渔夫顾平和三女乱全文阅读全文阅读/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多梅林特把伊万娜叫了过来,让她去联系堡垒,密切留意近期艾尔霍恩的物资调动,女上校一脸不情愿,但还是去办了。

这时乔彼德送了一份资料过来,主要是那三支龙牙编队的队长,以及主要人物的信息。

天阳并末要求他去办这件事,但他却主动去做,从这里也可以看得出来,他是想表现自己的忠心。天阳看不上这种‘忠心’,但还是对他勉励了一番。

等乔彼德走后,多梅林特才道:“天阳议员,城主还让我提醒你。他说不知道老琼思会有多少底牌,但里面必定有一张是跟教会有关的。”

天阳也知道艾尔霍恩和战争教会的关系,闻言点头道:“替我感谢城主的提醒,这方面我会留心。”

他又道:“算算时间,我的人今天应该出发了,我也得走了,这里就拜托了。”

虽然白石营地已经打下,虽然乔彼德投诚,但天阳还不放心把营地就这么交给他,自然还是得有堡垒的人马留下来镇守比较让人放心。

“哦对了,发现艾尔霍因在石菇林的新据点时,请通知我一声。清理据点的事情我自己来处理,堡垒不要有什么动作,以免走漏风声。”

天阳临走前又不忘交待一声,多梅林特自然答应,眯眯眼上校喃喃道:“如果不想走漏风声,天阳议员就不好动用自己的人手,甚至自己都不能出面。”

“这样说来,他还有我们所不知道的底牌,他还有别的力量,能够清除艾尔霍因的力量?”

眯眯眼上校摇摇头道:“这些大人物真是一个比一个难缠啊。”

“要是老琼思知道的话,我估计他接下来没有一天能够入眠了。”

离开白石回廊后,天阳来到龙牙石林,随后打了个响指,开启‘夹缝之门’。

他先回了趟拾荒城,不引人注意地拿了瓶龚智宾送给他的酒,再次来到里夹缝,来到地下宫殿里。

宫殿一如既往的昏暗,只有王位方向隐约的火光在闪烁着,天阳拎着酒往前走去,一直来到王座附近,看到佑华靠着王座椅背,面甲中一片漆黑,似乎进入了沉眼。

他头顶上的黑火冠冕发生了变化,中间外多了一团赤红色的火光,如同一颗宝石嵌在那里。

“你要看到何时?”面甲中响起佑华沉哑的嗓音,那黑色的缝隙里终于有紫色的魔光亮起,阎魔之王稍微动了动身体,他身上一阵魔纹闪烁,里面增加了不少张扬的赤红魔纹。

天阳将酒瓶放到地上微笑道:“你已经接收了荒魔王的王器?”

“应该称之为融合,是的,我全方面的能力和力量,都更上一个台阶。”佑华面甲里的紫光移动,扫了那瓶酒一眼,又像是不在意般地移开,视线落在虚空处,“你又来干什么?”

“迟点的时候,得跟你借点人。”天阳走到一张华丽的高背椅处,“我能坐这吗?”

“我阻止得了你吗?”佑华反问。

天阳笑了笑,坐下来道:“夹缝已经完全融合了吗?”

“还差点,不过也差不多了。”佑华声音平缓没有起伏,“你有我王器的碎片,需要用到我的人手,自己调动就行,跑这来干什么?”

“来看看你啊,再说了,这不给你送瓶酒过来了嘛。”天阳指了指放在地上那瓶佳釀。

佑华没有情绪起伏地说:“以我对你的了解,事情应该不是那么简单。”

天阳呵呵笑了声:“其实也没什么,这次借的人手里,我希望能够借到亲卫级别的,至少六名。”

佑华在面具里哼了一声,但没有拒绝。

天阳随口又问道:“两个夹缝融合之后,阎魔和荒魔有什么变化吗?”

“现在已经没有荒魔了,它们已经归入我们阎魔一族,获得了能够在黑暗中不死不伤的特性。另外,原先的阎魔则额外增加了愤怒时提升全方位能力或濒死时超级爆发的特性。”

佑华面甲中的紫光移动,似是瞪了天阳一眼:“你拥有我的王器碎片,这些信息,你可以自己查阅。”

“我这不是陪你说说话嘛。”天阳渔夫顾平和三女乱全文阅读一脸正经地说。

佑华哼了声:“就算是这样,我也不会为你免费出手的。”

天阳哈哈笑道:“别那么死板嘛,偶尔破破例又不会损及你的威严。”

佑华不再回应。

过了片刻才道:“我们的协议,你真的会遵守

渔夫顾平和三女乱全文阅读全文阅读/

吗?”

天阳正色道:“当然,我说到做到。”

佑华看向他道:“你就不怕放我们出去后,会对你的世界造成破坏?”

“怎么可能不担心,所以我不是尽量把协议的时间拉长嘛。”

天阳站了起来,像是准备离开:“有那么长的时间,我想,到时候如果你们乱来的话,我应该有能力阻止,或者....”

佑华替他说下去:“或者,杀了我?”

“或者,杀了你。”天阳点头回应。

佑华霍然起身,威压如潮,汹涌卷去:“那或许,我可以现在就杀了你?”

“你可以试试,但你得赌一把。如果没能得手,那么就要小心我撕毁协议,你们将永世飘泊了。”天阳笑了笑,打了个响指,“其实我们都在赌,希望我没有押错筹码。”

天阳走进了夹缝之门里,却有一句话飘了出来:“我押咱们能够和平共处。”

夹缝之门关上。

阎魔之王久久不语,接着哼了声,招招手,那放在地上的酒瓶飞了起来,落到它的手上。

也不见它有什么运作,那瓶中的美酒却迅速减少,最后见底。

佑华面甲里的魔光一盛,然后哼了声:“真难喝。”

他随手一丢,那个酒瓶落到角落,和之前天阳送来的酒瓶放在一起。

那些酒瓶都是空的。

........

战神堡,石菇林。

烈日炎炎,远方的景象都被升腾的热浪扭曲起来,偶尔一阵风吹过,便会听到一阵咔咔咔的声音,一些碎石从那些长像像巨大蘑菇似的石头上掉下来。

天阳坐在一座石菇的背阴处,看着手上的通讯机,里面收到了一道信息。

信息是东陆枢机院的音梦发来的。

‘天阳先生,你想在东陆枢机院谋求职位的事情,关烽主教已经为你办妥了。你之前就是教区的大圣堂,这份档案一直没有撤消。在关烽主教的运作下,现在你已经是东陆枢机院的圣银骑士了。’

‘这是主教能够为你争取到的最高职位,再高一级的主教,是需要总院指定,不是枢机院能够决定的。’

‘现在,主教已经把你的档案报备总院。这几天,他们应该能够收到相关的信息和资料。’

收起通讯机,天阳微微一笑:“有了这层身份,如果教会总院跟艾尔霍因穿同一条裤子的话,就会得罪东院。”

“要是关烽已经拿那份奴隶资料做文章,总院就不会选择在这个时候跟东院发生冲突,问题在于,总院什么时候会收到相关的信息。”

这时,天阳听到了隐约有车声传来,他走出石菇看去,远处尘土飞扬。

一支车队,浩浩荡荡地行驶在前往战神堡的公路上,行驶在车队前方几辆护卫车突然看到,远处的公路上多了道人影。

车上的护卫阐紧张起来,但很快,有人叫了起来:“停车,停车,那是天阳议员!”

片刻后,天阳已经坐在议员专驾上,他的旁边坐着千虹,对面则是雷丁几人。

“头儿,按照你的吩咐,我们找了个和你身形容貌都较为相近的替身,在你离开的时候,代替你在庄园里活动。”

“我想现在,艾尔霍因大概还不知道,你已经离开了好几天,现在才跟我们汇合。”

雷丁兴奋地报告着,仿佛已经迫不及待想跟艾尔霍因大干一场了,可惜,如果天阳的计划顺利的话,就没这个大个子动手的份。

天阳笑笑道:“我们已经做好万全的准备,但仍然不能大意,无论是面对艾尔霍因,又或者其它什么对手。”

“无论面对什么样的对手,我们都要把他们当成需要全力以赴的对手来对待。否则的话,有的是我们吃亏的时候。”

雷丁连忙点头:“你放心,头儿,我们不会掉以轻心的。”

天阳轻轻拍了下千虹的手,指着爱丽丝说:“稍后我需要你和爱丽丝去办一件事,我想请你保护好爱丽丝。”

虽然多梅林特已经让人监视艾尔霍因,从食物和用水方面去寻找一些蛛丝马迹,去找出对方在石菇林的据点。

不过,如果艾尔霍因从一开始,就做好这方面的准备,那么堡垒也很难查到什么。所以,他打算让爱丽丝利用她在‘调和者’方面的能力,把艾尔霍因的新据点提前找出来并加以打击。

他本人需要在战神堡出现,以安艾尔霍因的心,因此保护爱丽丝的工作,交给千虹再合适不过。

千虹没有推脱,点了点头,答应下来。

对面的雷丁有些不放心地说:“头儿,我们也可以保护爱丽丝。”

天阳知道他担心什么,微笑道:“放心,千虹她可以的。而且她和爱丽丝都是女孩子,行动起来比较方便。”

既然天阳这么说了,雷丁自然也就没有再坚持。

一路无话。

很快,已经能够看到战神堡的建筑。就在堡垒大门前,停着一排车子,那些车子都有艾尔霍因的家徽。这个画面,很快出现在天阳手中的电子板上。

天阳微笑道:“让车队在城门前停车,既然人家都亲自出城欢迎了,怎么样咱们也要卖个面子,这是礼貌。”

喜欢黑雾之下请大家收藏:

早晨。

战神堡,艾尔霍因庄园。

汉恩在自己的房间里起来,他回头看了眼,床上两个妙龄的西陆女子身形曼妙,一丝不挂。承受了他一夜的征伐后,此时仍疲累不堪,难以下床。

汉恩面无表情地站了起来,洗了个澡,换上衣服,走进一间小书房里。他坐了下来,点燃香烟,再按动一个按钮,墙壁翻转,出现一个屏幕,上面显示着正在连线的图标。

片刻之后,画面出现,一个三十左右,棕发褐眸,留着两撇漂亮小胡子的男人出现在屏幕之中。

汉恩微微眯眼:“乔彼德?高约呢?”

乔彼德眼神闪烁,脸上堆笑道:“早上好,汉恩先生。高约...他昨晚忙于军务,现在暂时还没有起床。”

“忙于军务?”汉恩哼了声,“别给他掩饰了,他肯定又带女人回去过夜了。告诉他,最近这段时间是特殊时期,别给我添乱。”

“接下来我会很忙,回不去基地,你们都给我看着点,别掉以轻心。”

“基地没什么事吧?”

乔彼德连忙道:“一切正常,汉恩先生,要我去把高约找过来吗?”

汉恩看了下时间,摇头道:“不了,我还有事,就这样吧。”

他结束了通讯,略带不满地哼了声,他很清楚高约那个人,这个有‘屠夫’之称的家伙,每天晚上都得睡在女人堆里,如果不让他发泄过剩的精力,就有可能会误事。

汉恩站了起来,穿上外套,离开了自己的房间。

餐厅中,他的兄弟都来了。

老二盖尔坐在左侧,穿着白衣白裤,正跟老三维克多不知道说些什么。

汉恩干咳了声,道:“父亲呢?”

维克多抬起头道:“王凌君来了,父亲正在接见他。”

汉恩冷笑了声:“他都已经输给人家一次,我很怀疑,他是否有信心站到那个年轻议员的面前。”

话音才落,便听餐厅外响起一阵长笑。

接着王凌君的声音响了起来:“汉恩少爷不用担心,上次王某只是托大,连兵器也未曾拿出,才让那狂妄的小子赢了一招。”

“这次王某全力以赴,定不叫艾尔霍因失望。”

汉恩回过头,便见王凌君和自己父亲走了进来。

老琼思老脸发红,热情地拉着王凌君落座并道:“谁说不是,王先生的‘七大势’放眼整个西陆,那也是数一数二的秘技,如果全力以赴的话,一个议员算得了什么。”

王凌君抬起手,态度谦虚的说:“琼思先生过奖了,什么数一数二,不敢当不敢当。但如果让我尽演剑势,想来那毛头小子,断无幸理。”

老琼恩拍着他的手掌道:“王先生,那这一次,我们艾尔霍因就全靠你了。一起吃早餐吧?”

王凌君站了起来:“不了不了,王某没有早上进食的习惯,再者以我的体魄,便是数月不吃不睡,也算不了什么,你们慢用,慢用。”

说罢,他极有风度地离开,并且还对汉恩微微一笑,似乎一点也不把他刚才的‘冒犯’放在心上。

等王凌君出去之后,老琼思打了个手势,当下管家将餐厅的门窗全部关上,并且启动了隔音装置。

这时汉恩才道:“父亲,我们什么时候动手?”

维克多抬起头道:“拾荒城那边我们的眼线有消息传回来了,就在不久前,那个议员已经出发,听说人员不少。除了他本身之外,雷霆议会还有两名议员以及他们的私军随行。”

“另外,蓝色要塞的‘蓝翎兵团’也出动了,数下来那位议员这次来战神堡的总人数将近两百人。”

老琼思呵呵一笑,用餐刀切下一块烤鱼,沾了酱汁,放进嘴中,细嚼一阵方才咽下,随后用一边的白色餐巾擦了擦嘴巴

渔夫顾平和三女乱全文阅读全文阅读/

,才说:“那位议员打败了王凌君,自然引人注目。雷霆议会保护他自不必说,拾荒城其它势力要结交他,更是无可厚非。”

“所区别者,只在于诚意二字。看来,蓝色要塞很有诚意和这位议员打好关系。也是,他们的佣兵团跟我们时有冲突,会力挺那位议员再正常不过。”

汉恩压低了嗓音道:“我们三支龙牙编队已经到位,目前分布在‘石菇林’里,以防万一,我并末使用以往的囤兵点,改用新的地点。”

维克多不无担忧说:“父亲,假设那位议员是天阶强者,那即便王凌君全力以赴,也未必能够稳操胜劵。我们把筹码全押在他身上,是否太冒险了?”

盖尔也道:“而且我们还承诺了他,无论成败,事后都会给他一份8级材料。这要赢了那还好说,若是他战败,或者办事不力的话,那我们岂非亏大了。”

老琼思点燃一根香烟,吸了口,不紧不慢地说道:“虽说是无论成败,都会给他一套材料。但他若是败了的话,你们觉得,那位议员会让他活着回来?”

“退一万步讲,姓王的厚颜无耻,阵前投降苟活,这事传出去,他王凌君只怕在西陆是呆不住。到时候,他还有脸皮跟我们要材料吗?”

老琼思吐出一口烟雾,掸了几许烟灰,继续道:“另外,我已经跑了趟教会。约瑟已经答应借出一位‘无焰者’,这一位,才是我们真正的底牌。当然,那也是王凌君战败之后的事情了。”

“希望王凌君不会让我失望吧,否则,哪怕有‘无焰者’兜底,我们也要欠下教会一屁股债,这份人情,可不是一套8级材料就可以打发的。”

汉恩几人目光闪动,他们当然知道‘无焰者’代表着什么。在战争教会里,有一座‘灰烬审判所’,那是由‘灰烬骑士’所组成的审判机构,而‘无焰者’则是灰烬骑士的首领,数量不多,听说只有两人。

但他们都是天阶强者,并且是不择手段,只以完成任务为目标,没有尊严,没有任何顾虑的天阶强者!

这种人比起王凌君那样的强者要可怕十倍百倍。

由三支‘龙牙’精锐对付对方的护卫和盟友,由王凌君针对最大最强的目标。万一失败,还有‘无焰者’兜底,这次计划基本上可以说是十拿九稳了,就连一向老成持重的老琼思,也想不出那个年轻议员,要如何在这层层杀网之下活着回去拾荒城。

汉恩这时道:“父亲,那具体动手的时间?”

老琼思吐出一个烟圈:“当然是谈判结束,他回归拾荒城的时候。那个时候,他的戒心最低,因此这次谈判,无论他提出多苛刻的要求,你们可以表示不满,但最终都要答应他。”

“只要忍得这一时之气,我们就能一巴掌拍死这个混蛋!”

啪!

老琼思一巴掌拍在了桌子上,再拿起来,桌上有只被拍扁的苍蝇。

......

白石营地。

乔彼德擦着汗,走出一间临时布置出来,几乎跟原来的指挥大楼一模一样的房间。

他抬头看去,便见那个年轻议员,和战神堡一位上校不知道在交谈什么。

天阳听到脚步声,回过头去,对乔彼德笑笑道:“是艾尔霍因?”

乔彼德恭敬道:“是的,天阳大人,是汉恩,他说最近都没空再管白石营地。”

天阳拍了拍他的肩膀道:“从今天开始,你就代替高约,代替汉恩管理白石营地。这里以后你说了算,只需要向我一个人负责。”

乔彼德眼中涌起兴奋之色,猛地点头:“请大人放心,我一定替你管理好白石营地。”

多梅林特眯着眼睛,心里知道,天阳以后是要把白石营地当成自己的私人基地使用,他将在这里培养自己的军队,真是一个可怕的人。

天阳看了一眼信号塔,原本多梅林特是想用飞弹袭击信号塔的,但天阳另有想法,他才会给天阳一个断流器。

天阳没有摧毁信号塔,目的是为了麻痹艾尔霍因,并且防止艾尔霍因在战神堡有不为人知,就连米霍克也不知道的逃生渠道。

如果到时艾尔霍因逃出战神堡,百分之一百会逃往白石营地。那么,届时他们就会自投罗网,而这一切都要建立在,艾尔霍因没能掌控白石营地情况的前提下。

因此战斗结束后,天阳就恢复了通讯信号,并让乔彼德与汉恩通讯。

“米霍克给了我一些资料,主要是艾尔霍因在石菇林的囤兵点,看来他们不是第一次渔夫顾平和三女乱全文阅读做这种勾当。”天阳笑笑道,“不过,我怀疑艾尔霍因会使用新的地点,如果他们足够谨慎的话。”

“新的地点?”多梅林特微微张开眼缝道,“那就麻烦,石菇林的面积太大,我们无法一一排查,很难做到像您说的,在艾尔霍因行动前就斩杀龙牙。”

天阳微笑道:“换个思路,那三支龙牙编队一百多人,每天的食物和用水应该不少。如果从这方面下手的话,或许可以找到线索。”

多梅林特的眼睛张开了一条较大的缝:“这是个不错的主意,我现在联系堡垒,我们可以从艾尔霍因的物资调动上发现蛛丝马迹。”

喜欢黑雾之下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