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独宠知青/

  • A+
所属分类:心情日志

彭奈斯回了句:“态度还是以前一样,我已经联系过他很多次了。”

“反正就是一个态度,那就是根本不想和我们交谈任何。”

“还说,如果我们想要进一步闹事的话,他肯定会严厉打击。”

这是外人不知道的,彭奈斯一边让人上门去闹事,一边又上门去和人家去交谈。

当好人,说自己可以平息掉现在这些闹事的人。

这是典型道上的做事手法。

可他们遇到了一个狠人,夏云开根本就不是那种怕事的人。

也下定了决定,谁想要闹事,他绝对不会妥协,会直接抓人,让这些人没有任何生存的余地。

这也是彭奈斯现在十分头疼的一件事情。

阳哥现在关注的只有两点,第一,一共有两块赌牌,他想要拿到其中一块。

第二,他想要在这边搞

重生之独宠知青/

房地产开发,也要拿到相关的份额。

只是这东西已经全部被夏云开给分配下去了。

两块赌牌已经有一块给了浩瀚集团,另外一块,同样也已经在找人交谈。

至于房地产开发,那更加不可能让别人来搞,已经交给了浩瀚集团。

你想要做房地产可以,找浩瀚集团,看看人家给不给你。

也就是说,这边的一切资源,在短短的一个多月时间里,已经被夏云开给全部都分配完毕。

任何一个其他人都别想要进来。

这是缅店的做事方法,指定人去做,特殊的环境之下,他们不相信没经过他们审核资质的人。

直白点说,阳哥哥看中这边这么长时间,甚至于以前还想要拿到两个矿山的开采权。

现在不但矿山开采权和他没有任何关系了,就连其他一碗汤都没有他喝的。

前面他付出了那么多,现在什么都不给我,心里落差当然很大。

听到这里,阳哥揭掉了墨镜,皱着眉头:“我已经约了夏云开,明天就会做最后一次交谈。”

“你们等我消息,如果没有拿到任何好处,你们要配合我。”

“我已经有很多人过来了,你们只需要替我们掩护就行,明白?”

彭奈斯笑了笑:“我一直都在配合阳哥哥。”

正说着,无意中,目光看向了门口。

门口,一大群人走了进来。

为头的全是华夏人,他们背后更加不用讲了,全是一些全副武装的保镖。

目光猛地沉着了下来。

阳哥看他这个模样,开口问了句:“怎么,你还有什么问题吗。”

彭奈斯摇了摇头:“不是,是这个人,总感觉他才是最危险的人。”

阳哥回头看了过去。

在看清楚了为头的人后,愣了下,脸上同样露出了很是凶狠的气息。

这群人直接走去了楼梯那边。

不过,楼梯口那边,马上又出现了一个他们意想不到的人。

那就是夏云开。

就这样,这群人在夏云开的迎接之下,上了二楼的包厢。

阳哥脸上有怒气闪过,但很快压制了下来:“深市的柴老板果然名不虚传,他也果然亲自前来了。”

“真的年轻啊,羡慕。”

彭奈斯一脸疑惑地望着阳哥:“那个青年,他在华夏的身份很高?”

阳哥笑着说:“你觉得呢,他才是那群人的领头狼。”

“你难道对他一点都不了解,如果我猜得没错的话,他来这边已经有一段时间了吧,你难道没有去了解过?”

彭奈斯赶紧低头:“没有接触过,主要是这个人一直不动声色,在酒店里很少出来。”

“每次出来身前身后都围着很多人,根本就接触不到。”

“还有,这个人也从来不在官方的场合露面,很容易被人给忽略。”

阳哥盯着他看了看,很有深意地笑了笑:“你虽然做事不怎么样,但还是有点眼光。”

“浩瀚集团是华夏南重生之独宠知青方一家名为华商会的成员企业合资成立。”

“华商会的执行会长是蔡伟强,也就是你们所见到的现任浩瀚集团的董事长蔡先生。”

“这是普通人所看到的表象。”

“可实际上,华商会的幕后实际控制人是柴进,就是你见到的那个青年。”

“如果我猜得没错的话,浩瀚集团的股权,他也是最大的。”

“那些土包子,他们有什么财力支撑起这么庞大的经济区开发。”

彭奈斯身体震了下。

从第一次见到柴进开始,他就感觉柴进这个人年轻,但是平静得令人可怕。

浑身上下都充满了危险的感觉。

也知道,这个人在浩瀚集团里面的角色肯定不会普通。

只是万万没有想到,他竟然是浩瀚集团的幕后控制人。

一时间,脸上闪过了一丝凶狠的光芒,忽然开口说:“现在最为关键的还是浩瀚集团。”

“这要这个公司在这边愿意让出一部分利益出来,那我们的事情,不就一切好说了。”

“既然这个人是浩瀚集团的总负责人,如果我们把他给绑架了,是不是浩瀚集团就会让步了?”

阳哥哥听到这话后,装傻充愣,笑着说:“这事情,我没有听到,你自己看着办吧。”

“还有,久闻这个人在华夏南方是个枭雄一般的角色。”

“这长时间以来,一直想要和这人喝杯酒,既然巧合遇到了,那我就要和他喝这杯酒。”

阳哥哥嘀咕了一句,然后端着酒杯,起身走向了二楼的位置。

彭奈斯原本是想要跟着过来的,但是被阳哥哥的保镖给按住了肩膀:“你不需要过去,在这里呆着就好。”

然后跟在了阳哥哥的身后。

保镖的这个话,让彭奈斯感觉到了很浓的侮辱。

说到底,我虽然没有钱,但也是这边的一个不可惹的存在,地头蛇的角色。

你现在好了,一个保镖竟然直接压住了我的肩膀。

什么意思?

但为了阳哥哥的钱,他继续强忍着。

默默地坐下了下来,没有说话。

……

楼上,过来的确实是柴进和蔡伟强,这次是夏云开主动约过来的。

主要交谈那块赌牌的事情。

他们在包厢里聊的非常的开心。

蔡伟强也给出了承诺,马上又会有一个商团过来投资。

喜欢重回1991请大家收藏:

这是第一天,后面这些人隔三差五的就会过来。

他们也很聪明,专门趁着别人休息吃饭的时候过来,每次过来砸了一番后就跑。

根本不就不给他们任何反应的时间。

而且他们出现的地方也不确定,今天在这里,明天在那里,让他们根本无处去找人。

这给了当局很大的压力。

夏云开大发雷霆,马上要求当地警察开始重查。

看看这到底是谁在背后组织的。

而在夏云开在当地警察系统发了很大的脾气后的这天。

城市边缘的一处破烂的房子里。

吊脚楼,外面看上去和普通的农民房没有任何的区别,根本不会引起别人注意的那种。

里边有几个人正黑着脸,讨论着他们下一步的行动。

这群人,就是这段时间长期在工地上闹事的人。

很显然,他们已经找不到任何下手的机会了。

他们最想去的地方是矿山,但是矿山那边从开工的第一天开始,就有保安公司的人在把守。

也找人去试探过,这些保安下手可不会顾及什么情面,直接抓着就打。

甚至还有一个闹事比较过分的,还挨了一枪。

这些人说白了就是一群乌合之众,想要从中捞取一些什么好处,然后跟着一起起哄闹事罢了。

真的让他们要面对生死,他们肯定不会敢去干这些事情。

至于其他当地官方项目,这边过来的警察越来越多,而且军队的人也参与到了治安当中。

根本没有任何下手的机会。

一群人你看着我,我看着你,心里都非常的郁闷。

原本以为他们打砸了这么长时间后,官方肯定会派人过来和他们交谈。

可对方一点谈的意思都没有,反正就是你过来了,我就直接抓人,说话的机会都不给你。

这事情还闹得下去吗。

一群人在吊脚楼里沉默了很久后,一个人最终还是忍不住开口说:“我不想这么闹事闹下去了,因为对于我们而言,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好处。”

“再看看我们身边的人,他们都已经找到了属于自己的工作,还不如和他们一样,去在他们那边找到一份工作,然后赚钱养家。”

这话说出了所有人的心思,一个个全都沉默不语。

领头的人也开始动摇心思了,皱着眉头,半天后开口说:“你们别忘记了,他们也给了我们钱。”

“如果我们就这样放弃了,他们肯定不会放过我们。”

另外一个人也忍不住开口了:“这个钱我也不想要了,一旦让他们查出来是我们在闹事,我们如果得到了自己想要的还好。”

‘可是如果得不到,我们肯定会被他们拉入到黑名单当中,到时候我们想要在他们那边找到一份工作,他们肯定都不会提供。’

“其实,算下来,现在彭奈斯给我们的这点钱,又算得了什么。”

“我不干了,我还要养家,我还要在这片土地上生活,不想到时候连一个家都没有了。”

“对,我也是这么想的,彭奈斯现在人在哪里,他今天怎么没有来,我要找他辞职。”

一时间,这边几十个人开始造反了,手下都不想闹下去了。

因为他们听说了,在那些华夏人公司里面上班,那些华夏人给的工资都很高。

是他们原来收入的三倍以上。

而且还有很多补贴什么的,就在前几天,一个人在工地上开矿的时候,被一块石头砸到了。

那些华夏人根本就没有任何推卸责任,找人来鉴定,确定那人已经没有了劳动能力后。

那些华夏人直接赔偿了十万米元给他们家,而且还承诺,在那边的商业街搞好后,还会给他们一个门面,让他们一家以后也有生活来源。

这些都是柔化当地人对立的一些东西。

以前我们这边也来过外国人开公司,那些外国人根本不把我们当人看。

当牛做马的,遇到这种事情,最仁慈的,估计就是给你把伤治好,让你不至于死亡。

然后再给他们一些很小部门的金钱。

可这些华夏人根本不一样,给了他们一种保障的感觉。

他们认为,只有去上班,那才是他们的出路。

最后,领头的也没有办法,开始拿着电话到处找人,想让彭奈斯过来解决他们之间的一些问题。

……

彭奈斯今天原本确实要到这边来的,他们的计划是明天继续打砸。

和那些警察躲猫猫,这边已经有十几个工地在开工了,你们警察人是有很多,但绝无可能能够护全得了所有的工地。

但今天他老板忽然打了电话过来,说到了这边,让他过去接。

故而,他马不停蹄地跑去接了过来。

这是一个华夏人,穿着花褂子,带着很粗的金项链,平头,墨镜。

一看就知道是那种混迹于夜生活的大哥。

来的场面也很大,身后带了很多人。

这人还有一个很突出的长相特点,那就是他的牙床非常地突出。

没错,这个人就是阳哥哥。

他对彭奈斯的工作非常的不满意,到了这边后在餐厅里面开始各种叼。

叼的彭奈斯头都不敢抬。

[标重生之独宠知青签:p标签]因为这么长时间过去了,他在这边花了这么多钱,竟然半点好处都没有捞到。

气氛有些压抑。

叼了很久后,阳哥哥望着一直低着脑袋的彭奈斯开口说:“你来跟我讲讲看,现在你下一步的计划是什么?”

彭奈斯虽然表面上看上去很害怕这个阳哥哥。

可实际上,那低垂着的脑袋上,双目非常地阴狠,显然,他也不过是看在钱上面在替人跑腿。

一旦对方翻脸,肯定就要面对他的怒火。

这种人不知道什么是道义,只知道钱。

重生之独宠知青/

制下了心头的怒吼后,彭奈斯抬头开口说:‘我们已经准备了几十个人,明天继续上门。’

‘当然了,这次不会再打砸了,要求他们出来当面和我们交谈。’

“到时候,阳哥哥你可以再出面。”

阳哥面色稍微好看了点,皱了皱眉头说:“那个夏云开,现在什么态度?”

喜欢重回1991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