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一派收徒价格,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我们走进火场的时候,虽然有很多人劝阻,但都没有人能够动摇我们的信念。

其实,在外面的时候,看着蔓延百里的火龙,我们是真的从内心深处感到恐惧,这样的大火,毁灭的可能不仅仅是红河,毁灭的可能是整个云南。

但是,当我们真正走进火场的时候,反而不那么害怕了。

我们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尽快找到旱魃,并且,消灭他!

火海滔滔,整个原始森林都被火海吞没,里面的草木都被烧死,不少动物也未能幸免,随处可以看见被烧焦的动物尸体,触目惊心,我们真正切切地感受到了什么叫做“生灵涂炭”。

火海里的温度非常高,我们感觉自己都快燃起来了,走到哪里,汗水淌落到哪里。

我们一边躲避着熊熊烈火,一边在大山里艰难前行。

在进入火海之前,我们每个人身上都带着一箱矿泉水,边走边补充水分,并且不断地往身上浇水,以降低体温和减轻火焰烧身的灼热感。

也不知道在大山里走了多久,天色都已经黑了下来,但是在火海里面,却感觉不到天色的变化,因为火光映亮了天空,让人分不清楚是白天还是黑夜。

走着走着,前方一大片火海挡住了我们的去路。

那是几棵倒下的参天大树,它们被烧断以后,横亘在路中央,挡住了去路。

几棵参天大树重叠在一起,燃烧得更加旺盛,如同一面火墙,将我们的去路挡得死死的。

二蛋擦着脸上的汗水:“怎么办?前面好像没有路了!”

周小强说:“怎么办?不知道想办法吗?路是死的,人是活的!”

这时候,黄小乔自告奋勇地站出来,她说:“师父,你们退后,让我来想个办法吧!”

“你想办法?你能有什么办法?”二蛋问。

黄小乔冷哼一声,突然往地下一钻,不见了踪影。

二蛋揉了揉眼睛:“我去,瞬间移动啊!”

二蛋话音未落,只见脚下尘土飞扬,飞溅起来的泥土全都落在二蛋身上,二蛋抱头鼠窜,退开老远,惊惧地对我们叫道:“师父,师兄,地下有东西!”

黄小乔从地底下面探出脑袋:“本小姐在此!”

二蛋愣了愣:“你钻到地下去做什么?”

黄小乔说:“挖个地洞,从地底下面钻过去,不就能完美避开这面火墙了吗?”

我和周小强对视一眼,面露喜色,赞扬道:“好主意!辛苦你了!”

黄小乔说:“不辛苦,打洞本来就是我们黄皮子的看见本领!你们稍等片刻,我去去就来!”

嗖!

黄小乔说着话,又把脑袋扎入了地底下面。

只见黄小乔使出浑身解数,挖洞的速度非常快,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地底下面有一台挖土机,挖出来的泥土呼呼从洞口飞出来,在洞口堆积成了一座小山。

我走到边上,拧开瓶盖,咕咚咚灌了半瓶矿泉水,心中暗自欣喜:“现在看来,这趟黄小乔跟着我们来云南,还算是来对了,居然帮我们解决了这么大的困难!”

过了约莫一刻钟的工夫,就听嗖的一声,黄影一闪,黄小乔就从洞口里钻了出来。

但见黄小乔的脸颊灰扑扑的,上面沾满尘土,即便如此,也未能掩盖她的美貌,反而让她看上去显得有些可爱。

“哈哈哈!小花猫!”我忍不住笑了起来,伸手点了点她的鼻子。

“搞定了吗?”周小强问。

黄小乔点点头:“搞定了!”

“这么快?”二蛋走过来,趴在地上看了看那个地洞,满脸惊奇。

黄小乔吸了吸鼻子,略显骄傲地说:“这算什么,本来我早就完工的,后来为了师父,这才多花了几分钟时间!”

“为了我?什么时间?”周小强不解地问。

黄小乔掩嘴笑道:“因为我挖好地洞以后,突然想起,以你的体型,可能过不去,所以为了你能安然通过,我只好继续扩宽地洞。要不然,爬到一半的时候,您老要是卡住了怎么办?”

周小强满脸黑线:“谢谢你啊,你考虑的真是周到!”

“啊哈哈……啊哈哈……”我和二蛋捂着肚子,在旁边笑得前俯后仰,黄小乔虽然说的是事实,但不知道为什么,听上去好好笑,尤其是幻想周小强撅着屁股,被卡在地洞中央的那个画面,简直太滑稽了!

“你们在笑什么?笑什么?有那么好笑吗?有那么好笑吗?”周小强提起脚,在我和二蛋的屁股上,一人来了一脚。

我和二蛋捂着屁股,赶紧闭上嘴巴,强忍着笑意。

“我就不信了!”周小强挽起袖子,哼了一声:“我先来!”

周小强趴在地上,屁股一蠕一蠕地钻进地洞,那模样就像一只肥硕的地鼠。

周小强很快消失在洞口,二蛋说:“师父,我来啦!”

二蛋屁股撅得老高,半晌钻不进去,我让二蛋不要动,然正一派收徒价格后对准他的屁股踹了一脚,一脚就把他踹入了地洞。

二蛋的声音从地洞里传出来,还带着回音:“啊——师兄,你大爷——”

我笑了笑,问黄小乔:“你走吗?”

黄小乔说:“你先走吧,我断后!”

我点点头,趴在地上,迅速钻进地洞。

因为时间紧迫,所以黄小乔挖出的地洞并不大,甚至都不能猫腰行走,只能趴在地上,匍匐前进。

不过,能在短短一刻钟,挖出这样一条长约二十米的地道,黄小乔已经很了不起了。

如果没有黄小乔,我们还不知道怎么过去呢。

地道里黑咕隆咚的,没有光亮,只有我们的喘息声,又不能站起来,感觉很压抑。

[标签

正一派收徒价格,

:p标签]唯一的好处是,相比外面的温度而言,地道里显得要凉快许多。

虽然有些压抑,但二十米的距离也用不了多少时间,不过二三分钟的时间,我们便从火墙下面钻过,完美且安全地避开那面火墙,从地道另一边的洞口爬出地面。

我们大汗淋漓地从地洞里爬出来,长吁一口气,有种重获新生之感。

喜欢阴阳狩猎人请大家收藏:

第二天一早,村长和方道长就被愤怒的村民们赶出了村子。

虽然他们没有被村民们打死,但也丢了半条命,两人衣衫褴褛,浑身是伤,就像两个叫花子,哭哭啼啼跑出了村子。

一路上,两人仍然在互相指责谩骂。

村长说:“要不是你怂恿我,我他妈会弄丢村长这顶乌纱帽吗?”

方道长皱起眉头:“你怪我?去你大爷的,明明是你来联系的我,现在倒打一耙了是吧?”

“我找你,你就答应,你没脑子吗?”村长翻了翻白眼。

方道长不爽道:“我没脑子?我演戏演得这么好,你说我没脑子?他妈的,我现在是赔了夫人又折兵,一分钱也没捞着,还自己掏钱买了一身道士装备,你把这钱赔给我!”

“我赔你鸡毛!我现在浑身上下就只剩一条内裤了,我拿什么赔给你?”村长指着自己的裤裆,愤岔岔地说。

“我不管,反正你必须赔给我!”方道长抓着村长的胳膊,扭着村长死缠烂打。

村长本来就窝了一肚子鸟气,反手一肘砸在方道长的脸上:“别他妈来烦我,前面路口,大家分道扬镳!”

方道长捂着脸,鼻血长流,他摸了摸脸上的鼻血,就像爆炸的火药桶,嗷呜一声嚎叫,朝着村长冲了过去,将村长扑倒在地上。

两人就在国道中央扭打在一起,滚来滚去,滚来滚去,十分滑稽。

我们乘坐面包车跟在后面,看见这两人丑态百出。

司机按了一声喇叭,原本是想提醒两人让开,结果不知道两人受到惊吓,还是受到刺激,一骨碌滚到了路边的排水渠里面。

司机一脸懵,回头看了看我们,露出无辜的表情:“不关我的事哈!”

面包车朝着红河方向一路飞驰,红河地处云南东南方,有滇南政治、经济、军事、文化中心-蒙自,有世界锡都-个旧,有国家历史文化名城-建水,文献名邦-石屏,还有河口和金水河两个国家级口岸;有锡文化、陶瓷文化和梯田文化。红河是云南经济社会和人文自然的缩影,是云南近代工业的发祥地,也是华夏走向东盟的陆路通道和桥头堡。

原本风景如画的红河,因为旱魃的到来,而变成了人间炼狱。

我们进入红河的时候,映入眼帘的是一片末日景象。

光秃秃的山,光秃秃的农田,干涸的河道,龟裂的马路,道路两旁的花花草草全都枯死了,街上看不见一个人,偶尔能够看见的,都是死人。

整个天空都被烧红了,仿佛是太上老君的炼丹炉打翻了,丹炉里的烈焰流出来,烧红了天空,也烧红了大地。

眼前的一幕幕看得我们十分揪心,而最让人揪心的,则是那场蔓延百里的森林大火。

从进入红河开始,我们就看见了那场森林大火。

但见巍巍群山之中,一条火龙蜿蜒盘旋百里有余,浓烟滚滚,遮天蔽日,长时间积聚在山头上空,犹如一只乌黑的鬼手,将苍穹都给戳穿了一个窟窿。

这样的森林大火,别说亲身经历,我们连见都没有见到过。

我们朝着发生火灾的地方飞驰,这里相对其他地方,显得热闹许多。

但是这种热闹,但带着悲惨的意味。

沿途可见数以万计的灾民,一辆又一辆救援车辆呼啸而过,路边扎着很多帐篷,社会各界的援助,如同洪水般源源不断地涌向红河。

虽然悲惨,却又显得那样温暖。

热浪滚滚,我们坐在面包车里,爆汗如雨,感觉自己都快被蒸熟了。

越靠近火场,那触目惊心的景象更是让人难受,无论是身体还是心理,都承受着巨大的压力。

司机害怕了,他把面包车停在路边,说什么也不肯继续往前了。

司机说:“天哥,不好意思,我出来跑这一趟,也是为了挣钱的,再往前走,我怕我没命回去了,我真的不能往前走了!”

我点点头,司机的担忧我也理解,我没有多说什么,只对司机说:“如果你觉得这里太危险,待不下去,你就先回去,不用等我们!”

我们下了面包车,徒步朝着大火熊熊的原始森林走去。

来到山脚下的时候,看见到处都拉起了警戒线,附近的老百姓全都被转移了,现在停留在这里的,只有救援人员。

一批又一批救援人员,不畏生死,冲入火海;一批又一批救援人员疲惫不堪地退正一派收徒价格出火场,他们全都虚脱了,已经拼尽了全力,但是这可怕的山火,却好像并没有减弱的趋势。

眺望起伏的大山,烈焰滔滔,火海汹涌,仿佛要把这些山川河流全部吞噬,我算是深刻地感受到什么叫“赤地千里”,这才是真正的赤地千里,广袤大地,一片赤红,除了赤红的色彩,根本没有其他色彩。

“我去!太壮观了!你们看,天都烧出了窟窿!”二蛋发出阵阵惊叹。

“太可怕了!”我的心中你也第一次对大自然产生了敬畏和恐惧。

周小强说:“这场灾祸的罪魁祸首是旱魃,一天不抓到旱魃,这场山火一天都没法扑灭!只有消灭了旱魃,这场山火才会随之消失!”

一颗汗珠顺着我的鼻尖滴落下来,我扭头对周小强说:“师父,那我们还在等什么?”

周小强看了我一眼:“这次的任务极度危险,可能旱魃没有找到,我们就死在了火海里面,你确定要去吗?”

我挺起胸脯,没有任何犹豫,斩钉截铁地说:“师父,咱们玄武组虽然人丁稀少,但我们绝对不是怂包,该拼命的时候,我们比其他任何一个组都要拼!”

“好!”周小强点点头,神情严肃地说:“那就各自祈祷老祖宗保佑吧!”

我们四个人,同时举起双手,双手合十,各自祈祷片刻,然后毅然决然地走进火场。

我们不知道其他组的人进去没有,我们只知道,要想解决这场

正一派收徒价格,

灾难,唯一的办法,就是干掉旱魃!

我们的面前是汹涌火海,我们的背后是亿万苍生,为了天下安稳,为了苍生安定,我用我命赴黄泉!

喜欢阴阳狩猎人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