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手 ,发稿人: 叶旻

  • A+
所属分类:现代诗歌

我左臂上有个纹身,是六角星。六角星中间是个烟头烫,是我跟我爸吵架的时候烫到自己的。那天吵架的原因我记不清了,但是我记得我爸有这个疤。

其实我们很少吵架,因为更多时候他选择妥协。

我还记得,我是初二谈恋爱的。我坐在星巴克等阿鲁的时候,当时的男朋友已经下课了。哥哥打电话给他,陪我去了医院。我给阿鲁发了信息。我们坐在医院大厅里,看到父亲和阿鲁同时从大门走进来,觉得“大概这就是我的整个世界”。大概是因为这个,我突然好了,不得不跟着阿鲁去他小学同学聚会。我哥哥哭着说他也要去。爸爸在他后脑勺上拍了一下:“傻瓜,你拿他怎么办?”而前一天晚上,我爸深吸了一口烟,看着我说了两个字:“。”我又不小心赢了。

然后就失恋了。每天活得像只熊,逃课,抽烟,喝酒,回家晚。当时在学校附近租了房子,大概三四个月没回家。我父亲经常来,但我们不能经常碰它。每次回去发现地上的脏衣服不见了,我就知道他来过。有一次他过来,正好我周末在睡觉,我看到他找了个纸杯装了一点水,熟练的把桌子上的烟头一个个捡了起来。我钻进被窝,眼泪就下来了。像一堆烟头戳在我脸上,我就这样醒了。我爸赢了,我没输。

一年对我来说是一个很大的转折点。就是我真正开始追求自己想要的生活的时候。我为此感谢男朋友。但是我也讨厌他。父亲头上有三圈银发,是我最喜欢的男人。这一年,他放弃了努力,回到了家,开始跟着我。

有一段时间,我活着问大家:“你们想要什么?”我爸的回答是:“还能要求什么?希望你平安长大,天天开心。”那一刻,我觉得自己迷失了。我一直很任性。用我爸的话来说,我想怎么做就怎么做“,但是我一直以自己为荣,感觉很爽。没有这样的父亲,我真的忽略了自己的任性。那一刻,我觉得我输了。

“你真的应该去精神病院。”这是我和父亲说过的印象最深刻的话。那是一天晚上,在环形交叉路口,我没有回答,我们一路默默走着送他离开我的学校。然后他转身蹲下来,把头埋在膝盖里。我爸说我生病了,真的替我联系了心理医生。我好像被全世界抛弃了。我输得太彻底了。但他失去的更多,这一点我很多年后才意识到。

小学的时候,我给他寄了一本书,父亲像座山,远在江苏。他是我的山,所有我倚着的山,所有我喜欢的男生都或多或少有他的影子。那么,这是我的损失吗?

走在川藏公路上,看着骑摩托车的男人,我想起了他。我在兰芝给他寄了张明信片:“我最亲近的对手,明年带我骑摩托车去拉萨。”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