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死前3天灵魂已走 无删减完整版*

  • A+
所属分类:散文精选

紧接着,苏奕来到第二块太荒道碑前,指点其上的错漏。

而在脑海中,苏奕不由回想起过往的一些画面。

遥想当初,他曾黑黑龙道君等一众好友在山巅宴饮,觥筹交错,不亦快哉。

也曾在这太荒九碑前,因为参悟原始道纹而争得面红耳赤,好几次差点大打出手。

甚至,当初被称作“仙界符阵第一人”的鱼玄机,还曾当着众人的面,大骂王夜一介剑道匹夫,不懂道纹之秘。

可最终……

却是王夜稍胜一筹,第一个勘破太荒九碑的奥秘。

犹记得当时,鱼玄机手捻胡须,枯坐如泥塑,那张老脸一阵青一阵白,一阵紫一阵红,煞是精彩。

而王夜放声长笑,大呼快哉。

事实上,当初王夜勘破太荒九碑的奥秘,也是受到鱼玄机的启发。

王夜当时也坦然承认这一点。

鱼玄机则邦邦两拳打在王夜肩膀,笑骂一句:“技不如人,要你跟老子谦虚?”

而今,想起这往昔的一幕幕画面,苏奕也不胜感慨。

不得不承认,王夜当初在仙界虽然被视作双手染满血腥的暴君,可同样,也有一群志同道合生死与共的至交!

就是在这种追忆感慨般的心境下,苏奕在接下来的时间中,不厌其烦,陆续将其他道碑上的错漏指正出来。

而在此期间,一众老怪物初开始还能领会到苏奕话中的玄妙之处,时而震颤、时而激动、时而惭愧。

可直至后来,所有人都懵了,感到吃力和费解。

便是墨残秋这样的符阵宗师,都难以全部理解,整个人呆呆地立在那,怔怔出神。

气氛寂静。

直至将所有道碑上的错漏指正出来,苏奕拎出一壶酒,仰头饮尽。

再看众人那迷迷瞪瞪的样子,苏奕不禁摇头哂笑。

对牛弹琴?

谈不上。

人死前3天灵魂已走 无删减完整版*

无非是,这些个老家伙,终究远不如当年那些老家伙罢了。

清薇俏生生立在不远处,将这一切尽收眼底,直至目睹苏奕摇头哂笑的神色,她心中不禁幽然一叹。

帝君大人他……怕是很寂寥吧。

大抵就像抚琴之人,难觅知音!

许久,一众老怪物纷纷从那震撼般的心绪中清醒,彼此对视,皆对苏奕的手段叹服折节!

墨残秋更是恭恭敬敬行礼道:“老朽斗胆,恳请公子出手,破解太荒九碑之秘,容我等一见公子之风采。”

苏奕道:“可。”

他此次本就是冲着这一桩在外界可遇不可求的大道机缘而来!

倒也不介意,让这些老家伙见识见识。

当即,他径自上前,开始绘制禁阵图案。

嗡!

道光流转,一缕缕玄妙莫测的灵光从苏奕指尖倾泻而出,在虚空中彼此交错衍生,渐渐地勾勒出一幅禁阵图案的雏形,仿似行云流水般流畅自然。

给人的感觉,就如天然雕饰,浑不见丝毫斧凿刀刻的痕迹。

直至片刻后,一幅禁阵图案在众人面前呈现出来。

神秘浩瀚,繁复玄妙。

一眼望去,直似无数流光交错而成的一方星空,光影浮沉,道纹沿着不同的轨迹流转,交相辉映。

而随着苏奕指尖在禁阵图案上一点。

呼!

禁阵图案直似活过来,爆发出冲霄的光。

这一瞬,九座太荒道碑齐齐震颤,道碑表面的原始道纹齐齐泛起涟漪般的大道波动,和苏奕身前的禁阵图案产生一种奇妙的呼应。

而后,整个炼道碑林中,那密密麻麻的道碑一起震颤起来。

直似万剑齐鸣!

隐龙山之巅,正在打坐静修的赤龙道君怔了怔,旋即就收敛心神,继续参悟。

奇怪吗?

一点也不。

帝君大人出手,参悟出太荒九碑的奥秘,本就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同一时间,隐龙山上驻守的黑龙卫,都被惊动了,一个个惊诧万分,哗然声四起。

“大惊小怪,莫要喧哗!”

星御仙君喝斥,制止那些黑龙卫前往查探此事。

实则,星御仙君内心也震撼不已,那位年轻的还未踏足仙道的尊贵客人,竟在如此短时间内就勘破太荒九碑了?

怪不得道君大人那般敬重此人,果然是真人不露相!

同一时间——

炼道碑林尽头。

九座通天而立的太荒道碑轰鸣,映现出亿万神辉,在虚空中构建出一道虚幻般的门户。

一众老怪物皆呼吸急促,如视神迹!

那是太荒之门!

唯有勘破太荒九碑的奥秘,才会映现出来。

而在传闻中,这一扇门通往一处充满太荒原始大道祖源的秘地!

“接下来一段时间,我会在其中闭关,在此期间,你和方寒在这隐龙山等待便可。”

苏奕目光看向清薇,轻声叮嘱。

“是!”

清薇领命。

苏奕则凌空迈步,进入那一扇太荒之门内,瞬息间便消失不见。

而后,太荒之门消散,九座太荒道碑归于寂静。

而在场中,则炸开了锅。

一众老怪物纷纷围拢到清薇身边,七嘴八舌询问起来。

“清薇道友,那位公子究竟是何方神圣?为何他如此年轻,就能轻而易举勘破太荒九碑的奥秘?”

“自仙陨时代落幕至今,老朽还从不曾听闻,有谁能勘破这太荒九碑的奥秘!”

“了不得啊,这位公子莫非是哪位绝世大能的关门弟子?”

“今天我等可总算开了眼!和那位公子相比,我等过往那些年的推演,简直就是小打小闹,不值一哂!”

……这些老怪物都很激动,争先恐后地询问苏奕的来历。

清薇却笑而不语。

最终,她也仅仅只说出苏奕的名字,除此之外,再也不多谈一句。

守口如瓶。

这让一众老怪物心痒难耐,却又无可奈何。

唯有莲华寺戒律殿首席长老寂真似意识到什么,自始至终一言不发,沉默不语。

“真的是那个人死前3天灵魂已走从轮回中归来的传奇吗……”

寂真眼神怔怔。

那一颗堪称明净如琉璃的禅心,在这一刻也掀起汹涌的波澜。

象州莲华寺,仙界首屈一指的通天势力!

足可以去和太清教、古族汤氏等庞然大物比肩。

更有“仙界禅宗甲天下”的美誉。

作为莲华寺戒律殿首席长老,寂真自然听说过一些不为人知的秘辛。

比如,前不久那一段时间,在白鹿山飞升之地出现的那一批飞升者中,疑似有一位从轮回中归来的大人物!

比如,太清教和云机仙府陆续发布“黑榜悬赏令”所通缉的那个飞升者,疑似就是那位大人物!

再比如,早在仙陨时代以前,他们莲华寺那位踏足仙道之巅的“青渠老祖”就断言,传闻中陨落在“永夜之战”中的永夜帝君,并未真正陨落,而是疑似踏入了轮回!

遗憾的是,他们莲华寺的“青渠老祖”虽然熬过了仙陨时代,却在三万九千年前的时候,遭遇一场禁忌之劫,就此身陨道消。

临死前,只留下一句“熬不过天人五衰,休谈金刚不坏”!

“若青渠老祖还活着,或许他老人家一定可以辨认出,那名叫苏奕的年轻人,究竟是否是那位存在。”

寂真暗叹。

见吾如见天,剑道第一仙!

遥想仙陨时代以前的岁月,遍看那一众立足仙道之巅的绝世大能中,也唯有那位存在,称得上“如日中天,独照仙界”八字!

“不管如何,今日之事,定要禀报给宗门,若真是那位从轮回中归来的存在,接下来的岁月中,这才刚迎来一场黄金大世的仙界,势必将掀起不可预测的腥风血雨!”

寂真心中喃喃,“到那时,那些个因规避神祸而躲藏起来的老古董们,怕都会为此而震颤。”

古籍中记载,永夜之战,永夜帝君以一己之力,对抗三十三位踏足仙界之巅的绝世大能。

最终,永夜帝君虽遭遇不测,可在那一战中,却硬生生剑斩二十一位绝世大敌,杀得天塌地陷,血染九重天!

那一战,也被视作古来至今仙道之巅最血腥的一战。

自那一战之后,天下局势剧变,仙界就此结束了属于永夜帝君一剑独尊的岁月。

而今,若那位存在于轮回中归来,根本不用想就知道,当年那些曾和他敌对的绝世大能,注定将遭受血腥的清算!!

“无怪乎太清教频频出手,其开派祖师血霄子,可是掀起永夜之战的绝世大能之一!”

寂真暗道。

刚想到这,冷不丁地一道声音响起:

“寂真道友莫非想到了什么?”

清薇那妩媚漂亮的眸,看向寂真。

寂真心中一凛,摒弃杂念,自嘲似的笑道:“兴许是受到的震惊太大,贫僧的心绪也不免难以镇定,以至于魂不守舍,灵台恍惚,让道友见笑了。”

清薇红润的唇轻抿,微笑道:“据我所知,你们佛修讲究一个不惑于心,不困于事,方能六根清净,道友若欲六根清净,也自当避免被今日之事困扰才行。”

看似好心劝慰,可落入寂真耳中,却分明是意有所指!

他沉默片刻,颔首道:“道友所言极是。”

清薇笑了笑,不再多言。

同一时间,苏奕的身影出现在一片混沌般的虚无秘境中。

无数原始古老的太荒祖源气息,从混沌中氤氲而生,化作雾霭弥漫四周。

置身其中,让人恍惚间,仿似回到天地未开时的混沌内!

——

**:兄弟们,“最佳作者”第三名了,继续求助攻~

不管最终名次如何,金鱼下周内,必来个5更,以表感谢!

喜欢剑道第一仙请大家收藏:

苏奕抬眼看着那锦衣男子,道:“事无绝对,你们做不到的事情,不见得别人做不到。”

一众老怪物愕然。

旋即,他们都不禁笑起来。

这年轻人,明显是不清楚太荒九碑所蕴藏的奥秘有多艰涩,才会为一句话而斤斤计较。

而眼见这些老怪物发笑,清薇也不禁莞尔,心中暗道,待会我倒要看看,你们是否还能笑得出来!

“这么说,这位公子有能耐勘破这太荒九碑的奥秘?”

锦衣男子笑眯眯问道。

俨然一副老辈人物考较小辈时的姿态。

“当然。”

苏奕回答的理所应当,不假思索。

众人一怔,似怀疑耳朵听错。

“当真?”

锦衣男子挑眉道,“我们这些老家伙,最瞧不起的就是自吹自擂之辈,我可不希望,公子你是这种人。”

苏奕瞥了此人一眼,笑道:“不如打个赌如何?”

锦衣男子道:“赌什么?”

其他老怪物也都露出感兴趣之色。

这年轻人,或许显得狂妄一些,可不得不说,是个有胆魄的人!

苏奕笑吟吟道:“我若指出你们错在何处,你们就一一给我恭恭敬敬作个揖便可。”

众人一呆,面面相觑,凭生荒谬之感。

锦衣男子忍不住笑道:“你若输了呢?”

苏奕不假思索道:“任凭处置。”

见此,这些老家伙却把目光看向清薇,似乎在说,你就眼睁睁看着这样一个小辈闹着玩?

可出乎他们意料,清薇却认真说道:“我劝各位还是收起轻视之心,虚心向我家公子请教为好,否则,你们若真答应对赌,注定必输无疑。”

一番话,让场中炸开锅,那些老家伙都不淡定了。

锦衣男子都心生不悦,道:“这样吧,若这位公子真能指出我等的错漏之处,就是向他行大礼赔罪又何妨?”

其他老怪物皆点了点头。

清薇撇了撇红润的唇,很是无奈,何必呢?

自己说的可都是肺腑之言啊!

有人笑呵呵催促道:“这位公子,来来来,快为我们这些老家伙解惑,我等必洗耳恭听!”

言辞戏谑。

“对对,都让开,请这位公子给我们上一课!”

锦衣男子笑道。

一众老怪物虽都感觉这样的对赌就像个闹剧,并且针对的还是一个年轻人,哪怕赢了,对他们这些老辈人物而言,也不光彩。

可最终,也没人反对。

“也罢,那就先听听这位公子的高见。”

众人散开,让出一条路。

“那就如你们所愿。”

苏奕笑了笑,径自迈步来到那座云台上,眸光凝望那第七座太荒道碑。

道碑上混沌气息弥漫,表面蕴生着无数繁密复杂的原始道纹,给人杂乱无章之感。

可仔细看,仿佛每一条原始道纹都藏有莫测玄机,蕴生着天然的原始道韵,妙不可言。

道碑通天而立,覆盖的原始道纹何止万千。

最不可思议的是,那些道纹就如缓缓流淌的溪流,在悄然发生着变化!

别说一般修士,就是修为高深的仙道大能,都很难推演出那道碑上所有道纹所蕴含的真谛!

若强行参悟,势必会伤到神魂,令心神逆乱,重则甚至有走火入魔的危险!

当苏奕目光望过去时,那第七块道碑之上,覆盖着一道金灿灿的禁阵图案。

这一幅禁阵图案几乎将道碑完全覆盖,和道碑上蕴生的原始道纹产生一种独特而奇妙的呼应。

可仔细看,道碑上那大多数原始道纹,并未和这一幅禁阵图案产生关联。

简而言之,只有一部分原始道纹,和那一幅禁阵图案产生了奇妙的呼应。

苏奕略一打量,就问道:“这就是你们的破解之法?”

“不错。”

锦衣男子神色有些复杂,“我等耗费二十余年时间,才好不容易推演出一部分奥秘,最终绘制出这一幅禁阵。”

说着,他喟然一叹,“可惜,也仅仅止步于此,仅凭我等的力量,再无法推演出更多的奥秘。”

其他老怪物也心绪低沉。

参悟太荒九碑,就像是在术士在破解算数难题。

若能勘破一座道碑上的全部奥秘,只需绘制出一幅完整的禁阵图案,就能和道碑上的全部原始道纹产生呼应!

如此,就等于破解了一座道碑之秘。

直至将太荒九碑上的奥秘全部勘破,便可获得源自太荒时期的原始大道祖源力量!

苏奕想了想,道:“说句不客气的话,这一幅禁阵只能用错漏百出,不堪入目八字形容。”

此话一出,一众老怪物脸色都拉下来。

一个个都被激怒了!

二十多年来,他们在此倾尽心血所推演出的成果,如今却被一个年轻人如此贬低,谁能不生气?

锦衣男子沉声道:“那敢问公子,我等错在何处?”

苏奕拿出酒壶,饮了一口,道:“大道推演,窥一斑而知全豹,在参悟原始道纹的奥秘时,也自当如此,从你们所绘制的这座禁阵图案来看,明显根本没有勘破这块太荒道碑的本质奥秘。”

说着,他抬手一指那座禁阵图案,“天衍四九,遁去其一,你们以天符仙宗的‘八门金锁’之法,衍七星九宫之秘,倒的确可以推演出一部分原始道纹的真正妙谛,可如此一来,却等于画地为牢,拘囿于一角之得失,因小失大。”

初开始,一众老怪物皆心怀愤怒,并没有把苏奕的话听在心中。

可随着苏

人死前3天灵魂已走 无删减完整版*

奕一一精准地指出那一幅禁阵图案的缺陷和不足,一众老怪物都不禁怔住。

[标签:p标人死前3天灵魂已走签]渐渐地,他们的神色或震惊、或恍然、或意外、或振奋……

心神完全被苏奕的剖析所吸引。

原本对苏奕的轻视和怠慢,都悄然消失。

一个个像乖巧的学生般,聚精会神,专心聆听。

不远处,清薇将这一切变化尽收眼底,漂亮妩媚的眸中不禁泛起一丝笑意。

这些老家伙,现在总算知晓帝君大人的厉害了吧?

“原来如此,我明白了!”

蓦地,一个灰衣老者激动开口,“之前那些年,我们的确一直在钻牛角尖,陷入巢窠之中,真正要勘破第七块道碑的奥秘,自当如这位公子所言,以一隅之地,图全局之法,如此才能见微知著,窥见全貌!”

说着,他快速走上前,挥手抹去覆盖在道碑上的禁阵图案,而后又重新缔结出一幅全新的禁阵图案。

当这一幅全新的禁阵图案完成,整座道碑骤然产生轰鸣之声,金光冲霄,道音隆隆,飞洒出一片如梦似幻的光雨。

仔细看去,道碑上所有的原始道纹就如活过来,和那一幅禁阵图案彼此呼应,产生完美的契合。

众人皆震撼,激动地看着这一幕,如视一场奇迹发生。

而再看向苏奕时,一众老怪物的眼神都变了。

被困二十多年的难题,如今却被一个年轻人一席话就破解,这任谁能不震惊?

而一想到在之前时候,他们视苏奕如小辈,还曾戏谑和调侃,一张老脸都有些发红。

锦衣男子深深作了个揖,惭愧道:“之前是我等眼拙,轻慢了公子,还望公子恕罪!”

“还望公子恕罪。”

其他老怪物也都恭恭敬敬行了个礼。

这一次,他们心悦诚服,而向苏奕这样的年轻人行大礼,他们内心也毫无不甘。

清薇笑着看着这一幕,红润的唇角微翘,内心也满是得意和自豪。

与有荣焉。

可出乎所有人意料,苏奕却摇了摇头,道:“这禁阵图案还是错的。”

那灰衣老者禁不住道:“错了?可这第七道碑的原始道纹都已被唤醒,根本没有任何错漏啊。”

其他人也一脸迷惑。

苏奕目光一扫其他六座道碑,道,“这前七座道碑的奥秘,的确分别被你们勘破出来,但,只能说全部都错了,按这种办法,根本不可能再破解第八、第九座道碑。”

顿了顿,苏奕道:“换而言之,从你们刚开始参悟太荒九碑,就已走上歧路。”

全场死寂,鸦雀无声。

那些老怪物一个个都傻眼了。

换做是之前,他们早喝斥苏奕,把他的话当做笑话对待。

可目睹和见证了苏奕的手段后,他们却迟疑了。

“那以阁下之见,我等错在何处?”

蓦地,一道苍老的声音响起。

就见远处地方,一直枯坐着的墨残秋不知何时已睁开眼睛,从地上站起来。

无疑,之前的动静,早已惊醒这位在推演之道上登峰造极的老辈符阵宗师。

苏奕拿起酒壶畅饮了一番,道:“这九座道碑,看似彼此孤立,实则彼此所蕴生的原始道纹之间,有着一种奇妙的联系,浑然一体。”

“这也就意味着,要勘破太荒九碑的奥秘,断不能一一去参悟,而要从全局着眼!”

说着,他来到第一座道碑前,指着其上的符阵禁图,开始指正其中的错漏之处。

墨残秋和其他老怪物下意识都凝神聆听起来。

直至苏奕将那第一幅禁图的错漏指出来,场中一片寂静,落针可闻。

一众老怪物神色变幻不定,一个个像学堂上做错题被教书先生训斥的学生,手足无措,羞愧低头。

喜欢剑道第一仙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