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信子在早春开放 :文章作者: 杜文涛

  • A+
所属分类:心情日志

80年代初,我年轻的时候报名了陕西青年自考大学。在马家俊教授主编的教材《外国诗歌选读》中,我第一次接触到外国文学。这本书的第一部分是希腊女诗人莎孚的《一个女孩》:它就像在山上茁壮成长的野生风信子/她在牧民的脚下受到伤害/直到紫色的花朵在土壤中死去……

后来,我有幸考上了古城Xi的一所成人大学。在《外国文学选集》的四卷本中,莎孚的这首诗在古代文学的第一卷中名列第一,忧郁的情调再次弥漫。我记得悲伤的女孩莎孚和开紫色花朵的风信子。

风信子是什么花?

三十年就这样过去了。

前一年春天,在一位女市长的办公室里,她先是被花香吸引,然后发现自己的办公桌上放着一盆紫色的花。花是单生植物,根呈球形椭圆形,类似小洋葱。小丁香花像风铃一样串在花柱上,淡淡的紫色花朵聚在一起,中间有一点空隙,点缀着几片绿叶。它们优雅、简约、宽窄。

市长说,我喜欢它。这是风信子,种子是网上买的。风信子?“一个女孩”跳了出来。紫色的风信子就是诗中的风信子。我有点激动。

仔细一看,有六七片叶子,像是桃叶,叶子很厚,绿色明亮。花茎肉质,横向生长着密集的小花,花冠呈漏斗状,每朵花有六片花瓣,向下向外滚动。窗外绿叶紫花粉李白,构成了生机勃勃的早春天气。

飘渺而遥远的风信子就像一夜之间的春风。它亲近而善良,可以触摸和感受。知道我爱风信子,一个擅长养花种草的同事找了个盆来送我。花也是紫色的,花香弥漫整个春天。

去年春节前,岚皋县新开了两家花店。走路的时候,我走进去,到处找。最后,我看到靠墙的花架上有几十盆风信子。有些盛开,有些是小绿。含苞待放的花蕾中隐约可见紫、白、红、蓝、黄、绿。要知道,风信子不仅是紫色的。

最美的是第一次见面。人与人的初次相遇大多是美好的,人与物的初次相遇大多是美好的。我很自然的摘了一盆紫风信子,拿着花盆绕着河岸走,丝毫不顾路人的惊讶。当鸟儿安静下来时,它们在星光下回家。

风信子的香味伴随着我又一个春天。

又一个春天来到了,第一个春风走过了,又想起了风信子。找到花盆,想把盆里的死土倒掉,拿着空花盆,在花店里种一棵新的风信子。举起来的时候简直不敢相信眼前的景象———。黄豆大小的绿芽从黄色的鳞茎根部顶端发芽,根部的皱皮被轻轻剥开,露出带有紫色洋葱色的活体。天哪,风信子没死,风信子还活着。我的感叹吸引了家人。要知道,风信子去年春末开放后就把窗台搁置了,早就忘了自己没浇水没施肥就死了。她看山看云的时候连看都没看她一眼。

匆忙中,我发现风信子最初产于地中海沿岸。因为它的花很独特,就像她的名字一样,它已经随风而逝,在世界各地培育了许多品种。它死后进入休眠期,躲在阴凉低温的地方。它还需要少量的水和营养物质。无知的我,把她抛在了身后。没有水,没有脂肪,只有阳光,甚至是暴晒,但一年后,在最早的春潮中,它重生了,就像莎孚笔下那个苦涩而倔强的女孩。

风信子早春开放,每天几天外观都一样。我在冷艳的花丛中看到了《蒋捷词派笔记》。流光很容易把人扔了。樱桃是红色,香蕉是绿色。只有这样美好而悲伤的文字才能与风信子相提并论。

风信子艳丽,醉人,行云流水。春天还没有结束,花瓣已经变黑了。过一段时间,他们会彻底孤独。好伤,花难留,春难留。叹息衰老,祈祷来世。枝叶没了,我会把遗体刷掉,送到合适的地方,给她阳光雨露祝福,希望下次能相见。

新绿老红春老,人生各种努力都在与时间抗争。惊喜和喜悦是一种奋斗,叹息和期待是一种奋斗,追忆和怀念也是一种奋斗。重温回忆,就是唤醒记忆,找回逝去的时光。活在时间和记忆里,这才有生命的意义。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