鸟屎掉头上十大征兆_

  • A+
所属分类:散文精选

“既然出来了,就别想再回去!”

八祖和六祖座下战将带着强者冲向浩瀚的森林,手持星光璀璨的大戟,往前斩杀。

戟芒斩灭大片森林,令那些巨树成片倒下,散成绿色光雨,但是顷刻间,便有新的巨树生长出来。

“想回城,哪有那么容易!”

天净宗的强者们,联手催动祖器。

大钟咚的鸣响。

幽幽钟声震动星空,变得无尽大,当空罩落。

这时,上官绾绾燃烧本源,催动妖神花迅速变大,绽放璀璨之光,往上冲击,令那大钟的镇压之势顿时一滞。

“既是如此,死活不论,就算只剩尸体,那姓君的也不能不在乎!”

猎魂殿的强者眼神冷幽无比,之前那洞穿灵妃的黑色战矛再次高举,其上已经有了些许裂痕,显然这些都是禁器,有使用次数限制,每次使用都会消耗禁器的大量能量,一旦能量用尽便会崩裂。

哧!

二十余柄黑色战矛,闪烁诡异的符文,激荡着黑暗邪恶的气息,贯穿星空,势同破竹,一路震碎浩瀚森林,杀向里面的灵妃等人。

灵妃眼眸微凛,她双目之中绿色符文生灭,红唇轻启,清澈美妙的歌声自她的嘴里传出,化为无尽的神秘符号,扩散出去。

那些黑色战矛接触到歌声音符,其速度骤然下降,但只是一瞬间便又恢复了原速。

不过这短暂的刹那,却给了灵妃等人躲避的时间,使得那些黑色战矛落空,贯穿整片森林,自森林的另一端冲了出去。

同时,灵妃维持着浩瀚森林,带着众人冲向都城。

“我们这么多人,如果让你们回了城,还有何颜面活在这世间!”

六祖和八祖坐下的战将带着强者,天净宗的强者、猎魂殿的强者,还有之前在星空之中战斗的强者,四百余人同时对他们进行围堵。

但是后面的强者距离比较远,很难对他们进行有效攻击,也就只有百余强者能进行有效拦截。

事实上,进攻诛仙皇朝的极天位绝巅有千余人,但是其他的人都在以前的战斗中受伤的受伤,虚弱的虚弱,正在打坐调息。

此时,百余人联手攻伐,秘术铺天盖地,将星空打到爆裂。

就在这时,数十个极天位绝巅的强者突然自虚空域门中冲出,将他们的攻击挡了下来。

“快走!”

那些突然出现的强者中有人大喊。

灵妃等人趁机冲向都城,瞬间进入了结界内。

同时,那些赶来援手的强者震开对手后也跟着落到了都城之中。

轰隆!

目的落空,八祖和六祖座下的人,猎魂殿的人、天净宗的人气急败坏,追击上来,对着碧绿的结界就是一阵狂暴轰击,令结界微微震动,荡起水纹般的涟漪。

城中,小界树微微震颤,葱茏的枝叶摇曳,亮起碧光,源源不断注入结界中。

“灵妃姐姐!”

“摄政王!”

回到皇宫,灵妃身上的气势一散,身躯连连摇晃,一口血液喷了出来,若不是身边的上官绾绾及时扶住,她恐怕都站立不稳了。

“我没事……”

灵妃虚弱地摇了摇头,她暗自叹息,自己堂堂至尊圣境,在这秩序压制的下界,竟然差点被猎魂殿禁矛击杀了肉身。

所有人都担忧地看着她,吐出的血液都是黑色的了,这像是没事的样子吗?

“呜呜~灵妃妈妈,你怎么了呀,都是那些坏蛋,仙儿长大了要杀光那些坏蛋,不准他们欺负你!”

小仙儿挣脱莉莉娅的手,冲上前来,抓着灵妃的手,眼泪唰唰往下掉。

“仙儿别碰我,莉莉娅,快拉开她,绾绾也不要碰我,我快压制不住了……”

灵妃挣脱她们,就地盘坐下来,虚弱地说道:“快用结界将我隔绝起来……”

她说话之时,眼眸之中有嗜血光芒闪现,苍白的脸庞露出了挣扎与痛苦之色。

众人慌了神,不知道为何会这样,摄政王可是皇朝的主心骨,现在君神不在,她若出了意外,那可怎么办?

“按照摄政王说的做,快!”

上官绾绾双目含泪,对着轩辕氏族的老祖们喊道。

众老祖们回过神来,急忙释放真气,凝聚结界,将灵妃笼罩,与外界隔绝。

下一刻,他们便看到有黑色的如同光雾般的物质自灵妃体内溢出,散发出极其邪恶的气息,并且有股可怕的意志在激荡着,令人感到惊悚。

“这是末世诅咒……”

轩辕氏族的老祖们惊骇万分,猎魂殿怎么会有这种东西,他们的禁矛之中居然沾染着末世诅咒!

“请轩辕氏族十位老祖留下,维持结界,余者该疗伤的速速疗伤,恢复之后便往都城结界中注入真气,帮助小界树维持结界!”

上官绾绾眼眶红红的,但却很冷静,眼下灵妃被至暗诅咒浸染,必须有人来主持大局。

她看出这至暗诅咒,并非她以往见过诅咒,里面还有别的灵魂意志,不属于诅咒本身的意志,正是那灵魂之力在攻击灵妃。

这让她意识到,猎魂殿的背后,恐怕有着境界极高的至暗生灵蛰伏着,就躲在这下界宇宙!

“是!”

众人退下,疗伤的疗伤,维持结界的维持结界去了。

“嘿,诛仙皇朝摄政王重伤无再战之力,性命难保!你们的强者是否敢再出来迎战,仅凭结界能抵挡几时?”

“唔,结界破碎之时,便是诛仙皇朝覆灭之日,届时定让此城鸡犬不留,满城伏尸!”

“你们会为自己的愚蠢行为付出代价!”

赶来救援的那些强者中有人冷冷说道。

“哼,代价?”八祖座下的战将冷酷地笑了起来:“谁让我们付出代价,是你万世古院吗?你万世古院底蕴虽深,但想撼动我星空古路总部,那也是痴人说梦,况且现在是星空联军在此,轻易便可将你们碾碎!”

“君无邪与他的皇朝猖狂太久,也是时候该覆灭了,这是他的宿命!”

天净宗的强者这般说道。

他们和猎魂殿的人前些时日一直都在暗中关注。

既然兵圣未曾出现,那还有什么好顾虑的?

于是便带来了祖器与禁器,蛰伏于星空之中,可惜的是今日未能擒住灵妃。

他们倒也没有过于纠结。

这座城池还能坚持多长时间?

碧绿色的结界并非永恒不破。

现在,来自星空各生命古星的强者数不胜数,极天位绝巅的强者都超过千人了。

诛仙皇朝那边只有百余个绝巅境界的强者,且他们还有杀阵,有强大的器物在手。

这么多强者轮番轰击结界的话,这结界支撑不了多少日!

“跟他们说什么废话,那小界树远未恢复,看似枝叶苍翠,实则很虚弱!开始破结界吧!”

猎魂殿的强者冷笑,而后率先出手,对结界发起猛烈的轰击,令结界不断震荡。

千余极天位强者在都城四方聚集,分成两批,轮流轰击,一批真气消耗大了,另一批接续上。

“他娘的,这些人可真嚣张!”

狮王气得爆粗口,他感到有些气闷,如他这样的强者,一个可以打十个,但是对方数量太多了。

星空中那么多的修炼势力,竟然联合起来攻击诛仙皇朝,侵占这颗生命古星,欺人太甚!

“堂主,你说皇朝撑得住吗?”

“现在看来情况很不妙,也不知道摄政王怎样了……”

星梦和青衣等人叹息,眉间有着抹不开的忧色。

“稍安勿躁,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稳住结界,拖延时间,等君神归来!”星败天神情凝重,声音低沉:“在此之前,老夫也没有想到星空中会有这么多的势力跑来针对帝始星!”

“堂主就这么肯定君神回来便能解决危机么?”

青衣微微有些失神,脑海中浮现出了自己与那个青年对战的场景。

“老夫相信,况且我们现在只能选择相信!”

星梦冷声道:“星空中的那些势力实在太无耻了,看到诛仙皇朝遭遇围攻,便纷纷跑来想要分杯羹。这帝始星只要渡过末世洪流,未来的岁月,时不时可能就会有机缘现世。这颗古星,如今的复苏速度太快,令人眼红了。”

“上百个至尊主宰级势力啊,诛仙皇朝才成立多长时间,这些天能挡住如此多势力的围攻,足以载入史册了,希望君神能早些回来……”

……

关于帝始星发生的事情,自然也早已传遍了星空。

如今也有数不清的人都在星空符文通信平台上谈论此事。

诛仙皇朝这些日子,顶住了上百个至尊主宰级势力的进攻,这令星空大震动!

在此之前,没有人想到会有如此可怕的场面,更没有人想到诛仙皇朝能在这种情况下守住都城!

“不得不说,那些势力太他妈的无耻了,这么多人联合攻打一个新生皇朝,也不怕丢人现眼!”

“这都快要末世了,还有几个人在乎脸面?”

“呵呵,君神崛起太快,令他们寝食难安,夜不能寐,所以趁着君神不在,想要拿捏住他的皇朝来威胁他,结果到现在都没有能打下来!”

“上千极天位绝巅围攻诛仙皇朝,这种阵仗,恐怕是以往末世洪流中对抗黑暗生灵才有的场面吧鸟屎掉头上十大征兆?现在却用来对付一个皇朝,你说讽刺不讽刺?”

“哼,我在想,那些进攻诛仙皇朝的至尊主宰,上次末世洪流时,他们有这么上心吗?听说很多的至尊主宰在那时都选择了躲进秘土中。对抗黑暗不上心,杀自己宇宙的人,却跟打了鸡血一样,对此我只想说,一群无耻下作的狗东西!”

……

星空通信各大平台上都充斥着这样的声音,反正在上面说话也不会泄露身份,大家都畅所欲言,发泄心中的不满。

没有几个人能不为诛仙皇朝打抱不平,这实在是欺人太甚了!

并且,在人们的心里,诛仙皇朝的形象越发的高大了。

一个新生皇朝,在这些时日里,竟然顶住了来自上百个至尊主宰千余名极天位绝巅强者的进攻,这堪称神话般的存在!

……

天位秘土入口,大长老等人神色凝重。

他们自是知道了诛仙面临的困境,如此的多的敌人,就算万世古院倾尽底蕴,也难以御敌。

如今已是一月有余,也不知道君无邪在秘土中如何了,有多大的收获。

可就算他在秘土中突破到了极天位境界,出来后,恐怕解决不了这场危机。

除非,他能在秘土中修炼到极天位绝巅之境,但那可能吗?

时间太短了,显然是不可能的事情!

附近,青月黛眉微蹙,神情也很凝重。

诛仙皇朝之事超乎了她的意料,谁能想到会有上百个至尊主宰势力参与到了其中。

这些力量聚合起来太恐怖了。

目前进攻诛仙皇朝的千余极天位绝巅强者,只是那些至尊主宰势力的部分力量罢了,所以就算他们奇闻楼都很难起到作用

鸟屎掉头上十大征兆_

,除非倾尽所有去相助。

毕竟,真将战事扩大的话,那就是全面战!

对一百多个至尊主宰全面开战,其中还有星空古路总部的两祖,有猎魂殿和天净宗这种背景神秘,根脚极深的势力,以奇闻楼的实力也难以抗衡!

“希望你早些出来,能有办法解决此事,否则我只能返回家族,说服家族倾尽全力了,只是要赌上整个奇闻楼的命运,老祖们恐怕是不会同意的。”

青月暗自叹息,她自是看好君无邪的,相信他将来必能无敌,横扫星空,但老祖们是否会因此而赌上所有呢?

喜欢至强圣体请大家收藏:

上千种强大古血的本源是极其磅礴的,这些血脉之中都蕴含着天地间最本源的特殊能量。

君无邪估摸着,融炼这些本源后,很长时间恐怕都无法将其彻底吸收与融合。

那也就意味着,将来在很长时间内,只要不断吸收与融合这些本源之力,天资成长强度都会稳步提升。

它们带来的效果,绝不止令他从准神话晋升到神话一重那么简单。

时间在修炼中一天天流逝。

……

星空彼岸,帝始星,除了诛仙皇朝,几乎所有的城池都被星空中各势力占据了。

如今,诛仙皇朝之外被围了一层又一层。

列阵在都城外面的军队,从之前的数千万增长到了数亿。

星空中有越来越多的势力加入了进来,都想趁机在帝始星分杯羹。

想要咬一口肥肉,他们自然需要有所表示,便派出了大军与部分强者压境诛仙皇朝。

整个都城都被碧绿色的结界笼罩,是小界树以绿色真气构建而成。

星空联军曾发起攻城之战,但难以攻破城池结界。

君无邪不在,面对这种情况,灵妃不敢下令让玄甲军去迎战。

她很清楚,敌人数量数十倍于玄甲军,就算玄甲军再能战,一旦开启战争,恐怕也是死伤惨重。

这些玄甲军是皇朝军力的根基,他们正在高速成长之中,只需要再有几年的时间,实力将会突飞猛进。

灵妃能做的就是让皇朝的强者们与星空联军的强者们战斗,拖延时间。

他们有乾坤战甲战衣数十,但鏖战到今天,也非常的不容易。

他和沐雪澜等人站在皇宫祭台关注着天穹之上。

那星空中,有杀阵覆盖了方圆数十万里,使得整片天宇都在猛烈摇颤,从地面看去,就如同天宇崩塌出了一个巨大的窟窿。

那窟窿漆黑如墨,像是要吞噬苍生的深渊黑洞,而杀阵便在黑洞深渊之中,激荡着惊世杀伐。

上官绾绾、三大兽王、轩辕氏族的老祖们,共有二十余人被困在杀阵之中,而他们面对的不止是杀阵的恐怖的杀伐,还有来自星空联军不下三百个极天位绝巅的强者。

“上官绾绾,你这个该死的女人,陷入杀阵之内,看你还如何猖狂!”

杀阵中,围攻上官绾绾的十余强者中有五六个浑身是血,伤痕累累,满脸的怒火。

轰隆!

杀阵之中,不断冲起浩瀚能量,如同长河奔涌,席卷而来,自四面八方冲击上官绾绾。

同时,那些极天位的强者在法阵的杀伐之外伺机攻击,打出铺天盖地的秘术,对她进行猛烈轰杀。

“待我男人归来,你们一个别想活!”

上官绾绾冷艳妖媚的脸上充满了杀意,乾坤战衣覆盖的曼妙躯体上有两种不同的血脉符篆闪耀,一红一粉。

那些红色的血脉符篆,烙印在四周的虚空中,演化出数不清的真魔神形,发出魔吼之音,展动双拳,轰杀四方,与杀阵的能量疯狂碰撞。

这是真魔血脉的传承神通——真魔乱世。

粉色的符篆,令她的身体变得有些虚幻,仿似立身于异时空之中,使得那些极天位绝巅的秘术很难锁定他。

天妖血脉的传承神通,天妖无劫身。

她已觉醒两大至强古血!

“大言不惭,身陷杀阵还敢口出狂言,今日便要生擒你,届时让那姓君的跪着来求我们,哈哈哈!”

那些极天位绝巅的强者一边轰杀一边冷笑。

“就凭你们?”

上官绾绾冷漠的声音落下,纤细的双手迅速在身前结印,一个巨大的阵图在她的身下凝聚而出。

刹那间,数不清的粉色符篆自阵图中冲霄而起,化为数不清的身姿曼妙的天妖之女,冲向四面八方,持剑杀向十余位极天位绝巅强者。

“又是这招天妖大召唤术,有杀阵制衡,你以为还能用这招杀伤我们?天真!”

那些极天位绝巅强者抽身暴退,同时施展秘术与持剑的天妖虚影激烈厮杀,剑气与秘术碰撞,同尽的余力如同大海狂涛般席卷十万里,淹没星空。

“咔嚓!”

与此同时,上官绾绾掌指摊开,一朵粉色红的金属花朵在她的手心浮现,冲上高空,迅速绽放,无限扩大。

“妖神花开·百花杀!”

她双手一合,那妖神花轰的一声,震出浩瀚的能量,冲击得杀阵的能量都溃灭了,这种威能令那些强者瞳孔剧烈收缩,瞬间暴退。

锵!

妖神花的花蕊中,一道曼妙的身影冲出,瞬间破开长空,数十倍光速,如同一抹剑气般,令被其锁定的强者避无可避,大惊失色。

噗!

那强者整个人都被贯穿了,身体直接四分五裂,血肉飞溅,只剩下一颗脑袋悬浮在空中。

若不是其同伴及时出手,将其头颅纳入洞天保护了起来,这一击足以将其击杀。

“该死的,她不过极天位中期,怎么会有如此强悍的战

鸟屎掉头上十大征兆_

力,在杀阵之中还险些杀了我们的人!”

其余极天位绝巅的强者眼神阴冷无比。

“她精气神消耗剧烈,已经快要支撑不住了!”

“杀,擒下她,我们便有了诱杀君无邪的筹码,诛仙皇朝也将减少一位强者!”

众强者再次冲了上去,三百六十度无死角,施展秘术,铺天盖地,对她发起狂暴的轰击。

上官绾绾脸色有些苍白,她的精气神消耗的确很大。

在这样的环境中作战,不仅要抵挡杀阵,还要应对十余个极天位绝巅的强者,最强秘术必须无缝衔接,时间长了,真气恢复速度无法跟上消耗。

重创一人,她知道自己无法在这种情况下继续重创第二人了,若是强行为之,恐怕真得虚弱到没有还手之力,到了那时候,落入敌人手里,后果不堪设想。

她只能选择施展天妖无劫身与真魔乱世神通进行防守。

杀阵覆盖的其他区域,轩辕氏族的老祖们,每个人也面对十多个同境界强者的围攻,即便是身穿乾坤战甲,也吃不消了。

杀阵的能量不断轰击在他们身上,过于频繁,有乾坤战甲减伤百分之九十,余下的力量持续贯体而入,依然将内脏震伤。

三大兽王稍微好些,但情况也不乐观。

他们面对的敌人太多,每个兽王都被二十多个极天位绝巅围攻,根本无法防御,何况还有杀阵的杀伐之力不断轰杀而至。

他们只能凭借强悍肉身与乾坤战甲硬抗,同时展开猛烈反击,只锁定一个目标,不将其击杀誓不罢休。

但是对手太多,其余强者总是及时救援,使得他们无法成功击杀目标,陷入了苦战之中,不管是血气还是真气都消耗剧烈,肉身在承受太多攻击的情况下也受了伤。

“诛仙皇朝,覆灭在即!”

东城门外的空中,那艘战船上站着不少的强者,为首的是两位中年人。

这两人来自星空古路总部,八祖与六祖座下。

他们都不是一般的极天位绝巅,而是八祖与六祖座下的十大战将之一,百岁之内便踏入了千古传说领域的超级强者。

“灵妃!他们身陷杀阵,死亡是迟早的事情!你诛仙皇朝一共有多少极天位绝巅?这些人死了,你诛仙皇朝必将实力大减,到时候还能守住城池多久?”

八祖坐下战将冷漠开口。

“哼,姓君的杀六祖玄孙,我等便要覆灭他的皇朝,让亿万人为少爷陪葬!”

六祖座下战将目光寒光闪烁,杀意炽盛。

……

“摄政王,他们坚持不住了,让我们去冲击杀阵,救他们出来!”

祭台下面聚集着轩辕氏族二十余位老祖,个个都是极天位绝巅的强者。

“你们去了也没用,会被他们阻拦,根本没有机会破阵。”灵妃看着星空,道:“这阵还得我来破。”

“灵妃姐姐,你不能去!”

沐雪澜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这些人有备而来,还有禁器未曾出现,甚至可能还有更强的杀阵藏着,如今这杀阵的威能,显然不是他们最强的底牌,你若出城,恐怕……”

月沉鱼和莉莉娅则神色凝重,沉默不语。

“沐皇妃言之有理,摄政王可千万不能冒险,如果你出了事,那这皇朝谁来主持大局?”

轩辕氏族的老祖们都反对她出手。

“除了我,现在没有人能在短时间破阵。”

灵妃挣脱沐雪澜的手,一步冲出结界,踏上星空。

“嘿,你还真敢出来,我们一直在等你出城!”

灵妃冲向星空的刹那,有四五十个极天位绝巅的强者同时现身。

他们当中,有的身穿天净宗的服饰,有的身穿猎魂殿的服饰。

轰隆!

一个结界笼罩,遮掩天宇,当空落下,要将灵妃困住。

她并指而出,指尖符篆绽放璀璨之光,往前点杀。

一束螺旋般的绿色能量瞬间刺穿结界,手指一划,将其撕裂开一条巨大的口子。

眼看灵妃就要从破开的结界中冲出去,抵达星空中那杀阵的位置。

当!

一口大钟浮现,悠悠钟声震动天地,令人灵魂欲裂,心脏仿佛受到重击,像是要爆碎了似的。

轰隆隆!

那大钟上浮现出可怕的符文,钟内有浩瀚的能量如同瀑布般冲击而下。

这是天净宗的镇宗祖器,圣兵天净钟!

灵妃被大钟能量笼罩,这种净世能量,令她有种体内的真气都要被净化成虚无的感觉。

但是她的表情始终平静如常,双手于身前一合,身体后面浮现出一尊巨大的女子身影。

鸟屎掉头上十大征兆女子与她非常相似,只是更加的威严,如同统治一界的至尊女王,伸出纤细雪白的手掌,当的轰杀在那大钟上。

大钟震鸣,钟体巨震,一下子被震飞出去。

“死!”

同一时间,二十余名猎魂殿的强者齐齐冷喝,每个人的手里都出现了一柄漆黑如墨的战矛,其上缭绕着诡异至极的符文,散发出邪恶的气息。

哧!

那些黑色战矛被他们掷出,破开星空,其速度竟不下于百倍光速,快到便是灵妃这样的强者,在这被压制的下界宇宙都难以躲开。

她没有坐以待毙,身体四周的虚空中浮现出数不清的荆棘之藤,交织成厚厚的荆棘之盾。

嘣!

黑色战矛洞杀而来,荆棘之盾只是稍微抵挡便被其贯穿。

锵……

战矛击杀在灵妃的乾坤战衣上,爆发出刺耳的金属颤音,令其上的日月星瞬间炸开。

噗!

战矛一穿而过,带起一股股血箭。

“摄政王!”

“灵妃姐姐!”

皇宫祭台区域,沐雪澜等人看到这样的一幕,面色苍白,浑身发抖。

“她受伤了,擒住她!”

八祖和六祖座下战枪冷笑,带着大量的强上冲向星空。

轰隆!

灵妃稳住身形,施展秘术,掌指一拂,一片碧绿之光淹没星空。

浩瀚的森林呈现,绵延二十余万里,每棵树木有擎天之巨,将那片星空遮掩,使得天净宗、猎魂殿、星空古路总部的强者难以锁定她的位置。

脸色苍白的她,一步来到杀阵前,双手聚合,一柄碧绿的大弓出现在手里,她拉动弓弦,浩瀚森林中,无限能量汇聚而来。

箭矢离弦,刹那照亮整片星空,轰的令那杀阵结界裂痕遍布,爆出直径数万里的大洞。

“速速出来!”

杀阵中,上官绾绾、轩辕氏族的老祖们、三大兽王顿时硬抗所有的攻击,强行突围,自结界缺口冲出。

“灵妃姐姐!”

上官绾绾看到她浑身是血,面色苍白,那些伤口上还有黑色能量如光烟般腾起,顿时心一紧。

“摄政王!”

轩辕氏族的老祖们也心一沉。

“先返回都城!”

灵妃看到后面的强者追了上来,绿色的长袖一拂,数十万里森林如同浩瀚浪潮般起伏,裹带着他们自星空冲下。

喜欢至强圣体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