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灵人的下场:

  • A+
所属分类:悬疑小说

李成梁摇了摇头,没有再说什么。

在这个时候,无论自己说什么,他们都会以为自己是在谦虚。如果再说下去的话,他们就会以为自己谦虚得有些过了,或者说骄傲得有些过了。

毕竟儿子这一仗打得很漂亮,这是不争的事实。

在这个时候他们都认为自己是高兴的,无论说什么都是谦虚。可是如果谦虚太过了的话,这些人就会觉得自己是骄傲了。

但李成梁是真的担心儿子。

儿子是个什么货色,自己心里难道不清楚吗?

儿子有才能吗?

有。

这一仗打得漂不漂亮?

很漂亮。

可是自己的担心也是真的,儿子实在是太过于骄傲和放松。这一仗打赢了就会让他产生轻视之心。

人一旦产生了轻视之心,就容易骄傲。一骄傲,就容易打败仗。

自己不能和他们说了,但是要想办法。

不说其他的,大军要尽快上去。如果真出了什么意外,自己也好接应儿子。

与此同时,李如松打了胜仗的消息也很快就被送到了沈阳城。

朱翊钧看着手中的战报,露出了灿烂的笑容,对身边的陈矩说道:“这真是一个好消息,你让人通报全城。另外,让人写一份捷报送到京城去,安安人心。”

“是,陛下。”陈矩脸上也带着灿烂的笑容答应道。

“真是太好了!”朱翊钧想了想说道:“马上让人拟定一份赏

通灵人的下场:

赐,派人去李如松那里颁赏,好好地鼓舞一下全军的士气!”

陈矩再一次大声答应道:“是,陛下。”

事实上,这些赏赐只不过是记录在案,并不会真正的发下去。

真要发下去,也要等到打完仗再说。但是这同样能让下面的士卒高兴一番。

东西虽然没到,但是功劳已经到了。他们累死累活的打仗为了什么?

还不是就是为了这些功劳?

同样也可以激励那些没有立下功劳的士兵。

这都快成了军中的传统。

稍稍高兴了一会儿之后,朱翊钧的脸色就严肃了起来,走到了地图前看了一眼,脸色变得更凝重了。

在打完这一仗之后,大明接下来要面对的就是驻扎在平壤的倭寇第一军团,这支军团的军团长是小西行长。

小西行长这个人怎么样,朱翊钧不去评价。

在原本的历史上还有一战,大明取得了全面胜利,领兵的人就是李如松。

平壤城易守难攻,东有大同、长庆二门,南有芦门、含毯二门,西有普通、七星二门,北有密台门,有牡丹峰高耸,地形险要。

按照原本历史的记载,这一战中火器也得到了很大的发挥。在距城五里许,诸炮一时齐发,声如天动,俄而花光烛天。平壤的南、西、北三个城门很快就被攻破了,东面给日军留出退军路线。

祖承训率领的明军率先突破城南的芦门,接着含谈门、普通门、七星门、牡丹峰也相继被明军攻占。

日军黑田长政曾派黑田二十四将之一的久野重胜前往侦查,被明军击毙。小西行长一看大势已去,率领残兵退守城北一隅风月楼。

入夜,日军自东南方向突破,渡过通灵人的下场大同江向汉城退却。沿途早有李如松部署李宁和查大受伏兵等候,一阵掩杀,一直追杀日军到江畔。

这一仗打得非常漂亮,明军付出阵亡七百九十人的代价,给予日军九千余人的损失。

也是在这一场大胜之后,李如松就飘了,来了一个骄兵必败。也就是因为这一件的大胜,李如松才在后面的碧蹄馆吃了一个大亏。

朱翊钧的目光很快就落到了整条战线上,同时也看向了朝鲜的咸镜道。

这里还有一支大军,朱翊钧很想亲自下场干预指挥。

但最后,还是忍住了。

虽然自己知道一些事,但是真正指挥大军自己没什么经验。

“八十万对六十万”的声音不断在脑海中盘旋,朱翊钧可不想在历史上留下这样的典故。

朱翊钧转头对陈矩说道:“等一下朕写一封密信,你派人送给李成梁。”

“是,陛下。”陈矩在旁边恭恭敬敬的答应道。

皇帝的脸色十分严肃,此时的陈矩不敢耽搁,甚至都不敢问。现在在战时,搞不好是会掉脑袋的。

朱翊钧准备把自己知道的一些情报告诉李成梁,甚至是把一些推测告诉他。名义上也不会说是自己这个皇帝说的,否则会给李成梁太过多的压力。

只是告诉他,这是辽东商量出来的,或是猜测出来的一些结果,拿给你只是希望你能做一些参考。

至于李成梁究竟会怎么做,就是他的事了,朱翊钧还是相信李成梁的。比起他儿子,李成梁经验要丰富的多,也更老成持重的多。

这个时候,外面的声音也传了进来。

朱翊钧站直了身子,脸上也露出了笑容。

大胜的消息总是让人高兴的,沈阳城很多人都在等待着这个消息。

无论是朝鲜人,还是沈阳城中的商人。

现在沈阳城中的商人已经蠢蠢欲动,如果不是因为战局还没有一个结果,他们早就出发赶奔朝鲜了。

用他们的话说,这是一个大赚一笔的机会。不说其他的,单单是贩卖人口就是如此。

那些朝鲜逃难过来的人一路上都快饿死了,这些商人准备带着粮食过去迎接,把这些人全都活着带到辽东来。

现在整个辽东最缺的就是人,无论是与女真的贸易还是与蒙古的贸易,全都是缺人。

最近搞出来的种植业、棉纺织、畜牧养殖,甚至开矿挖铁、炼钢厂,整个辽东就没有地方不缺人。

商人们虽然从国内招收了很多地方的百姓,甚至朝廷也发配过来一些游手好闲的流氓之流,但是人口依旧不够,还有很大的空缺。

在此之前,这些商人就已经把魔抓伸向了朝鲜,只不过人手还是不够。

而这一次战争使得很多朝鲜的百姓流离失所,跟着朝鲜国王一起涌向了大明边境。

这使得大明商人看到了机会,很多人都摩拳擦掌,准备过去大捞一笔。

朱翊钧没有去阻止他们,只是让官府拿出了一份非常严格的政策措施,拟定实行了安定朝鲜百姓办法,保证这些朝鲜人不被真的当成奴隶。

朱翊钧需要的是纳税的百姓,不是给这些商人或是大户们找一些干活的奴隶。

这是两个概念。

喜欢回到明朝做仁君请大家收藏:

明军如狼似虎的冲进了寨子,手中的长枪不断射击,“砰砰砰”的响声在战场上响成了一片。

倭寇不断被打倒,有人爬起来也迅速被击倒。鲜血顺着尸体流淌出来,很快就染红了大地。

明军对此视而不见,不断装填子弹,不断朝着那些倭寇开枪。

那些被炸断了腿,躺在地上呻吟的倭寇也被补了枪。

不要俘虏。

自从进入朝鲜后,上面就传下了命令,这一次对倭寇作战,大明不要俘虏。所有的倭寇全部就地击毙,一个活口不留。

用上面的话来说,倭寇桀骜不驯,太过于危险,抓活的很容易出事,索性就全都打死。

不然养活倭寇俘虏还要粮食,运送他们还要人手,太麻烦了,直接杀了最省事。

“明军来救我们了,我们一起杀了倭寇!”

不知是哪个朝鲜人喊了一声,几个朝鲜百姓拿着农具也加入了战斗。

其他的朝鲜人一直生活在恐惧之中,见到眼前这一幕,誓死也不想再被倭寇欺凌,也鼓起勇气停下了逃跑的脚步,纷纷抄起石块或是捡起倭寇掉落的刀棍,一股脑儿的疯狂地朝着倭寇冲了上去。

是明军的到来给了他们活下去的希望。

战场上的枪声最开始非常激烈,到后面只剩下零星的枪响,这证明这场战争已经结束了,基本没有什么太大的波澜。

“大明万岁!”

“大明万岁!”朝鲜百姓站在寨子的围墙下朝着李如松的方向欢呼。

李如松在所有人的陪同下登上了寨子的门楼,望着寨子中的明军在打扫战场、收缴一些认为有用的东西。

李如松皱着眉头对身后的人说道:“去找一些朝鲜人来,这些尸体让他们搬动,挖个坑全都埋了。”

闻言,手下的人点了点头,转身就走了。

对于普通的百姓来说,这是一个非常非常好的活。这些倭寇的身上肯定会藏着很多的东西,比如银钱、其他好东西。

现在朝鲜的百姓过得非常惨,大明只要拿一些粮食甚至是不给粮食,他们都愿意来干这些活。只要保证那些从尸体上翻出来的东西全都归他们就可以了。

李如松不可能让士兵们去搬尸体,现在没有这个闲工夫,要带着所有人赶下一战。

李如松说道:“统计一下咱们的伤亡情况,今天回营休整,明天一早出发。”

“是,将军。”旁边的一个人答应了一声。

这个时候,李发财从旁边走了上来,笑眯眯地凑到李如松的身边大声说道:“这一战如此摧枯拉朽,全赖少将军指挥得当。这一次入朝的第一功,少将军算是拿下了!”

闻言,李如松笑着点头说道:“还要多谢你。这一次能打赢,也多亏了你提供的情报。你居功至伟,我会向陛下为你表功。”

“那就多谢少将军了。”李发财大笑道。

这一战是一个大功劳,自己能打得赢当然是好的,但是这份功劳也要坐实。

李如松可不觉得眼前这个李发财只是来帮自己收集情报的,说不定自己也在人家的监视之下。分他一些功劳,让他说点好话。这对自己对他都是一件好事。

李如松还是和父亲学到的这些东西。

打扫战场的速度非常快,毕竟很多东西明军都不需要。将收缴的东西准备好,大军就开始撤退了,很快就回到了营地中。

今天这一仗的战损也被总结了出来。

整场战争打下来了,大明不过损失了十几个人,这其中还包括一些误伤和意外,轻伤不算,重伤也没几个。

这让李如松非常满意。

这一战果然如自己所预料[标

通灵人的下场:

签:标题1]

都说倭寇有很强,就现在来看,他们能有多强?

“好,很好!”李如松看着眼前的奏报,大笑着说道:“这一次你们全都立下了功劳,我马上就写一份捷报送到沈阳,为你们所有人请功!”

“多谢少将军!”众人连忙躬身。

一时之间,气氛非常和谐。不光是李如松,所有参战的人都非常高兴,营帐中全都是欢声笑语。

首战大捷的消息在下午的时候就送到了李成梁的手里。

翻看了一眼战报,李成梁的脸上并没有露出太过高兴的神情。

旁边的手下每一个人脸上都带着灿烂的笑容。

“大帅,这一次少将军如此英勇,为咱们开了一个好头啊!”旁边一位部下大声说道:“以如此微小的损失,就取得了这样大的胜利,简直可以媲美古之名将!少将军前途无量啊!”

“是啊,是啊!少将军前途无量啊!”旁边的人也附和道。

一个人在旁边笑着说道:“陈将军,你这话就说的不对了。这怎么能叫损失呢?你看看这战报上写的,一共就损伤了十几个人。”

“别的不说,一场拉练下来,损伤都不一定比这个数少吧?”

“就是,就是!”旁边的人也附和道。

一方面,他们真觉得李如松这一仗打得漂亮,另一方面也是在拍李成梁的马屁。

李成梁抬了抬手,阻止了他们。

见众人都安静了下来,李成梁这才说道:“你们不必这么说,他是什么本事我还不知道吗?这一战肯定是占了火器的优势,他也是取巧了。”

“大帅何必这么说,”旁边连忙有人反对道:“少将军虽然是你的儿子,可是他的才华一向都是有目共睹。这么多年在军中,虽然你有一些提携,可是剩下的都是他自己打熬出来的。我们这些人可一直都是看在眼里,少将军的才能并不逊色于大帅。”

“就是就是,大帅何必妄自菲薄?”

“你们啊,”李成梁指着众人没好气的说道:“你们就是太惯着他了!现在他目中无人,这一仗打赢了我反而更担心他了。他要是稍有小挫,我心里反而能放心一些。”

“你们要知道,骄兵必败。他手上不过一万五千人,这一万五千人比起数量庞大的倭寇实在是少了一些。一旦他骄傲放纵,很可能会中了对方的埋伏。”

旁边连忙有人说道:“大帅,少将军不是那样的。少将军谦逊有礼,怎么会如此呢?大帅你多心了。”

喜欢回到明朝做仁君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