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考陪孩子住旅馆 无删减完整版*

  • A+
所属分类:散文精选

拾荒城车队。

天阳坐在自己的议员专驾中,在他的通讯机上,显示着一些信息。

这是米霍克之前发给他的信息,有关于那三支龙牙编队指挥官的信息。

这三支编队的指挥官是两男一女。

唯一的女性被称为‘影蝶’,她的长相很普通,没有太强烈的标识性,然而这样的人反而危险。

因为特征不强烈,所以很容易受到忽略,普通人也就罢了,若是高职级的暗杀者,那危险程度可想而知。

而这个叫影蝶的女人,正面战力不是特别出众,可隐匿、潜行和刺杀方面,却是第一流的好手。在米霍克罗列的战绩里,她成功刺杀过两名职级6的强者,并且全身而退,就知道她并不简单。

这是‘黑牙’的指挥官。

接下来,天阳看到一个老人。在相片中,这个老人中等身材,满头白发,戴着一副眼镜,看上去如同一位学者。

相片中,他一手拿着烧杯,另一手拿着试管,仿佛正在进行某项实验。

这个叫古尔多的老人是‘毒牙’的指挥官,擅长使用各种毒素,他出手的记录相当少,更多的时候,他更喜欢和自己的毒素研究小组呆在一块。

最后是‘血牙’的指挥官,这是个三十多岁的男人,他在相片中身体挺得笔直,双眼锐利如鹰,他长相称不上英俊,可给人很强的压迫感,那是只有经历过无数血和火的战斗才能粹炼出来的凛冽气息。

这个叫卡姆的西陆人使用两条大得夸张的装甲臂铠,米霍克提供的资料指出,这两只臂铠可以在实战中改变形态,有大盾、战斧或战锤三种变化,能够根据需要进行调整。

从他所使用的武器不难看出,这是个擅长正面战斗的猛人,他的战斗风格必然是纯凭力量进行辗压。

看完这些资料,天阳吐了口气,往窗外看了眼,这时他已经看不见战神堡了。

“在这停一停。”天阳发出指令。

他这辆专驾在公路附近停了下来,天阳沉声道:“我离开一阵,稍后我们在石菇林汇合,你们继续往前走。”

千虹几人点点头,天阳便拉开车门,身影一闪,已经消失了。

雷丁大手一拉,便将车门关上,然后叫道:“开车。”

稍一耽搁之后,车队继续前行。

石菇林。

一片岩石的阴影处浮现银光,迅速勾勒出一扇虚拟的古老拱门,这扇对开的神秘大门摇摇晃晃地打开,门后是一片漆黑。

片刻之后,一头头狼首蜥身,长着七八条粗壮人臂的蜥狼兽从‘夹缝之门’中爬了出来,穿插在它们之中的,是爪子巨大的巨爪魔,这些身躯瘦长的阎魔微微弯腰,跨出大门,落到了滚烫的沙地上。

接着又有如同鳄鱼但人立的岩鼍守卫走了出来,它们数量较少,但散发着深沉暴戾的气息,让低阶层的阎魔都不自觉地往旁边退开。

继续从门中出现的还有魅影魔、裂蚜魔、蛇女魔、暴虐魔、铁熊骑士等阎魔。

最后,从大门里又跨出了一道道高大的身影,这些身影高度都超过了两米,全身覆盖着极为沉重的盔甲,那些盔甲上铭刻着一些血红色的符号,散发着如同实质般的血腥气息。

这些戴着狰狞头盔的阎魔,面甲的缝隙中燃烧着两团深红色的火焰,它们随手拖着一把又长又宽的阔剑,剑上符文铭刻,宝石装嵌。

这是魔王侍卫,佑华的亲卫军,它们出现之后,便分成两边,左右分开,阔剑拄地,单膝下跪。

天阳这才从夹缝之门里走了出来,从四名魔王侍卫的身边经过,在他的身后,则是两道更为高大的身影。

身高接近四米的炎蝠亲卫努力矮着身体,跟随在天阳的身后走出大门,这些脑袋像蝙蝠,但头上长着一丛扭曲宛若枝枝似的角,眼睛闪烁红光的怪物手持异常沉重的战戟,身上散发着狂暴且恐怖的气息。

压迫感甚至比魔王侍卫还要强上一点。

眼睛中浮现着‘黑火冠冕’,借由这王器碎片的联系,天阳跟魔王侍卫以及两名炎蝠亲卫共享了一些信息。

关于三支‘龙牙’编队所在位置的信息,接着冷淡下令:“摧毁这三个地方所有人类。”

接收到天阳命令的魔王侍卫和炎蝠亲卫立刻发出低沉的嘶吼,同时朝天阳点了点头。

接下来,侍卫和亲卫两两同行,分别带领一支混编的阎魔军队,在石菇林中如同三股黑色的洪流,前往天阳指定的位置。

血牙驻地。

这里距离公路不远,全速行军的话,十几分钟便可到达。

此时,指挥官卡姆咕噜咕噜,往嘴里灌了一口烈酒,然后把喝空的酒瓶丢到了一边。

他喷出口酒气道:“都给我打起精神来,汉恩先生说了,我们的敌人大概两个钟头后就会到达。”

“到时按照原定计划,我们负责打头阵,给黑牙和毒牙他们,制造刺杀和扩大战果的机会。”

清一色穿着暗红战甲的血牙战士纷纷大吼,并且每人都拿起酒瓶,灌下烈酒,再狠狠将酒瓶砸碎!

在人群外围,一名血牙战士的背后,空间微有扭动,然后像揭开一面窗帘般,战士背后的景物悄悄地掀开一条缝隙,从那条缝隙里探出了一条条触手。

这几条触手猛地扎进战士的后脖子里,从他的

高考陪孩子住旅馆 无删减完整版*

喉咙钻了出来。战士顿时无法呼吸,手中的步枪掉到地上,他伸手摸向脖子,摸到那里钻出来的触手,眼珠子瞪得通圆,眼神充满恐惧。

他想要把触手给揪出来,但他的脸色很快涨成猪肝色,缺氧让他的意识变得迷糊,最后他只能发出闷音,最后停止了呼吸。

直到他的尸体摔在地上,附近才有战士察觉。当几名血牙战士转过身时,猛地看见,两道披着灰色铜甲的身影径直冲了过来,战士看到,那身盔甲里面,竟是一团蠕动的血肉!

砰!砰!砰!

两只暴虐魔挥动沉重的兵器,发出沉郁的呼啸,带着一片残影扫中那几个血牙战士。

血牙战士的身体飞了出去,在半空就四分五裂,连惨叫都来不及,就魂归幽冥。

哗啦啦。

血和身体内的零件洒了一地,甚至淋在一些战士的身上,突然被热腾腾的鲜血淋了一身,甚至身上还挂着某些人体内脏,哪怕是以勇猛见称的血牙战士,也吓得大叫起来。

“镇定!”

“不要慌张!”

卡姆立刻套上放在旁边的装甲臂铠,并且左臂变形成为大盾,右臂则化为战锤。

这是他最常用的一种战术组合。

他正要喝斥手下,稳住阵脚,就见一颗颗紫色的光球飘了过来,这些光球推进十分缓慢,但飘行的时候,会不断发射光束。

这些光束消耗球体本身的能量,往往数十道光束射毕,球体就会消失。

可它们突然出现,并且深入人群,一时间,本来就慌乱的血牙战士,更是被光束打得手忙脚乱。

受到魔王侍卫的指挥,冲杀进血牙驻地的阎魔大开杀戒,前有魅影魔暗杀,后有暴虐魔开路,接下来巨爪魔和蜥狼兽冲了进来,扩大混乱。

走在最后的两名魔王侍卫,高举阔剑,为前面冲杀的暴虐魔套上了一层扭曲的,不断变化的紫光。

这是‘魔盔’,能够全面提升高阶阎魔的能力,让它们得到全方位的提升。

获得‘魔盔’加护之后,暴虐魔更是凶性大发,只有职级5的升华者能够勉强招架,职级4的对上状态拉满的它们,简直和普通士兵没有太大的区别。

“该死,这是从哪里跳出来的怪物!”

卡姆大吼着冲向暴虐魔,他的身上涌现斗气光芒,形成一套沉重笨拙的护甲。

他架起大盾,硬扛暴虐魔一击,跟着战锤猛轰,砸得暴虐魔不断后退。

卡姆竖起大盾,又撞向另一头暴虐魔,生生将之推开,才让三名职级5的高手有喘口气的功夫。

这时,卡姆又看到,后面那两名穿着黑色盔甲的生物释放出巨大的灰色光球,那种光球所过之处,无论是岩石、植物亦或是人体,都被无声的吞噬掉。

甚至有人只是从光球旁边擦过,身体也会出现高考陪孩子住旅馆平滑光整的缺口,就像擦过光球的那个部位,已经掉进了别的空间之中。

如此能力,看得卡姆头皮发麻,他知道如果不干掉那两名人形生物的话,自己的手下被杀个干净只是早晚的事。

但那两名人形生物都散发着极强烈的压迫感,任何一名都需要他全力以赴,何况是两名。

想到这里,卡姆脑海里突然闪过一个念头。

‘说不定,今天就是我的死期!’

他一晃脑袋,将这个念头驱赶出脑海,怒吼着大步奔腾,身上斗气护甲光芒闪耀,卡姆爆发出巨大的气势,径直往其中一名魔王侍卫冲去。

那名侍卫立刻朝他看来,并且抬起手,在它那把阔剑上抹过。

侍卫的铁掌抹过时,那把阔剑上的符号尽皆亮起,剑锋亮起一层吞吐不定的寒光。

魔王侍卫已经为自己的武器附加了‘神锋’,当它高举阔剑向卡姆劈下时,卡姆的直觉几乎在尖叫,对方剑上的锋芒让他生出会被一剑劈碎的感觉!

喜欢黑雾之下请大家收藏:

龙血石矿场!

听到这句话时,老琼思的眼神微有变化。

龙血石是塔里奇维亚大沙漠的特产,那是在第二次异神战争后出现的产物,是由于原本大沙漠的岩石在受到异神力量的渗透后发生了变异,其中某些物质进行沉淀之后,所出现的特殊矿物。

龙血石通体晶莹,其色金黄,石中往往伴随有血红色的丝络,是西大陆最高级的宝石种类之一。当年艾尔霍因家族便是发现了一座龙血石矿脉发迹,几百年下来,他们也不过拥有两座龙血石矿场而已。

现在天阳开口就要一座,简直就像生生在艾尔霍因身上咬下一大块肉来!

但想到只要跟天阳虚以委蛇,杀了他之后,矿场仍然是艾尔霍因的,老琼思便呵呵一笑道:“天阳议员真是好眼光,而且,消息相当灵通,竟然知道我们艾尔霍因拥有一座龙血石矿场 。”

“如果这座矿场能够让我们冰释前嫌的话,那我们艾尔霍因也愿意割爱,就把它送给天阳议员吧。”

“那么,我们.........”

天阳这时抬起头,微笑道:“琼思先生,很高兴你能够同意我的要求。不过,能否请你先听我把话说完?”

大厅霍然寂静。

甚至连呼吸声也停止了。

所有人的脑海里只有一句话在盘旋:能否听我把话说完.......

霍然间,众人明白,天阳的要求,不止一座矿场!

老琼思感觉到自己的脸颊正在微微颤抖,他干咳了声说:“天阳议员,你可能刚到西陆没多久,并不清楚一座龙血石矿场的价值。”

“我可以稍微给你举个例子,一座龙血石矿场每年产出的矿石,可以养起一支精良的,大概千人左右的军队。”

“可以雇佣三五十名职级不等的升华者,当然,我是指职级5以下的。”

“所以....”

这时,他看到天阳从容地抬起手,并微笑道:“琼思先生,感谢你的说明,但我明白一座龙血石矿场的价值。正因为明白,所以我才有后面的其它要求。”

老琼思愣了下,忍不住道:“难道你认为,一座龙血石矿场仍不足以补偿你吗?”

天阳脸色微见阴沉地说:“难道你觉得小女的价值,就仅是一座龙血石矿场吗?”

老琼思被噎得说不出话,心里真叫道,可你的女儿不是没死吗?

见老琼思闭上嘴巴,天阳才继续说道:“除此之外,我要你们在矿场附近的一座提炼场,我要你们在堡垒里一座兵工厂,一座生物实验室,我们你们名下的金玫瑰赌场,以及包括‘三叶草俱乐部’在内的三间酒吧。”

啪。

吕安手上用来记录的笔掉到了地上,安全部长的秘书连忙捡起来,同时心里刮起了一阵惊涛骇浪。

天阳议员这不仅仅是要艾尔霍因脱层皮啊,简直是要扒光这个家族的老底!

虽然在谈判开始之前,老琼思就已经给儿子们提过醒,无论天阳提出的要求苛刻,他们都要忍耐。但今天,听到天阳提出这一系列的‘补偿’,老琼思的第二个儿子,主要负责打点家族生意的盖尔就坐不住了,霍然起身怒道。

“这太过份了,天阳议员,这已经不是补偿,这是抢劫!”

“抢劫?”

天阳嘴角噙笑:“可别这么说,我至少为艾尔霍因留下一半产业。试问谁人抢劫,会给对方留一半家底的?”

尽管知道地点不合适,可听到这句话,吕安还是忍不住轻笑一声。

对于‘抢劫’这种事,艾尔霍因可太熟悉了,但他们应该没有想过,有一天他们居然会成为被抢的那一方。

老琼思这时才回过神来,连忙打着手势,让儿子坐下,然后说道:“天阳议员,无论如何,这个条件都太苛刻了。”

“这样吧,除了龙血石矿场外,我可以答应再给你一座提炼场,三间酒吧也可以给你。可是其它的,你看能否高抬贵手?”

虽说今天无论答应了什么样的要求,只要事后干掉对方,艾尔霍因也可以把产业给拿回来。但为了避免让对方觉得艾尔霍因太‘大方’,从而生出疑心,老琼思还是打算跟他还价。

但天阳的态度出奇坚定和强硬,对于补偿的问题上几乎寸步不让,最终通过一系列的拉锯后,天阳仅还给了艾尔霍因那座赌场。

而最值钱的矿场,最具技术价值的生物实验室以及那座能够生产子弹到战车的兵工厂,却被天阳强硬拿下。

谈判结束之后,在堡垒和教会的见证下,老琼思签下了数分近乎屈辱的产业转让协议,同时心中,对天阳的杀机也前所末有的浓郁。

最终,转让协议一式三份,除了老琼思和天阳各保留一份外,另一份交由堡垒存档。不过在老琼思看来,只要干掉天阳,完全可以把产业再拿回来,只需要进行一些必要的程序。

想来堡垒中,也没人敢接手他们艾尔霍因的产业,因此到最后,无主的东西最终还是会以拍卖的形式回到艾尔霍因手里。

谈判结束后,老琼思又恢复那热情好客的模样,千番百计地留天阳在庄园里再过一晚,天阳倒也爽快地答应下来。

随后高考陪孩子住旅馆

老琼思跟儿子们回到书房,进入书房,开启的隔音设备之后,盖尔咆哮了起来:“那个混蛋实在太嚣张了,他真以为我们艾尔霍因是好欺负的吗?”

“竟然一口气要了我们近半产业,他也不怕撑坏自己的肚子!”

盖尔气得呼吸急促,家族产业几乎都是他在打理,他投入的感情和时间,远比其它兄弟要多得多,所以感受也是最深。

天阳要了那么多产业,简直就像要了他的命。

“冷静点,老二。”维克多沉声道,“他拿得再多又如何,他也只能够再活上一两天了。等他死了之后,那些产业还是会回到我们手里。”

盖尔依旧不甘地说道:“但要再拿回这些产业,我们还得花上不少钱。”

老琼思沉声道:“只要能够杀了他,一切都是值得的。”

“至于现在,就让他得意好了。他越是得意,我们得手的机率就越高。”

“你们想想看,我们艾尔霍因一路走来,岂是一帆风顺。我们也遇到过阻力,遇到过强劲的对手,但至今我们仍然活得好好的,而我们的对手已经变成一具白骨。”

“这次也不例外!”

汉恩兄弟三人这才点了点头。

老琼思又道:“去吧,准备午餐和今晚的宴会,让咱们天阳议员临死之前,再好好享受一个晚上好了!”

三个兄弟均阴沉地点了点头,陆续离开了书房。

.........

到了傍晚,天阳的通讯机里收到了爱丽丝发来的消息,她和千虹将整个石菇林都转了一遍,已经找到了那三支‘龙牙’编队目前所在的位置了。

天阳提取了爱丽丝发来的三组坐标,导出了石菇林的地图,套上坐标,获得了准确的位置。

夜幕徐徐降临。

今晚,艾

高考陪孩子住旅馆 无删减完整版*

尔霍因庄园依旧灯火通明,老琼思为天阳举办了一个送别舞会,作为主角,天阳自然要出席。

这个舞会一直举办到深夜才结束。

天阳也跟昨天一样,独自回到自己房间,没有让任何女孩作陪。

他在床上躺了片刻之后,便换上便于行动的服装,打了个响指,借由‘夹缝之门’来到了战神堡外。

天阳身影闪烁,深入沙漠,他来到石菇林,使用‘黑暗呼吸’,借由石林阴影的掩护,亲自三支‘龙牙’编队藏身的地点都给踩了一遍。

这样一来,他就可以使用‘夹缝之门’,随时出现在这三个地方。

可能出于行动的考虑,艾尔霍因这三支‘龙牙’编队的藏身处相隔都不远,位置隐蔽,却能够迅速抵达公路。可见在选址上,艾尔霍因倒也下了一番苦功。

天阳确认了这三个地点后,没有惊动任何人又回到了堡垒中,回到艾尔霍因庄园里,甚至还有时间小睡片刻。

翌日。

用过早餐,天阳便向老琼思道别,老琼思带着所有家族成员,亲自把天阳送到了堡垒大门外,并承诺会尽快和他完成产业交接。

等天阳上了车,目送着拾荒城车队离开之后,老琼思的笑容迅速在脸上笑容,老人阴沉着脸对大儿子汉恩点了点头,跟着钻进车中,回到庄园。

他来到书房,一开门,就见到王凌君站在书房中。

“王先生,你准备好了吗?”

老琼思抬头看去,今天王凌君着素色战服,披同色护甲,背后斜负二剑,一长一短,剑鞘分别一青一紫。

王凌君淡然道:“我已经等得不耐烦了,今天务必让那位议员知道,何谓天外有天,什么是人外有人。”

老琼思点头说:“我们的‘龙牙’部队将在石菇林袭击对方,届时,他的手下自然有我们来对付,王先生只需要针对他一人既可。”

“此去石菇林有三个多钟头的车程,我已经准备好车辆,王先生随时可以出发。”

王凌君傲然道:“不过去石菇林而已,王某从天上去,片刻既至,琼思先生你不必操心,一切就交给王某吧。”

说罢,王凌君大步出门去了。

喜欢黑雾之下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