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金光咒的人绝嗣*

  • A+
所属分类:都市文学

一个个精神抖擞昂首挺胸的结队在兜率宫内巡逻。

不过方也许此次出动的都是精锐,这些人的修为可比这些巡逻的士兵强多了,想躲开他们的视线溜进内室,简直易如反掌。

很快,大家伙便齐聚内室。

一进内室,这哮天犬的鼻子就耸动的更厉害了。

绕着墙角一个劲的闻。

最终定在东南角一处书架处不动了。

“就是这了。”哮天犬口吐人言。

这本没什么好意外的。

毕竟哮天犬原本就是可以变化成人形,只不过对他来说可能还是以犬类形象示人更舒服一些,平时也不怎么开口说话。

这突然一开口,还真叫方也许挺别扭的。

不过既然哮天犬这么说了,就证明这书架周围铁定有好东西。

方也许赶忙上前查看。

将书架上面的盒子和瓶子一类的都拿下来仔细打量了一遍,方也许也并未发现这书架上有什么宝贝,就连太上老君研制的药丸也没见一颗。

方也许端着个花瓶转头纳闷的看向哮天犬。

“你别是闻错了,我瞧着这书架平平无奇,没什么宝贝。”

哮天犬顿时便不服气了。

“你可以质疑我的战斗力,但绝对不能质疑我的鼻子!那东西不在书架上,而是在书架后面的密室当中。”

方也许闻言先是愣了愣。

原因无他。

还是因为他从前出入兜率宫的次数实在是太频繁,潜意识里便以为自己对兜率宫的布局了如指掌。

他从前可从不知道这书架后面还有个密室。

也不知道是这太上老君远没有他想的那么单纯,将一切都告知于他,还是这密室只是这一段时间新修葺的。

既然有密室,就得找机关。

方也许将书架上但凡

念金光咒的人绝嗣*

能动的东西都动了一遍,也没发现有什么机关。

正愁眉苦脸不知怎么办,突然脑海中灵光一现想起个人来。

江一道!

他队伍之中只有江一道这么一个凡人。

平时用处不大,多数时候都没什么存在感,就连亲自招他来的方也许自己都快忘了这么个人了。

此时陡然想起,却是能派上大用场。

方也许转头看向跟着自己出来的这些人,不禁皱了皱眉头。

江一道实力偏弱,并没有跟着他们出来,而是留守在地牢中了。

方也许赶紧招呼哪吒,让哪吒回去领人,并着重叮嘱了哪吒千万要小心。

哪吒领命离去后,方也许闲着也是闲着,干脆将系统叫出来。

“你瞧瞧这屋子里有没有什么看的上眼的,都收了给我换成功德值。”

系统闻言扫视一圈,有些意兴阑珊的撇了撇嘴巴:“虽说这兜率宫表面上看是重建起来了,和往日没什么差别,可这陈设比之之前可就差远了,从前兜率宫中但凡是个摆件,都价值不菲,如今这些,也就勉勉强强算的上古董二字吧,而且很多都不搭对,更像是强行凑在一起的。”

方也许听系统这话的意思,这是没瞧上这里的东西呀。

想他曾经得一件古董这系统都得想发设法的拐走。

如今面对古董倒只能称得上“勉强”二字了。

也不知是不是好东西见多了,以至于胃口也跟着大了。

方也许吧嗒吧嗒嘴:“蚊子再小也是肉,你瞧瞧我功德值那一栏空的,学渣见了都得哭,但凡蒙对一道选择题也不至于如此,你就别嫌东嫌西的了,赶紧动手吧。”

系统在方也许的催促下才勉为其难的伸手一招。

接着周围的桌椅板凳,花瓶屏风的,眨眼之间就如同凭空消失了一般直接被系统收入囊中。

别说是跟着方也许一起来的众神都看呆了。

连方也许自己也呆住了。

半晌过后才略带嫌弃的嘲讽系统。

“你刚不是还对这些东西看不上眼,这动起手来却不见你含糊,就差没将墙砖都抠下来带走了。”

系统正在着手归拢东西,听到方也许这般说,抬起头来颇为不耐烦的看着他。

“怎么说的都是你,我这么做还不是为了填补你那比学渣考试分数都低的功德值?你要是不愿意也行,我这就将这些东西回归原位,回头你可别来求我。”

系统说着作势就要将那些东西再丢出去。

方也许赶忙阻拦。

“别别别,知道你心疼我,收的好,收的好,要不是一会我还得进到密室内查探一番,不好闹出太大的动静,我这就指挥人把墙砸了,把转头都拆下来给乐呵乐呵。”

系统这才念金光咒的人绝嗣傲慢的撇了撇嘴,继续整理收回来的那些东西。

“这些东西有点杂,晚点给你报价。”

方也许也不急着听报价。

因为这个时候哪吒已经将江一道给带回来了。

此时书架上的东西已经被系统给一扫而空了。

方也许抓过江一道到空书架前先是愣了愣,然后才清了清嗓子道:“那个……机关可能就在这书架上,到你发挥真正实力的时候了。”

哪吒由于刚刚去接江一道了,也不知道方也许这边发生了什么。

瞧着空荡荡的书架不禁有些纳闷:“咦?这上面的东西呢?都被你拿走了吗?”

方也许敷衍哪吒:“这样能看的更清楚一些。”

在方也许和哪吒说话的时候,江一道已经认真的开始打量起眼前的书架。

他绕着书架做鱼走了两遍,然后伸手摸向书架两边雕花的位置。

抓住两侧的雕花同时朝着外面掰过去!

书架的雕花并没有传来断裂的声音,而是有轴承一样的联接点,直接被江一道给掰开了。

紧接着书架后面便传来机扩活动的声音。

方也许欣慰的拍了拍江一道的肩膀。

“真是养兵千日用兵一时,做的好!”

江一道腼腆的笑了笑。

不过很快他就笑不出来了。

在场的所有人都跟着笑不出来了。

苏浙机扩声响起,书架缓缓朝着两侧移动,轰隆轰隆的声音越来越大,到后面就连他们脚底下的地面都在颤的感觉。

这么大的动静,即便是外面那些巡逻的士兵正在睡觉也得被震醒了!

喜欢三界代理神请大家收藏:

哪吒经方也许提醒,顿时恍然大悟。

“也对,若是叛军夺得先机,这么好的地牢,他们必定加以利用,到时候若是变成天庭众人的囚牢,那就不好办了。”

方也许看着躺在玄冰床上的玉皇大帝冷笑一声。

“所以说,这玉皇大帝鸡贼的很,为防这种情况出现,早就留有后手,这地道后门,就是他给自己留的后手。”

方也许说着,眉头逐渐越皱越深。

手也情不自禁摸向下巴。

不对劲啊。

为证心头疑惑,方也许转头问哪吒。

“玉皇大帝留的这道暗门,你知不知道?”

哪吒想都没想便开口答道:“既然是处心积虑留的后手,那自然是越少人知道越好,我在天庭也就算个不上不下的站将,再加上性格乖戾,所以和玉皇大帝的关系也一般,这等私密之事,越少人知道也就越安全,怎么可能叫我知道。”

哪吒说到这,话音不禁顿了顿。

转头一脸纳闷的看着方也许。

方也许见状勾唇浅笑道:“你也意识到不对劲了对吧。”

哪吒猛点头,反正现在玉皇大帝昏睡着什么也不知道。

他便干脆指着玉皇大帝道:“这家伙这么鸡贼,想必密道的事知道的人不多,怕是连我父亲都无从得知,你又是如何知道还有这么一条暗道的?”

方也许抓住那老鼠的时候哪吒他们还在睡觉。

跟出来也是迷迷糊糊跟出来的,自然不知道方也许之前发生的事。

方也许当即将在地牢里遇见的怪事对哪吒说了一遍。

“所以你说,那老鼠究竟是谁放到地牢里面去的?这人又是如何知道暗道存在的?”

哪吒咂摸了一会,实在想不出这个人可能是谁。

干脆大手一挥。

“管他是谁呢,左右咱们知道了还不如不知道,这人藏匿在天庭叛贼当中还能更安全一些,何必非得追查到底,咱们只需要知道,有这个人存在,咱们面对天庭这帮逆贼也能多一分助力就好。”

方也许略一琢磨,觉得

念金光咒的人绝嗣*

哪吒说的也是那么个道理。

“成,那让大家伙都别闲着了,既然出来了,怎可空手回去。”

说罢,方也许对着身后一招手。

二郎神心领神会,立马牵着哮天犬从人堆里走出来。

“前面带路。”方也许拍拍哮天犬的脑袋。

哮天犬哼哼两声,摇头摆尾的跑在前面。

天庭的情况果然是被二郎神说中了,原本用来存放刀兵的武器库已经被他们糟蹋的不成样子,想必在混乱时也遗失了不少。

其余的还真是被统一管理起来,挑了别处安置。

说来这地方也是搞笑。念金光咒的人绝嗣

正是二郎神的宅邸。

由于二郎神已经跟着方也许走了,那他的宅邸自然也就空了下来,虽然围墙院落也被糟蹋了不少,但里面的建筑还算完好,此时便被堆满了刀兵装备。

周围又围着一些天兵天将把守着。

方也许他们隐匿在暗处,将二郎神府邸的情况观察了个透彻。

方也许低声感慨:“如今这刀兵入库,还有专人看管,又能集体去灵山要人,想必天庭的乱象是暂时被控制住了,也不知道是何人有这样的本事,又采取了什么样的手段。”

哪吒轻叱一声:“现在留在天庭的这帮神仙思维已经不能以常理计,想必管理他们的手段也不寻常,不过我瞧着这收效其实也很是一般,你瞧瞧那些天兵,眼看着像是在乖乖的看守,实际上一个个的心思压根就不在这上面,不是打盹就是打瞌睡的,我估计现在即便是咱们明目张胆的去他们面前晃上一圈,他们也完全注意不到。”

这话方也许倒是认可。

“这样也好,方面咱们动手了。”

说罢,方也许便对众人招了招手。

一行人毫无压力的摸进二郎神府邸,所有收纳类的法宝尽出,眨眼之间便将存放在二郎神府邸内的兵器铠甲全数收入囊中。

方也许再次确认一遍没什么东西遗落之后,便招手招呼众人离开。

他原本的打算是偷了这些铠甲刀兵就先回去。

左右有那暗道在,进出也方便,不必一次性全端了。

然而他们动作实在是快。

方也许瞧着这夜色浓重,若不再干一票的话,实在是可惜了这么好的夜色。

于是便再次走到哮天犬面前拍着他的脑袋语重心长的对哮天犬说道:“再安排给你个任务,动用你这灵敏的鼻子,好好闻闻天庭还有没有什么深藏不露的宝贝。”

哮天犬得到命令先是转头看向二郎神。

在得到二郎神点头示意之后,便立刻耸动鼻子寻找起来。

很快,哮天犬猛抬头,目光灼灼的看向前方,显然是已经确定目标了。

随着二郎神一声“去!”

哮天犬神骏的身影便消失在夜色当中。

方也许他们赶紧跟上。

结果就跟着哮天犬一路跑到了兜率宫门前。

让方也许意外的是,兜率宫此时看上去,金碧辉煌,依旧是昔日景象。

可当初天庭刚刚内乱的时候,那些天兵天将头号针对的就是兜率宫。

方也许又是亲眼看着兜率宫是如何被他们洗劫的乱七八糟的。

再加上他前来兜率宫抢走东岳大帝那件事。

兜率宫不仅表面上千疮百孔,就连地牢都被炸的残破不堪,

这才时隔多久,怎么兜率宫看上去竟完好无损?

方也许略一琢磨。

想到一种可能。

看来这太上老君如今竟成了天庭的领导者。

难怪在灵山门前,也是太上老君站在上首的位置上。

方也许想到这,不禁莞尔一笑。

有意思。

他从前还以为这太上老君就是个榆木脑袋,心思真纯,全部的心血都用在了研制丹药上面。

想不到他居然还有这种管理的才能。

方也许瞅着眼前完好如初的兜率宫,饶有兴味的嘬着牙花子道:“既然这兜率宫已经修复了,想必丹药宝贝一类也不会少,正好,一锅端了。”

说完,便带头跃了进去。

太上老君掌权,这兜率宫果然不同。

最起码里面巡逻的侍卫就比在二郎神府邸门口守着的侍卫靠谱多了。

喜欢三界代理神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