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乡,河流 |笔者: 老山参

  • A+
所属分类:都市文学

我的家乡有一条小河叫阿什河,是松花江的支流。这条河蜿蜒流过这座城市。河的东岸是一万亩良田,西边是现代化的糖厂。糖厂是一个百年老厂,我父母都在那里工作,我在厂里的儿童学校上学。由于靠近河边,我经常去河边玩。

盛夏的时候,有时体育课先生还会带领我们去大河里游泳。这时,我们会非常兴奋。大家叽叽喳喳像一群从笼子里出来的鸟,一路载歌载舞,队列中的队形很快就乱了。老师要随时对离队的人大喊大叫。游泳,其实很少有青少年会游泳。

五六十年代,家家户户都很尴尬。没有泳衣,全是花背心和在家睡觉的短裤。大家手拉手,在老师指定的浅水区嬉戏玩耍。有几个男生会挖一条狗两次,或者一头扎进水里,所以他们会花时间表演。

快乐的时光总是过得很快。突然,太阳落山了,夕阳的余晖洒满了河面。老师像鸭子一样迎着我们上岸,怀着无尽的渴望回家。不过,在心里,还是很期待下一节体育课来河边玩的。

出了小学,我离开了糖厂,远离了阿什河。偶尔能从文化馆每年举办的艺术展或摄影展上看到阿什河的优美姿态。有清晨用网捕鱼的帅气画面,也有刘印下安静的垂钓者。晨曦中有河流波光粼粼的美景,夕阳余晖中也有金色波浪的柔软。

后来,她加入了工作,远离家乡,再也没有见过她的脸。只是偶尔听说这条河被污染了,我再也不能游泳了。偶尔下水的人身上会有一些红点,很疼很痒。鱼没有幸免,逐渐消失了。河水淤塞,河床荒芜,河水几乎干涸,像一条病龙,伤痕累累,奄奄一息。后来,岸上的糖厂也倒闭了,没有了收音机里阵阵的歌声和厂里机器的轰鸣声。美丽的欧式工厂门窗破损,杂草丛生。

时间过得真快。刹那间,几十年过去了,人越老越感到思乡和思乡之情。于是我选择了一个温暖多风的季节,踏上了回家的路。经过一夜的长途旅行,我并不觉得累,但我觉得我开得太慢了。但是当我站在家乡的街道上时,我觉得自己像在梦里。街道已经变了。要不是有人接,我真的找不到家了。

人们说事情不一样了,但我觉得事情变了,人也变了。虽然我在思想上有所准备,但这远远超出了我的想象。街道比当年宽了好几倍,有很多商店和车辆,这让我这个来自安静小镇的人眼花缭乱。看亲戚朋友,都是白发苍苍,不再年轻,有的人已经死了很多年。

无尽的叹息,无尽的感情。稍作安置后,我急于打听去河边的路线。幸运的是,我哥哥的房子还在糖厂附近,靠近河边。于是,第二天早上,天才亮了,雨一点一点地下着。开不开伞都可以,于是我就带着伞出发了。走在熟悉的水泥路上,这是我上学时走的路,但全是土路,下雨天还得光着脚不穿雨鞋。道路两旁,野地里散落着榆树,田野很远。现在,道路两旁错落的绿化带井然有序,被小雨冲刷着。道路两侧布置有造型新颖独特的新建住宅区。

一路上,做早操的人越来越多,包括跑步者和快走者。每个人都向东朝大河的方向走。十分钟后,我看到了我哥哥从远处告诉我的河上新建的桥。越来越近,很快,高大的桥头堡已经站在了我的面前。

啊,这就是我一直向往的阿什河!必须阅读www.bidushe.com俱乐部

一座洁白如玉的桥横跨在宽阔清澈的河上。河道是由整齐的石头构成的。我们沿河修建隧道,不时看到垂钓者坐在树下。每隔一段路,都有台阶通向河岸的顶端,河岸被建成一个沿河的大公园。一片片无名花木错落,形成各种图案,偶尔还有雕塑和座椅。在这里锻炼的人很多,有的默默练习,有的齐头并进。看着熟悉又陌生的笑脸,我不禁想,也许其中有一个是我的同学,但现在只有我头上的白发是相通的。

穿过绿化带,抬头望向远方,糖厂里有很多工厂!问了旁边的老人后,才知道是一家来自澳大利亚的合资企业,多年来经营的不错。心里五味杂陈,看到废弃的厂房很开心;但是熟悉的地方不见了,熟悉的花园式糖厂让我感到失望。

只剩下河水,她的妖娆姿态又恢复了。河水在沙浆里流淌,总是滋养着我心中的一片田野,那里生长着我郁郁葱葱的童年。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