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年的田野 ,笔者: 杨恒战

  • A+
所属分类:心情日志

现在上小学的儿子总是担心放假没地方玩,远不如我们小的时候。只有一个领域足以让我们自由驰骋。童年的田野是成年人努力工作的地方,也是我们孩子的天堂。

春天是花开的季节。不知名的野花在山脊、池塘、河岸、路边盛开。花不大,红的,黄的,紫的,粉的,映在绿色里。但是对孩子没有吸引力,包括大的漂亮的油菜花。我们的注意力集中在田野里的野菜上。睡了一个冬天,麦苗攒够了生长的能量,田地变成了绿色的海洋。萝卜树、面树、荠菜等野菜不肯落后,都是水的。放学后,我们一起提着篮子,一起挖。每次遇到一个野菜很多的地方,我们就争抢,嬉闹的唧唧声就飘满了田野。

小时候冬天不能吃反季节蔬菜,除了萝卜,就是白菜。早吃腻了,这些野菜成了过冬后提高口感的美味佳肴,可以蒸,可以炸,可以凉。还可食用的有树菜、柳絮、榆树钱、槐花等。,在路边和河山随处可见。大部分是野生的,稀疏地点缀着田野,树摇着孩子采摘的身影。河山上的茅草花不开的时候,也是我们的最爱。经常被拉出来吃。他们很可爱,给他们起了个好听的名字“毛毛”。

夏天,随着小麦的成熟,田野变成金黄色,从陈阵吹来的热空气吹过。小麦和芒碰撞时我能听到细微的声响。在小麦收获之前,农民种植秋季作物,如玉米、花生、棉花,还有一些种植西瓜和甜瓜。我们孩子不是闲着。我们成为有效的助手。成年人挖洞,我们撒种。田野越来越嘈杂,匆忙的身影随处可见。

小麦收割时,是农民一年中最紧张的时候,田地仿佛变成了战场。太阳变得炙热,无情地烤焦了大地,却无法阻止人们忙碌。当时生产设备落后,就用镰刀割,用平板车拉。为了抢收获,我们再也看不到闲人了。大家都像蚂蚁一样动,生怕一场大雨来了,减产。

在繁忙的时候,我们的孩子并不缺乏乐趣。他们会遇到野兔,大部分是灰色的,会被抓回家养;一只名叫“绿松石”的鸟很小,成年鸟太快抓不到,但幼鸟会落入我们手中,成为童年玩伴。我也会遇到杏、桃、苹果等幼苗,它们是从扔在地上的种子里长出来的,我会小心翼翼地把它们移植回家,如果我得到了财宝。

小麦收割后,田地突然变得光秃秃的,丑陋不堪,仿佛刚剪了头发,但理发师的手艺不精,所以又深又浅。几场阵雨过后,随着各种秋作物的快速生长,田地很快恢复了绿色。

秋天田野郁郁葱葱,这是一年中作物生长最旺盛的季节。日照时间长,气温高,雨水多,农民又抹了肥,都赶着去过节,每天都一样。杂草也不例外。铆接和疯狂生长,与作物争夺水和肥料,已经成为农民最头疼的问题。那时候没有除草剂,只好扛着锄头在田里除草,早出晚归,日复一日。“除草那天是中午,汗水滴进了泥土”是当时亿万农民的真实写照。最可恨的是,刚除草完,就被淋了一场大雨,然后又活了过来。

我们这些孩子也是秋天最忙的。放学后,我们必须提着篮子去地里割草。每天一个篮子是必不可少的任务。因为家家户户都喂猪、马、牛、羊等牲畜,而且胃口很大,特别喜欢吃新鲜的绿草。

割草后,我们永远不会忘记善待自己。偷瓜是常事。就算我们被抓了,也顶多骂他们一顿。但更多的时候,割草之后,用铲子挖坑,找干柴,在野外烤红薯、玉米、花生,这是童年最美好的一餐。秋天,田野肥沃,农作物种类繁多,水果蔬菜种类繁多。当我们快熟的时候,我们总能像变魔术一样享受美味的食物。

田里也有各种杂草的果实。我们知道什么可以吃,也能分辨哪些熟了。秋天的昆虫很多,各种各样的歌声和叫声彻夜不绝。蚱蜢和蝗虫会被我们抓住,套上一根牛尾草带回家,用妈妈的火的时候放在锅里煮。

当秋作物成熟时,整个田地的颜色突然变得丰富起来。红高粱、黄玉米和白棉花使田野五彩缤纷。空气中飘来水果的香气,农民们都笑了。

秋收之后,意味着冬天的脚步近了。农民会把所有的地深耕,耙平整齐,然后起垄分块。小麦播完了,说明冬天到了,温度降了很多,很难看到有人在地里干活的影子。整个场地灰蒙蒙的,颜色单调。

田野的两侧,有高大茂密的泡桐树,呼啸的北风吹来,宽阔的树叶纷纷落下。我们早上会把篮子捡起来,在物资短缺的时候可以用来烧地锅。一场大雪过后,整个田野又变白了,荒凉寂静,再也看不见一个人。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