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什么梦是该出堂了*

  • A+
所属分类:现代诗歌

一零九六元婴大圆满

又去看那边,江武艺黄子萱。虽然江武艺号称小辣椒,可小辣椒遇到叶瘟神也就成了蔫辣椒。两人都低下头,黄子萱心说,唯一不怕夫君的女人

做什么梦是该出堂了*

也只有若兰姐姐了。

陈九娘无奈,最后望向诸凌飞。这里就她修为最高,比叶空还高,她应该不怕。

可诸凌飞却苦笑道,“娘,你们不知道,我和你们身份不同,我是他的奴仆,他本来就不待见我……”

这位连奴仆的事情都说出来了,没办法,怕啊。虽然叶瘟神不瘟自家人,可谁都知道,他脾气不好嘛,说恼就恼,眼睛一瞪谁也吃不消……

陈九娘看看众女,叹了口气,心说自己怎么就生了这么个儿子呢,脾气比叶浩然还坏呢。

不过她也没怪众女,因为她这个做娘的,都有点怕这小子。其实大家对叶某人的感情也很奇怪,既爱又怕的那种,怕他恼,怕他犯浑。

虽然大家都怕叶空,可是事情得办呀,不能放任不管吧。众女一合计,一起上!

所谓法不责众嘛。我们一起去,日后问起来,就说一起拿的主意,看你怎么样!

众女主意拿定,浩浩荡荡一起走向二楼,互相给互相撑腰,互相给互相打气。

只见二楼小房间门都开着,只有最外口的一间是关着的,显然,某人就在里边。

走在前边的江武艺和黄子萱站到了门口,不知如何办了,回头去望陈九娘。虽然在这事上排名不分先后,可陈九娘无疑是大家的主心骨。

“砸!”陈九娘果断下令。

这石门外是有禁制的,不用担心砸坏,关键把里边人吵醒就好。

于是众女祭出各自法宝法器,一时间,小小通道上宝光四射,飞剑飞梭飞钗来回飞舞,煞是好看。

不过女人都喜欢娇小阴柔的法宝法器,没什么重量级的,不太适合砸门这种鲁莽的行径。

可陈九娘大将军也有办法,“大家凑齐了一起砸,我来喊,一,二,三,砸!”

巧的是里边叶空刚关了阵法往外走,刚走到门口,突然听见外边“轰咚”一声巨响。

某人吓了一跳。“谁呀,打到芥子时光塔里来了?

外边女人们打的正来劲来,陈九娘指挥道:“好!够响,再来一下!”

“轰咚!”又是一声巨响在芥子时光塔二层中回荡。

“不错,再来!”

就在一个个准备来第三下的时候,却看见那石门轰得一声打开了,一个青衣少年的脸出现在石门的缝隙中。

看见叶空出现,女人们都吓到了,心说就算是唤醒了他,他也不会这么快出现呀,总有一段收功的时间吧,怎么就这么快呢?

而叶空则是有些莫名其妙,本来还以为是受外敌进攻呢,却没想到是她们?

“怎么了?闲着没事砸自己家门玩?”叶某人冷哼了一声。

众女人都低头不说话,倒是江武艺到底是小辣椒,上前两步主动去答话。其他女人都心中感叹,小辣椒就是小辣椒啊,蔫辣椒也有辣味嘛。

可这时却听江武艺解释道:“没有,没有砸门,我们……正在打扫卫生来着。”

众女人顿时晕倒,你说谎也说个靠谱的呀,有拿着刀枪棍棒法器法宝打扫卫生的嘛?

江武艺也发现不对,忙又解释道:“这不打扫着就可以一只臭虫,所以姐妹们都祭出法器打臭虫呢。”

众人心说你这就更扯了,这二层上一年就是一百年,这里的臭虫没被人打死就老死了!哪有臭虫?

倒是陈九娘看不下去了,走出来说道:“空儿,明说了吧,大家这是故意砸门叫醒你。你一入时光塔二层,一年就是里边百年,这一转眼,已经是五百年过去……你在里边一心修炼,可是我们这五年,哪有心思修炼,每日都担心着你,生怕你把时光蹉跎,每次都想上来叫你,可大家又都害怕你,今天是实在没办法了,这才由老身带着,上来砸门叫醒你。”

让大家放心的是,叶空他并没有恼。其实叶空虽然脾气不好,可是他又不傻。怎么说,他现在也是七百五十岁的老妖怪了。他心里明白的很,谁对他好,谁对他坏,谁背后使阴谋诡计,只是他有时候不太会表达罢了。

看着眼前众人的拳拳情意,想着这五年来,她们都在一层大厅的担心中渡过,叶空心中突然有一股压抑不下的哽咽。

他心中冲动,一拱手,抱拳环顾左右,说道:“我叶空自知脾气不好,动不动发怒,行事又乖张,我错了,我对不起你们!我让你们担心了!”说到这里,叶空的眼圈竟然红了,他又说道:“不过大家放心,放心修炼,我答应你们,以后,我一定会为了你们大家而爱惜身体,爱惜生命,不会轻易的冒险!也不会轻易地把自己置身于险境!”

众女一听,个个一颗悬着的心都松了下来,都露出了笑容。接着,突然诸凌飞注意到叶空已经是元婴大圆满了,众女知道叶空不会再为寿元而担心了,纷纷也都喜极而泣。

叶空是答应大家不再轻易冒险了,可是以他的性格,真的能做到嘛?

随后,大家把叶空迎下楼,接着,通报全宗,叶宗主已经进阶元婴大圆满,成就为沧南大陆又一名大修士!

有人说,叶空修为提升太快了,不怕惹麻烦嘛?还这样大张旗鼓的干什么?

其实叶空也考虑过这个问题,可是,他现在已经是沧南名人了。他想藏也藏不住呀。就算现在藏着,马上化神呢?再以后呢?那不是更加让人吃惊了?还是早点公布出去为好,反正叶空也高调惯了。

宗内弟子们也全都兴高采烈,举旗挂幡,大肆庆祝,混元宗上下是喜气洋洋,热热闹闹。

正在混元宗上下忙着庆祝的时刻,叶空却去了沧北幻境之城。去那里,当然是寻找凌紫秋,准备借助她的轮回幻境,感悟世间人情,找到自己的化神境。

如果没有凌紫秋的帮忙,叶空想要化神,还真不是件容易的事。首先,去化凡,没有个几世是不可能的,而几世时间,六十年是根本不够的,一世就要六十年。

当然了,如果真的那样,叶空也不用太过担心,毕竟五行仙府在他手中,其中有不少外边难得一见的天材地宝,能增加寿元的更是有好几种。比如上次画音魔宗的墨老找到的那个灵桃,就是很不错的增加寿元之物。

不过化凡这种事,不是叶空喜欢干的。太费时间,他拼着命以元婴一层的修为进入芥子时光塔二层,还不就是想快点,再快点。如果花费个几百年让他去化凡,还不如现在就杀了他。

做什么梦是该出堂了虽然他不喜欢这种事,可是很快,他就面临一个难题!

他进入了黑衣魔宗,迫不及待就直接传送到了沧北的幻境之城。

“诗诗!”他第一眼看见的竟然是黄诗诗!

想想,他当初在黄诗诗放在这里化神,也已经不少年了。他去收取五行仙府,再回来修炼五年,这一转眼,已经九年过去了!黄诗诗化神出关也是很正常的!

叶空吃惊是因为当初诸凌飞用了十年多,才化神突破,黄诗诗怎么就这么快呢?

不过再想想,这也没什么好奇怪的。当初诸凌飞化神之时才是元婴九层的修为,当然突破耗费的时间多一些。黄诗诗已经停留在元婴大圆满多时了,加上她对世情的感悟更深,所以九年不到就突破也是很正常的!

叶空看她突破,也是非常的开心。当初黄诗诗感悟以后就立即闭关了,也没说是什么化神境,现在叶空听她说是画音魔宗当年开山始祖才有的威力强大的笔剑结界时,叶空也为她高兴了一把。

可是,随后的事就让他高兴不起来了。

黄诗诗注意到叶空已经突破到了元婴大圆满,也是一开心,不过随即就秀眉一蹙,问道:“夫君,莫非你是来找紫秋姐姐感悟世情的?”

叶空看她模样,心中突然起了一丝不太好的感觉,忙问道:“怎么了?”

黄诗诗叹道:“现在这幻境之城,也就是只有我一人了。”

叶空大惊,忙问为什么。听黄诗诗一说才知道,原来这事还要怪叶空自己。当初他给了凌紫秋化形之水,凌紫秋就给小金鹏使用,这些年下来,小金鹏的修为已经突破了。筑基了!不但筑基,而且已经化成了一个模样还算不错的少年!虽然不是那么俊俏,可是也不会那种难看的会吓到人了。

所以在去年的时候,凌紫秋就琢磨了。儿子已经筑基了,可是他从小就生长在这荒无人烟的幻境之城,连个生人都没见过。这对孩子的成长不利啊。

刚巧,黄诗诗化神大成,破关而出!

于是凌紫秋就说了,诗诗妹子,你就帮我守家吧,我带儿子出去见见世面。可能去沧南,也可能去云遥,时间不长,百年左右……

叶空一听,当即几乎要吐血了。大姐,百年还不长?您这不是要哥们的命吗?

PS:今天第3更送上。人依在,情依旧,小蛮书友CF战队期待你的加入群号96357042,YY:681337。

喜欢洪荒:开局一颗雷霆光球请大家收藏:

一零九五修炼五百年

阳光透过一扇小窗,照在灰暗的塔道楼梯上,给宁静的楼梯道增加了一丝生气,毕竟这已经有多少年没人走过了。

叶空提足前行,一步步地踏上台阶。作为五行仙府的所有者,他不需要令牌认证就可以直接上来。

不过芸茜提醒的声音犹在耳畔。

“主人,不建议你现在就进入芥子时光塔二层。芥子时光塔二层和外边世界的时间比是一比一百!以主人还有五百多年的寿元,进入二层是非常危险的一件事,特别是,主人您才元婴一层。”

“警告!主人您可能会面临寿元不够的危险。”

“建议,主人不要打坐太久,发现修为瓶颈迅速离开。”

听了这些建议,就连诸凌飞都不太愿意上二层了。就算她一千六百年的寿元,减去她已经用完的七百年,还有九百年时间。对于外边的人来说,也不过就是九年时间!

而叶空的时间,也不过就是外边五年多!

有人说,其实进入修炼以后,不是一样?虽然外边是五年多,可里边却经过了五百年多年。可事实却并不是这样,虽然里边是五百年,可是修士一打坐,时间就会迅速过去,根本没啥感觉,有时候考虑个问题,一沉思就是几年。所以,在里边打坐还是具备相当的风险,如果不注意,一不小心就

做什么梦是该出堂了*

会白白花费掉几十年,甚至上百年。那就是不是节约时间了,还是浪费时间。

特别是那些对阵法或者其他什么着迷的修士,一埋头钻研就是几百年过去,等发现,已经没时间修炼了。

不过叶空倒并不担心什么。而更加关键的是,他就算明知道危险,他也是要去的!

要想尽快提升修为,只有这个办法。看见那条去仙界的通道,他心中充满了迫切,希望早点可以飞升上界,早点见到若兰!

“不算芥子时光塔的时间……我已经快四十年没有见到你了。若兰,这四十年,你在仙界,还好嘛?”

叶空走上石阶的脚步,越来越沉稳!

他的目光,也越来越坚定!

虽然就算去到仙界,也不会那么快见到你,可是,我还是要快点!再快点!如果你是放飞天空的风筝,我就是那根长长的线……我不能距离你太远!

和一层的阵法平原不一样。为了防止修士沉迷在无谓的事情中,在二层,是一个非常小,非常单调的小房间,石室,里边就只有一张蒲垫,一片黑暗,就连张小方桌,一颗月光石都没有。

而叶空也丝毫没有多想,只是走进去,打开阵法,盘腿坐下……

世事沧桑,一坐百年!

要说一下的是,那块借的尸阴宗的土属性令牌。叶空问了芸茜,事实上,心魔誓言会跟着时间改变而加快。所以在进入之前,叶空去了一趟尸阴宗。

堕天吃了九世果闭关了,叶空就把那令牌给了助理陈俊杰。在叶空收了仙府以后,那令牌基本上也就是个废物了。话说,你都找不到五行仙府,还要牌子有什么用?

当然了,陈俊杰也可以带着令牌逃走。不过这已经不在叶空书中交代了。其实叶空巴不得陈俊杰携带逃跑,你堕天刚好借着那一缕尸气找去不是?省的你这一缕尸气白打,白费心机也郁闷不是?就让你有点用处也好。

叶某人这恶心人的水平也见长。

第一个百年下来,叶空修炼到元婴五层。

第二个百年下来,叶空修炼到元婴七层。

第三个百年下来,叶空修炼到元婴八层。

第四个百年下来,叶空修炼到元婴九层。

第五个百年结束……

浑沌的气海空间中。五只金灿灿的元婴正以五行的姿势排列,虽然在这虚空中,他们也在盘腿打坐,五个元婴的姿势、动作、表情,都和叶空此刻的情况完全一样,闭目,打坐。

而在气海中,却不时地出现五色的气体,这些气体都是被叶空炼化吸收的五种属性灵力。

灵气被叶空吸入身体,经过全身三十六条主经络的过滤、吸收、炼化……最后,炼化成最精纯的灵力,来到经络的尽头,气海。

灵力进入气海中,并不是立即被五大元婴吸收储存,而是按照各自属性分离开,化成五种颜色的光雾,包裹在各自属性的元婴身周。

如果仔细看五只元婴那细白的婴儿状皮肤上,就可以看见不少细密微小的汗珠!

这不是汗珠,这是液化的灵力!灵力液化,才能更加强大,才能不占地方,才能吸收的更多!

叶空在修炼了五百年,五只元婴也修炼了五百年。元婴们这五百年所做的唯一一件事,就是将他们身体表面的灵力液体,吸入身体,巩固自身,并加以存储。

有人说,他们的身体能有多大?如果一个人五百年流的汗也能淹死他们。其实不然,这些灵力液体要比汗珠珍贵无数倍!

一个人做点激烈运动,马上会汗如雨下,可这些灵力液体却来之不易!首先,灵气被剔除杂质,加上消耗在滋养经络上的部分,最后进入气海中最精纯的,就已经所剩无己。进入气海以后,这些气态的灵力,再凝聚成液态,就显得更加微小!

所以别看五元婴身体上的那些细密的小汗珠,那可是一年,才能结成那么一滴!

蓦地,盘腿在最高处的金属性元婴身上有了变化。只见他身体外凝结的汗珠,猛地,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同时被吸收进他的身体!

本来一身“汗珠”的他,皮肤突然干燥无比……

短暂的一刻过后,突然他头顶上绽放出金色宝光!接着他的脸上也放出金色宝光,随后身体,腿脚,手臂,全都射出万道金光!

当金光达到鼎盛,便瞬间消失。可以看见的是,这个元婴更加茁壮,印堂发亮,全身的肌肤,也更象一个真正的婴儿。

随后,金属性元婴睁开双目,他乌溜溜的眼睛,显得更加有神彩,仿佛黑色的玉石一般。

只见他随后一挥,包裹着他的白色光雾,瞬间消散一空,散落在气海的虚无之中。

莫非他想罢工?

不是。

灵力吸收已满,无需再吸收!

要想再吸收,那就要叶空突破到上一层做什么梦是该出堂了境界!

他这刚成。右侧木属性元婴身体上,也出现了同样的异状!

再接着水属性元婴……

这一天,黑暗中终于传出一声长长的出气声,一个青衣少年终于挑挑眉毛,缓缓睁开了眼。

这是他有史以来打坐时间最长的一次,等他掐指一算,心中不由得一惊。

自己打坐竟然坐了五百年!真是一点都没有感觉到!再一计算自己的寿元,还有短短五十年光阴!

这确实凶险,如果修为不能及时登上更高的境界,他就要面临坐化的危险!

“好在,我已经进入了元婴大圆满!只要赶紧化神,当可无恙!”

当下,叶空也不敢多想,赶紧先离开这里再说,在芥子时光塔里发呆,就等于自杀一般。

芥子时光塔一层大厅,放着一张张蒲垫,陈九娘盘腿坐着,此刻却没有修炼,心中有些心烦意乱。

这几年,她和众女都是在这里渡过,这里是大厅,时间并没有加快。她们之所以没有进一层仙阵中修炼,是因为她们要等着叶空出来。

外边一年,塔中百年。

五百年,也不过五年时间。这五年,她们都在这个叶空出入必经的路口,耐心等待。

整整五年了,塔中已经是五百年过去,我儿入二层时寿限不过五百六十年,也就是说再有六七个月不出来,他就要坐化在上面了。陈九娘越想越紧张,不由得睁开眼。

等她睁开眼,却发现众女都没有心情打坐,都一脸焦急。确实,这么简单的帐,谁都会算,五百六减五百,还有六十年嘛!

看见陈九娘睁开眼,众女都从蒲垫上站起来,围拢过来,七嘴八舌说道。

“娘,还有六十年,也就是阵外七个月,如果他再不出来……”卢琴和小红都不知道怎么说下去了。

江武艺则是看得更加透彻,开口道,“也不知道他此刻修炼到什么境界……若是境界没上来,寿元又所剩无几,不能更上一个台阶,那出来也是等坐化呀!”

被江武艺这一说,众人更紧张了。没错,现在问题不是在寿元用尽前出来!现在的问题是让他越早出来越好!

如果再拖下去,就算他出来了,可寿元所剩无几,进入化神的时间都不够,那也就是出来等死了。

陈九娘终于开口道,“不能再拖了!”

众女也都坚定点头,可是谁去叫醒叶空,又怎么样叫醒。这些都是问题。

陈九娘的目光看向身边卢琴小红,这俩人连忙后退,她们是众女中最怕某人的。

陈九娘逢事还是习惯身边的老人。再去看风四娘,可风四娘心说,我比你们还怕他呢,当初在藏春楼利用他做了一次挡箭牌,看他那脸板的。

陈九娘继续看,还有个小月姑娘。这是刁显彬矿主的侄女,结丹了,本想回去省亲,可因为担心叶空,一直没走。

不过这姑娘在众女中没什么地位,陈九娘自己就把目光收回来了。

喜欢洪荒:开局一颗雷霆光球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