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瞬即逝的记忆 ,发布: 水木赤黄金

  • A+
所属分类:悬疑小说

2015年是难忘的一年,痛苦与泪水,失落与绝望,淹没在逝去的岁月里。4月2日凌晨4点左右,突发灾难,左手无名指被击中,成为终身遗憾。

本来是春天开花的,但是西北地区还是很冷。那天晚上雪飘动着,大地穿着便衣。众所周知,厄运一步步逼近,不管是无心还是天意;是不幸还是幸运?那次突发事件很难阻止,我傻到说“没什么,但我不会死”没有意识到后果的严重性。去乌鲁木齐的路上,手指疼得叫了出来,一个半小时流了一碗血,最后麻木了,不省人事。做了五个多小时的手术,我特意告诉病床上的同事“不要告诉家人”,怕家人担心。麻药后的两个晚上,我用止痛针睡着了,半个月用止痛药帮助我入睡。只有我知道痛苦。我还是期待着早日出院上班。痛苦了一个月,又做了第二次手术,拔了钢针。这次我很害怕,很难过,流下了眼泪。毕竟,身心受到影响的父母被移除,是为了代表完美、残疾和未来的不便。命运的安排只能接受,痛苦忍了两个月。医院的氛围不怎么讨人喜欢,我就出院回厂了。众所周知,最大的痛苦不是肉体上的痛苦,而是流言蜚语。老乡的话每一句都伤了受伤的心。每天都像一年。在宿舍熬了一夜,痛苦,哭泣,后悔。住了一天,找到领导告诉我,继续去医院治疗。你怎么知道出门容易进门难?医生拒绝接受。软话硬话狠话都没用。最后找到了科室主任,又住院了。第二天真的不是一天。看着我的一半手指总是不顺眼,我想把它们去掉。问了好几天,医生建议我留着。接下来病床紧张,没地方住,医生就换了方式让他出院。日子一天天过去,我的生日快到了。我想过回医院,就主动出院了。

回到工厂后,我在宿舍休息了一会儿。那个月天天看电视,没出去看人。我特别失落,孤独,害怕。黑暗的日子里我在屋里,不知道该怎么说。就这样一天天过去了,阴历的六月是个大热天,就通知我去上班。我的帖子说是我负责当班,但是一班下来手肿得像熊掌,就坚持三班。家里电话来了,一个接一个,妈妈和老婆一致要求回家走走,电话里的语气很生气,很着急,只好去医院复诊,开个条子,踏上回家的火车。两天后一个硬座到家,老婆特意在路口等我。见面后,她拉着我的手,一脸心疼。我笑着说“没事了,没事了”,她说:“怎么这么不小心还疼呢?”我隐约觉得她心里在哭。回到家,我又把大致情况告诉了她。第二天,我让哥哥带我去看妈妈。遇到她就被骂。亲人的关心让我特别不开心。虽然一月份在家里心情比较好,但是也没怎么出门,怕别人看到说话。然而家人白活了,出去帮我,我就开始大胆出门……

在家里,一月份走的时候,有几个阿姨来看我,算是给我送行。我二话没说就回工厂了。这项工作安排在钳工班。这个时候,我没有太大的希望。一切为零。顺其自然。

从希望到失望到绝望再到遗忘,每一个过程都是一个转折点,一步一步艰难曲折,只有经历过才能明白。成长既快乐又痛苦。在成长的过程中,每个人都有一个故事,对自己来说是一个坎。你需要大步向前,勇敢面对自己,面对现实,随时坚持,因为你的背后有家!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