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空布满了星星 :投稿来源: 陈景起

  • A+
所属分类:散文精选

“文革期间”,天黑前一天,制作组开会告诉我们要去哪里。整个制作组的大人小孩,都拿着筷子,去制作组的谷仓大院吃了一顿怀旧的甜饭。谷仓大院西翼有一个大锅,大锅冒着热气。旁边有几个水桶,里面冒着热气。它们是野菜汤。在西厢房顶上的烟囱里,浓烟滚滚,进入黄昏。大人小孩熙熙攘攘,很像古代放弃食物的画面。

大家都到了,制作组长陈广荣开始发言:“各位成员同志们,男女们,为了响应上级的号召,我们团队在这里开了个会,缅怀我们的过往和甜蜜的思念。想想过去,看看现在,苦不苦,想想红军二万五千里长征,想想邪恶的旧社会。旧社会,穷人做牛马活,吃猪狗。让我们‘永远不要忘记阶级斗争’。让我们一起唱首歌。”他以一只公羊的声音开始:“天空布满星星——歌唱!”大人小孩都一起唱:“满天繁星,月牙闪闪,制作组开大会,诉苦传情……”声音低沉不均匀。

唱完,队长喊:“把女房东带上来!”这时,两个年轻人,王川和王铁根,把女房东押送到船长面前,让女房东站在长凳上,低头向成员们认罪。突然有人喊了句口号:“别忘了阶级辛酸!”大人小孩举起右拳大喊:“别忘了阶级积怨!”三十多岁的王大涛举起右拳大喊:“记住血泪!”成员们高呼:“记住血泪!”喊完口号,队长指着站在一旁四十多岁的秃子说:“秃子,你生来就是贫农’。你记得过去,你是怎么为地主家扛活的,旧社会是怎么被压迫的?”大沽子说:“我在房东家干活,早起摸黑干活,吃糠窝,喝白菜汤。我工作累了,所以去田里休息,他们家会打我,把我累的头发都掉光。”光头说这话的时候,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了。有人低声说:“你从出生到现在头上没长过一根头发。”有人笑出声来。当船长看到JVG在哭时,他让他蹲在墙脚下休息。队长指着五十多岁的陈铁成说:“铁成,你也是贫农‘,你记住过去,记住未来。”铁成说:“我在房东家上班,他们对我很好。他的家人吃玉米馒头,给我包饺子。”队长听说对话不对,就对铁成说:“你说的都是屁话?这是在回忆我们的悲伤吗?别说了,离开这里!”铁成一边往后退,一边还叽叽咕咕:“我说的是实话,没良心的话不能说。”队长着急了,把他推到一边。

队长大声说:“把楼主拿下!”王川和王铁根带着女房东走了。队长接着说:“现在,我们就开始用一片谷壳和半碗野菜汤吃甜米饭。吃了记悲伤的饭,我们就吃了记悲伤的饭。每人一张白纸(馒头),热面汤就够了。如果你吃饱了,我们开始吧。”“等一下!”有人喊道。根据声音,是菊花阿姨,村里妇联主任。她说:“大家吃饭不用担心。我们队有两个‘五保户’,大嘴,叶。他们太老了,不能来了。让两位老人先吃一口。虎哥,过来。我们每个人都会在森一弘吃一碗热汤面,拿一张试卷,送给嘴巴哥和财主。”队长说:“我被铁成的愤怒搞糊涂了。忘了这茬吧。和胡大一起去,菊花。我会在这里盯着它。”菊花和胡大带着热汤面和卷子去“五保”。

人先吃糠,有人咽不下就吐,野菜汤喝不下就倒。该吃白纸了。人们几口就吃完了下一张纸。喝了热面汤后,人们拼命地喝,以至于14岁的宁儿不敢低头,仰着脖子走上过道。有人问他:“为什么走路总是一脸羞涩?”他说:“我往下看,面汤就流出来了。”

当我们吃完讲述故事的大餐时,天空将布满星星。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