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碗面汤 投稿来源: 负黍集老雷

  • A+
所属分类:现代诗歌

星期天我在家休息时,我妻子向我征求意见。(因为我是一个非常挑剔的肉食主义者,而我的妻子是一个常年坚持吃素的素食主义者,虽然她已经快50岁了,但还是那么苗条,没有中年女人该有的臃肿模样。)听了老婆的询问,我逛了逛微信朋友圈,随口说,随便。

没有多少时间,勤劳贤惠的妻子就端来了一大碗疙瘩汤和一盘热煮南瓜。但是,这碗坑坑洼洼的汤跟普通的日常用小麦面糊熬制的汤不一样。这碗汤里加了红枣、花生、核桃和鸡蛋丝。看着这碗我觉得是三中每天最常见的,饿了就不八卦指指点点了。我低下头,开始吃南瓜食物。谁知道,当两样东西到了嘴边,它们就觉得格外的甜、软、滑、好吃。三下五除二之后,一碗坑坑洼洼的汤和半盘南瓜菜就下去了。我对面还意犹未尽的老婆深情地问:“还有吗?”。老婆接过我手里的碗,琢磨了一下,笑着惊讶又嘲讽。今晚发生了什么?我做的菜很好吃。

那天晚上,两碗坑坑洼洼的汤和一盘南瓜菜被舒服地吞进肚子里,轻抚着微肿的肚子,这让我感到生活中的惬意和幸福,让我想起了35年前的一件往事。

在我年轻的记忆里,家里的一日三餐,除了红薯疙瘩和红薯面,就是玉米粥和玉米馍。只有在元旦,我们才能吃到罕见的白面馍。这个白面馍里面还放了一些白玉米粉。看着白色的灯光和瓷器,吃起来牙酸的,难以下咽。至于用小麦粉和鸡蛋丝做的颠簸汤,纯粹是奢侈品。只有在有小头疼脑热的时候,我们才会喝一小碗。我不能忘记的是,每年春天,当我们在家吃的食物帮不上忙的时候,妈妈都会给我们蒸豆腐块、榆树叶、杨树叶和槐花吃。那时候娘还年轻,在生产队的磨坊里挣工分。为了养活我们的兄弟姐妹,她想尽一切可能给我们弄吃的。什么样的蒜(水)凉拌红薯面鱼(登封方言里叫“蛤蟆蝌蚪”和红薯面馒头,我早年就填饱了幼小的肚子,我也在这种劣质中。

现在我已经在这个城市住了将近十年了。随着国家富民政策的出台和实施,我家的生活条件也改善了很多。另外,我是从那个饥饿贫穷的年代走出来的一代人。也许是因为灾难后的重生,我极度喜欢吃肉。尤其是近年来,登封市大大小小酒店的餐厅多次光顾,舌尖上的味道也越来越丰富多彩。洛阳的狮子头,开封的酱牛肉,邓州的叫化鸡,曹县的驴肉,北京全聚德的烤鸭,青岛的大虾,杭州的鲈鱼,黄河滩的大雁腿,雁鸣湖的大闸蟹,空运过来的韩国海鲜,自制的五谷豆浆,超市的鲜牛奶,西华逍遥镇的热汤,也是满满的我的胃和脂肪

有句很有哲理的话叫做“事情会回到极端”。当肉味膨胀到一定程度时,你会不自觉地想要回归自然、回归质朴,尤其是当你面对“将军渡”带来的高血糖、高脂、高浮躁、高抑郁,危及身体健康,阻碍精神世界时,你会想要向陶渊明学习,向往“采菊看南山悠闲。小葱拌豆腐、芥菜丝拌韭菜花、蒜蓉腌萝卜、小米拌黄瓜、疙瘩汤的南瓜田园生活,已经成为一种时尚的生活享受。

一碗坑坑洼洼的汤唤起了我对年轻生活的美好回忆,一碗红枣花生核桃坑坑洼洼的汤让我体会到活在当下的真谛。我应该感谢我亲爱的妻子为我做了“珍珠翡翠白玉汤”,让我意识到自己沉迷于做大明的朱皇帝。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