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把自己的一手好牌,打成烂泥一滩

  • A+
所属分类:现代诗歌

去年的时候,在我家不远的弄堂里面开了一间咖啡店,也供应简餐。

2018年最悲伤的一句话

这是米子发现的。她不小心跑过去,把大龙猫娃娃抱在店门口,才发现这里有家店。

很小,只有几张桌子。覆盖着平纹方格的纯棉桌布。商店里有很多叶子大、肉可爱的绿色植物。

有一整面墙的书,梭罗、卡夫卡、尼采、叔本华、宫崎骏其人、金庸的小说,意识流,各种游记,还有很多美国版的《国家地理》杂志。

店里摆满了艺术照片,都是店主自己周游世界时拍的。风景或肖像,每一个都有一个故事,发人深省。

店主是一个大约30岁的男人,留着一点胡子。他经常穿黑色t恤配牛仔裤,很文艺。

我已经去过那里几次了。他会给孩子们自己做意大利面,用自己的番茄汁,然后放上自己的新鲜罗勒叶,味道像“EatPrayLove”。

他是一个有很多故事的人。听他谈论他的生活就像一部浅色的长电影。

高中毕业后,他被家人送到澳大利亚学习。在悉尼呆了四年后,他去了英国读研究生。欧洲是能触动他灵魂的地方。历史悠久,甚至一块石头都有典故。

他开始在欧洲旅行,背着包漫无目的地在许多小村庄游荡。他在英国生活了三年多,研究生毕业后,又花了一年时间横渡美洲大陆。从南到北,从里约热内卢到纽约。

和他聊天是一大乐事。他英语流利,还会说一点意大利语。他在那不勒斯住了四个月,因为他爱上了一个意大利女孩。

我没办法。我问:“留学、旅游、摄影、咖啡店都是烧钱的东西。你一定还有别的工作吧?”

他犹豫了一会儿说:“家里给了一部分路费,另一部分是我自己打工挣来的。回国后,我在一家知名外企工作了三年,但这不是我想要的生活。咖啡是一场梦。我不指望它能赚钱。但只有一个地方可以和朋友聊天。”

“你工作三年就可以开咖啡店了?伟大的公司。”

他笑了。我们心照不宣地开始了另一个话题。

成年人最大的问题是吃盐太多,眼睛有穿透力。环顾四周,美丽的画皮背后,世界原来是满目疮痍。

有一段时间,我们没有去那里。当我们再次去那里时,咖啡店已经关门了。我的龙猫还在门口,又湿又干,脏兮兮的。

咖啡店的关门完全出乎意料。在这么安静的地方,店内经常空无一人,最多只有三个顾客。

钱不重要,但是没有钱是不行的。不赚钱的咖啡店就像一个有自动回复功能的洞。填完之后会变成坑。他能坚持一年是个奇迹。

有一次在路上遇到一个以前在店里工作的小女孩,问店主近况,小女孩不知道。不过她说,业主家原本在静安有三套房子。

言下之意是,有房子支撑,可以赚点补偿,但只是擦伤,所以不要在意。

现在流行一句话叫“斜杠青年”,意思是多份工作什么都能做。后来才知道,店主29岁,不是年轻人,但绝对可以成为新一代斜杠年轻人的典范,一个活生生的家庭,一个旅行者,一个摄影师,一个美食家,样样精通。我唯一不精通的就是如何赚钱。

这个文具店老板让我想起了一句话:世家子弟,混迹于世。

在现代汉语中,Dude是一个贬义词。说到说,人就是乱来,吃吃喝喝,赌博,找女人,上床,抽烟。

事实上,婠婠原本指的是能买得起真丝裤子的富家公子。起初,他并没有诽谤的意思。婠婠的大部分弟子,在还没到可以出去和民女调情的年龄之前,应该从印石开始,从石矛开始读书,学习四书五经,大学适度,熟悉一下。此外,他们还接受过书法、绘画、庭院、昆曲、鼻烟、扇子等艺术修养很高的训练...

他们的共同点是不太会赚钱。

清朝八旗弟子,欧洲世袭贵族,百余年来因种种原因消失于历史。有他们的必然原因,这不是偶然的。由于它们的存在形式,已经不符合社会发展趋势。

秋风起,蟹肥。上周末,新邦和杨承启组织了一场上海新媒体的蟹宴,并给我发了一张上面有我名字的邀请函。我快乐地按时跑步,花了四个小时吃了一只大闸蟹。

虽然这只大闸蟹是在阳澄湖吃虾长大的。谁买不起?想吃,出去买个篮子,张开双臂,在家吃。

但是被邀请去吃饭。客人入座,主持人介绍:这是陆璐。不管是谁的妻子、母亲、女儿或朋友,我就是我。比一筐螃蟹还好吃。

工业改变了世界。有了发动机,经济发展比以前快了很多倍。没有土地也能挣钱,过上体面的生活,管理好自己的人生价值。

时代变了,我们生活在一个人人势利、以自我为中心的经济时代。经济是我们时代的门槛。我们习惯用金钱来衡量一切,金钱也成为衡量价值的一把清晰直接的标尺。

但是,这里的钱不是名下的钱,不是家里人囤的钱,而是自己赚的钱。

因为钱本身只是银行转账的一串数字,我们可以拿别人的钱,父母的钱,丈夫的钱,或者孩子的钱。你可以得到钱,但你得不到价值。你必须赢得自己的价值。

2016年是新中国成立以来应届毕业生人数最多的一年。就业危机和失业的压力,一直是西方社会最无奈的痛点,也是西方政客收买人心的最佳卖点。但是在家里,这很容易挽回局面。因为近一半和48%的应届毕业生选择不就业。

绝大多数选择不工作的孩子都是来自优越的家庭条件,衣食无忧,知识渊博,特长多,爱好多,全是特长。我是自己人生的主人,我要实现自己的价值。我在乎我的生活感受。我不能用我鲜活的生命去创造剩余价值,养肥别人。

最浪漫的选择似乎是:打包行李的间隔年。

最明智的选择似乎是:考研还是留学。

最积极的选择似乎是:创业。文清创业有三个品牌:咖啡店、花店和民宿。

千言万语组成核心,只有一句话:我还没准备好面对这个现实社会。

其实“不就业”绝对不是今年才出现的趋势,而是成为了现在年轻人时断时续的态度。有很多往届毕业生在工作一段时间后退出职场,选择不工作,美其名曰“自主创业”。,独立起伏。

我好像看到一个孩子,从出生就被一群人围着。

每走一步,都有人前进一步,后进一步,帮助左右;每次他摔倒,都会有人扶起他,请求帮助。

送去各种兴趣班,下棋,书画,样样都有。

这个孩子从小到大听到得最多的一句话就是:只要你学习好,钱不是问题。

别把自己的一手好牌,打成烂泥一滩孩子从小听得最多的一句话:只要你学习好,钱不是问题。

他的每一小小的进步,都被大声鼓励,他的每一个错误,都被小声原谅,没关系。

在过去的二十年里,他真的成长为成年人希望他成为的样子。他博览群书,多才多艺,而且自信。我是世界上最好的人。当我抬头时,全世界都会看着我。

二十年,他突然发现自己根本不是世界的中心,甚至不是一个角落;没有人能告诉他该怎么做,因为面对未来,没有人知道对错;当他做错事时,他必须自己承担后果;很多时候,所有真诚的努力都不会带来结果。

二十年,转眼之间,整个世界的画风突然变了。从“只要你听话,你学习,世界就美好”,变成了人人喊打的街头老鼠,“花父母的钱,变老了,你就是不道德的。你的良心是什么?\"

生活开了一个大玩笑。在他明白之前,他改变了游戏规则,但没有人向他解释。这种迷茫,这种落差,这种分裂,这是恍惚中的失落,这是苦难的委屈,它融入了很多,我不知道该如何面对。

可怕的是这样的孩子很多,中国可能有几亿。

永远泡在蜜罐里的结果不是甜中带甜,而是泛酸的苦味。生活也是如此。没有人的生活是为了乐趣。只有经历了苦难、疲惫、恐惧、无助、绝望、投河自尽,你才能明白,河也是一条通往通途的路。

孔子说:“我十有五就对学习感兴趣,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五十而知天命,六十而唯命是从,七十而为所欲为,不逾矩。”

每个人的一生都是分阶段的。艰难的时候没有艰难,摔跤的时候没有摔跤,努力的时候没有努力,也就是在快乐的时候吃苦,在稳定的时候奔波,在明治的时候流浪,人生反过来也不美好。

每个人走出象牙塔的时间,是对他人生的第一次考验。从没有执行能力,对自己的青春不负责任,到走入社会,笑着流汗,扭曲自己真正的中年。

破茧成蝶是一种说不出的痛苦。如果你害怕痛苦,你会变成一个丑陋的蚕蛹。

父母的宠爱和家人的保证,即使能得到衣食无忧的生活,也无法得到充实而充实的生活。

几千年来,出生和加入世贸组织一直是中国学者争论的话题。即使每个人心里都有一个走调的文艺青年,日子总是像一眨眼,一放手就溜走了。如果你想浪费时间,马上就没有明天了。

文艺青年还是斜杠青年?只要他是一个有上进心的好青年。

文艺青年还是斜杠青年?要想不屈不挠,我们必须有一份稳定体面的工作。

小心,不要从斜杠青年变成斜杠中年,把你的好手打成一滩烂泥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