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爷城中村,

  • A+
所属分类:散文精选

“轰轰轰……”

犹如惊涛骇浪般的本源大道之力,疯狂涌入秦帝的八号本源大道之中,开疆拓土,向周围扩散。

刚刚开启,与二号生命之道临近的三号阴阳大道,随着生命之道因为本源大道之力的分摊,不断地扩充,疯狂逼近阴阳大道。

仅仅片刻,阴阳大道与之生命大道接壤,并快速扩充。同一时间,七号空间之道也与六号万物大道接壤,融合。

瞬间七道融合。

只剩下了四号时间大道和五号五行大道,还依旧弱小,依旧没有融合。

但本源大道之力,依旧在疯狂涌入,如开闸的大坝一样,灌入到本源大道,在人皇大道的分配下,涌入到刚刚融合的三号阴阳大道和六号万物大道。

这两条大道,迅猛无比的扩张,当两条大道宽度,长度,都达到了五万多米,与之其他大道齐平后,七条大道开始齐头并进扩张增长扩宽。

而七条大道想扩宽,就不得不侵占四号时间大道和五号五行大道。

“轰!轰!”

当人皇等七条大道增长到六万米的时候,三号阴阳大道与四号时间大道接壤,六号万物之道与五号五行大道接壤。

现在虽然九条大道融合了,但四号时间和五号五行大道,尚未接壤,并不算是真正的九道合一,并没有形成闭环。

不过,剩下的问题,就不是问题了。

“轰!”

又过了片刻,四号和五号接壤。

“轰!”

在九条大道形成闭循环,彻底融合的瞬间,秦帝身子一震,虽然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不知道为什么有这么多本源大道之力,疯狂地涌入,但他终于突破了合道,到了大乘期。

秦帝双目一红,差点哭了出来。

太不容易了。

不仅如此,本源大道之力,依旧没有停歇,疯狂地灌入大道之中,在人皇大道的调配下,时间和五行两条大道,快速地扩充。

很快,九条大道彻底融合,形成了闭循环的九条大道,增加到了七万米。

更可怕的是,本源大道之力依旧在疯狂灌入,速度不减,只不过,由于九条大道融合,形成了闭循环,增长的速度没有一开始那么快了。

毕竟,九条大道分摊呢。

占地面积也大。

一开始是一条长方形的大道,在扩宽,在变长,现在九道融合,形成了闭环,则是变成了一个圆形在扩充。

可即便如此,秦帝也直接突破到了渡劫期的极限。

可以随时渡劫,突破成仙了。

七万米长的大道。

具体地说,秦帝九条合一的圆形大道,半径都有七万米了。

可怕!

“刷刷刷……”

正准备夺舍的梦天河,快速看向秦帝,其他人也皆是如此。

原因无他,他们都察觉到了,秦帝突然连连突破也就罢了,气息更是疯狂的飙升。

境界虽然还只是渡劫期的极限,但气息已经在短短时间内飙升到了仙将期,而且,还在不断飙升。

“还愣着干什么?”气息不断飙升的秦帝,对着梦天河传音道:“没看到所有人的注意力,全都被老子吸引了吗?还不赶紧趁机夺舍纳兰四季?你不会以为,本少爷在这个时候突破,是他么的意外吧?本少爷是在为你创造夺舍的条件,你能不能有点脑子?”

意外吗?

当然是意外了。

可秦帝岂会说是意外?

不!

我之所以在这个时候接连突破,就是为了给你梦天河创造夺舍纳兰四季的机会。

一切都在算计中。

这样才能显示秦帝的大智慧。

虽然他到现在也不明白,为什么会突然有如此之多的本源大道之力,涌入他的体内,但他知道,肯定与上官璞脱不了干系。

“啊?哦。”

梦天河快速清醒了过来,也不去管秦帝的气息飙升问题,他的仙魂快速脱离牧风的肉身,瞬间钻入了纳兰四季的体内。

“嗖!”

在梦天河离开的瞬间,牧风根本都不带有丝毫废话的,化作一道残影,撒腿就跑,瞬息间就跑得没影了。

帮你杀剩下的人?

想什么呢?

谁知道你夺舍纳兰四季会不会成功?

万一失败了,你再回来怎么办?

我还是先跑了,不给你回来的机会。

只要我恢复了自由,才懒得管你们打生打死呢。

全打死了才好。

“牧风!”

梦天河见状,咬牙切齿不已。

“梦天河,你敢!”

这时,纳兰四季体内,纳兰四季的精神意识,对着梦天河侵入的仙魂怒喝,脸色也变得狰狞无比起来,“梦天河,从老子的体内滚出去,否则,我必杀你!”

纳兰四季没想到,梦天河竟然会在这个时候夺舍他。

其他人在牧风逃跑的瞬间,也都纷纷清醒了过来,不过,每一个人都是一脸的迷茫。

梦天河,梦仙王,好端端的,怎么突然跑了?

怎么了?

发生了什么?

很显然,其他人并不知道,梦天河正在侵占纳兰四季的肉身。

“纳兰四季,老子只是借你的身躯用一下,又不是要夺舍你,你给老子夺舍,老子都看不上你这个废物呢。”梦天河冷声道:“纳兰四季,你只是仙君,而且,还残破不全,只是残躯,不想死,就他么的给老子老实点。”

梦天河可是仙王,更是复苏了很多,纳兰四季当然不是他的对手,被梦天河揍得毫无招架之力。

“纳兰四季,你信不信,你再反抗,老子真弄死你?”梦天河威胁道:“老子要是想夺舍你,还会等到现在?早他么的夺舍了。”

“那你离开我的身体。”被揍得毫无招架之力的纳兰四季,脸色阴沉无比。

不是对手啊。

“放心,只要你不反抗,我很快就会离开。”梦天河沉声道:“不怕告诉你,我这么做,也是为了保命。”

“毕竟,你们纳兰家的人先到了,谁知道,你们纳兰家的人,会不会趁机杀了我,从而削弱我们梦家的力量?”

“待到我梦家人降临之后,我自然会离开。”

“不过,前提是,你要给我老实待着。”

“你我之间,悬殊甚大,以你现在的状态,我想杀你,轻而易举,我不想夺舍你,所以,你别不识抬举。”

“你真不会夺舍我?”还在拼命反抗的纳兰四季一脸的狐疑。

“老子怎么说也是梦家仙王,如此做也只是为了保命,岂会言而无信?”梦天河冷声道:“纳兰四季,你作为一个仙君,质疑我这个仙王,这是一件很危险的事。”

“好,希望你说到做到。”无力反抗的纳兰四季,沉默了一会,放弃了抵抗,而他知道,这一放弃,除非梦天河主动离开,否则,哪怕梦天河不杀他,他也将再无丝毫的反抗之力。

他现在只能相信梦天河说到做到。

当然,他也知道,哪怕他继续反抗,梦天河一旦全力灭杀他,他也只有死路一条。

“就你这废物天资,老子还真看不上你。”看着纳兰四季放弃的抵抗,彻底掌控纳兰四季肉身的梦天河松了一口气。

大功告成了。

这也多亏了秦帝突然突破,不然,他想如此顺利的侵占纳兰四季的肉身,可没有这么容易。

被鄙视的纳兰四季,没有继续说话,而梦天河也没有对他斩尽杀绝,这让他也跟着松了一口气。

同时,他不由得庆幸,庆幸自己天赋差,梦天河看不上他。

如若不是如此,他死定了。

可想着想着,纳兰四季的双目都红了起来。

他如何也没想到,有这么一天,会因为自己天赋差,人家不屑夺舍他,从而保住自己的一条性命。

这怎么看,都是一个悲伤的故事。

“怎么样?成功了吗?”秦帝对着梦天河传音道:“纳兰家的人马上就到了。”

此刻。

那虚空中,纳兰家的府邸仙宫,已经越来越近,都可以看到府邸的门户了。

“嗯,成功了。”梦天河点头回应,“你现在的气息,都要超过仙侯了,而且,气息还在飙升,怎么还只是渡劫期极限?天劫为什么还没降临?”

最开始,秦帝是合道期巅峰的境界,却拥有差不多初入仙尊的气息,现在秦帝都拥有仙侯的气息了,却只是渡劫期极限。

梦天河都被搞迷糊了。

按道理说,到了这个程度,无论秦帝想不想渡劫,天劫都会降下才对。

可天劫却没出现,秦帝依旧只是渡劫期极限。

更可怕的是,秦帝的气息依旧在飙升,这是要向仙君冲刺的趋势。

梦天河突然担忧了起来。

秦帝继续这么快速的变强下去,他还能夺舍秦帝吗?

“我怎么知道是怎么回事?”秦帝眉头紧皱。

是啊。

我的修为都提升到渡劫期极限了,九条大道形成了一个闭循环不说,更是都走出了八万米了。

是的。

在梦天河侵占纳兰四季的过程中,秦帝的九条大道,齐头并进,又增加了一万米。

没办法。

本源大道之力涌入的速度,实在是太恐怖了。

可天劫就是不降。

哪去了?

秦帝不解。

“天劫,我需要天劫啊。”秦帝抬头看天。

难道天劫放假了不成?

“咔嚓!”

突然。

随着秦帝的话音刚落,虚空中闪过一道雷电,紧接着,一道差不多仅有小拇指粗细的雷电,向秦帝劈了过来。

“……”

秦帝一脸懵。

这是什么玩意?

别告诉我,是他么的天劫。

“……”

梦天河和其他人见状,此刻也都是一脸的呆滞。

什么玩意?

这难道是雷劫?

闹呢?

“噗呲!”

很快,那道小拇指粗细的雷电落下,劈在了秦帝的身上,这样的雷电,要是劈中普通人,还是会造成很大伤害的,可秦帝是渡劫期极限的修为啊。

毫无感觉。

“轰!”

接着,秦帝身子一震,突破了。

一瞬间,秦帝的修为从渡劫期的极限,提升到了仙侯的极限。

“……”

众人全傻眼了。

这……

这就渡完劫了?

开什么玩笑?

我们见过的雷劫,最弱的都有四道,而且,一道比一道强,哪怕是第一道最弱的,也有水桶那么粗。

你就一道小拇指粗细的雷劫?

这他么的算是渡劫?

搞笑的吧?

“秦帝,你……你别告诉我,刚刚那是雷劫。”哪怕秦帝的修为境界,提升到了仙侯极限,梦天河还是不敢相信,秦帝成功渡劫了。

闹着玩呢?

我他么的当年渡劫的时候,遭遇了四九天劫,足足被四九三十六道雷劫轰击,最弱的一道,都有水缸那么粗。

要不是我当年准备得足够充足,要不是我的背后是梦家,我他么的就死在天劫之下了。

即便成功渡劫了,我也在床上躺了一年,不知道吃了多少宝物才能下床啊。

你倒好,小拇指粗细的雷电,也叫渡劫?

“你自己不会看啊?”秦帝眉头紧皱。

是雷劫吗?

是吗?

秦帝都被搞迷糊了。

你要说不是吧,秦帝突破了,还成了仙侯。你要说是吧,这雷劫的规模,实在是让人难以启齿。

以后遇到其他人,在谈论渡劫时的凶险的时候,秦帝都不好意思说出口。

“我他么的……”

梦天河差点一口气没上来噎死过去。

地球人渡劫,难道就可以如此的儿戏吗?

……

与此同时。

地府。

“秦帝,老子劈死你,劈死你……”上官璞歇斯底里的嘶吼,不过,当他‘看’到,只是降下一道小拇指粗细的雷劫时,他绝望了,眼都红了,“凭什么?凭

狗爷城中村,

什么?我的本源大道之力……天地意识,你他么的坑老子!”

在天地意识,即将被上官璞和地府不朽境以上亡灵灭杀的时候,天地意识来了一个釜底抽薪。

在‘临死’之前,一股脑的将剩下的所有大道本源之力,全都灌入到了秦帝的大道之中,是一点都没给上官璞留下。

本来上官璞是想灭了天地意识后,将剩下的所有本源大道之力占为己有,不给秦帝留分毫的。

结果……

被天地意识摆了一道。

为秦帝做了嫁衣。

早他么的知道如此,我他么的就先掠夺本源大道之力了,到最后再不济,我也能和秦帝五五开啊。

现在好了。

我他么的就得到了一点点啊。

在天地意识被灭了之后,上官璞就发现,秦帝的修为提升到了渡劫期极限,心有不甘的他,就开始让秦帝渡劫。

想要通过雷劫,劈死秦帝,秦帝一死,秦帝所获得的本源大道之力,依旧是他的。

可让他始料未及的是,他所掌控的大道之力,只够凝聚出一道,拇指粗细的雷劫,不,是雷电。

给秦帝挠痒痒的力度都不够。

从而可见,他所掠夺的大道之力占比有多少。

上官璞差点哭晕过去。

其实,秦帝想渡劫,他也可以操控雷劫,大的也好,小的也罢,他都可以进行操控,毕竟,他获得了极多的大道本源之力。

只是秦帝还不知道怎么用罢了。

当有天,秦帝幡然醒悟,知道怎么用了,那他就是这片天地的主宰。

如果有人在地球渡劫,秦帝想让其轻松渡过,完全可以照葫芦画瓢,给降下一道拇指粗细,甚至头发丝粗细的雷劫。

都是可以的。

倘若秦帝不想让一个人成功渡劫,那就可以降下足够强大的,无穷无尽的雷劫,直到将对方轰杀而死。

就是如此霸道。

雷劫。

掌控在了秦帝的手里。

可惜他不知道。

毕竟,他才十九岁,成为修真者,也不过六年多的时间,在半年多前,从不见山离开时,他才只是一个练气期的小白。

这一路走来,修为提升之快,让人咋舌,更重要的是,秦帝也是一知半解地走过来的。

尤其是悟道九条,到现在秦帝依旧是云里雾里的。

稀里糊涂的就九道合一了。

甚至现在,他都没有意识到,他已经是地球的世界之主了。

这可是上官璞谋划了很久很久都没达到的成果啊。

当然,他也要感谢上官璞。

都是上官璞的功劳。

只是秦帝自己都不知道而已。

“所有亡灵,给我全力爆发,掠夺大道本源之力……”上官璞怒吼连连,不过,声音却是越来越小,“能掠夺一点是一点吧。”

现在大道之力的流向,是以一个极为迅猛的速度,涌向秦帝的大道的,上官璞想要掠夺本源道之力,那就跟逆水行舟一般,还是极为迅猛的逆流,无比的困难。

但能掠夺一点是一点啊。

看着掠夺大道本源之力的速度,上官璞那叫一个牙疼,双目透红,杀气横冲,“老子要杀人,老子要杀人!仙界之人,全都要死!”

上官璞怒吼了一声,直接从原地消失不见了。

再次出现,已经来到了帝宫之中。

他要杀人泄愤。

之前为了灭杀天地意识,没时间,没功夫搭理纳兰四季等仙族之人,现在刚好可以拿来撒气。

“秦帝!”

上官璞一出现,就恶狠狠地看向秦帝,怒火中烧。

你他么的摘了老子的桃子知道不?

“你有病啊?”秦帝眉头一皱,对着上官璞传音道:“梦天河现在占据了纳兰四季的身体,纳兰四季是仙族之人,这可是杀他的好机会。”

秦帝怂恿梦天河侵占纳兰四季的肉身,不就是为了让上官璞杀梦天河吗?

“你在教老子做事?”上官璞嘶吼连连,跟吃错药了一样。

“咻!”

就在这时,纳兰家的府邸仙宫,越来越大,极速向帝宫的广场冲撞而来。

“快退!”

其他人见状,心惊不已,纷纷将自己的速度,催发到了极致,四处而散,哪怕是梦天河(纳兰四季)也是如此。

这要是被撞击到了,纵然是仙君,仙王,也必死无疑。

“轰!”

一声巨响响起,纳兰家的府邸仙宫狠狠地撞击在帝宫的广场上。

然而,让人惊惧的是,在如此巨大的撞击力之下,帝宫的地面竟然完好无损。

“咔嚓!”

一声刺耳的龟裂声响起,纳兰家的府邸仙宫在撞击在帝宫的地面后,出现了密密麻麻的裂痕。

“轰!”

紧接着,在一声巨响之中,府邸仙宫直接炸裂开来。

“嗖嗖嗖……”

在纳兰家的府邸仙宫炸裂的瞬间,一道道人影,快速从府邸仙宫的废墟之中,冲天而起,每一个人的脸上,都充满了惊骇之色。

仙宫竟然撞碎了。

这实在是让人不敢想象,也让每一个纳兰家的人,对此充满了质疑。

这还是地球?

签]地球怎么会有防御如此强大的宫殿?

“是纳兰四季……”这时,虚空之中,其中一个纳兰家的人,发现了已经躲得很远的梦天河(纳兰四季),连连说道:“六叔,这里是地球。”

喜欢都市修真邪帝请大家收藏:

梦天河不太会炼器,一次两次,无法成功,但只要炼制的次数足够多,还是有希望炼制成功的。

这就没办法杀了梦天河了。

不过,秦帝并不慌。

这里人很多,其中仙君也不是没有。

想活命,那就杀了梦天河。

怎么选?

梦天河是仙王不错,但仙王之令,也没有自己的命重要。更何况,大家都动手了,自然不会有人说出去。

除了在场的人外,其他人也不会知道。

杀了也就杀了。

更重要的是,现在的梦天河并不是仙王,而是仙君,还是魔仙君。

“纳兰四季。”梦天河的目光,落在了除了他之外,唯一一个仙君身上,沉声道:“杀光他们,夺取他们的炼器材料,我可以帮你炼制一件法宝。”

梦天河炼器的成功率是不高,但炼制个百八十次,成功一件,还是没问题的。

而这里还有一百多人呢。

所有人的材料加在一起,梦天河想要成功炼制个两三件法宝,并不是什么太难的事。

只要他搞定了另一个仙君,有他们两个人联手,其他人想杀他们,那就是做梦。

对梦天河有威胁的,也就是另一个仙君而已。

纳兰四季想了想说道:“必须先帮我炼制一件法宝。”

“没问题。”梦天河直接答应了下来,随后看向秦帝,不屑道:“秦帝,你想利用他们杀我?真是可笑之极。”

“咻!”

就在这时,一个鼎炉中,突然激射出一道金光,金光快速注入到一个不朽的身上。

“刷刷刷……”

众人齐齐看向那人。

这是一个不朽境的武夫,并不是修真者,是不可能懂得炼器的,然而,他看上去却是成功过关了。

什么情况?

“你会炼器?”梦天河目光一冷。

之前他问过,有谁会炼器,没一个人承认,结果,一个不朽境的武夫竟然会?

他有些不太相信。

但这不重要,重要的是,对方过关了,也打了他的脸。

“我,我不会……”那不朽武夫连连摇头说道:“我只是将自己带来的一件法宝,放入了鼎炉中,然后就这样了。”

他见秦帝想要利用他们杀梦天河的计划,因为纳兰四季的缘故失败,他不知道秦帝还会不会帮他们炼器。

然后就取出了自己携带的法宝试一试。

没想到竟然成了。

“???”

众人全都懵了。

这样也行?

接着,大家也都纷纷取出了法宝,丢进了鼎炉之中,随后,一道道金光从鼎炉中激射而出,注入到众人体内。

一时间,所有人都通关了。

只要向鼎炉内,放入一件法宝,就可以过关?

至于是不是用鼎炉内的材料炼制的,其实都无所谓?

重点是要放入法宝?

一份材料,一天时间,一件法宝,归于鼎炉,失败者死!

人家也没说炼器,只是明确说了,一件法宝归于鼎炉。

搞了半天,死了这么多人,竟然是脑筋急转弯?

这反转的让人猝不及防啊。

“哎。”

这时,秦帝叹息了一声,对着梦天河摇头说道:“因为你的愚蠢,死了这么多人,真是可悲,可叹啊。”

说着,秦帝看向地上躺着的,被梦天河斩杀的一百多人,“你们死的也真是够冤枉的,更可悲的是,还是被一个蠢货杀的,实在是没天理。”

叹息中,秦帝手一挥,将一百多具尸体,收进了收尸小破车。

对于收尸,秦老爷子等人,已经等很久了,他们待在收尸小破车中这么久,都没有尸体从天而降,让他们很不习惯。

更重要的是,他们都经历了,尸体一点点融化,让人窒息的场景,秦战天,李曦月,以及秦帝的师姐们,这些人还没经历过啊。

他们心里不平衡。

现在舒坦了。

几个坏老头。

……

帝宫。

“嗯?”

将一百多具尸体丢进收尸小破车的秦帝,突然感觉到,自己尚未开始的三号阴阳大道,竟然产生了一丝波动。

阴阳大道开了?

这么突然,这么莫名其妙的吗?

因为收尸吗?

之前我也没少收尸啊。

不对。

地府和地球融合之前,是没办法走出阴阳大道的,所以,在地府和地球融合之前,收再多尸也没用?

秦帝想不通,不过,这不重要。

重要的是,他顺利的,莫名其妙地走出了阴阳大道。

这才是重点。

现在要做的就是,扩充阴阳大道,然后让九道融合。

扩充阴阳大道的方式,是继续收尸?

秦帝不知道。

不过,他却知道,这收尸小破车是越来越不简单了。

再者。

因为人皇大道的关系,想要扩充阴阳大道,也非常的简单,只要不断地扩充本源大道,分摊本源大道之力,给其他大道,当其他八道融合,继续通过分摊的方式,自然就可以将阴阳大道融合并扩充。

[标

狗爷城中村,

签:p标签]扩充阴阳大道,不一定非要吸收阴阳大道之力。

任何一种大道之力都是可以的。

都是共通的。

“不能在这里待太久,要尽快回去才行。”秦帝心头暗道:“如今地府和地球彻底融合,上官璞那家伙,不可能主动分本源大道之力给我的。”

秦帝和上官璞说,彼此五五分,如果情况允许的话,上官璞肯定不会这么做,必然会占比的更多。

而秦帝来帝宫的主要目的,就是为了开启阴阳大道,这才刚到,就开启了,剩下的对他来说,已经不那么重要了。

先跟上官璞抢夺本源大道之力,才是最重要的。

“哼!”

这时,被秦帝一阵,嘲讽,辱骂的梦天河,冷哼了一声,穿过困阵,径直向帝宫深处继续走去。

现在他们所处的位置,其实只是帝宫的外围,是一望无际,类似广场一样的地带。

很是空旷。

“咔嚓!”

就在这时,众人头顶的虚空,像是撕裂开了一样,接着,虚空中出现了一个巨大的黑洞。

“那是什么?”

有人抬头看去,发出了一声惊呼。

只见从黑洞中,飞出一个黑点,黑点以一个可怕的速度,快速向帝宫的方向飞来,随着不断接近,黑点也变得越来越大。

“是仙宫!”

随着黑点变大,有人认出了黑点,而从黑点的飞行轨迹来看,不太像是飞行,更像是坠落。

“仙宫,是仙界的府邸仙宫。”除了梦天河之外的,另一个仙君,纳兰四季盯着坠落的仙宫,激动无比,“是我们纳兰家的仙宫府邸。”

“仙界来人了,是纳兰家的人。”

“仙界终于来人了。”

“真好。”

“……”

其他人也都兴奋非常。

而在场的,唯有秦帝和梦天河,脸色变得凝重了起来。

秦帝知道仙界会降临,却没想到,会来得这么快,这是他所料未及的。按照梦天河所说,怎么也得有三五个月。

结果提前了?

对于这一结果,梦天河也是一点都高兴不起来。

原因无他,第一,出现的仙宫府邸,并不是他们梦家的,是纳兰家的。第二,也是最重要的,他还没夺舍秦帝呢。

这个时候仙界来人,对梦天河来说并不是什么好事。

关键,来的还是纳兰家的人。

纳兰家在仙界可是大家族,比之他们梦家,也是丝毫不弱。

虽然纳兰家和梦家的关系不错,但涉及到人皇大道,就算关系再好,纳兰家也决计不可能让梦天河得逞的。

“秦帝!”看着不断变大的纳兰家仙宫府邸,梦天河深吸了一口气,对着秦帝传音道:“我觉得,我们现在有必要合作。”

“合作?”

秦帝不由一愣。

“不错。”梦天河点头,“你现在面对我,之所以有恃无恐,完全是因为,你可以一个念头就回到昆仑圣地之中,我想夺舍你,可没那么容易。”

“但是……”

“如果有一个强者,在昆仑圣地堵你,你觉得,你现在的优势还有吗?”

秦帝不怕梦天河,就是因为梦天河分身乏术。

你动手,人家秦帝就跑。

等你追到了昆仑圣地,人家秦帝早跑不见了。

根本就追不上。

但如果两头堵你呢?

你还往哪跑?

无路可逃。

这一刻,梦天河有些后悔,没听陈问道的,先帮陈问道夺取长刀了。

可谁知道,仙界来人会提前?

虽然看上去,只是先锋部队,但和他梦天河也不是一伙的啊。

关键纳兰家很强,是有仙王的家族。

“你想怎么合作?”秦帝当然知道,梦天河所说的是事实。

“很简单。”梦天河传音道:“以最快的速度,将这里的人全杀了。我来对付纳兰四季,其他人交给你。”

“我才合道,这里仙都有那么多,其中还有仙圣,仙尊,我拿什么杀他们?”秦帝忍不住翻了个白眼,“用头吗?”

“……”

什他么的用头?

梦天河没听懂,不过,他知道时间不多了,“你少跟我装,我虽然不知道你现在是什么情况,你的境界虽然只是合道期巅峰,但你的气息却堪比仙圣,甚至是仙尊了。再加上万剑斩仙诀和斩魔一刀的融合,你爆发出来的战力,绝对可以斩杀仙尊。”

“你见过陈问道?”秦帝看向梦天河。

万剑斩仙诀并不是什么秘密,很多人都见过秦帝施展,但知道斩魔一刀的,也就只有花如是。

别人虽然知道,秦帝的万剑斩仙诀中融入了其他东西,却没人知道是斩魔一刀。

结果,梦天河竟然知道。

那原因就只有一个,是陈问道告诉梦天河的。

毕竟,斩魔一刀是陈问道所创。

还有……

梦天河是通过昆仑圣地的三十六口仙井,进入了魔族镇压之地的魔井,从而离开昆仑圣地的。

p标签]昆仑圣地的三十六口仙井和魔井是贯通的。

而陈问道镇压了魔井。

再加上,之前有人告诉秦帝,在昆仑圣地的三十六口仙井中,出现了怪物,后来他去查看,什么都没有发现。

这些全都联系在一起,就很好说明了,陈问道通过魔井,悄无声息地进入了昆仑圣地,昆仑圣地的三十六口井中的怪物,就是陈问道。

现在陈问道和梦天河搅和在了一起。

“孙子,还不出来,跟你爷爷我打个招呼?”秦帝盯着梦天河(牧风),传音道:“梦天河的修为,能够在如此短的时间内,提升到仙君极限,应该是你的功劳吧?”

陈问道镇压魔井,而魔井内全都是魔气,牧风又是魔族,将二者联系到一起,就能解释,梦天河(牧风)为何在短短时间内,修为飙升这么多了。

他!

秦帝!

绝世级的存在,修为提升都没这么快。

一个牧风,纵然有梦天河的帮助,也不可能在一个多月内,连续跨越七八个大境界。

唯有镇压魔井,掌控了魔井内魔气的陈问道,才有这种可能。

“不是……”梦天河忍不住传音道:“你不是陈问道的儿子,他不是你爹吗?”

“我是你爹!”秦帝大怒,“陈问道,你他么的给老子出来。”

“儿子……”陈问道的声音响起。

“我是你爹。”

“儿子……”

“我是你祖宗。”

“那个……”梦天河忍不住开口打断了秦帝和陈问道,传音道:“咱们能不能先说正事?时间真的不多了。”

梦天河突然觉得,陈问道和秦帝之间的关系好复杂。

他这个仙王,都有些理解不了。

什么跟什么啊?

再说了,现在都什么时候了,纳兰家的府邸仙宫都快到了,还在争这个呢?

秦帝冷哼了一声,不再搭理陈问道,传音道:“就算我能斩杀仙尊,那之后呢?纳兰家的人要到了,来人肯定不简单。就算把这里的人全杀了,也解决不了什么问题。”

杀了这里所有人,又不能阻止纳兰家的人降临。

“先杀了这些人,等纳兰家的人降临,我们再联手杀了他们。”梦天河说道:“秦帝,你要搞清情况,现在我们才是一伙的。合作对你来说,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秦帝倒是没反驳梦天河,而是质疑道:“你现在虽然是仙君极限,但你是魔,你有把握灭了纳兰家的所有人?”

“先解决一个仙君,削弱一下纳兰家的力量再说。”梦天河想了想说道:“你不是和地府的上官璞关系不错吗?找他帮忙啊。”

地府亡灵只是不能主动对地球人类动手,是可以主动杀仙界之人的。

“靠人不如靠自己。”秦帝传音道:“依我之见,你现在就直接夺舍纳兰四季,灭杀他的意念,伪装成纳兰家的人,然后在纳兰家的人抵达之前,突破到仙王,最后趁着纳兰家的人不备,对纳兰家的人进行偷袭。”

“这样一来,我们还多了牧风这么一个仙君极限的战力。说不定,在陈问道的帮助下,牧风能突破到仙王呢。”

“对,对,对……”这时,牧风忍不住开口了,“我虽然和秦帝有仇,还是血海深仇,但这一次,我觉得秦帝说得很有道理,我站秦帝这一边。”

“梦仙王,你来夺舍纳兰四季,剩下的人,交给我就行,都不用秦帝动手,我就可以灭杀他们。”

“等纳兰家的人抵达,你就说我是你的仆人,然后我们趁纳兰家的人不备,一起联手,袭杀纳兰家的人,如此胜算才是最大的。”

“如此才是最稳妥的。”

牧风突然觉得,秦帝真是可爱。

“你们当老子是傻子?”梦天河不干了,“我要是夺舍了纳兰四季,还如何继续夺舍秦帝?”

梦天河之所以要灭了纳兰家的人,就是想为自己争取更多的时间来夺舍秦帝。

“你他么的真是夺舍我心不死啊。”秦帝恼怒无比。

“那个……梦仙王,其实你也没必要夺舍纳兰四季,占据他的肉身就行,就像你我现在的状态一样。”牧风连连劝诫,“这样一来,等灭了纳兰家的人,你依旧可以夺舍秦帝。还有,我一旦恢复了自由,我也可以帮你堵秦帝啊,我现在可是仙君极限,说不定随时都可以突破到仙王呢。”

牧风才不管梦天河夺舍谁呢,只要从他体内离开,让他恢复自由,梦天河想夺舍谁夺舍谁,跟他有什么关系?

梦天河沉默了一会,抬头看向虚空,不断接近的纳兰家府邸仙宫,传音道:“看来也只能如此了,不过,这纳兰四季是仙君,我想要镇压他,而不是灭杀他,难度可不小,就怕时间来不及了。”

“你再耽搁,时间更不够了。”秦帝冷笑一声。

无论梦天河夺舍纳兰四季,还是占据纳兰四季的肉身,对秦帝来说,都是无所谓的事,只要他脱离牧风就行。

到了那个时候,梦天河的身躯就是仙族之躯了,而不是地球人族,上官璞和其他亡灵,就可以主动对梦天河出击了。

其实对纳兰家的人提前降临,秦帝一点都不担心,后面还有上官璞呢。

可梦天河一直占据牧风的肉身,秦帝对他也没办法。

先把梦天河从牧风的体内哄骗出来再说。

……

与此同时。

地府!

一座宫殿之巅,上官璞猛然睁开双眼,抬头看天,脸上充满了冷笑,“仙界竟然有人降临地球了,真是好大的胆子。还以为是十万年前?”

冷笑过后,上官璞声荡整个地府,“天地意识马上就要泯灭,所有亡灵,给我全力爆发,灭杀最后一丝天地意识,到时候,整个地球就是我们的了。”

在上官璞所看来,秦帝虽然获得了一些天地本源大道之力,但与整个天地本源相比,实在是微不足道。

能占一成就算不错了。

也许一成都不到!

只要灭了天地意识,他掠夺剩下的所有大道本源之力,作为一个绝对控股的超级大股东,秦帝也休想阻碍他什么。

他有着绝对的话柄权。

而天地意识,马上就要被他和地府亡灵泯灭了。

“是,府主!”

无数不朽之上的亡灵,兴奋吼叫,对于天地意识的绞杀,更加的卖力,进行最后的冲刺灭杀。

“给我灭!”

上官璞低吼了一声,全身也都激动地颤抖。

就差一点点了。

彻底泯灭天地意识,剩下的天地大道本源之力,就全都是他的了。

他占据九成还要多。

秦帝怎么跟他比?

“你他么的敢!你他么的该死!”

突然,上官璞脸色剧变,因为他发现,仅剩的一丝天地意识,马上就要被彻底泯灭的天地意识,竟然开始将剩下的本源大道之力本源汇聚,向一个方向涌入。

这让上官璞怒不可遏。

……

帝宫。

就在梦天河的仙魂,准备脱离牧风,侵入纳兰四季的时候,秦帝的身子猛然一震,察觉到犹如惊涛骇浪般的本源大道之力,一股脑的,疯狂无比的涌入他的体内。

秦帝感觉自己被输出了,被冒犯了。

“……”

秦帝一脸懵逼。

什么情况?

发生了什么?

【作者有话说】

还有,会很晚。

喜欢都市修真邪帝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