甭管是什么原因,肯定不是什么好路数,为今之计,就是要一鼓作气的冲出这片林子,我对老秦喊道:“前面开路,冲过去…樾字为什么是凶…”

老秦拔出杀生刀,喊了声:“跟紧了我,我带你一飞冲天……”

冲你二大爷啊,整的还特码挺悲壮,我上去给了他一脚,老秦向前就跑,我急忙跟上,跑出去也就五步,像是惊动了什么,一颗颗的树上冒出成片成片绿色的鬼火,就是那种坟堆里的鬼火,铺天盖地的出现,朝着我俩围了过来。

林子里刮起了一阵阵的阴风,阴风阵阵中,我听到诡异的咯咯咯……的怪笑,老秦大声骂道:“什么东西装神弄鬼,给我滚出来!”

这时候你特码放什么狠话啊,你应该做的是念诵咒语,甩出黄符。我可没老秦那么不着调,拽出张黄符,轻声念诵咒语:“天地玄宗,万炁本根。广修亿劫,证吾神通。三界内外,惟道独尊。体有金光,覆映吾身。视之不见,听之不闻。包罗天地,养育群生。受持万遍,身有光明……”

金光神咒,除了能开路之外,还能呼唤抱抱,就在我念诵完了一遍咒语,要把黄符甩出去之际,突然在老秦右边一棵树后面飘出个惨绿惨绿的鬼来,那鬼也不跟老秦正面刚,而是对着老秦右肩膀上的灯火,噗!的吹了一口阴气。

喜欢我给孟婆当小弟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