偏财在年柱为什么父母没钱 小说全文/

  • A+
所属分类:都市文学

白龙听鰕神丞官这么一分析,登时也担忧了起来,这请来的都是客人,关二爷与陈义山还都是贵客,万一真打起来,主家面上才是最不好看的。

他沉吟了片刻,说道:“有那么多护着陈义山的神祇,只凭关二爷一个,应该也不会掀起大风大浪来,毕竟要卖众神一个面子嘛……”

鰕神丞官道:“但是——”

白龙不等他说完,便抢着说道:“但是凡事都有万一,万一这关二爷起了性子,非要搅闹,谁的面子也不给,那便会乱了禅位大典!届时,难堪的可就是我们父子了。”

鰕神丞官道:“正是啊!此事还得与大王禀明,让大王拿主意。”

白龙冷笑道:“父王身体不好,又忙的脚不旋踵,如今这点小事也要去麻烦他吗?本殿下已经有了主意,等到陈义山来了之后,我就给他明白提个醒!告诉他关二爷要找他的不是,让他能躲就躲,能避就避!别上赶着让关二爷寻到他的晦气。”

鰕神丞官赞道:“殿下真是英明天纵,如此处置是再好不过了!”

白龙小脸一红,心中颇有些羞愧,原来,他思量着让陈义山躲起来,除了避开关公之外,更重要的一层原因反倒是怕陈义山太受众神欢迎,反倒在禅位大典上抢走了他的风头……

白龙又在门口候了片刻,接到了马神马王爷以及天下灶神的首领——司命灶君,到这时候,顶尖大神算是来的差不多了。

鰕神丞官见白龙疲惫,便说道:“殿下就请回宫去吧,剩余的都是些中神、小神,由下官引着蟹介士们在这里候着就足够赏脸了。”

白龙摇了摇头,道:“不成啊,我倒是想回去歇着,可是鲁陀罗尼还有两个儿子没来呢,我答应了亲自接进宫去,爽约不好。”

鰕神丞官道:“那殿下去仪门里歇着吧,等那两个什么‘破锣’来了之后,再出来寒暄也不迟。”

白龙点了点头,道:“也好。”

当即进去仪门,早有蟹介士搬来了椅子、桌子请他落座,又倒了神酒佳酿,伺候着他吃喝,另有几个虾兵过来,捶腿的捶腿,捏肩膀的捏肩膀,弄得白龙好不惬意!

这后面来的果然都是些中不溜的神祇,鰕神丞官先后接了管床的床公床婆、管音律乐器的律吕二神,管花草树木的女夷,管男欢女爱的合和二神……

眼看着到了傍晚酉时,鰕神丞官思量着来客应该是齐了,却忽然听见那夜叉大神将叫道:“有贵,这个客至,厕神,坑三姑娘到喽!”

来客特殊了,连夜叉喊得都是那么敷衍,一个“贵”字说出口了,居然还想往回收!

鰕神丞官也不禁皱起了眉头,心道:“好家伙,大王怎么也把她给请来了?”

白龙在仪门内早听见了,歪着脑袋问道:“这坑三姑娘不会是那个掌管天下茅房的神祇吧?”

鰕神丞官赔笑道:“呵呵~~可不就是她嘛,天下只有这一个坑三姑娘。”

白龙登时有些不悦,揉着鼻子嘀咕道:“这不晦气嘛!父王请来床神、花神、合和二神、律吕二神倒也罢了,勉强能摆上台面去,可怎么连厕神也请了?这厕神,怎么上桌?怎么跟大家一起宴饮?”

鰕神丞官道:“可能大王也就是客气客气,没想到这小神真能厚着脸皮过来。而且这路途遥远,跋山涉水的,能来到咱们西海,也算是不容易啊。”

白龙还要再发牢骚,可远远的望见一个女子已经走了过来,大眼一瞟,人家的身条居然极其的婀娜!

“咦?!”

白龙稍稍打点了精神,起身细看,但见那坑三姑娘衣着打扮的也很是清新脱俗——云髻双蟠,红袍朱缨,长发一束,纤腰约素,弱柳扶风一般袅袅娜娜的走过来,娇滴滴的风韵无双!白龙虽然不好色,却也已经看呆了!

待坑三姑娘走的又近了一些的时候,白龙连忙去看脸,却愣住了,原来人家戴了个不透光的面纱,把神颜给遮住了,压根瞧不见长的什么样子,只是脖颈细腻白皙,莹润且有光泽,足可以想象得到,那脸一定不会难看!

鰕神丞官已经伸手说道:“姑娘止步,礼单呈上来吧?”

坑三姑娘一愣,站在那里也不吭声,似乎是有些不知所措。

鰕神丞官冷笑道:“怎么,两手空空的来了?要白吃白喝白住?”

白龙听鰕神丞官说话刺耳,又见那坑三姑娘模样局蹙,登时起了怜香惜玉之情,也不躲在里面假装矜持了,迅速的整了整衣冠袍带,快步从仪门里走了出来,喝退鰕神丞官,而后冲坑三姑娘微微拱手,笑道:“我乃摩昂太子,不知姑娘驾到,倒是有失远迎了。神官无礼,还望不要怪罪。远来是客,有没有礼物都是次要的,我西海龙宫地大物博,不是吝啬之主。”

坑三姑娘道:“殿下客气了,小神惭愧,虽然有些私产,但是却拿不出手……”

白龙听她声音婉转,柔媚动听,不由得愈发心痒难耐,道:“无妨无妨。只是,姑娘为什么遮住脸面呢?”

坑三姑娘“咯咯”娇笑了一声,道:“还请殿下见谅,小神乃是污秽之神,本来就羞于见人,不合抛头露面的。可是禅位大典是千载难逢的神界大盛会,小神也不甘心错过,所以考虑再三,还是厚着脸皮来了。”

白龙道:“该来,该来的。”

坑三姑娘道:“小神还有个不情之请,不知道当说不当说。”

白龙道:“姑娘但说无妨!”

坑三姑娘道:“乞请殿下能为小神单独找个简陋的客房,以便住下,也不用侍从伺候,也不用饮食,逢见有宴的时候,也不必叫小神列席,但等到禅位大典开始的时候,小神想安安静静躲在无人注意的角落里,观瞻大礼,仰望众神……还望殿下能够成全。”

白龙听她说的楚楚可怜,不免叹息了一声,赞道:“没想到三姑娘是个如此谦逊有礼的神祇啊!”

偏财在年柱为什么父母没钱三姑娘道:“殿下过奖了,小神这请求,殿下能答应么?”

白龙拍着胸脯说道:“自然答应!我还怕委屈了姑娘呢!”

坑三姑娘盈盈拜道:“不委屈,多谢殿下成全!”

白龙道:“走吧,我亲自引你入宫去。”

坑三姑娘道:“那如何使得?”

白龙道:“姑娘请吧!”

坑三姑娘道:“既然如此,那便有劳殿下了。”

鰕神丞官在旁边瞧着,很是不以为然,难免暗自腹诽,心道:“没想到殿

偏财在年柱为什么父母没钱 小说全文/

下也是个好色之徒,连这厕神的脸都没有看见,就殷勤成了这个样子,万一是满脸麻子,故意遮住不叫人看呢?要是长得倾城倾国,谁肯遮住脸……”

却说在入宫的途中,那坑三姑娘忽然问道:“殿下,敢问一个叫陈义山的大仙来了吗?”

白龙顿时有些不快,皱眉说道:“你怎么也认得陈义山?”心中暗骂道:“陈义山啊陈义山,你这结交的面儿未免也太宽了吧!居然连个小小的厕神都不放过!”

却听坑三姑娘笑道:“小神哪里会认得那样威名赫赫的大能?只是听传闻中说,这位陈大仙十分英俊潇洒,而且法力无边,专好抱打不平,惩恶扬善,所以小神很是好奇他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物。”

白龙:“……”

他瞬间就对这个坑三姑娘起了不好的印象,原来也是个肤浅的家伙。

他淡淡说道:“陈义山还没有来呢。”

坑三姑娘:“哦~~”

白龙沉默了片刻,幽幽说道:“其实啊,陈义山长的也就那样,论起来,还没有本殿下英俊潇洒呢!”

坑三姑娘目光一闪,笑道:“是么?”

白龙“哼哼”冷笑,道:“你还不信?本殿下绰号‘俏白龙’,难道坑三姑娘没有听说过吗?”

“哦哦~~”

坑三姑娘敷衍似的颔首,表示赞同,心中却冷笑道:“你?你比我那夫君可差太远了!还俏白龙,是傻白龙还差不多!”

原来,这坑三姑娘是假的!

她是白芷假扮的!

真正的坑三姑娘到了西海,被她碰上,现出化蛇本相来,恐吓了一番,吓得那姑娘当即逃之夭夭,哪敢再来?

喜欢麻衣道祖请大家收藏:

“鲁陀罗尼”一行神祇热热闹闹的入了宫去,白龙目送着他们的背影消失之后,才收敛了笑意,伸了伸懒腰,活动着筋骨,抱怨声声,还得站在仪门外继续接客。

他问鰕神丞官道:“后续的神祇,不会再有什么地位尊崇的大能了吧?”

鰕神丞官笑道:“殿下是累了吧?呃~~下官看过册子了,除了瘟部五神之外,似乎也没有几个大神是值得殿下亲自迎接了……”

白龙吓了一跳,惊声说道:“大喜的日子,让瘟神来干什么?!”

鰕神丞官赔笑道:“嘿嘿~~下官就是那么一说,与殿下逗闷子而已。瘟部五神都被陈义山给灭掉了,想要重生复苏,没有个几百上千年,只怕是不可能,哪里会来咱们龙宫观礼呢?”

“也是,也是,本殿下都忘了,方才那药王爷还说呢。”

君臣两个正说笑着打发时间,夜叉大神将又叫了起来:“报!有贵客至,财神爷驾到!”

白龙闻言,连忙整理衣冠,肃容守候!

按说,那财神一系的势力也不算大,只有比、范两个文财神,又有关、赵两个武财神,这四个算是主神,麾下又有五路神官,分别是招财童子、进宝童子、纳珍童子、利世童子、开源童子!

满打满算,也只有这九位,再没别的神官神将了。

虽然如此,但是架不住人家这一系财大气粗啊!

若论香火之旺,信民之多,财神系在整个神界都是数一数二的,试问天下谁人不爱财呢?因此,这几个财神都是愿力广大,神通不小!

这其中,又特别是关公、赵公两个武财神,道行都是极高的!

昔年间,五道诛魔,关公与赵公都出力颇大,尤其是以关公

偏财在年柱为什么父母没钱 小说全文/

在大战中大放异彩!他智勇绝伦,仁义兼备,诛魔无数,也救人无算,那一战之后,他的声誉日隆,甚至还得了个“伏魔帝君”的美誉!

正所谓“能者多劳”,关公如此出彩,渐渐的便身兼数职了——他不但管着财,还管着义,有管安宅护院……因此,买卖人供奉他,希望财源广进;老百姓供奉他,希望阖家平安;’绿林好汉供奉他,希望义薄云天,甚至就连圣道也给他加了个“武圣”的尊号,堂而皇之的为他建了许多武庙,受天下武士敬仰!

可以说,若论黑白通吃、神圣两跨,既是财神,又是武圣,还是义神,而且兼职门神,业务如此繁忙的,普天之大,怕是只有关公一个了。

白龙不知道来的这位财神爷是不是他,但也不敢怠慢,万一是呢?

远望着是个魁伟大汉,跨着一头血红宝马,身披绿袍,手持青龙偃月刀,拨水而来!近了些,白龙看清楚他生的是丹凤眼、卧蚕眉,面如重枣,三尺长髯垂于胸前,威风凛凛,不是关公,又是哪个?!

慌得白龙赶紧过去拜见:“关二爷在上,小龙摩昂这厢有礼了。”

关公的封号实在是太多了,而且还都是正式册封的,白龙也不知道该叫哪个好,索性都不叫,直呼“二爷”吧!

这样喊,肯定是不会出错的,而且也显得亲切。

其实,关公倒是喜欢人家喊他“二爷”,毕竟生前桃园结义,他是排行第二,平生也最重一个“义”字,也是因“义”而成神的,叫“二爷”意味着不忘本。

他笑道:“太子多礼,不必客气。”

那鰕神丞官扭头就往宫里跑,准备叫敖润出来迎接,关公早看见了,说道:“鰕神丞官,不必去叫龙王了!关某单刀赴会,素来就不喜欢排场,有摩昂太子在此迎接,还劳烦龙王干什么?”

鰕神丞官迟疑道:“这恐怕不大好……”

关公挥了挥手,道:“行了,关某只向摩昂太子讨问一句话,便进宫去。”

白龙连忙说道:“二爷请说。”

关公道:“有个叫陈义山的家伙,来了没有?”

白龙的嘴唇哆嗦了那么几哆嗦,苦笑着问道:“二爷,你是因为什么缘故,要拜谢陈义山的?”

关公闻言大怒,道:“某家拜谢那厮?!胡说八道!某家是要收拾那厮!”

“哎?!”

白龙一愣,心里大为惊诧,但瞬间又有点幸灾乐祸了起来,暗忖道:“陈义山啊陈义山,别以为你人缘好,脸面大!这不,终于来了个要收拾你的大能!”

他“嘿”的一笑,说道:“看来是摩昂无知了,敢问二爷,陈大仙是哪里招惹你老人家了?”

关公“哼”了一声,道:“世人都知道关某乃是‘财神爷’,也知道关某还是‘伏魔帝君’!偏偏那个陈义山却娶了魔君白芷为妻!我伏魔,他娶魔,这不是故意与某家叫板吗?!之前四海仙盟联合讨伐他,却不了了之,某家很是气愤,早就知道那帮家伙不足成事!”

白龙呆在那里,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话才好了。

他对白芷也没什么好印象,当初,白芷就是从他和他爹的眼皮子底下逃走的,后来才有了嫁给陈义山为妻的事情……白龙知道这些事情之后,也是好一番感慨,既为陈义山痛惜,又觉陈义山憨傻,怎么就被那魔君给迷住了呢?

白龙还打算,这一次见到陈偏财在年柱为什么父母没钱义山的时候,要好好劝诫一番呢。

什么“宁拆一座庙,不毁一桩婚”,都见鬼去吧!就要拆散他们俩!

但听那关公说道:“论起来,关某只是兼任财神,还不如那几位同僚纯粹呢。所以我等原本推举的是比神兄为全权代表,让他来西海龙宫观礼的。但是某家忽然听说,此次与会的宾客之中有陈义山那厮,哼哼~~关某立刻便请比神兄让出名额,换做我来!刚好,比神兄也说他心口疼,正不想爬山涉水呢,于是,关某便来了……那陈义山究竟来了没有?”

白龙心中腹诽道:“比干那老货压根就没有心,还心口疼呢!不想来就直说,找个如此蹩脚的借口,当我是傻子吗……”

忽听关公大声嚷嚷道:“殿下,某家问你话呢!陈义山那厮到底来了没有?!你怎么不言语啊!”

白龙吓得一激灵,连忙说道:“没,没有,他还没有来。”

关公冷“哼”了一声,道:“那某家进去等他!他要是来了,某家自有话说!你们可不要帮他躲藏!”言罢,催马扬长而去。

白龙擦了擦汗,对鰕神丞官说道:“好家伙,这关二爷的脾气可真是暴躁啊。”

鰕神丞官讪笑道:“这位关二爷历来嫉恶如仇,着实不是好惹的!他的眼里可不揉半点沙子,听说平生最恨魔道!而且武艺高强,神通广大,傲上而不凌下,性情矜贵,最不服众。如今惦记上了陈大仙,嘿嘿~~等陈大仙来了以后,遇上关二爷,只怕是免不了一场大难堪啊!”

喜欢麻衣道祖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