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命带羊刃会克死头妻,

  • A+
所属分类:散文精选

柳浩天侧面对着唐金权和蔡宝华,听着唐金权继续和李国君在电话里聊着。

电话里传来了李国君那阴森森的声音:“老唐,我正在赶往海明市,这一次,我要亲眼目睹柳浩天丢盔弃甲,我要看着他在我的面前被你们狠狠的打脸。”

唐金权顿时兴奋起来:“你要过来?好!实在是太好了,有你过来,那么我们打脸柳浩天已经是板上钉钉了。”

随后,唐金权和李国君在电话里开始畅想起来,似乎此时此刻的柳浩天已经成为了他们打脸的对象,将会任由他们肆无忌惮的打脸。

而此时此刻,柳浩天也拿出了手机,没有拨通任何的电话,只是对着手机假模假样的笑呵呵的说道:“我说老王呀,你知道老李最近在忙什么吗?

你问是哪个老李呀,就是那个李国君呀?

什么?最近他正在做一个房地产项目?

那还不好说,你过去和他好好的聊一聊,忽悠忽悠他!

我听说李国君那孙子最近正在憋着坏水儿想要给我下套,这怎么能行呢,对于李国君那孙子以及他那些狐朋狗友们,我们的态度必须异常坚决,他们想要打我柳浩天的脸,我们就狠狠的抽他们的大嘴巴,打得他们满地找牙!

别管他们是姓蔡还是姓唐?

别管他们是姓朱还是姓牛,只要他们居心不良,心怀叵测,那么我们就得让他们知道马王爷有几只眼!

这群狗杂碎除了玩一些见不得台面的阴谋诡计之外,没什么真本事!

只要让他们摆明车马的和我对着干,他们一个个的都会被我吓得屁滚尿流!

对于这帮孙子,我见一个灭一个,就像咱们小时候比谁往酒瓶子里撒尿更准那样,我现在就特别想把他们的嘴当成酒瓶子,让他们尝尝我柳浩天的童子尿是什么滋味!这帮孙子呀,没一个好鸟男命带羊刃会克死头妻儿,都tnnd蔫儿坏到家了!

不能把他们当人看!得把他们当狗看!”

柳浩天说话的声音很大,就连站在门口的保安都被柳浩天那大声给吓了一跳,不过听到柳浩天说出来的那番话之后,全都笑得合不拢嘴了。

因为这哥们的嘴实在是太损了,居然要把别人的嘴当成酒瓶子往里撒尿,这得多么比那些被撒尿的人呀。

然而,此时此刻,站在柳浩天他们下方不远处的蔡宝华和唐金权两人,脸色却难看到了极点。

刚开始他们还没有太过于在意,但是当柳浩天一遍又一遍的提及李国君的名字,一遍又一遍的声称自己是柳浩天之后,不管是蔡宝华还是唐金权,他们两人脸色

男命带羊刃会克死头妻,

都有些变了,因为柳浩天刚才所说的那番话他们听得清清楚楚,很明显,柳浩天已经知道他们和李国君连起手来想要打柳浩天脸的事情了,而柳浩天很明显是在和他的朋友在聊天儿,很明显是在用这种方式来表达对唐金权和蔡宝华的强烈不满,更是在用这种方式指桑骂槐,说蔡宝华和唐金权都不是什么好鸟,而且想要他们的头上撒尿。

唐金权气的放下了手机,猛地转过身来,愤怒的目光盯着柳浩天,他现在背柳浩天的这番话气得浑身发抖。

太欺负人了,太鄙视人了,柳浩天这是在当面下战书啊。

唐金权把手机放进了口袋里,迈开大步气势汹汹的走到了柳浩天的近前,不过他很快就发现,身高1米76的他站在柳浩天的面前,竟然需要抬起头来仰视柳浩天,为了让自己不那么被动,唐金权又往后退了两步,这才阴冷的盯着柳浩天说道:“你就是柳浩天?”

柳浩天这才装模作样地对着电话说道:“我说老王呀,我这边来了一个二货要和我说道说道,而且看他的样子,似乎被咱们两人之间的对话气得浑身发抖,不知道是不是犯了羊癫疯,我得先处理一下这家伙,回头咱们再聊吧。”

说完,柳浩天把手机揣进了口袋里,笑着低头俯视着唐金权说道:“你好呀,你是哪位?”

唐金权冷笑着说道:“柳浩天,不要揣着明白装糊涂了,我是谁你不知道吗?”

柳浩天耸了耸肩说道:“我为什么要知道你是谁呢?我们根本就没有见过面呀,你这个人的思路真的好奇怪呀,难道你是世界名人吗?难道你是公众人物吗?我为什么要认识你呢?你又不是大熊猫,不过看兄弟你的长相,倒是和动物园里的羊驼有三分的相似,希望兄弟不要误会,我没有侮辱你的意思,我只是觉得你的脖子略微有些长而已,但是长得还是蛮帅的,不过我真的不认识你!”

柳浩天说完之后,周围的保安全都再次哈哈笑了起来,因为柳浩天的这番话听起来十分的解气,充满了对唐金权的戏法。

听柳浩天这样说,唐金权气的脸色更加难看了,咬牙切齿的说道:“柳浩天,你觉得这样说话有意思吗?你以为你刚才手机屏幕根本就没有亮,说明你根本没有在打电话,我看不出来吗?你不过就是想要用这种方式来引起我的注意力罢了,那又怎么样呢?”

柳浩天叹息了一声说道:“我说哥们儿,你的脑回路真的很奇怪呀,谁说手机屏幕不亮就没有办法通电话的,难道你不知道手机上有5分钟甚至三分钟之后自动熄屏的功能吗?”

唐金权顿时被柳浩天怼的哑口无言。

这时,蔡宝华也迈步走了过来,冷冷地对柳浩天说道:“柳浩天,你刚才的那番话是在指桑骂槐吧?”

柳浩天依然满脸的笑容:“不知道你是桑树呢还是槐树呢?为什么会认为我是在指桑骂槐呢?难道你是在自己自动带入吗?难道我的画有那么大的威力吗?”

蔡宝华同样被柳浩天怼的哑口无言,有些事情大家心知肚明,但是却只能意会不可言传。

蔡宝华只能冷冷地对柳浩天说道:“柳浩天,听你的意思,你似乎偷听了我和唐市长之间的谈话,回想一下,这种可能性真的很高,你和你身边的这个人似乎一路跟着我们走到了门外,看起来,这是你早有预谋的,我真没想到,做为东平市的市长,你竟然卑鄙无耻到了这种程度,真的令人不耻啊!”

蔡宝华能够做到副总监的位置,口才还是相当犀利的,只是略一沉吟,就找到了新的出击角度。

柳浩天微微一笑:“不知道的是哪位大人物呀?

难道你认为我一个堂堂的东平市市长,有兴趣跟在一个陌生人的背后去偷听他们之间的谈话吗?

更何况,咱们双方之间距离20多米远,你能够偷听到我和兄弟之间所说的话吗?

难道你认为我柳浩天是千里眼顺风耳不成?”

蔡宝华觉得柳浩天的话很有道理,因为他和唐金权之间说话的声音并不是很高,毕竟他们所谈论的事情还是比较隐秘的,他们也是有意控制音量,别说20米了,就是10多米外也不一定能够听得清楚。

但是柳浩天刚才所说的那番话却明明是故意在指桑骂槐,却让他相当不爽。

唐金权直接冷冷的盯着柳浩天说道:“柳浩天,我也不跟你在这里逞口舌之力,因为我们双方都清楚对方的存在,而且听你刚才的意思,似乎也已经知道了李国君和我们之间的关系,既然如此,那我就把话说的明白一点儿,只要我唐金权在这儿,你柳浩天就别想拿下天瑞集团的这个项目,你没有任何的机会。

因为我们天河市不论是软件实力还是硬件实力,不管是我们的政策空间还是施政能力,都不是你们东平市能够比拟的,可以这样说,不认识 GDP还是综合实力,我们天河市都可以碾压你们东平市,更何况你们东平市地处东北地区,天寒地冻,尤其是到了冬天,新能源电池性能下降,你们那里根本不是新能源汽车的理想的市场区域,只要天瑞集团的领导稍微有些头脑,都不会选择在你们东平市投资建厂的,这次,我唐金权就是要碾压你柳浩天,就是要打你柳浩天的脸,你能把我怎么样呢?”

说话的时候,平时一向稳重得唐金权今天似乎也放飞了自我,学着柳浩天的样子,展现出了年轻时候曾经张狂嚣张的模样。

他这就是在向柳浩天进行挑衅!

柳浩天看着唐金权在自己的带动下,展现出了如此嚣张的模样,他只是微微一笑,轻轻的拍了拍唐金权的肩膀说道:“我说这位兄弟,你说你叫唐金权是吧,你说你是天河市的市长是吧,如果是这样的话,看来咱俩是同行呀,而且听你的意思,似乎你还知道我到这家公司来的真是目的,对于你刚才的挑衅呢,你放心,我柳浩天不会记在心上的。

因为类似的话我听的实在是太多了。

几乎每一次灰太狼被喜羊羊们收拾的灰头土脸的时候,他都会声嘶力竭的喊出一句:我一定会回来的!

而你刚才的这番挑衅,在我听起来颇有灰太狼声嘶力竭的那个劲头。”

说到此处,柳浩天再次拍了拍唐金权的肩膀:“我说兄弟啊,做人嘛,不要把话说的那么满,凡是想打别人脸的人,往往最后反而会被别人打脸!

做人要像我一样,低调一点!

低调没有坏处!

低调才是真正嚣张!”

喜欢平步青云请大家收藏:

侯明山听到工作人员如此强烈的嘲讽,气的脸色铁青,双拳紧握。

柳浩天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勉强笑了笑:“好吧,既然我的级别不够,那就打扰了。”

说完,柳浩天拉着已经快要处理愤怒的侯明山迈步走出了会议室,身后传来了工作人员不屑的冷笑之声。

一边往外走,侯明山一边满脸悲愤的说道:“师弟,这天瑞公司的工作人员也太嚣张了吧?让我们等也就罢了,放我们鸽子也就罢了,竟然说话的时候充满了冷嘲热讽,这难道就是一个科技公司的行政人员做事风格吗?”

柳浩天嘴角上露出了一丝冷笑,男命带羊刃会克死头妻说道:“师兄,你认为,正常公司的工作人员会把话说的这么难听吗?不要忘了,对方是知道我们身份的,竟然还敢说话这么难听,我估计,这里面肯定有其他的事情。

因为一般来说,像这种创业型团队公司的工作人员往往都会是本科以上的学历,就算是前台接待人员,最差的也得是专科以上学历,而一名大学生,是绝对不会说出像刚才那么充满了嘲讽直刺人心的言辞的!”

侯明山眉头紧皱:“你的意思是说,难道这天瑞集团里面,还有对我们不爽的人存在吗?

我们这可是第1次接触天瑞集团呀?

而且我们是带着诚意过来和他们谈项目的,这是双赢的谈判,对他们只有好处没有任何的坏处。”

柳浩天苦笑着摇摇头:“具体什么情况现在我也不好说,咱们去楼下大厅里坐着,我估计那个蔡副总监肯定还没有下楼,等他下楼之后我们跟着他过去看看。”

柳浩天说完之后,侯明山也只能点了点头,和柳浩天一起到了楼下大厅,两人一人要了一杯咖啡,坐在电梯的斜对面,这样不管是任何人进出这家创业大厦,柳浩天和侯明山都可以看得清清楚楚。”

两人聊了10多分钟的时间,柳浩天的目光便看到从电梯里走出来两个人,其中一个人正是柳浩天和侯明山想要拜见的那位副总监蔡宝华。

蔡宝华陪着一个40多岁的男人有说有笑的走下电梯,经过柳浩天他们身边的时候,柳浩天听到蔡宝华在谈话中称呼这个人为唐市长。

柳浩天轻轻拍了一下侯明山,两人站起身来默默的跟在了蔡宝华和这位唐市长的身后向外走去。

两人距离蔡宝华和高市长大约有十七八米的距离。

到了门口之外,蔡宝华和唐市长站在台阶下,似乎是在等车,一边等车一边聊着天。

柳浩天和侯明山站在门口的右侧,站在那里抽烟,实际上,柳浩天正在竖起耳朵听着两人谈话。

那个蔡宝华副总监说道:“唐市长,说实在的,我刚才应该去见柳浩天的,因为我已经答应过人家今天下午要和他见面了,为了杀一杀柳浩天的傲气,我已经晾了人家整整4个小时的时间了,但是我却没有想到,你竟然提前来了!

没有办法,我只能派人把柳浩天给打发走了。

毕竟,你是李国君介绍来的,李国君和我是一个宿舍出来的,我们两人的关系非常铁,他说柳浩天曾经使用阴招黑过他,所以让我帮他出口恶气,给柳浩天点颜色瞧瞧。所以,原本我想亲自会一会这个柳浩天,现在就算了。”

这位唐市长听蔡宝华这样说,立刻竖起了大拇指:“蔡总,你真够朋友。

李国君是我发小,他和柳浩天的恩怨他也跟我说过,这次我来你们海明市之前,他就明确的告诉我,他说你们天瑞集团打算正式展开新能源汽车生产工厂选址调研活动的消息既然已经放出去了,此举一定会引起柳浩天强烈的兴趣。

所以他判断柳浩天一定会过来的。

现在看来,李国君和柳浩天之间果然是心有灵犀,柳浩天还真的来了。

而我这次过来只有两个目的,第1个目的就是帮李国君踩一踩柳浩天,毕竟,李国君是我发小的兄弟,在我的仕途之路上,这哥们也很够意思,我每到一个地方执政,他都会进行投资,对我还是有不小帮助的,我自然要投桃报李。

我的第2个目的,说出来也很简单,如果能够再阻止柳浩天获得这个项目的同时,能够把你们公司这个项目拉到我们东一省天河市,那就比较完美了。

所以呢,我希望蔡总能够帮帮忙,这两个目的不论哪个目的达到了,我们都可以向李国君交代了!

这哥们儿还是比较讲义气的!我对他也要讲义气!”

蔡宝华笑了:“唐市长,你放心吧,我对柳浩天专门做过一些研究,这个柳浩天呀,虽然名气很大,但也不过尔尔,他本身没有什么真本事,除了会玩儿直播、喜欢搞强势、真打脸之外,别的什么都不会。也就是这三板斧的功夫!

当然了,这个柳浩天可能运气不错,似乎在他主政过的地方经济发展还是有些水平了,不过我也研究了,他的很多政绩也都是依靠其庞大的人脉关系搞定的。如果没有他庞大的人脉关系,他屁都不是!

这次,他既然敢到我们海明市来啦我们公司的项目,看我不玩死他!至于说能否帮你们天河市拿下这个项目,我没有足够的把握,毕竟,我只是一个副总监而已,在我的头上还有总监以及分管

男命带羊刃会克死头妻,

的副总裁。不过呢,我会尽量帮你们天河市来敲敲边鼓。”

唐市长紧紧的握住了蔡宝华的手说道:“蔡总监,如果你能够真的帮助我们天河市签约这个项目,我唐金权绝对不会忘记你为我们天河市所做出的贡献,而我们天河市对于为我们作出贡献的单位和个人,也是有相关的奖励的。”

唐金权对于蔡总监这种人看得非常透彻,他很清楚,像蔡总监这种职场上的人,他们更看重的是经济利益以及人脉的拓展。

而这些东西恰恰是自己最能够轻松给予他的。

再加上有李国君在其中起到润滑剂的作用,他相信,蔡宝华能够听懂自己的这番话。

唐金权注意到,蔡宝华听到自己的这番话之后,眼神中露出了一丝兴奋。

唐金权笑了,他要的就是这个反应。

蔡宝华拍着胸脯说道:“唐市长,告诉你一个你意想不到的消息,天瑞公司的副总裁黄忠伟是我姐夫。我姐夫则是跟着董事长薛天瑞一起创业的团队创始人之一。

所以,我应该能够帮助你一些,而柳浩天一定不可能拿下我们公司这个项目。”

说话之间,蔡宝华脸上露出了强烈的自信。

唐金权闻听此言,顿时脸上露出了兴奋之色,紧紧的握住蔡宝华的手说道:“蔡总,真是没有想到你背景如此深厚,如此看来,我们天河市能不能拿下这个项目,关键就看蔡总的支持力度了!”

侯明山和柳浩天站在旁边抽了烟,虽然他比较靠近唐金权和蔡宝华的那边,但是由于两人说话的声音并不是很大,所以他也只是听得模模糊糊,并不清楚两人到底在聊什么,他也不明白为什么柳浩天会站在这里抽烟,但是侯明山知道一点,那就是柳浩天这位师弟做事都是有成熟的思路的,自己只需要按照他的做事套路去配合就可以了。

所以他只是静静的陪着柳浩天在那里抽烟。

此时此刻,柳浩天虽然距离蔡宝华和唐金权有十几米的距离,但是柳浩天的耳力非常强大,对于两人谈话的内容他听得清清楚楚。

柳浩天听到李国君这个名字,脸色当时就黑了下来。

他没有想到,自己那么长的时间都没有看见这个李国君了,两人之间也已经有好长时间没有任何交集了,但是这个李国君竟然对于两人之间曾经有过的那些恩怨如此耿耿于怀,甚至这一次,他竟然把对自己的恨和对自己的报复,远远的布局到了海明市。

如果不是自己的耳力超强,如果不是自己通过蛛丝马迹发现了这次自己故意被晾晒在那里背后存在着一些不合理的因素,恐怕,自己根本察觉不到唐金权、李国君以及蔡宝华三人之间的关系,和他们给自己挖下的那深深的陷阱。

柳浩天心中暗道:“现在看来,最了解自己的人,还真的是自己的敌人呀。李国君竟然算准了自己会千里迢迢跑到海明市来挖角这个项目。

看来,自己不能轻视任何一个敌人和对手!

因为他们往往都拥有自己想象不到的智慧。”

唐金权和蔡宝华聊得很好,随后唐金权直接拿出手机拨打了李国君的电话:“老李,你太聪明了,我现在正和蔡总监站在一起,蔡总已经说了,柳浩天的确来了,而且他被蔡总监晾了整整一个下午,算是先小小的为你出了一口气。

你放心吧,这次我和蔡总监连起手来,一定会狠狠的打柳浩天的脸,这一次,我们一定会让柳浩天灰头土脸的从海明市滚蛋!”

喜欢平步青云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