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莲法器是什么: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宫崎君,你太放肆了。”三本次郎阴沉着脸,冷冷说道。

“课长,与其让那些武器弹药堆放在仓库里,不如发挥他的价值。”程千帆不死心,继续说道。

“混蛋!”三本次郎骂道,“帝国缴获的武器,是帝国的,不能私自买卖。”

“不是私自买卖。”程千帆眼眸放光,“是属下向帝国借一批武器,以补充心向帝国的支那武装力量。”

三本次郎眼皮动了动。

程千帆趁热打铁,“那些武器,最终还是要发放到蠡老三的手中的,只不过为了取信和招揽对方,提前几天发放罢了。”

“课长,现在的问题关键是蠡老三需要这批武器,有了这批武器,我们特高课可以尽快完成对蠡老三所部的整编,届时,太湖上便有了一支可以由您亲自掌控的武装力量。”程千帆继续说道。

……

三本次郎陷入沉思状。

终于。

“只是借给你,经你手发放给蠡老三所部,记住了,不是让你私自买卖的。”三本次郎看着程千帆,郑重其事说道。

“是,属下明白。”程千帆立刻立正,敬礼,随后小声说,“招揽蠡老三所部,事关机密,属下建议由荒木君来配合我。”

“荒木?”三本次郎看了程千帆一眼。

他想到此前荒木播磨向他打听过宫崎健太郎是否会因为枪击汪康年之事受到处罚。

宫崎这个家伙,确实是很会做人,没想到就连一向桀骜不驯的荒木都和他成为了朋友。

此外,三本次郎心中明白,宫崎健太郎点名要荒木配合他,也是表达坦诚态度,荒木是他的绝对亲信,有荒木盯着此事,等于整件事都在他的掌控和监视之下。

“是的,课长,这些水匪狡诈多端,桀骜不驯,有荒木君这样的帝国勇士出面,既可以取信于他们,也可以震慑宵小。

肉莲法器是什么:

”程千帆立刻说道。

“荒木不行。”三本次郎摇摇头,“荒木有重要的事情要处理。”

果然。

程千帆心中的猜测的到了证实。

他露出踟蹰之色,“课长,属下深恐能力不足,这是特高课招揽的第一批水匪……”

……

三本次郎似笑非笑的看了宫崎健太郎一眼,这是一个聪明的家伙,事涉军权,懂得避嫌。

“课长认为加贺君如何?”程千帆问道。

三本次郎摇摇头,“我安排小池配合你。”

“是!”

程千帆心中大定,他本意就是小池,小池是三本次郎的亲信司机,在特高课看似职位低下,实则地位超然,知道很多隐秘之事。

最重要的是,小池早已经被他的糖衣炮弹收买,对他不设防。

只不过,他不能主动提出小池的名字。

他故意提名加贺,不过,加贺虽然也是三本次郎信重的手下,但是,并非绝对亲信,这件事涉及到倒卖日军仓库的军火,三本次郎不会选择加贺,必须选择绝对亲信。

小池便是必然的人选。

“另外,关于安排你谋取中央区副总巡长之事,出了点差错。”三本次郎说道,“不过,问题不大,我已经重新安排好了。”

“是!”

三本次郎没有细说,程千帆自然不会贸然打听。

不过,这句话却是给了他一个探查信号和方向。

……

一刻钟后。

“宫崎君,你我第一次合作,课长命令我配合你的工作,请多多关照。”小池面带喜色,微微鞠躬。

宫崎健太郎素来出手大方,小池领了这个任务,他知道以宫崎的为人,此番定然不会亏待自己。

“小池君,我相信你我通力合作,一定能够完成此事。”程千帆微笑,压低声音,“小池君,干完这一票,家乡的房子可以翻修了。”

小池有一个梦想,便是在支那搞到钱,帮助远在日本的父母盖一个漂亮的大房子,过上富足的生活。

“多谢。”小池看了看四周,压低声音,欣喜说道。

……

“小池君,有一件事我要事先声明。”程千帆上了车子,自己点燃一支烟,将烟盒递给了小池。

“宫崎君请说。”

“这一次,我们可能要分一部分给荒木君。”程千帆吐了一口烟气,烟雾缭绕中,他暗自观察小池。

“凭什么?”小池脸色一变,“荒木君又没有参与进来。”

程千帆心中冷笑,他早就摸清楚了小池的脾性,贪财且吝啬。

“小池君,莫急。”程千帆呵呵一笑,“你和荒木君都是课长的亲信,不过,恕我直言,类似的行动,课长应该更优先会选择荒木君来执行,只是因为荒木君今天不在……”

小池的脸色阴沉下来。

“这件事课长很重视,如果我们进展不顺的话,课长有可能会安排荒木君随后也参与进来。”程千帆弹了弹烟灰,“当然,只是有可能,我只不过是提前给小池君说一声罢了。”

……

“宫崎君,你认为我比不上荒木?”小池冷冷说道。

“不不不,我绝无此意,实际上在我看来,小池君并不比荒木君差,只是因为荒木君这是荒木君比较熟悉的工作,小池君你只是很少有机会展现自己的才华罢了。”程千帆表情陈恳说道。

闻听肉莲法器是什么此言,小池的脸色缓和下来。

“小池君,你要清楚,课长安排你来与我一起做这件事,本身便是极为信重你,至于荒木君,我们都是为帝国效力,当精诚合作,你要牢记这一点。”程千帆表情严肃说道。

“宫崎君,多谢,我明白你的意思。”小池点点头,不过,想到要分出一部分给荒木,他心中格外不舒服,“宫崎君,荒木君短时间内恐怕没有时间参与此事,所以,这一次便不必考虑荒木君了。”

程千帆露出为难之色,“小池君,我和你素来亲近,不过,荒木君也与我交好……”

说着他摇摇头,“这件事做成了,钱财倒不是最重要的。”

钱财才是最重要的,小池在心里喊道。

“荒木君曾经与我提过,他现在急需要立功来升职。”程千帆叹口气,“招揽一支水上武装力量,此事做成了,这是一个不小的功劳,虽然课长说荒木君暂时没有时间,但是,我若是没有和荒木君通气,他事后得之……”

说着,他揉了揉太阳穴。

PS:求订阅,求月票,拜谢。

喜欢我的谍战岁月请大家收藏:

“私卖军火是绝对不可以的。”三本次郎沉着脸说道。

宫崎健太郎竟然敢当面提及‘军火交易’,三本次郎必须表现出严厉的反对态度。

当然,从内心深处来说,宫崎这个家伙的这种‘毫无保留’的坦白态度,则令三本次郎暗暗满意。

“课长,属下是为帝国潜在的支持者提供必要的军需支持。”程千帆赶紧说道,“这不是生意,是为帝国招揽支持者,是向这些潜在支持者表达帝国对他们的善意。”

“蠡老三愿意投奔帝国,帝国自然会为他补充军需。”三本次郎摇摇头。

帝国占领上海,中国军队一路溃逃,现在驻沪日军的闲置军火库里面,缴获的中国军队的枪支弹药堆积成山,根本不缺武装治安军的武器弹药。

程千帆闻言,立刻急了,甚至顾不得在三本次郎面前保持恭敬态度,“课长!”

“巴格鸭落!”三本次郎一拍桌子。

“蠡老三愿意开价……买一杆枪。”程千帆竖起三根手指。

两人的目光在空中发生碰撞。

……

“混蛋!”三本次郎又是一拍桌子,“我说了多少次了,你不要总是想着你的生意!”

愤怒的三本次郎揉了揉太阳穴,他只感觉头疼不已,自己手下怎么会有这么一个满脑子想着做生意的贪财之辈。

“哈依。”程千帆立正,低头,内心深处却是冷笑不已。

“抬起头来,我不希望我的手下是只知道说‘是’的应声虫!”三本次郎气愤说道。

“哈依!”程千帆低头说道,然后抬起头,眼眸中适时地闪过一丝‘明白了’的激动之色。

……

“课长!”程千帆上前一步,靠近三本次郎,压低声音说道。

他再度确认,这是淡淡的血腥味!

程千帆绞尽脑汁,他需要在如此紧迫的情况下,斟酌措辞。

他要不着痕迹的将事情朝着极可能外出指挥行动的荒木播磨的身上牵引。

堪称如履薄冰。

“属下认为,蠡老三本人应该是最希望完成招兵买马,壮大实力后再投靠帝国的,长达数十年的军阀混战,使得支那武夫非常信奉一个道理,那便是有人有枪才是最重要的!”

“蠡老三希望能够在帝国这边受到重视,他本身自然是希望自己兵强马壮再投靠过来。”

“人少了,蠡老三未必敢过来,支那水匪生性多疑,甚至可能担心帝国会趁机干掉没有太多利用价值的他。”

三本次郎闻言,赞同的点点头,宫崎这个家伙分析的井井有条,很有‘说服力’的嘛。

……

“此外。”程千帆看了三本次郎一眼,露出思索之色,“属下仔细琢磨了一番,同样是招揽支那军事武装,招揽一支被帝国军队打散了的水匪流寇,和招揽一支兵强马壮、迫于战斗力的军事武装,这是完全不同的。”

三本次郎再度看了宫崎健太郎一眼,眼神中露出一丝激赏之色,微微颔首,“宫崎君,你的话也是有几分道理的。”

三本次郎沉吟片刻,继续说道,“一支兵强马壮的队伍主动投靠大日本皇军,这才足以显现帝国的强大威慑力,展示大日本皇军无尚军威!”

“课长明鉴。”程千帆露出心悦敬佩的表情,“属下说了那么多话,毫无逻辑性,课长一句话就令宫崎豁然开朗。”

三本次郎哈哈大笑,显得颇为得意。

尽管明知道这家伙是在拍马屁,但是——这感觉确实是……舒服啊!

……

三本次郎走到一面墙壁面前,拉开了猩红色的围布帘,墙壁上是一面上海市以及周边区域军事地图。

“宫崎君,我知道你的能力,不要藏拙了,拿出你对做生意赚钱的兴趣,认真起来,说一说你对太湖水匪的了解。”

“宫崎绝非藏拙,实乃愚钝……”

“若是回答的无法令我满意,我会下命令沿江设卡拦截,严查走私。”三本次郎冷哼说道。

“对于太湖水匪,巡捕房向来是比较重视的,档案室有较为完整的档案,属下知道帝国早晚要对太湖水匪下手,或招揽,或剿灭,故而属下早有准备,可谓是殚精竭虑,熟稔掌握。”程千帆表情无比认真,昂着头,朗声说道。

“太湖水域河湖相间,水系密布。”

“水匪往往小股出击,得手后迅疾遁去,匪船‘皆可往来登岸’,水匪得以此拿彼窜。”

……

程千帆从三本次郎手中接过指挥棒。

他仔细看了看地图,确认位置之后,才积蓄开口说道。

“江苏苏州。”

“江苏无锡!”

“还有浙江的湖州!”

“这三座城市是太湖沿岸最重要所在,也是太湖水匪最猖獗所在。”

“无论是前清政府,还是支那的中华民国政权,乃至是地方军阀,都多次对太湖水匪进行过清剿,其中不乏有激烈战斗,甚至不亚于小型战役,不过,总体而言清剿的战果欠佳。“程千帆冷笑一声,“当然了,支那政府军的战斗力,呵呵。”

“继续说。”三本次郎不得不打断了宫崎健太郎对支那人的挖苦。

“浙剿则窜苏,苏剿则窜浙,会剿则兵至为民,兵去仍匪,防固不胜防,杀亦实不胜杀”。程千帆侃侃而谈,“这六句话便足以说明太湖剿匪的困难之处。”

“像是黄鳝一般,多巢穴,且油滑无比。”

……

“此外,太湖水匪大体上可分为‘土帮’和‘客帮’两大类。”

“土帮主要由太湖沿岸本地人构成。早在支那辛亥时期,盘踞于苏州光福镇一带、人称“香山阿祥”的叶阿祥就在光福镇设场聚赌。”

“辛亥后,此人势力渐大,竭力置备枪械、军装,船只,其自称有太湖最大的水军,上岸劫掠之时,船舶浩浩荡荡,危害甚大。”

“这个叶阿祥还在吗?”三本次郎立刻问道。

如此悍匪,若是能招揽……

“不在了,档案里说早就死了。”程千帆摇摇头,“叶阿祥匪帮的落寞,也是太湖水匪土帮的风头渐渐被客帮盖过的过程。”

……

“支那人窃居如此沃土,却战乱不断,凡是遇到天灾兵乱,江淮、两湖、山东、河南等地的灾民多会涌向太湖流域,其中一部人铤而为匪,客帮即是由外乡游民为主组成的匪帮。”

“此外,各地流民、逃兵也源源不断地成为了水匪的潜在兵源。”

“相对于土帮,客帮与太湖周边几乎没有亲缘关系,因此劫掠更为凶残。”程千帆的眼眸露出兴奋之色。

“课长,蠡老三所部便是客帮水匪。”

“蠡老三劫掠乡野,袭击村镇,早就不容于国民政府,这样的人,正是帝国所需要的。”

“蠡老三所部在何处?”三本次郎问道。

上海特高课的工作重心目前主要在国府特工组织身上,此前并没有太多精力去调查太湖水匪的情况。

……

“不知道。”程千帆摇摇头,“水匪的窝点是极为隐秘,事关生死大局,是绝对保密的。”

三本次郎看着他。

“结合巡捕房的档案以及江湖上的传闻,蠡老三的窝点极可能是——”程千帆分别指了指地图上的三处,“苏州三山岛、苏州东山岛以及太湖支流阳澄湖中的某个村落。”

“不过,只是可能,这只是属下的推测。”程千帆补充说道。

啪啪啪!

三本

肉莲法器是什么:

次郎抚掌,“宫崎君,不枉我一直看好你,事实证明,你将做生意的那份劲头用在正事上面,你的工作表现是极为出色的。”

“宫崎此前令课长您失望了,惭愧不安。”程千帆低眉顺眼,说道。

“蠡老三所部是一伙悍匪,战斗力不俗。”三本次郎捉着下巴,盯着地图看,“最重要的是,他们熟悉太湖水域的情况,而太熟水域复杂,未来可能成为反日力量的藏身之处,所以,蠡老三所部愿意投靠帝国,这是极大的好事。”

说着,三本次郎看向程千帆,“宫崎君,我会全力支持你完成招揽蠡老三所部的工作,年轻人,放手去做吧,有什么困难都可以提出来。”

“课长明鉴。”程千帆大喜,旋即又露出为难之色,“属下的生意,多以酒水、奢侈品为主,实际上很少涉及军火的,所以,目前在仓库里的枪支弹药的数量远不足以满足蠡老三的需求,听说帝国的货仓里……”

PS:求订阅,求月票,拜谢。

喜欢我的谍战岁月请大家收藏:(www肉莲法器是什么.2000xs.com)我的谍战岁月世纪小说网更新速度最快。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