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见别人不要的弃婴自己救了 全文|

  • A+
所属分类:都市文学

曲莫影的身体还算好,至少比以前好了许多,也是能见客的。

所以她见到了这位太子殿下。

见过礼之后,她在一边坐下,丫环送上茶水,裴洛安喝了一口,放了下来。

“英王妃,孤此来有事请教。”裴洛安看向曲莫影一脸正色的道。

“太子殿下请讲。”曲莫影淡淡的道。

“听说刑部那边找凌安伯府三小姐的事情有了些眉目,刑部说一些具体的案卷送到英王妃这里来了。”

裴洛安道,这原本是不合规矩的。

如果其他人做了,以裴洛安的手段是可以问责的,但因为这事是英王府做的,而且还和英王妃切身相关,裴洛安屈尊过来,当面向曲莫影讨要,可以说是给足了曲莫影的面子,当然最主要的还是给足了英王的面子。

“太子殿下要看这些案卷?”曲莫影道,回身叫过丫环,就要让人去拿,之前带了过来。

其实这份案卷也不是曲莫影能拿到的,这里面也是经过了一番周转。

有裴元浚出面,刑部的人不敢违命,之后又从裴元浚处到了曲莫影的手中。

话是这么说的,实际上是直接从刑部送到曲莫影处,裴元浚并没有伸手管这件事情。

案卷拿了过来,裴洛安接过看了看,眉头微微皱起。

曲莫影静静的等着,目光再一次落在对面的宁音真人身上,宁音真人进门后一直站着,仿佛是裴洛安的丫环侍女似的。

头低下,看不清楚她的脸色,只在方才引着裴洛安进门的时候,看得出她的脸色依然苍白带了几分病容。

除此还真的没什么区别。

所以说,之前宁音真人着急的去见的是裴洛安。

裴洛安到青云观……

“英王妃,这是有线索找到季三小姐了?”裴洛安抬起头,问道。

“可能有些线索,具体怎么样……现在还不一样,表妹必然是还在的,不管如何,我一定要找到表妹。”曲莫影道,眸色清雅中带着几分冷凝。

看着这样的曲莫影,裴洛安皱了皱眉头,下意识的避开她太过清亮的眼睛,伸手按揉了揉眉心:“听说英王妃就要认祖归宗了。”

“不管此身是哪一家的女儿,表妹永远都是表妹。”曲莫影道。

眼底闪过一丝嘲讽,裴洛安这是因为她身份的转换,过来查探消息了?

“表姐对我有天高地厚之恩,就算没有血缘关系,我也会一定查下去,查清楚当初的事情,查到表妹是否被人陷害。”曲莫影继续道。

裴洛安烦燥不已,这位英王妃还真是死缠着不肯放,原本觉得她现在不是曲氏女,也有一桩好处,看这样子还真是一个不罢休的。

“英王妃能这么想是最好的,太子妃既便已经不在,她的事情依然是孤的事情,找寻季三小姐的事情也是孤应当做的,英王妃身体不适,就不必多劳心了。”裴洛安伸手指了指面前的案卷,道。

曲莫影就在椅子上稍稍侧身:“此事恐怕不行,王爷之前也曾经说过,就算我不姓曲,对于表姐的恩情也永远在于心,切不可忘恩负义,没有血脉相连,也有道义在心,天下人天下事,有时候守的不过就是一份道义。”

裴洛安眼底怒意涌上,却又不得不压下去。

他为太子在裴元浚面前又有几分颜面,自己心里很清楚……

说什么道义?裴元浚嚣张跋扈,居然满口道义,他是半分都是不信的,可就算是不信,面子上却不能不信。

恼怒的站了起来:“既如此,这件事情就劳英王妃烦心了,如果有什么消息立时通知孤,孤对太子妃不只是道义,还有一份情义。”

说完转身大步离去。

宁音真人对着曲莫影抱歉的笑了笑,也跟了出去。

曲莫影缓缓的站了起来,盈盈的水眸一片阴寒,“太子妃”?这个身份让她觉得恶心,特别是由裴洛安说出来……

刘蓝欣极恭敬的向皇上行了一礼,而后缓缓的退在一边站着,心里惴惴不安,有种不好的感觉。

皇后娘娘今天叫她过来是为了奇雅公主的事情?那张画和自己根本没有关系,难不成还想套到自己身上?

“赐座。”皇后娘娘的声音还算和气。

刘蓝欣极小心的坐下,咬了咬唇,扯了扯手中的帕子,心里越发的慌乱。

皇后娘娘的旨意宣她进宫,到底是为了什么事情?梦见别人不要的弃婴自己救了

“景王妃,那一日奇雅公主据说和你相谈甚欢?”皇后娘娘的目光落在刘蓝欣的身上,细细的审视了她一番之后,缓缓的问道。

“禀告皇后娘娘,正巧遇到奇雅公主,想着她是北疆过来和谈的公主,不敢怠慢。”刘蓝欣小心翼翼的答。

这话来之前她就想好了,这件事情她无论如何也是不敢沾的,听说奇雅公主因马受惊,掉入湖里,差一点没命。

刘蓝欣就真的慌了,之前并不觉得是什么事情,现如今才发现自己可能真的触怒了裴元浚。

“那画是你吧?”皇后娘娘也没打算跟她兜转,让宫女把画送到了刘蓝欣的面前。

这画刘蓝欣是早早 的知道的,却还是第一次看到。

看清楚上面眼纱后面的北珠,刘蓝欣的头嗡的一下,差点晕倒,脸上羞忿异常。

“皇后娘娘,这是有人污陷臣妾,臣妾自打嫁给景王之后,很少出行,怎么会……怎么会有这么一张画像。”

刘蓝欣坐不住了,蓦的站了起来,跪下磕头。

“你觉得这画像不是你?”皇后娘娘沉声道。

“绝对不是臣妾。”刘蓝欣肯定的道。

“那你觉得这画像是谁的?”皇后娘娘问道。

刘蓝欣脸色一白,这个时候她又怎么能说是曲莫影的:“臣妾不知,臣妾觉得不管是画的谁的,都是不可能的,王爷回来问过臣妾,臣妾只说是荒唐,不知道是谁想对付皇家,谁故意想害皇家的名声。”

刘蓝欣小心的措词道,把画像的事情无言的扩大。

不是因为她,也不是因为曲莫影,只不过是因为她们的身份,她们都是皇家的媳妇,部且牵扯进来的还有魏王。

就算不为了她们两个,为了魏王,也是应当把这件事情查问清楚的。

“魏王说他从来没有画过,而且魏王画的也的确不是这样子的。”这事皇后查证过,往日并不注意,现在才发现裴青旻的画像笔法和一般人稍稍不同,有专门的人查证过了,最后的结果,魏王绝对是无辜的。

既然魏王是无辜的,其实基本上也已经证

梦见别人不要的弃婴自己救了 全文|

明了刘蓝欣是无辜的。

可皇后娘娘不想这么放刘蓝欣过去,不只是她的意思,还有皇上的意思在里面。

能看到何贵妃的儿媳妇这么倒霉,皇后娘娘还是很愿意看到的,刘蓝欣现在算是沾上了,这事就不能随意的了断。

“这画像不能证明不是你的,景王妃想想什么地方失了礼数。”皇后娘娘冷声道。

刘蓝欣的脸色暴红而后又白了。

“皇后娘娘,臣妾清白唯天可表,景王殿下可以为臣妾做证,臣妾自嫁进门,兢兢业业,不敢有丝毫的懈怠,更不会随意的见人,一切举止都是以景王殿下为要,不可能有什么……事情……”

刘蓝欣这话说到后来,几乎是咬着牙说出口的。

心里又羞又气,她堂堂一位景王妃,居然被逼到这种程度。

“这件事情去向奇雅公主求证过,奇雅公主说……”皇后娘娘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目光灼灼的落到刘蓝欣的身上。

刘蓝欣整个人都僵在那里,手紧紧的掐着帕子,长长的指甲掐进自己的肉里也没有发现,紧张之极,呼吸也不由的急促了许多。

“奇雅公主说……和你最和得来。”皇后娘娘低缓的道。

刘蓝欣先是没懂,之后蓦的抬头,几乎不敢相信的看着皇后娘娘:“娘娘……您的意思是说……是说……”

之后的话她再也说不下去,想了许多推托的话,来之前也曾经和景王一起和计过,甚至想过实在不行就去向何贵妃求救,就算何贵妃现在的状况不太好,至少也是有些能力的,在宫里也有一些人手。

“本宫的意思如何?景王妃不会不懂吧!”皇后娘娘笑了,原本她对于这位奇雅公主也是有些想法的,现在……没了,不但没了,而且还很愿意看到这件事情。

奇雅公主是北疆的公主,刘蓝欣却是辅国将军的女儿,这两个天生注定了就是对头,不知道她们两个进了景王府,之后会是如何的热闹。

奇雅公主可以和任何人说的风生水起,但这个人绝对不会是景王妃。

边境上双方打了那么久,死了那么多人,甚至于辅国将军也是九死一生,在边境长大的刘蓝欣注定不可能跟奇雅公主和平相处……

“景王妃,此事和奇雅公主有关系,奇雅公主又一再的表示和你关系极好,那一日你们两个一见如故,说的就是一些景王府的事情,所以两个人才会相谈甚欢,其余的并没有多说什么。”

皇后娘娘看着刘蓝欣,笑的很是端庄得体。

但这话里的意思却让刘蓝欣全身发冷,几乎控制不住的要嘶声大吼……

喜欢嫡女贵嫁请大家收藏:

青云观的静室,很安静,一室的安宁。

鹤形的香炉袅袅清烟升起,让人心神更加的安宁。

窗外青山隐隐,远远的看着外面的山恋处,围着的淡淡的云烟。

这里的一切都很安静,不只是室内,还有室外,除了两个守在外面的侍卫,此外再没有一个人,哪怕是一个路人。

站的笔直的侍卫,目光警惕的看着周围。

宁音真人缓步走来,脸上的神色看着庄重而沉稳,唯有一双盈盈的水眸让人看了觉得心动不已。

既便是粗布的衣裳也藏不住她的容色,甚至这种粗布的衣襟更添几分容色,不同于世家小姐的精心打扮,更象是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琢。

比起方才见到曲莫影,挽发的簪子已经换过了,虽然依旧是简单之极的,只是木制的,但细看却是兰花图形的。

“站住。”两个侍卫挡住了宁音真人。

宁音真人一揖手:“贫道是青云观主的徒弟。”

一个侍卫上下打量了她几眼之后,进去禀报,再出来时挥了挥手,示意她进去。

宁音真人举步走了进去。

屋内的椅子上,裴洛安安静的坐着,听到门口有声音也没有抬头,他在翻看着一本书籍,看这样子看的很仔细。

“贫道宁音见过殿下。”宁音真人行礼,娇声道。

裴洛安抬起头,看到面前的宁音真人愣了一下,他也没想到看到的居然是一个娇美的道姑,而且还是一个娇美至此的道姑。

见多了容色精致,一举一动都透着世家小姐身份的女子,眼前的道姑让他的眼神有了几分波澜。

但也只是初见时的一些惊艳罢了。

“青云观主呢?”裴洛安抬了抬手,示意宁音真人免礼。

“真人身子不适,一时起不了身,让贫道过来。”宁音真人娇脸微红的道,眼前的这位太子殿下,长相俊美而且温和,看着就是一个好相于的,其实以前觉得那些缺点也不是什么缺点吧……

“真人不适?”裴洛安眉头一皱,不悦的很。

“殿下放心,元美人的事情,贫道也是知道的,当初她在青云观的时候,和贫道两个也是莫逆,有什么话都知道的清楚。”宁音真人柔声道。

“和真人相交莫逆?”裴洛安上下打量了宁音真人几眼。

这位宁音真人,他以前从来没有听说过,也没见过,这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么一位娇美的真人,方才第一眼的时候,他就觉得奇怪,青云观里居然有这样的一个美人,以前怎么从来没有听说过。

“观主是个心善的,收留了一些自小孤苦的女子,贫道也是如此……贫道和元美人不同的是,元美人终究找到了自己的生身父亲,而贫道家破人亡,早就不知所终,自此就在这里……一辈子清修。”

宁音真人苦涩的道。

“以前……没听说青云观有宁音真人。”裴洛安问道。

“殿下以前也不知道有元美人在的吧?”宁音真人柔声道,然后又解释,“对于容色过于出彩的女孩子,观主很小心,自小就很少出现在外人面前,也是担心会出什么事情,必竟是道门中人,有些时候……也很无力。”

说完苦涩的笑了笑,眼眶微红。

不是世家女,没有人护着,但又有着出色的容貌,有时候并不是什么好事,青云观主能想到这些,可见是真的梦见别人不要的弃婴自己救了站在她们的角度一心一意的为她们考虑。

“你们就住在这里?”裴洛安抬眸看了看周围。

“这是女冠们住的地方,不会接待香客,那边的门也隔断了香客的目光,在这里很安全,也很安静,我们之前活动的范围就是这么小,唯有这么小才会安全,元美人是如此,我也是如此。”

说着宁音真人微微的低下头,眼角似有泪痕滑落。

身世堪怜,又因为容貌出色,就算是当一个道姑,也不便多见人,可见是真正悲苦之人。

再加上她现在的模样,的确是楚楚可怜的。

裴洛安长叹了一声,目光落在宁音真人凝白的脸上,神色越发的和善:“元美人托付孤交一封信给青云观主。”

裴洛安伸手从衣袖中 取出一封信,推到了宁音真人面前。

“真的是元美人……她……她现在过的怎么样?当初她是无论如何也不愿意进宫的,可是凌安伯府…

梦见别人不要的弃婴自己救了 全文|

…他们欺人太甚,居然强压着她进宫,如果不进宫,就要毁了她的所有。”宁音真人激动不已的看着信。

珠泪一串串的落下,声音哽咽。

“当初她不愿意进宫?”裴洛安神色古怪的道。

“从来就没愿意过,她最小的时候是被观主收养的,只是一个孤女,无父无母,如果不是观主,她那个时候差一点就被人买入青楼,后来观主收下她,就在这里一直住着,然后凌安伯府的人找到了她,说她是……说她是……”

宁音真人说到这里气愤不已,咬了咬牙,“于是他们就把她带走了,之后就在进宫前夕传来了一封信,说是不得不进宫,否则青云观也讨不了好,凌安伯府那时候如日中天,元美人怎么敢违逆,不得已就进了宫。”

宁音真人越说越悲愤,“之后听观主说她在宫里,现在封为美人,用的还是母家的姓,既然用的还是母家的姓,当初为什么要由凌安伯府送她进宫,他们……他们这是一定要逼死她了事。”

“他们要逼死元美人,他们是谁?”裴洛安道,目光从信封上转向宁音真人,眸底有一丝寒意流转。

“贫道不知道,贫道只知道元美人长的出色,所以他们要把她送进宫,死也要逼着送进宫。这么多年,他们从来没有养过她,甚至还差点把她送进青楼,如今却有脸把她逼进皇宫,不能让她安安静静的在这里清修。”

说起那段往事,宁音真人越说越气恼,抬起的美眸中含着眼泪,有几分恼意又有几分娇婉,可以说是让人心动到了极点。

裴元浚不可期待,眼前这位呢?

她就不信她的容色对于眼前的太子一无触动,元美人固然长的出色,自己也不差,当初在观里的时候,两个人就是各有千秋,长相都是极佳的。

凭什么元美人可以出头,自己却一直只能当一个道姑,难道真的就这么青灯古佛的清修不成。

她不愿意就这么当个道姑,就算跟观主一样有名声又如何,她还是什么也不是。

之前去英王府看到的一切,那样的荣华,那样的富贵,一衣一食无一不精,无一不美,可偏偏英王是那样的一个寡情冷性的人。

对于英王她不敢再肖想,但是其他人,她就不相信没有一个人会看中她,她的将来也要高高在上……

“为什么他们要逼她进宫?”裴洛安仿佛没看到她惊艳的容色似的,沉默了一下继续问道。

“殿下……难道不觉得元美人的容色……不同吗?”宁音真人一愣。

元美人的容色有几分象先太子妃,这话她不敢说,但这意思已经到了,这是观主吩咐她说的,以此点醒太子,至于其他的一些动作,就是她自己的意思了。

观主既然让她过来传话,不方便观主自己出面,有些事情她就自专了,这么难得的一个机会,如果不抓住这个机会,她以后可能就真的没什么机会了。

“所以……元美人是被先太子妃逼进皇宫的?”裴洛安眼眸抬起,静静的看着宁音真人。

“这……贫道不清楚。”宁音真人心中一悸,知道自己方才代入元美人,说的太过于投入了,急忙低咳一声道。

“青云观主觉得是这样的?”裴洛安继续问道,神色依旧和缓。

他这样子让宁音真人稍安,急忙摇头,补救:“观主应当也不是这么觉得,就是贫道之前看元美人的信,信里看得出她是被逼迫的,在凌安伯府,能逼迫她的人就那么几位,贫道不知道具体是谁。”

世人都知道这位太子对先太子妃情深义切,虽然不知道真假,宁音真人觉得自己还是小心为上。

有些事情方才一激动,说的过了,眼下只能补救。

用力的平息了一下心头的慌乱,宁音真人努力抬起头,鼓着勇气看了裴洛安一眼,而后又是一礼:“方才贫道因为元美人的事情,说的过于的激动了一些,如果说的不到的地方,还请殿下原谅。”

裴洛安没接话,只是静静的看着宁音真人。

他一双眼眸看着温和多情,就这么静静的看着宁音真人,看得宁音真人娇面如血,泛起红晕,头再也不敢抬起,默默低下,目光落在自己面前的方寸之地,心里又羞又喜,不知道这位太子……是不是自己想的那个意思。

屋内奇异的安静了下来,好半响没有声音,宁音真人能感到自己的心几乎要跳出嗓子口了。

用力的咬了咬唇角,压下心头的激动,元美人可以,自己也是可以的……

终于裴洛安开口了,问的却不是宁音真人意料中的话:“听说英王妃就在青云观里,她的身体如何?能不能见客?”

喜欢嫡女贵嫁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