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灵日前世是什么转世*

  • A+
所属分类:悬疑小说

六月初九,武昌城。

几日的大雨让此地的暑气为之一消,不过这座湖广第一大城却并未因此就重新变得热闹起来。这当然不只是因为城中许多街巷还积了过膝的雨水,更在于前两日的那场剧变,给满城百姓带来了难以想象的冲击,也让他们心中不安,生怕什么时候,灾难就要降临到自己头上了。

家里有男人被蛊惑着冲击钦差行辕,结果到今日还被关押在大牢里的人家就不用说了。即便是没有参与到此事中去的人们,在得知那夜已被毁去的享春园里发生的一切,也是后怕不已,更担心会十灵日前世是什么转世再出乱子。

在武昌为官足有七八年,真正是一言九鼎,一呼百诺,无论是官是民都得听从他的号令行事,无有不遵的巡抚大人居然被拿下了?这事要不是由官府专门派人敲锣打鼓地沿街宣传,城中百姓是打死都不肯信的呀。

然后就是以胡家为首的城中大户豪门,在那夜之后也被官军直接破门捉拿,几十几百曾经高高在上的大老爷们全被绳索铁链捆绑着串在一起,狼狈地淋雨哭泣带往官衙的一幕,更是看得许多人目瞪口呆,都要以为自己是在做梦了。

然后还没等大家从这一连串的变故中定下神来呢,今日午后,一阵阵熟悉的锣鼓声再度于街上响起,当大家再屏气敛神去听时,就听到了更叫人感到惊讶的宣讲:“诸位武昌城的百姓听明白了,只要家中遭受过什么冤屈不公的,都可在接下来往各大衙门伸冤。尤其是有官员,如前巡抚蒋贵勋等以势迫人,伤民害民的种种冤情,钦差李大人一定会为你等主持公道,严惩凶徒!当当当……诸位武昌城的百姓听明白了……”

刚听这话时,大家还有些恍惚,以为是自己听错了。这天底下还有官员肯为百姓的冤情不惜严办一个身居高位的巡抚大人的吗?

但随着一遍又一遍的宣讲,再想想之前流传出来的,关于巡抚大人密谋调动兵马袭击钦差行辕,欲杀死钦差李大人的说法,他们又都开始有些相信了。这就是两位大人之间不死不休的争斗啊,现在李大人取得了胜利,自然是要往蒋巡抚身上按诸多罪名,让他再翻不得身了。

想到这儿,许多心思活络,或是身上有大冤情的人终于是坐不住了。就在那宣传的队伍过去后不久,这些人便立刻行动起来,有外出找相熟之人写状纸的,也有翻箱倒柜,把之前就准备好却不敢送入衙门的状纸重新找出来的,然后这些人便先后离开家门,趟着齐膝的积水,就往就近的各处衙门而去。

于是在这个初九日的下午,武昌城的各座衙门都是叫屈不断,鼓声咚咚,诸多被临时提拔起来的官员们,全都抖擞起了精神,对那些苦主一一讯问,并将他们的冤情,以及那些贪官污吏们的罪行一一记录在案,然后汇总,于晚上全都送到了巡抚衙门。

是的,虽然只过去了区区两三日,李凌在拿下蒋贵勋等人后,更是顺手就接管了整个武昌。在此期间,他更是一反官场中的常态,大刀阔斧地拿人入狱,或黜退不能用的吏员人等,再把之前不受重用的各衙清正之人迅速提拔起来。

可以说,只几日间,他就真正掌握了整个武昌的控制权。不光是城里城外到底几万大军都以他马首是瞻

十灵日前世是什么转世*

,那些各处官衙的官吏人等,也得按照他的意愿办事,不敢有丝毫的懈怠。

也是直到这时,李凌才命人于城中各处广为宣传,让百姓前来鸣冤叫屈,从而好把那些贪官污吏的诸多罪行都给定死了。别说这些家伙本身就贪婪无度,多行不义,就是平日里还算有良心的官吏,只要真被人盯上了,全城去找,也有的是对他不满,或曾被他害过的苦主会跑来告状。

于是到了夜间,随着各衙门的状纸冤情汇总送到,李凌手边关于蒋贵勋及其下属的诸多罪行就积累达到了惊人的三百二十二条之多,道一句罄竹难书都不为过了。

在稍作整理,挑出其中严重的二十多桩罪行后,李凌才命人把蒋贵勋及其亲信的十多名下属官吏带上堂来——是时候做个了断,并让他们做出某些选择了。

不过顿饭工夫,十多个已被夺去官袍换上囚服的罪官便被带到了他们熟悉的巡抚衙门正堂。只几日间,他们的身份就出现了天翻地覆的变化,由高高在上的朝廷命官变成了生死操于人手的阶下囚,这让他们的精气神都彻底垮掉,所有人都看着比之前苍老了许多,尤其是蒋贵勋,更是脚步蹒跚,须发花白,跟个糟老头子似的,哪还有半点一省巡抚该有的雍容模样。

而在被带到李凌跟前,都不用两旁差吏叱喝的,他们便全都自发屈膝跪了下去:“参见李大人……”

李凌的目光在他们身上逡巡了一番,这才冷声道:“抬起头来回来。”却并没有让他们起身的意思,而是继续目光锐利地一一与他们对视,直到他们再度低头,方才哼道,“到了此时此刻,你们可愿意认罪吗?”

在一番沉默后,终于有人大着胆子给出了回应“大人明鉴,下官等实在不知自己身犯何罪……”

“是啊大人,我等在任上一向兢兢业业,小心翼翼,不敢行差踏错,也一直都是遵照上司之命行事,实在不知下官曾犯下什么罪过竟让大人将我等投入大牢。”

“大人,下官冤枉啊……”

这些官员一半是装,一半是真有些摸不着头脑,此时便又纷纷叫起屈来。只有蒋贵勋,沉脸低头不语。他身上的罪名光是那一条擅动兵马欲加害钦差,便已无法分辩。

李凌脸上带着冷笑听他们不住说着自己是冤枉的,半晌后才摆了下手:“既然如此,那本官这儿有一些冤情状子倒想听你们分说一二了。”随着他这一表示,手底下的差吏立马会意,将早准备好的相关控诉状子拿上堂来,再一一分到了他们面前。

在他们有些疑惑地看着状子时,李凌也站起身来,随意走到一人跟前:“齐申云,你身为武昌知府,这三年里为了包庇城中富户可没少为虎作伥啊,去年三月,把农户李甲家中的五亩良田判与胡家,还屈打成招,让李甲自认诬告,并打断了他一条腿,可有此事?

“还有去年九月,有人告发城中富户王盛纵子行凶,在城外打杀农户王三,结果却被你以王三失足跌死,告发者田华乃是诬陷落案,将之关入大牢长达一年之久,使其家中老母病死,这事有是否为实?”

在齐申云恐慌的反应中,李凌很快又走到了下一个官员身边,用不带任何情绪的语调继续说着和他有关的几桩冤情错案。而随着他每把一名官员的种种见不得人的勾当说出来,他们神色间的恐惧就更深。

如果说之前他们还抱着万一的侥幸心理,那现在是真感到绝望了。真没想到,李大人行动竟如此迅速,居然只在短短时间里,便把与他们相关的诸多冤假错案都给翻查了出来,而更要命的是,他还能拿出许多人证物证和苦主来。

“对了,这些罪行都是有据可查的,你们若是不认,本官可以通过各种手段去查,比如说那些个为富不仁为祸乡里的大户豪门,也早被本官下令举家捉拿,就算那些真正的凶手恶徒不肯招认,他们家中还有那么多奴仆人等呢,总有人愿意说出实话来的。好了,现在你们还有什么话说?”

“大人饶命啊,下官知错了,下官今后再也不敢了……”齐申云立刻磕头认错,到了这一步再想说自己是冤枉,那就不是睁眼说瞎话,而是在找死了。

其他人也随即跟进,纷纷叫了起来:“大人,下官错了,可下官也是被逼无奈才不得不包庇他们的……身在武昌,若不能交好这些富户,下官之令都不可能传出衙门……”

这一刻为了自保,为了能减轻自己的罪孽,这些官员无所不用其极,什么都顾不上了。或是强调自己有多难,或是提出自己也是为势所迫,而这其中,最让李凌感兴趣的,却是下面这位:

“大人,下官也深为当初的做法感到后悔,可……可有些事情都是巡抚大人知会下来的,我若不照做,只怕连官职都保不住啊,还求大人明鉴啊……”

随着他这一说,李凌发现蒋贵勋的身子明显抖动了一下,便说道:“是吗?不知此事上蒋巡抚是如何逼迫你,给你压力的?”

这个官员一听此问,更是来了精神,立刻回道:“大人明鉴,蒋巡抚素来和胡家等大户关系紧密,所以当作为原告的张老七他们来到下官面前禀报后,消息就传到了巡抚大人那儿……”

无论是否真有其事,反正接下来就是一个大户和官员勾结,让苦主反被诬为犯人的黑暗故事,最后便是屈打成招,张老七等不但家产都被没收充公,自己还被定重罪,发配边远,最后更是死在了外边……

而其他人也在此时全都明白过来,李大人问这么多,原来都是冲着蒋巡抚而来。那他们还有什么好客气的,顿时纷纷改口,也把所有责任都往蒋巡抚身上推,反正你也到这地步了,多几条莫须有的罪名也不算什么吧?

喜欢寒门巨子请大家收藏:

敌人已成瓮中之鳖,这让尹飞尤其的兴奋。

之前在远远见识了李凌护卫的战力后,他还心里打鼓,不觉着自己所领这一路武昌守军能胜过他们呢。但现在,以数倍兵力四面碾压,局势就彻底不同了。

为了立下这首功,他都不带犹豫的,当即下令攻击:“诸将听令,杀上去,不要活口!”

“杀!”那些守城官军早知道了自家都督的心意,此时闻令更无迟疑,呐喊着便举起兵器,如浪潮般朝着被围垓心的一众禁军攻去,长矛飞舞,快刀急斩,似乎转眼间就能将对手吞没。

但这一支钦差卫队却不见有丝毫慌乱的,果断摆出防御圆阵,盾牌在前,长矛在后,转眼就挡下了这一波看似凶狠的攻击,。还有兵将在张敬的冷静指挥下趁着对方攻势一滞间分出百多人凶狠向前突去,直杀尹飞。

这一下可把他气得不轻:“好胆,到了这时候还敢负隅顽抗,诸军听令,给我围杀他们!”

可他这一军令下达,四面那些包抄已成的三营兵马却不见什么动静的,依旧只静静地围在那儿,好像这儿的战斗与他们没有半点关系。这一幕让尹飞下不来台的同时,也让他立刻心生疑虑:“这……大人……”看向的正是身后的蒋贵勋。

蒋贵勋眼中也闪过一点疑惑,但旋即又想到了什么,哈哈一笑,自己举起手中令符,高叫道:“武昌诸军听令,围杀这些逆贼叛军,不得有误!”这定是他们一早就得了严令,只听从自己这个巡抚大人的号令行事,其他军令都将被无视,这不正说明自己已掌控全局吗?

果然,随着他这一声令下,本来还围守不动的两万许人马开始向中间压上,从刚才的数十丈,变为一二十丈间。只是这园子占地虽然不小,但和几万大军需要的位置比起来还是差得太多,所以这一进围,也把蒋巡抚在内的几千守军都给围在了中心。

对此,他当然不会太过在意,立刻又下令:“全部给我杀了!”

尹飞也跟着手挥令旗,命令部下兵马再度杀上,这破敌的首功自然是要落到自己手上的。他手下的兵马也再次鼓起勇气,凶狠冲上,然后,就被两边压来的官军给挡住了去路。

冲得最急的那几十人更是在被坚硬的盾牌挡下后,直接被长矛贯体,

十灵日前世是什么转世*

惨叫着倒在血泊之中。

这突兀的一幕,不但让还想再冲的守城兵马惊恐停步,也让蒋贵勋和尹飞等人神色大变。到了这一步,他们再乐观也不会认为眼前的几万兵马真就在自己的掌控之下了。

“你们这是要造反吗?”惊恐愤怒之下,尹飞已暴跳如雷,大声怒喝。而回答他的,是前方军队中间的李凌冷静的声音:“要造反的是你们,他们不过是奉我之命,平乱杀贼而已!”

随着这话一落,人群中令旗挥动,本来寂静无声的几万大军突然就怒吼声起:“杀!”伴着怒吼而起的,还有队伍猛然前压的动作,以及他们手中早已蓄势待发的兵器。

砰砰砰——噗噗噗——唰唰唰——

刀枪斧盾矛,所有兵器都整齐挥动,朝着那些早惊呆了的守军身上招呼,一下就将他们杀得惨叫不止,翻倒一片,其他人更是在惊叫中不顾一切地扭头便跑,把自家的阵势彻底冲乱后,却又被前方早就摆开防御阵势的几千兵马给挡了个结结实实。

“放下兵器,伏地不动者可活!”同样的话语这回却落到了他们的身上,这些官兵都已经来不及感慨一句报应好快,就纷纷乖乖丢下了手中兵器,趴跪在地,头抵在地面上,连看一下四周情况都做不到了。

这些武昌的守城兵马本就没多少战斗力,此时深陷绝境,四面被围,自然更没有一战的勇气了。所以都不用说太多,或是杀几人以儆效尤的,他们便已尽数投降。

这场战斗来得快,结束得却是更快!

齐刷刷的官兵跪倒,到最后,就只剩下蒋巡抚他们几个,以及身旁的二三十名亲卫还兀自挺立了。但在他们四周,却是一眼望不到边的城外官军,所有人的刀枪都对准了他们,只要再有一声号令,便能将他们尽数砍成碎末。

这些护卫倒还算有些忠心,并没有在这个时候抛弃自家大人。只是他们手中的兵器却已因为心中恐慌而不断颤抖,显然也失去了战斗的勇气。至于他们中间的蒋巡抚,更是面色煞白,身子不住地剧颤着,眼中除了恐慌外,更多则是疑惑,口中也颤抖着嘟囔着一句:“怎么会……”

是啊,怎么会?明明自己才是这武昌的主宰,明明一切他都已经安排妥当,怎么就在胜利的一瞬间里,出现了如此翻天覆地的变化,该是胜利者的自己,怎就成了最惨烈的失败者了?

他想不明白,更不服气!最后,他把目光落到了前方队伍中间的李凌身上,只见他笑着与自己对视一眼,然后目光一扫,便冲外间一抱拳道:“承志,你果然没有让我失望啊!”

“哈哈哈……不过是找几人,说几句话而已,真算不得什么。真要**劳,还得多谢我们的巡抚大人,以及那几个贪婪无度的指挥将军们了。要不是他们这些年来总是倒行逆施,让武昌各营将士早已心生不满,光靠我萧承志一个人一张嘴,还真不可能成事呢!”

说话间,一身材略显瘦小,皮肤黝黑,却气势十足的青年将领顶盔贯甲地走了出来,在他身后,则跟了三名同样甲胄齐全,沉默黑脸的将官。只扫过一眼,蒋贵勋便认出了他们的身份来:“程规、樊远海、傅辙冬……是你们,是你们在背后捣鬼,坏我大事!”

这三人在各自军营里都担有要职,不过却又各自被主将指挥所压制,多年来,虽然声名极佳,也颇得军士爱戴,但却总不得出头。说到底就是因为他们过于讲究原则,不肯与诸位大人同流合污,才被排挤着,难得好处。

可结果今日这一场,武昌城外三营兵马居然全是由他们指挥行动,这显然就意味着他们的上司指挥已在这一场变故中失势,就连性命都未必能保得住了!

面对蒋贵勋的指责,三人依旧沉默不语,倒是萧承志,嘿嘿一笑:“这怪得了谁?还不是因你们自己过于贪婪,苛待部下,才有的今日之果。我不过就是和老樊曾在京城吃过几次酒而已,被我一劝,他还不是站到我这边了,而且还顺带手把这两位真正的军将也拉到了我身边。”

满是讽刺的几句话,已经彻底解开了蒋巡抚心中的疑惑,但也让他更为不忿,谁能想到李凌居然阴险至此,居然早早就派人于暗中和武昌这儿的兵将接触,还一举策反了他们,临阵倒戈……

事实上,这才是李凌敢于此时直扑武昌的底气所在。

在随州拿下顾四竹等人后,他一面仔细盘问武昌官场军中的一切细节,一面则开始筹谋如何把这一最大的蠹虫给铲除掉了。而通过一些细节的交代,李凌果断就抓住了一点破绽——自大贪婪的蒋贵勋以为武昌的一切都在自己的掌握,或许对朝廷官员还算恭敬,但对下面的人却是极其严苛,尤其再加上一个同样贪心的都督尹飞,导致武昌各军日子十分艰苦,也就比受灾的百姓稍好些而已。

这么大一个漏洞,李凌如何会放过?

再加上之后在与萧承志于前来武昌的路上汇合,从其口中得知他与流字营的一名副将樊远海有些交情后,他当下就做出了策反对方的决定。

所以在之后一路来武昌时,一切护卫事宜就都落到了作为钦差卫队副将的张敬之手,只因为萧承志早受命先行一步,去和樊远海接触,说动他改弦易辙!

樊远海本就对自家主将多有不满,对方固然得蒋巡抚重视,平日里也没少捞好处,但除了自己那些亲信外,其他同营将士却几乎没有不被他克扣军饷的。而只要有人表现出不满来,他又会强行镇压,军法严惩,久而久之,营中早已怨声载道。

现在有了个钦差大人的因头,还有相关的保证,樊远海自然没有半点犹豫,一口应下,同时还把其他两个同样处境的将领给拉拢了过来。

于是就在昨夜,武昌城外三营几乎同时发生了以下克上的大变故,三名指挥主将,连同他们的几十个亲信皆被杀死,三营兵马也就顺势落到了他们三人之手。

所以,当今日城中传令让他们配合攻击钦差队伍,围住享春园时,其实就是在把李凌的外援叫进城来了。

果然,随着他们亮明真十灵日前世是什么转世正的身份,蒋巡抚的阴谋彻底失败,此时能做的,就只有大骂李凌卑鄙无耻,樊远海等人忘恩负义了。

到此,这场蓄谋而发的武昌之乱,终于来到了终点。

时间已来到黎明,但天色依然黑沉如墨,大雨还在如瓢泼般落在城中各处……

喜欢寒门巨子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