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浦之光 ,本文作者: 何先金

  • A+
所属分类:心情日志

在大埔的夜晚是辉煌的。

当夕阳缓缓落入滚滚浮山,最后一抹彩霞被收在西方,黑夜悄然覆盖大地。在徐镇镇大浦新村,街道旁边的路灯亮起来:一是站在宽阔平坦的主干道两侧的高杆灯刷起来;一瞬间,纵横交错、四通八达的路灯也亮了。突然,整个新村社区灯火通明,亮如白昼。如果你注意某一盏灯,灯光就像一朵在黑暗中盛开的白花,点缀在夜色中,美不胜收。这些太阳能路灯有的静静地立在小区广场旁,有的则在郁郁葱葱的樟树下沉默不语,给新村的居民带来无限的光明和幸福。没错吧。阳光明媚的一天,晚饭后,在明亮的路灯下,一些居民在谈论闲散的日子,一些人在散步,一些人在推着孩子用汽车消遣,呈现出一派宁静和谐的景象;也有一些女性在追求健康和时尚。在文化广场明亮的灯光下,他们随着轻快的音乐跳广场舞,脸上洋溢着幸福,吸引了许多观众驻足欣赏。他们沉浸在流水般的灯光中,优美、快节奏的音乐与观众的笑声、欢笑交织在一起,让他们倍感幸福——多么温馨、美好的新村之夜啊!

浦西湖西岸,大浦新村附近,高高的路灯散发着柔和的光,照亮了环湖细长干净的道路,就像荷兰画家维米尔的油画。从对岸望去,灯光在湖面上映出微环,闪烁着,随着晶莹的波浪跳跃着,迷离而娴静。如果空气潮湿,地面上的水汽和湖中稀薄的雾气就会上升交织,将这些路灯包裹在朦胧的光晕中,呈现出一种雾蒙蒙、缥缈的景色,给人一种说不出的美的享受。

“光明胜明月,你用心追逐少年。”我经常走在这里,看到这些明亮的灯光,总会有一种与少年时看到的油灯对接的场景。那是20世纪60年代,天黑的时候,大浦人家里点着煤油灯。灯是用煤油在一个空墨水瓶里制成的,墨水瓶上插了一根粗线作为灯芯。照明后,像豆子一样的光只能照亮很小的区域。那是计划经济时代,煤油是按人头票供应的。为了节省一点点煤油,天还没黑,农民也没点灯。与此同时,灯光不仅不亮,而且还亮了很长时间,黑色的灰烬漂浮在空中。孩子们在灯下学习做作业,女人在灯下缝纫。鼻腔里总有一层灰尘。有些人为了节省灯油,干脆天一黑就睡觉。后来,虽然使用了更好的头罩灯,但村民们不得不关灯,尽可能少用煤油。上世纪70年代,大浦一家终于通电了,但当时还很穷,村民还不愿意多交电费。使用的灯泡瓦数很少,点亮后看起来像红虾。时代变了。20世纪80年代初,改革的春天终于来了。当村民们逐渐富裕起来后,他们真的在家里使用更大的灯泡,一些人点亮荧光灯。不用说,灯光越来越亮。随着社会的快速发展,大浦开始了一项照明工程,甚至在道路上使用了路灯。它不仅点亮了大浦的夜晚,也点亮了大浦人民的幸福生活。

在大浦的乡村世界旅游景点中,大浦的灯光之美更为突出。是的,夜幕降临,这里所有的灯都亮着。更别说乡村世界205国道上美丽的高杆灯,光是农业文化广场上明亮的路灯,环顾四周,一排排,散发出耀眼的光芒,整个广场都被照亮了。翠绿的竹子,芬芳的桂花树,花坛里艳丽的花朵,被覆盖的樟树,壮美的苏铁,在现代时尚的灯光或素雅的灯光下,颜色显得越来越绿越美,赏心悦目;挂在树上的红灯笼也映衬得更加艳丽和快乐。大浦绿洲生态餐厅”、“现代农业育苗厂”等宏伟建筑周围的屋檐上也有霓虹灯,犹如夜空中流淌的七彩河流,呈现出“红、橙、黄、绿、蓝、紫四种颜色,与广场上静谧美丽的灯光相得益彰,让人心旷神怡。尤其是巨大而圆润的海啸体验馆“ ”让人无法欣赏。在夜晚,颜色会发生变化,有时是浅红色,有时是浅绿色,有时是蓝色,有时是浅紫色。从远处看,它像一颗巨大的半圆形彩色宝石,镶嵌在美丽的浦西湖中。这是惊人的和富有想象力的。

大浦之夜,又甜又美。这里成千上万的灯,明亮而多彩,汇聚成一片光的海洋。怀疑银河系已经坠落了九天,非常壮观。走在大浦村世界景区和新村社区的灯光大道上,不禁让人慨叹“天地”。

我喜欢大浦的灯光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