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个漫长的夏天,谁建立了豆架 本文作家: 徐斌

  • A+
所属分类:都市文学

如果你来我的花园,你会很开心的。在花园门口,迎接你的不是女主人,而是老太太。他们穿着民国的发髻和民国的旗袍。他们看上去庄严而威严。——其实是一片蒜地,却留下了兵马俑的队列!于是你迈开步子,不敢笑。

今天最后几根蒜薹比笔芯还细。我想,大蒜是有公的还是有母的?为什么有的蒜梗粗,有的又细又差?上网,有的说是,有的说不是,人与人不同,无法认同。我把几株蒜种放在一起,扎成一个结,方便大蒜生长。然后,老太太广场出来了,整整齐齐,步调一致。

又在摘豌豆了。豆壳还是绿色的,豆和米已经变成了弹珠。每颗豌豆的藤蔓都有一米多长,除了豆荚还有白色的花。我把藤蔓往上拉,把它拉直,就像拉绳子一样。豆荚立即从地上爬起来,把绳子拉向猴子。只是想到孩子,他们刚才还在地上打滚。你把玩具拿出来,他们就爬上来,踮起脚举起小手:“我要!我要!”

再摘蚕豆。就像回到过去。妈妈用线穿上,煮好,挂在手腕或脖子上,像玛蒂尔德的假项链。可以煮罗汉豆,就像鲁迅的《射溪》。我会煮茴香豆,像孔乙己吃的那些。——前年去绍兴买了两斤,味道比较平和,就像萧红《忆鲁迅》里的鲁迅翁。

关于蚕豆,简单描述一下。有个小孩曾经问我:什么植物长得最快?我回答:“春笋每天能长90 cm。紧接着是窝笋,也直了起来。‘竹笋’很有趣,像铲子和挖掘机的形状。”现在,我想纠正一下。挨着竹笋,可能叫蚕豆。才半个月,它的茎比我高。

据说世界上4100万株植物中,只有8株有黑花。因为黑花有很强的吸热能力,可以吸收太阳的所有光波,使得花内的组织越来越热,难以存活。朋友,你有没有注意到,花也是黑色的蚕豆,藏在树叶的底部,静静地看着这个世界,过着安稳的生活?

还有捏人参盘(大概很多人没见过),像猫耳盘,但是比猫耳盘好,比它好看!尤其是雨后,那些茎是绿色的,那些叶是饱满的,美丽的,这是世界上无与伦比的。在他们面前,我突然感觉到语言的苍白,觉得世界上所有的美好都需要重新定义。到了仲夏,它会拿出几根嫩枝,上面开满了粉红色的花,像女学生脸上的酒刺,散发出青春的活力。

我捏了菊花。如果我不捏它,它就会开花。还捏菊花脑。就像菊花的嫩叶,平平淡淡,清香扑鼻。这是本地特产,其他地方没有。还拔了莴苣,绿如玉,细如绢花。还拔了小青菜。老油菜籽被割下来,放在地上晒干。在我的花园里,生命的轮回是真实的存在。

转眼就到了漫长的夏天。古人云:“夏梦之日,天地交,万物和谐。”新莲花乍一看是绿的,后院刚开始还很安静,还有樱桃红、梅子绿、新麦绿。但是当你看花园的时候,四季豆、豇豆(也叫小红),黄瓜、西红柿、山药等。,所有的藤蔓都竖起来了,像野孩子一样。我迅速搭起竹架,把它们竖起来,用晒干的茅草松松地捆起来,让它们爬上去。他们很听话,都有上进的心。

今天天气晴朗,阳光明媚,照亮了菜地和心情。罗纳德?邓肯有一篇散文叫《好天气》,讲的是一个双目失明的老人的故事。他坐在门前,听着四面八方,非常聪明。他能看得比一些头脑敏捷的人更远。他说:“你看那些野白马,它们的鬃毛在风中飘扬,它们的翅膀被闪电驱走。”又说了一遍:“抬头望天,东风吹来,云总像马一样横过榆树林。”

透过豆架,我可以看到夏天的帅气身影,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