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股启动前凶狠洗盘免费阅读*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我和高胜商议之后决定临时组织投标小组核心成员开一次紧急会议,会议由高胜来主持。

开会之前我先和周沫联系了一下,给她打电话过去时她正在忙,几分钟后她才给我回了电话。

“不好意思周组长上班时间来打扰你,是因为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

我的话音未落,周沫便对我说道:“是因为你们公司标书被外泄的事情吧?”

“你……你怎么知道的?”我非常惊讶的问道。

“刚才你给我打来电话时我正在开会,会上说的就是你们公司标书外泄的事情。”

我更加疑惑了,追问道:“你们怎么都知道了?”

“陈总,这件事……”周沫很少有的停顿一下,随后妖股启动前凶狠洗盘又带着严肃的语气对我说道,“是因为我们招标方的工作没有做好,导致了你们公司标书内容被泄漏。”

“啊!?”我不可思议道,“所以,是你们的原因吗?”

周沫“嗯”了一声,又停顿一下才说:“这件事我代表我们招标小组全体人员向你们道歉……”

“到底怎么回事啊?”

周沫轻轻叹口气道:“这事儿要从一个星期前说起了,那时候我们已经决定撤销你们的竞标资格,所以……对你们的标书内容没有做好保密工作,这是我的失职,非常抱歉!”

“卧槽!”我的情绪一下就激动起来,忍不住骂了一句,“这就是你们招标方的态度吗?就算要撤销我们竞标资格,那你们又有何资格泄漏我们的标书内容?……你们知不知道这是犯法!”

由于我的情绪过于激动,估计吓到了周沫,以至于她许久没有说话。

我又继续说道:“真是麻绳专挑细处断,厄运专找苦命人吗?凭什么对我们这么不公?”

一阵极长的沉默后,周沫终于开口道:“陈总,真的非常对不起!对于这件事,我会当面来向你表示歉意。”

“道歉有用吗?现在我们的标书内容都被泄漏了,那还不如直接撤销我们的竞标资格!”

“这件事是我的失职,当时也是我决定撤销你们的竞标资格的,所以刚才在会议上我已经提出辞去招标组组长的职务了。”

我突然哑然,顿时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沉默中,周沫又对我说道:“你放心,我会尽量给你们争取机会,争取将竞标会延迟,你们还可以重新拟定标书。”

“我们的标书都已经提交了,还能重新拟定?”

“可以的,这是特殊原因。”

我一声重叹,向她问道:“你该不会是用你辞去招标组组长的职务,给我们争取来的机会吧?”

“这个……你就不要多问了,总之你现在赶紧组织一次会议,重新拟定标书,我这边尽全力帮助你。”

“行吧行吧,只有这样了。”

“真的对不起!”

结束了通话,我有些气不打一处来,还以为问题出在我们公司有内奸,结果是招标方的原因。

我是真的气,可是周沫都因此辞去了组长一职,我突然又恍惚了起来。

在我放下电话后,高胜随即向我问道:“什么情况?是招标方泄露了咱们的标书内容?”

我点了点头,习惯性地点上了一支烟,用力吸了一口后说道:“说是当时决定撤销我们的竞标资格,所以就对我们的标书没太在意,就这么被泄漏了。”

高胜一听也激动起来:“我去他大爷的!有这么办事的吗?这事儿不得向上面反应吗?”

我又吸了口烟,摇摇头说道:“算了,周沫都因为这件事辞去了招标组组长的职务了。”

“该!活该!这臭娘们儿不是拽得跟二百五似的吗?她也有今天啊!”

如果我昨天晚上没有接触周沫,可能我也会有高胜这样的想法,肯定是无比痛快。

可是昨晚我听了她经历的那些事后,我好像窥视了她的隐私,也好像发现了她不为人知的另一面。

就拿这件事来说,她完全有必要隐瞒我,神不知鬼不觉就糊弄过去了,根本没必要因为这件事而辞职。

可是她这么做了,证明她是一个正值的人,是一个值得信赖的人。

我对高胜说道:“咱们就别在背后说风凉话了,她辞职也是为了帮我们。”

“她还帮我们?她帮我们什么了?”

“咱们的竞标资格是不是她保住的?还有这件事,她发誓会帮我们延迟竞标会,并且给我们争取重新拟定标书内容的机会。”

高胜的情绪终于平静下来,说道:“这、这还差不多。”

我轻轻叹口气说道:“行了,现在不用担心内鬼的事情,赶紧组织新能源项目所有人员开会吧!”

……

三十分钟后,公司大会议室,已经坐齐了项目部全体人员。

会议开始,我站起身来说道:“大家好,临时把投标小组全体人员召集来开会,是有意见重要的事情要跟大家伙说。”

我停顿了一下,又继续说道:“根据得到的消息,我们公司的标书内容已经被泄漏,并且被其它几家竞标公司掌握,形势特别严峻。”

此话一出口后,会议室立刻就沸腾了起来,所有人都开始议论起来。

袁工站起身来,表情非常焦灼的向我问道:“陈总

妖股启动前凶狠洗盘免费阅读*

,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

身边另一个工程师也跟着附和道:“是啊!眼看着还有三天就是竞标大会了,怎么出现这种情况啊?”

我挥了挥手,沉声道:“各位不要担心,前段时间我们的情况各位都清楚,招标方准备撤销我们的竞标资格,经历了一波三折,我们的竞标资格倒是保住了,但是标书内容却被泄漏……不过刚才我得到消息招标方的周组长针对此事已经辞去了组长一职。”

“意思是招标方泄露了我们标书内容吗?”袁工再次向我开口问道。

我点了点头,面色凝重的说道:“招标方周组长以辞去组长职务,帮我们争取了重新拟定标书内容的机会,并且她会尽可能的帮我们延迟竞标大会。”

等我说完这些话后,大家又开始交头接耳起来。

这时,高胜站起身来说道:“我跟你们的心情是一样的,但是事情已经发生了,我们现在想的应该是如何在短时间内重新拟定标书才对。”

袁工若有所思一会儿,说道:“高总说得对,既然事情已经发生了,招标方的周组长也因为此事帮我们保留了资格,我们在这里抱怨也无济于事。”

我点了点头,随即说道:“标书内容我没看过,但是在这个时候更改我觉得这未必是一件坏事

所有人齐刷刷地都看向我,似乎在等着我做出判断。

喜欢男人三十请大家收藏:

当我说完这两句话后,周沫便开始“啊”的尖叫起来。

那一刻,我终于明白千万不要和女人讲道理,这句话的意思了。

因为不管你怎么和她们讲道理,她们都不会听的。

我也懒得和她再解释了,因为她不听我的解释,所以再怎么解释都没用。

我只好将手机拿起来,按下了110,并对她说道:“这样,如果你还是不相信我的话,那我现在就报警,让警察来替你伸冤,总可以了吧?”

就在我准备将110报警电话拨出去时,她飞快地伸手将我的手机抢了过去,然后扔在了一边。

“你到底要干什么?”我已经有些不耐烦了。

“如果你说的都是真的,那我可以原谅你,但是这件事情到此为止,我不想再说了。”

“你觉得你委屈了?我还委屈呢,我还担心被你怎么样了,要不……还是报警吧!”

“你这人怎么这样啊!我都不追究你的责任了,你还这样算什么意思!?”她瞪大了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我,气得小脸通红。

我苦笑一声道:“什么叫追究我的责任?我又没对你做什么,再说你睡的这个地方还是我的。”

“你……”她顿时哑口无言了。

“罢了罢了,昨天晚上的事,不管什么原因,我向你道个歉,但是我声明一点我真的没对你做什么。”

我也不想再逗她了,说实话我真不知道昨晚怎么就睡到床上来了,莫名其妙的。

周沫也不再继续跟我掰扯,她气呼呼的表情终于平静了一些,才说道:“我刚才打了你,我也向你道歉,对不起!”

我挥挥手道:“算了算了,时间不早了,我要去上班了,你赶紧起来吧。”

“你……我……”她顿时一脸难堪的看着我。

我瞬间明白过来,从床上下来后,对她说道:“我去洗漱,你赶紧收拾吧。”

说完,我便拿上漱口杯向仓库外面走去。

拉卡卷帘门,晨曦的第一缕曙光照射了进来,我本能地眯了一下眼睛,在黑暗中待久了,突然见到阳光有些不习惯。

等我漱完口回到仓库时,周沫已经穿上衣服了,那件沾满呕吐物的上衣她自然没有穿。

她带着一丝不好意思,对我说道:“那个……我这件衣服可不可以暂时放在你这里,等我下班后我来取。”

想必她是准备直接就去单位了,带上这么一件臭烘烘的衣服也不方便。

我点点头回道:“行,你去吧,下班后给我打电话就行了。”

她冲我一笑,然后拿出手机说道:“加个微信吧。”

……

折腾了一早上后,来到公司已经是上午九点半了。

我疲惫地坐在办公室里,打开电脑放了首轻音乐,舒缓下没有休息好的神经。

妖股启动前凶狠洗盘免费阅读*

光肆无忌惮的从洞开的落地窗外倾泄进来,室内像是罩上了一层柔纱。

办公室外面忽然传来敲门的声音,我这才恢复状态,说了一声“请进”。

付志强推开办公室门走了进来,他手里又拿着一些文件。

看见手里的文件我就头疼,我本能地叹了口气说道:“不会又是账单吗?”

付志强摇了摇头说道:“哥,这是你要的参与竞标的其它几家公司的资料。”

“这么快?”只要不是账单就行了,我长吁口气将文件接了过来。

与此同时付志强又对我说道:“哥,根据现在咱们的情况来看,我们公司与其它几家参与竞标的公司实力悬殊挺大的,特别是这家名叫中泰新能源的公司,他们现在的专业能力远比任何一家竞标公司强得多。”

“他们的投资背景弄清楚了吗?”我端起茶杯,没有接他的话。

“据说是一家外企,具体情况还没了解清楚,只是听说势力挺大的,想在国内大举进军新能源行业。”

我轻轻叹口气道:“那这情报搜集的也不准确啊!”

付志强稍稍沉默后,又对我说道,“具体情况我还在调查,争取这两天把具体情况摸清楚。”

我点了点头,一边看着资料一边喝了口茶。

付志强又对我说道:“对了,上次答辩会过后,据说咱们的投标资料被泄漏了,中泰公司那边已经完全掌握了咱们的标书情况。”

“不是吧?”我心里一沉,抬头看向付志强。

付志强满脸凝重的说道:“是的,这个情报没有假,至于具体是怎么被泄漏的我还在查。”

付志强的话,毫不留情地给了我重重的一击。

我顿时说不出话来了,好像从一开始我就被人掌握了,一种耻辱感和愤怒从心底升腾起来。

会是谁泄漏的?

知道标书内容的只有我们投标小组的成员,以及招标小组的一些工作人员。

只有两种可能:一是我方出现叛徒;二是招标方有人故意泄漏我们的资料。

如果是第一种可能,那接下来我得做一个大清查了。

可如果是第二种可能,招标方泄漏投标者的标书内容,这可是犯法的!

妖股启动前凶狠洗盘且我们公司现在纸面上的实力,远不如其它几家竞标公司,所以招标方不至于做出这么愚蠢的事情吧?

我闭上眼睛开始回想每一个接触过的人,接着我就把高胜叫到了办公室。

“咋了?老大。”随着高胜的声音推门而入。

我示意他先把门关上,然后绕开办公桌来到沙发上。

坐下后,我一脸严肃的对他说道:“咱们这次竞标可能要出事!”

“怎么了?”一向吊儿郎当的高胜也顿时正经起来。

“高胜那边传来情报说我们的标书内容被泄露了。”

“什么!?”高胜顿时惊讶一声,刚准备坐下的他,仿佛坐到了一排钉子上,瞬间弹了起来。

“你小声点,这事儿现在我还没告诉别人。”我赶忙拉着他,示意他冷静点。

高胜重新坐下后,眉头挤到了一堆,说道:“怎么会这样?这消息准确吗?”

“付志强说没假。”

高胜倒吸了口亮起,皱眉道:“意思是招标方的泄漏了咱们的标书内容?”

“不一定,也可能是咱们内部人员。”

“卧槽!谁啊?谁这么不要脸?”

我叹口气,说道:“这要想查清楚不难,难的是眼看就要到招标会的日期了,这么短的时间内,咱们该怎么办?”

我和高胜都相继沉默下来,因为这个突如其来的变故,打乱了我们所有的节奏。

我就搞不懂了,为什么麻绳总是专挑细处断,厄运专找苦命人?

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船破又遇打头风啊!

原本我们公司纸面实力都不如其它几家竞标公司,现在标书内容还被泄露了,这可咋搞啊?

喜欢男人三十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