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走长征路(集团章) |发布人: 吴晓波

  • A+
所属分类:心情日志

井冈山上

南昌起义和秋收起义给罗晓山注入了两股岩浆,井冈山沸腾了,满山的杜鹃花哄堂大笑。

毛委员和朱德委员的目光相撞,画出了“武装分裂主义、土地革命、农村包围城市”的宏伟蓝图。

炮声在黄洋界爆炸,变成锋利的匕首,刺向国民党反动派的心腹,在枪杆子里喊着“政权不可辩驳的真理”。

喂红军战士的红米、南瓜汤、钢条、铁骨;三大纪律八项注意铸就了工农红军的精神血脉;“敌进我退,敌驻我扰,敌疲我斗,敌退我追”,践行着人民军队的战略战术。

茅坪八角楼上那个又高又瘦又美的身影,笔尖上的星星之火,点燃了一个苏醒的中国!

长征转移

石头流泪,瑞金的太阳滴血。

悲伤的气息在风中飘落,一张大铁网正在逼近。

钢铁对钢铁,堡垒对堡垒,麦芒对针尖,最后麦芒交出了麦穗赖以生存的红色土地。

教条主义和冒险主义的两条毒蔓,把中国革命缠死了。

烟头掐了又掐,点了又掐。“讨论总结。/[/k13/

军民携手,心连心,离别之情凝固了中水河的水。

转移转移。

红星照耀。镰刀依旧锋利,锤子依旧嗡嗡作响,一路缠绕,一路平整,延伸到更远的距离……

遵义会议

三个担架抬着三个巨人,三种思想碰撞、碰撞、交流,最终汇成一场扭转乾坤的飓风,掀开了中国工农革命崭新而辉煌的一页。

主席的烟蒂摇曳,打了一个大耳光的遵义市被批评和自我批评的炸弹炸得硝烟弥漫,吹灭了马克思主义真理的光芒,吹灭了中国共产党人纯洁高尚的党性。

中国革命第一次用一把血淋淋的尖刀剥去了受伤糜烂的皮肤,斩断了教条主义、冒险主义的毒瘤,植入了马克思主义与中国实际相结合的强大心脏,输入了以毛主席为核心的集体领导的新鲜血液。

中国革命又活过来了!

爬雪山

雪山是白色的,红军是鲜红的,当白纸遇到鲜红的墨水,立刻就变成了一幅充满情感和愤怒的画面。

鸟儿们被红军的英雄精神所折服,在空中落下了一串赞美的诗句。

冷,是藏在心底的纸老虎,怕欺负怕欺负。当红军战士咬牙凝视时,它会彻底退却,走进羞于见人的夹缝,不敢抬头。

你抱着我,我抱着你。寒冷的雪山开始以真诚团结、众志成城的力量解冻。听,山顶传来欢呼的声音,这是春天的呼唤。

草地

小草是红军的温柔爱人。

你种花,带着芬芳和甜蜜呼吸,轻轻解开草绿色的围裙,把红军搂在怀里,千里之外为危难中的乱世遮风挡雨,用平稳的风欢迎红军,用草尖上的草笛治愈红军,为红军供应美味的野菜。触手可以触摸到你柔软的心和嫩嫩的骨头。

草是红军的黑魔咒。

你笑的无常,哭的疯狂,当你想念你的手时,你在上帝身上戳了一个洞,扔下乒乓的冰雹和豆子的雨,考验布尔什维克意志的厚度;身体一抖,就崩进无数邪恶的黑洞,自由夺取红军战士的生命。

站在草地前,我沉默不语,独自用历史的酒杯喝着一杯夹杂着爱恨情仇的苦酒,邀请尚未离去的灵魂慢慢啜饮。

强渡大渡河

大渡河呼啸而过,把历史画册翻到1935年5月25日,弯腰把红军北行的路砍成了两半。

河水褪去了石达开王灵魂的影子,拭去泪水,温柔地训诫:“历史绝不能重演。”

刘伯承元帅静如处子。铅笔在军用地图上轻轻一转,转出一条石破天惊的渡河通道。

十八壮士,十八虎胆,十八利箭,嗖,嗖,嗖,射向大渡河对岸。

两颗长眼睛的迫击炮弹顺着英雄赵章成划出的弧线落入贼窝,把川军炸得魂飞魄散。

正义之火,愤怒之火,终将烧穿重围。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