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金光咒的人绝嗣:

  • A+
所属分类:都市文学

刘危安威猛霸气的三拳极大地振奋了《汨罗古城》的玩家,原本畏惧的心理突然开朗起来,有如此高手坐镇,还担心什么呢?兽潮一定可以击溃!犹豫不决的高手们重新坚定了信念,一个接着一个跃下城墙。

魔兽的数量虽然多,却也比不上玩家的数量。

光芒一闪,弓,出现在了刘危安的手上。

“连珠箭术!”

弓弦震动之音传遍整个战场,一条长的超乎想象的箭矢射向魔兽,箭至半途,突然散开,化作二十三支正常长度的箭矢,倦鸟归巢一般,准确地射入二十三只魔兽的要害,充满痛苦的兽吼在这一刻爆发,吼叫声充斥着绝望,伴随着沉闷的撞击声,二十三只魔兽,二十一只倒地身亡,仅有两只避开了要害,伤而不死。

“连珠箭术!”

“连珠箭术!”

“连珠箭术!”

……

弓弦震动之音不绝,璀璨的银色光芒纵横半个战场,呼吸之间,三百多只魔兽倒地,鲜血染红了大地,兽潮一下子稀疏了不少。

“威武!”

“霸气!”

“太厉害了!”

……

城头上欢声雷动,一片喝彩。却在这个时候,刘危安看了一眼远方,身形一晃,化作一道影子射向森林深处、兽潮出现的方向,刹那消失不见。

“今天才知道,我们弓箭手还能这么厉害的,杀魔兽如切菜!”一个年轻的弓箭手兴奋的满脸通红。

“好好加油,未来一天,你也可以这样的。”边上年长一些的弓箭手挤出一个笑容,不忍心打掉了年轻人的梦想。

曾经有一天,他也认为自己可以箭出见血,一箭毙命,但是数年过去了,风霜早已经磨平了他的棱角,他悲哀地发现,努力可以让自己进步,却不能让自己蜕变,那得有天赋,没有天赋,再努力也是枉然。

刘危安的‘连珠箭术’是所有弓箭手梦寐以求的箭道秘术,然而,并非每个学习了‘连珠箭术’的弓箭手都能如同刘危安这般一箭射杀二十多只魔兽的,可以说,能一箭射杀三五只魔兽的弓箭手已经可以称之为天才了。

刘危安这样的箭术,百万个人,怕也是只有一人。

年轻的弓箭手眼中迸放出炽热的光芒,看着满地魔兽尸体,一身血液仿佛要沸腾起来……

嗖——

狂奔中的黑甲魔狼突然失去了动力,头颅朝下重重犁地,划出一条鸿沟之后,失去了动静,左眼上,露出一截箭尾。

嗖——

扑到半空的乌金甲虫被一支利箭准确地拦截,‘解尸咒’的力量爆发,乌金甲虫坚硬是壳甲破碎,可怕的力量摧毁了乌金甲虫的脑袋,啪的一声,乌金甲虫的尸体坠落大地。

嗖——

身形若闪电的六指灵猴中箭,‘解尸咒’炸掉了它的半颗头颅,六指灵猴发出凄厉的叫声,缓缓死去。

……

刘危安的速度越来越慢,深入森林之后,魔兽的数量越来越多,他脸色凝重,出箭的速度也愈发的快了。

“连环箭!”

“连环箭!”

“连环箭!”

……

斑斓黑虎、裂土蛮牛、双色花鹿……一头接着一头的魔兽倒下,突然,刘危安脚步一顿,视野中,被一片火光充斥。

树木、花草、甚至大地都燃烧着烈焰,火光把天空照耀成暗红色,可怕的高温炙烤着每一寸空气,仿佛多看一眼便会灼伤了眼睛,造成这一切的便是一团刺目的火光。

“魔神之眼!”

两道神芒从刘危安的眼中射出,神芒破开火光,火光内的影子逐渐清醒,是一只猴子,赤焰火猴,七级魔兽。

赤焰火猴停留在这里并非为了休息,而是被一个人拦住了,一个面容清奇的消瘦老者,身材很高,长发披肩,一双眼睛明亮无比,手持蛇形剑,对着赤焰火猴发起疯狂的攻击。

嗤——

地面上出现一条数十米长的剑痕,深不见底,一缕红色的毛发缓缓飘落。刘危安一眼就看出了老者的不妙,虽然面容依然沉着,但是气息已经紊乱,从附近的痕迹来看,两人打斗已经持续了半个小时之久。

啪!

暗金级别的蛇形剑断成了三截,老者脸色一变,身形暴退,但是还是迟了一步,赤焰火猴的爪子已经触碰到了他的皮肤。

咻——

电光火石之间,念金光咒的人绝嗣一支利箭准确无比地射中了赤焰火猴的爪子,凶猛的力道和爪子碰撞,爆

念金光咒的人绝嗣:

发出一蓬火光。

箭杆无法承受力道瞬间粉碎,赤焰火猴的动作几乎没有变化,力量之大,超乎想象。

“解尸咒!”

箭头爆发爆发出一股恐怖的力量,震碎了赤焰火猴的中间爪子的指甲,赤焰火猴的动作不可避免僵硬了刹那。

老者断绝旋转,重重斩在赤焰火猴的爪子上,同时身体逆转,闪电横移三尺,再次后退,总算脱离了危险,突然感觉不对,扭头一看,左臂空荡荡的,已然断掉了,切口光滑如镜,他又惊又怒,终究还是没有完全避开,捡回了性命,丢掉了手臂。

咻——

咻——

咻——

……

300米的距离,刘危安射出了三十多箭,逼得赤焰火猴没有追击的机会,箭箭连环,‘解尸咒’的波动布满虚空。

“年轻人,你是谁?”老者震惊了,还有人可以靠着一张弓逼得赤焰火猴一时间无法前进。

“刘危安!”刘危安收起了弓,一拳轰出。

“刘危安?没听过!”老者邹起了眉头,苦思了刹那,还是没有 任何印象,他询问:“刘家的人?你这是什么拳?”

拳头和赤焰火猴的爪子碰撞,爆发出可怕的波动,地面下陷半米之深,周围出现一个圆形的圈子,规整无比。

刘危安的眉头一邹,他的身体经过天金花的滋养,‘大审判拳’已经臻至化境,一双拳头可谓坚硬无比,无坚不摧,但是和赤焰火猴碰撞之后,拳头竟然产生了疼痛的感觉,赤焰火猴不愧为七级魔兽,和六级魔兽相比,强大的太多了,跳跃的不是一个级别。

“大审判拳!”

他想凭借丰富的战斗经验抢占先机,但是赤焰火猴的战斗天赋超乎想象,双爪、双足齐用,受到进化的原因,人类的双足远没有双手灵活,但是赤焰火猴不存在这方面的缺陷,双足和双手一样灵活,此外还有一条尾巴,刹那间,刘危安的得面对至少五次攻击。

砰——

砰——

砰——

……

刘危安不仅没有抢占先机,反而陷入了被动,他目光如电,想寻找赤焰火猴的破绽,但是赤焰火猴的速度太快了,即使有破绽,也是一闪而逝,根本无法抓住。

老者越看越惊,没想到这次出山,能遇到如此一个青年,竟然可以和赤焰火猴打成平手,光顾着看刘危安,竟然没注意自己的手臂还在流血,反应过来之后,赶紧在左肩膀和左胸上连点了几下,顿时鲜血不在流了。

“前辈怎么称呼?”刘危安问。

“老夫蛇一青。”老者的说出自己的名号的时候有几分自豪,但是很快反应过来,在刘危安面前没有自豪的资格,表情有些尴尬。

“原来是蛇前辈,你刚才的是点穴吗?”刘危安问。

“没错。”蛇一青点头。

“能教我吗?”刘危安问。

“现在的年轻人都是这样学艺的吗?”蛇一青问。

“晚辈经常受伤,但是良药难寻,如果有点穴之术,就能少流很多血。”刘危安答非所问。

“以你的实力,想经常受伤,不容易吧?”蛇一青问。

“以魔兽的可怕,晚辈感觉能活下来都是幸运。”刘危安道。

“你告诉我你用的是什么拳法,我就把点穴之术传给你。”蛇一青道。

“大审判拳!”刘危安唯恐蛇一青会反悔似的,马上说道。

“大审判拳,好一个大审判拳,这名字才配得上你的拳头。”蛇一青赞道。

“前辈,点穴之术。”刘危安提醒。

“好,我现在告诉你口诀,不过,你现在记得住吗?”蛇一青问。

“晚辈可以一心二用。”刘危安道。

“那你听好了!”蛇一青说完,刘危安的耳中就响起了蚊呐一般的细微声音,宛如游丝,细而不断,钻入耳中,丝毫不受碰撞声音的影响。

“这又是什么功法?”听完口诀之后,他大为惊奇,这本领好啊,以后在战场上,传个消息什么的就方便了,不用担心被其他的声音覆盖了。

“传音入密,可以把声音传入指定的人耳中,其他人无法偷听。”蛇一青道。

“前辈真厉害,可以穿给晚辈吗?”刘危安问道。

“现在的年轻人都这样直接吗?”蛇一青表情僵硬了一下。

“时间如白驹过隙,一辈子即使没有什么意外也很短,如果出现了意外就更短了,弯弯绕绕的话,可能一辈子就没了。”刘危安道。

“也罢,便传与了你吧。”蛇一青想了想,无言以对,于是,刘危安又得到了一项绝技,虽然没有攻击性,但是十分实用。

砰——

剧烈的碰撞,夹杂着漫天火焰,打了一盏茶的时间,赤焰火猴不仅没有疲倦,反而愈战愈勇,火光燃烧的愈发的猛烈,温度持续上升,大地被炙烤的焦黑。

“年轻人,你能行吗?”蛇一青好心询问。

“晚辈尽力!”刘危安背脊一挺,一股强盛的气息爆发,如火山喷发,震动天宇。

喜欢末日崛起请大家收藏:

吼——

声波如浪,虎啸震动整个战场,虚空出现不规则的扭曲。

噗——

数十个玩家喷血,脸上没有一丝血色,惊恐地看着仰天长啸的幽冥白虎,只是一声虎啸便让六成玩家受了不同程度的内伤,太可怕了!

幽冥白虎盯着剩下的三个客卿,竟然打算一挑三,魔兽就是魔兽,根本不在乎人类的数量多少。

“恭请四位长老出手!”卢赓扬的想法很好,以多欺少,凭借绝对的数量优势,把幽冥白虎击杀,然而,现实很残酷。

四个太上长老飘落城外的时候,第二股、第三股、第四股恐怖的气息潮水般淌过大地,密林深处,树木倒折,接连钻出三只幽冥白虎出来,加上之前的一只,一共四只幽冥白虎,整个战场仿佛一下子冷静下来,所有的玩家通体冰凉,连呼吸都停止了!

天啊!

《汨罗古城》建立以来,也没遇见过这么多六级魔兽。

四只幽冥白虎毫不收敛释放自己的气息,四股可怕的气息在战场上空激撞、交融,引动风云变化,城头上,不少实力不足的玩家接连吐血,萎顿于地,更有玩家直接晕过去了,脸上煞白,即使昏迷了,眉宇之间依然残留着浓浓的恐惧,手指不自然地颤抖着。

不用卢赓扬吩咐,已经有人把昏迷和受伤无法再战之人抬下去,城墙上,一下子空了不少。卢赓扬脸色凝重,四只幽冥白虎,确实出乎他的意料,他的目光转向城内,十几道身影或御剑、或者凌空、或者激射而来。

领头的两人是石道林和彭雄,剩下的人没见过,但是实力强悍,不输两人多少,刘危安眼中精芒一闪,《汨罗古城》真是不简单,有这么多高手,更为难得的是这些高手很自觉,遇到危机,主动出手,而不是袖手旁观。

高手都是桀骜不驯的,自视武力值高,不求与人,也不救人,自顾自己修炼,这是常态,《汨罗古城》的情况确实比较少见,这些高手似乎都很富有正义感。

惊天动地的巨响传来,城外已经打起来了,劲气碰撞,每一击都有排山倒海的威力,大地龟裂,三级魔兽都不敢靠近,被余波擦中,立刻就是筋骨断裂的结果。

三个客卿对付一只幽冥白虎,仅仅是打平,原先的对手三只四级魔兽,远远地退开了,唯恐触怒了幽冥白虎。而四个太上长老对三只幽冥白虎,明显弱了下风,好在石道林、彭雄等人的加入,把天平扭转过来了,不过,这种情况没有持续太长时间。幽冥白虎太强大,攻伐无双。

砰——

一个身材强壮的高手挨了一爪子,整个人横飞出去,落地之后就没了呼吸,胸口血肉模糊,肋骨全断、五脏六腑皆成了粉碎,他发出一声低低的呻吟就没了声息。

啊——

惨叫声中,御剑的高手被幽冥白虎咬断了身体,胸口以下,都被幽冥白虎吞了,只剩下肋骨以上部位,一时间没死,凄厉的叫声响彻战场,让人不寒而栗。

嗡!

使用铁锤的高手头颅破碎,直挺挺倒下,一声不吭。

……

高手接连死亡,幽冥白虎也挨了不少攻击,身上出现好几道伤口,但是幽冥白虎是魔兽,皮粗肉厚,看似严重的伤口,对它根本没有影响,反而鲜血激发了它的凶性,咆哮连天,双目射出神芒,隐隐乏红,速度更快了

念金光咒的人绝嗣:

,力量更大了。

嗤——

石道林因为反应稍微慢了一点,被幽冥白虎的爪子哗啦了一下,一条左臂就不见了,断口光滑如镜,幽冥白虎的爪子锋利的可怕。

石道林一声不吭,用一根丝带把断臂绑住,止住了流血,紧紧盯着幽冥白虎,表情充满肃杀,手上的石刀散发着绿莹莹的光芒。

见到石道林都受伤了,有些高手开始打退堂鼓了,卢赓扬眉头一邹,对着身边的一个亲随小声说了几句,亲随立刻下了城头,冲向城内,看他去的方向,是卢家府邸的位置。

就在这个时候,卢家的四位太上长老里面,年纪最大的长老发出一声惨叫,踉踉跄跄连退十几步,终究是没站稳,一屁股坐到在地上,慢慢停止了呼吸。众人惊恐地发现,他的背心的有一个窟窿眼,前后通透,汩汩地冒着鲜血,那个位置原本应该有一颗跳动的心脏的,此刻不见了。

太上长老一边本就隐隐不敌,死掉一位,剩下的人就更不是对手了,幽冥白虎却是越来越疯狂,虎啸连连,刹那间,又有三个高手受伤,一个高手闷哼一声,少了一条腿,只剩下一条腿的他行动难免失衡,意识到不对的他,反手一刀,狠狠斩在空白处,刀刃落下的时候,幽冥白虎如约而至。

不得不说,高手就是高手,反应速度和战斗经验都是一流的,如果不是遇上幽冥白虎,死亡的肯定是魔兽,但是,偏偏就是幽冥白虎。

嗤——

锋利无比的白金重刀斩落了数百根坚硬比精金的毫毛,在幽冥白虎的头颅上切开了一条三尺来长的口子,刀刃陷入血肉两寸,变再也无法深入了。

“小心——”好几位高手急声惊呼,更有三刀两剑破空而来,但是都迟了,幽冥白虎已经展开了血盆大口。

千钧一发之际,所有人都感到了一股冲天杀气从城头爆发,不约而同的扭头望去,一抹璀璨到极致的光芒刺瞎了所有人的视线。

嗖——

箭矢和空气摩擦的声音响彻全场,惊心动魄,惊天长虹划破城外的虚空,一闪而逝,消失在了幽冥白虎的体内。

幽冥白虎忽然静止不动,张开的大嘴怎么也合拢不上,如同被人捏住了脖子,刹那之后,幽冥白虎四蹄一软,重重趴在了地上。

砰——

大地晃动了一下,再看幽冥白虎,已经没了气息,乏红的眼珠子变成了灰色。战场忽然安静下来了,不仅是玩家们心跳停止,就是魔兽们都震惊了。

一件射杀了一只幽冥白虎,秒杀!

随着幽冥白虎的死亡,那恐怖的气息潮水般褪去,造成的空白,让一些三级、四级魔兽产生了不安的躁动。

断了腿的高手,摸了摸脑袋,又看了看已经毙命的幽冥白虎,表情又是后怕又是庆幸,更有震惊。

城头上,刘危安有些欣慰,又有些不满,欣慰的是白金箭确实霸道,不满的是,只有一支,如果多几只的话,剩下的三只幽冥白虎一只都别想活。

呼——

卢赓扬长长地吐了一口气,现在才知道真正理解老祖不愿意和刘危安结仇的原因,老祖忌惮的不是刘危安的潜力,而是刘危安现在的实力。

他相信自家老祖的实力,肯定也是能杀死幽冥白虎,但是要如此干净利索一箭秒杀,怕是,怕是,不行!

“幽冥白虎交给我我了!”刘危安的声音不高,却传遍了整个战场,然后众人就看见了一天空突然暗下来了,接着又亮起来了,一团银色如烈日照耀半空。

轰隆——

烈日落下,消失的地方浩然是幽冥白虎的头颅,内敛的劲气爆发,幽冥白虎的头颅突然软下起了,如同勃***起的海面体突然失去了力道,变成了焉了的茄子。

砰!

幽冥白虎庞大的身体砸在地上,大地狠狠地晃动了一下,幽冥白虎的四只蹄子还在无意识地抽搐着,但是气息已经没了,丝丝缕缕的红色血液从鼻孔和口中溢出来。

一拳轰杀了幽冥白虎,近在咫尺的彭雄倒抽了一口冷气,背后全是冷汗,他想起了在赌石坊挑衅刘危安的一幕,现在才知道,自己不知道在鬼门关前走过了多少趟了。

“大审判拳!”

在高手们惊骇的目光中,刘危安主动冲向扑过来的幽冥白虎,双方在半空中相交,即将碰撞的一刹那,所有人惊讶地发现刘危安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团银色的光芒,光芒在幽冥白虎的头颅眉心出轻轻点了一下,然后就消失了,重新现身的刘危安落地,几秒钟之后,幽冥白虎从半空中坠地,恐怖的气息潮水般褪去。

砰!

幽冥白虎砸在大地上的时候,所有的气息刚好褪的干干净净,一丝不剩,幽冥白虎双目流血泪,已然没了生机。

城头上的普通高手看不出什么,石道林、彭雄、还有卢家的太上长老眼中却全是惊骇,刘危安出拳,看似无波无浪,实则所有的劲气全部内敛,藏于拳头之中,不泄露分毫,说起来容易,但是做到绝不容易,他们上百年的功力都做不到,刘危安却做到了。

这样做的好处就是可以把念金光咒的人绝嗣力量十成十化为杀伤力,他们以为这种境界只存在传说,但是刘危安把传说带到了现实。

没有在意众人惊骇的目光和起伏的心情,刘危安出了第三拳,拳头和幽冥白虎的头颅轻轻触碰了一下立刻分开了,然后众人就看见幽冥白虎喝醉了酒般东摇西晃,最后一头摘到在地上,把一只黑甲魔狼给砸成了重伤。

三拳,轰杀了三只幽冥白虎,笼罩在众人头顶的阴影散开了。

喜欢末日崛起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