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情的邻居 美艳不可方物耿灿灿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雷声肆虐,大雨倾盆。

沈芸站在前夫家的门口,呆呆的看着霍家兴以及他身边那个笑得一脸春风的女人,那是她同父异母的姐姐沈媛。

替霍家兴顶罪三年,没想到出来之后会看到他们俩举行结婚两周年纪念宴会。

泪水混合雨水一滴滴落下,沈芸抹了把脸,无视他人嫌弃的目光,她今天来还有别的目的。

霍家兴注意到门口的骚动,他皱了皱眉,低声说,"我去处理下。"

沈媛道,"我不想见她,赶紧赶她走。"

"你出狱了?"霍家兴注意到沈芸脚旁放着一个深蓝色的包,那是她从监狱里带出来的唯一的行李。

沈芸僵硬的点点头,"嗯……我想来看看儿子。"

霍家兴嫌弃地皱了皱眉,"你这个样子还想看儿子?你还是赶紧走吧,今天是我的大喜日子,不想找晦气。"

沈芸的身子微微颤了颤,她努力把五年的刑期缩短到三年,动力全部都来自于襁褓中就失去母亲的儿子。

她红着眼眶说,"霍家兴,看在我为你顶罪三年的份上,你就让我看看孩子好不好?我就看一眼。"

"顶罪?如果不是因为干出那种丑事,你会心甘情愿的去坐牢?"

她颤声说,"那你把儿子还我,我是来接儿子走的……"

"贱人,你还有脸在这里说!"沈媛见霍家兴半天都没有赶走沈芸,只好快步走过来骂道。

"不要口口声声说那是你的儿子,老爷子现在特别喜欢他,你也别指望能带走他,他已经习惯了锦衣玉食的生活,就算他跟你走,呵呵,你养得活他么?"

沈媛嘲讽的话直击沈芸的内心。

当她走出监狱的大门,看到别人都有人来接,就她一个人孤零零的时候,她就已经知道,自己会面临什么样的境地了。

沈媛冷笑,"不知好歹的东西,自己犯了罪,还生了个野种,我们帮你把孩子养大就不错了,居然还想要回去。"

霍家兴握住她的手,低声安慰,"行了,别惹这晦气,今天是咱们大喜的日子。"

沈芸看了眼沈媛滣边的冷笑,俯身提起自己的行李,"总有一天,我会要回我儿子!"

时隔三年,沈芸回来后没有找到父母的家,那里已经拆迁,变成了高楼大厦,她在那里转了许久最后才决定上山看看儿子,哪料到依旧是两手空空。

一辆黑色Panamera保时捷疾驰而过,溅起一滩泥水,沈芸已经懒得闪躲,反正她现在浑身上下都湿透了。

车内后座的男人状似无意的扫了眼沈芸,片刻后,让司机把车往回倒。

沈芸见那辆车居然倒退回来,便奇怪的望过去,正好撞入一双深邃而细长的眸子,顿时身体一紧,赶紧转身朝着山下急速跑去。

不料跑得太快,她不小心踩在一块石子上,摔倒在了地上。

沈芸挣扎着想要爬起来,眼前已经多了一双黑色铮亮的鞋,顺着笔直的裤腿往上看去,男人撑着一把黑伞替她挡住了头顶的倾盆大雨。

沈芸一股脑的爬了起来,自惭形秽的低声喊了句,"小叔。"

霍锦帆,霍家兴的小叔,同时也是霍令爵最小的儿子。

南城霍家,是显赫一方的名门贵族,霍令爵老太爷便是霍家的当家人,他一生总共有过六任夫人,晚年是霍锦帆的母亲一直陪在他身边。

霍锦帆其实比霍家兴的年龄大不了几岁,但在霍家,辈分却是极高的。

***

“你出狱了?”他的声音很好听,只是在风雨中显得有些飘渺。

沈芸点了点头,逃避般往后退,"嗯。小叔没什么事的话,我先走了。"

“你这么躲着我干什么?”霍锦帆在后面喊住她,“是还惦记着以前的事情?”

沈芸身体一僵,她咬牙摇了摇头。

"雨这么大,你又穿这么少,准备去哪里,我送你一程。"霍锦帆撑着雨伞走在沈芸身后,他的司机只好默默的驱车跟随着。

沈芸沉默,天大地大,她却根本不知道该去哪儿。

见她这副神色,霍锦帆大概也能猜到原因,上前拉住沈芸坐上车,淡淡地吩咐司机:"先去北苑。"

霍锦帆应该也是到霍家参加宴会的,银灰色的西装衬得他身材挺拔,由于刚才在雨里站了片刻,裤腿上沾了些泥,刘海微微松散,遮住了细长的眼眸。

她坐在角落里,满身的泥水浸湿了车子的座椅,有些自卑地低着头。

霍锦帆递过来一包纸巾,沈芸接过后,声音沙哑地说了声谢谢。

沈芸不敢和霍锦帆说话,因为她犯的这宗经济案,正是霍家兴背地里转移了霍锦帆名下公司的资产,而这部分资产高达数百万。

她当初被判五年已经是霍锦帆手下留情了,只是她没有想到,今天唯一能给她一点利身之地的,居然是他。

霍锦帆说:"我记得你是五年。"

"监狱里说我表现很好,所以一直给减刑。"沈芸用纸巾把脸上的雨水擦掉后,露出消瘦许多的脸颊。

下车以后,沈芸没敢站在霍锦帆的伞下,而是缩在楼道旁边说:"谢谢小叔送我下山,我还是不上去了。我始终是对不起小叔的。"

霍锦帆的眼底闪过一丝怜悯:"你先上去吃点东西洗个澡,等精神恢复了再说。"

沈芸其实已经一天没吃东西了,在监狱里打工挣的那点钱,只够她坐车到南山脚下。

她最终还是跟着他上了楼。

霍锦帆在北苑的房子算是他自己的产业,中式格局,装饰得古香古色,沈芸恍惚间好像回到了旧时光。

霍锦帆将她领到客房的卫生间外:"你知道怎么洗吧?"

卫生间不是仿古的风格,沈芸点了点头,打开自己的行李袋拿衣服,霍锦帆看见里面装着几件单薄的旧衣服,还有一个文件袋。

他制止了她,"你去洗,我让人下去给你买件新衣服。"

沈芸愣了愣,眼眶瞬间就红了,她不想被霍锦帆看见自己狼狈的样子,立刻跨进了卫生间将门合上。

里面隐隐传来沈芸的抽泣声,霍锦帆无奈的摇摇头,转身到客厅给司机打了个电话,让他上来。
司机也是霍锦帆的一个贴身助理,叫袁泉,他办事情细致又贴心,又不多嘴多舌,所以霍锦帆一向喜欢让他陪自己出来。

霍锦帆交代他办两件事,一是让他照着S号买上几件新衣服,从内到外都要买;二个是到楼下的高档餐厅叫上外卖。

袁泉一愣,忍不住多了回嘴:"四爷,这女人盗过您的钱,本来就是咎由自取,您为什么还这样对她啊。您看三爷那边都没人管她,你管她做什么。"

那位三爷比霍锦帆年长近二十岁,又是沈芸曾经的公公,三爷的儿子霍家兴都对沈芸不闻不问,直接赶下山去,霍锦帆却收留了她,袁泉担心他惹火上身。

霍锦帆换了身舒适的中式长衫,松了松腕表,漫不经心的回答:"你真的以为当初那个案子是她犯的?她不过是个替罪羊罢了。既然她已经和家兴离了婚,脱离了三哥那房,我收留她不算什么。偌大一个霍家,让个女人走投无路,说出去岂不是让人笑话?"

"是,四爷既然觉得没问题,那我就放心了。我先下楼。"

沈芸洗完澡,用浴巾挡住身子,把门偷偷的打开一条缝,朝外面看了看,并没有看到下人准备好的衣服,只好小声说,"小叔……我的衣服……"

霍锦帆给她取来一件中式的衣服,沈芸穿上之后松松垮垮的,就好像偷了父母衣服穿的孩子,怎么看都不和谐。

她有点不自在,霍锦帆只是淡淡看了一眼,"外卖已经送上来了,先去吃饭。"

他能看出来她现在又饿又累,洗净的面庞还是三年前那么清丽脱俗,只是那种明媚朝气已然褪去。

桌上摆放着一些淮扬菜,精致的盘子摆满一桌。

霍锦帆没怎么动筷,他一直在审视面前的女子,她明明很饿,却吃得很细致,几口饭几口菜,仿佛这是世上最美味的食物。

这让他想起多年前,她还是霍家兴的妻子,跟霍家兴一起出席霍家大宴时的情形。

那天沈芸身着一件素白旗袍,上面绣着一朵朵怒放的梅花,从裙摆一直延伸到腰际,长发披散在肩头,眼神清澈如同溪水,宛若古画中走出的仕女,说不出的婉约动人。

"你还是长发好看。"霍锦帆忽然开口。

沈芸愣了一下,轻轻点点头,"以后再慢慢养长。"

"小叔……"

"怎么?有事说话就抬起头。"

沈芸下意识抬起头,正好撞见一双静若寒潭的眸子,要说霍锦帆脸上哪里最好看,应该就是这双眼睛。如星辉璀璨,如破云月光,只是对望一眼,她险些就要失了心魂。

"小、小叔,你见过我儿子么?"

提到儿子,沈芸险些落下泪来,虽然在狱中的三年,她告诉自己,千万不要随意哭泣,因为在那种地方,哭是解决不了任何问题。

可是见不到儿子,她心如刀割。

"见过几次。"霍锦帆说话不多,都捡要紧的回答。

"他好么?"沈芸双眸一亮,紧张地问他。

"很可爱,看得出来三哥很喜欢他。"

"这样……这样就好。"只要儿子没在那里受罪,她也能稍微安心一些,她一定会想办法把孩子接回自己身边。

"吃完的话现在可以去睡一觉。"霍锦帆有不少事情要忙,不可能耗在这里陪她,"你想要回自己的儿子,无论如何也不能像现在这样,你和你姐姐一点也不像。"

沈芸脸色微白,想到脸上挂着冷笑的沈媛,是啊……现在沈媛霸占了她以前的位置,当上了霍太太,甚至还代替她做了她儿子的母亲,而她那个刚刚出生就失去了母亲的孩子却一无所知。

"对了。你还不知道你儿子的名字吧,他叫霍霍成贤。乐善好施,修仁行义,倒是个好名字。"

霍锦帆说完便离开了饭堂。

你的儿子名叫霍霍成贤,乐善好施,修仁行义,倒是个好名字。

沈芸苦笑着躺倒在床上,她不知道霍锦帆最后那句话,是在告诉她这孩子的名字寓意很好,还是说身为母亲的她,是个经济犯。

她不知道他是否还讨厌她,毕竟霍家兴是不会告诉别人她替他顶罪的。

至于他这次对她施加援手,或许是同情怜悯,也或者是其他的原因…&hel

热情的邻居 美艳不可方物耿灿灿

lip;再或者,他还记得那件事。

霍家兴挂在口中的丑闻,其实是有关她和霍锦帆的。整个霍三爷一脉都知道她和霍锦帆发生过关系,她被认为是霍家最不守妇道的女人。

霍锦帆身在霍令爵最小的少爷,现任当家太太的亲儿子,谁也不会找他的麻烦,倒霉的只有沈芸而已。

其实那件事沈芸也不怪霍锦帆,那天他们两人都莫名其妙地有点失去控制。

当年霍家兴风华正茂,沈芸性格内敛不爱说话,她以为他想娶自己的姐姐沈媛,却没想到他会娶自己。

沈芸出嫁的时候很风光,后来她才知道,霍家兴娶她,图谋的是她祖上留下来的那些东西。母亲去世的时候让她当嫁妆,沈芸自己留了个心眼没有拿出来。

婚后,霍家兴见她根本没那些东西,便露出了本来面目,连碰都不愿意碰她。不碰她倒是省事,反正她对霍家兴也没有多少感情,要不是碍于霍家在南城的势力,她又怎么会答应嫁给他呢。

再见到霍锦帆,沈芸居然做了那个梦。

梦里头男人的手有些冰凉,声音很温柔,他说,傻丫头你真美。

梦里头那张脸逐渐清晰起来,赫然就是霍锦帆那张精致的面庞,眉眼疏离,却是勾魂摄魄。

感觉有人在触碰她的面庞,沈芸猛然惊醒,眼前正是霍锦帆那张脸,她惊呼了一声,红着脸从床上爬了起来从床上爬了起来,心虚地不敢去看他的眼睛。

"起来了?"霍锦帆从床边站起。

"啊是。"沈芸瞧见床边已经放了几套衣服,都是新的,熨烫的很是齐整。她赶紧说,"谢谢小叔。"

霍锦帆不动声色地坐到红木椅上,“衣服换上试试。”

这些衣服里居然有一套素白色的旗袍短裙,上面绣着红艳的腊梅,跟她以前穿过的款式很像,她不由一愣,伸手拿了起来。
沈芸见霍锦帆根本就没有要离开的意思,抿了抿滣,轻声说,“小叔能出去……”

“就在这穿。”

男人低沉的声音极具蛊惑,沈芸脸颊开始发烫。

她不禁想起两人赤裎相对的那个夜晚,犹豫了片刻,还是解开上衣的扣子。

霍锦帆眸色暗沉,透着几分捉摸不定。

这丫头很适合白色,所以他刚才挑了件白色的中式长衫给她穿,衣服里面便是一片雪白,如同一块裸玉,让人想伸手把玩一番。

沈芸刚拿起旗袍,霍锦帆忽然走上前来,她吓了一跳,下意识往后退,一只冰凉的手已经扣在了她的后腰处。

沈芸紧张的将旗袍拿在胸前,试图将两人隔开。

霍锦帆将她的手往下移了移,露出她漂亮的左胸。

她真是瘦了许多。

霍锦帆目光落在沈芸左胸上,那里有一颗朱红色的小痣,“这个小东西生的真好看。”

无端的就多了股暧昧的气息。

沈芸感觉自己快要窒息了,可霍锦帆却不放开她,继续端详着那个地方,“就像是一块白玉上的鸡血沁,漂亮。”

沈芸咬着下滣,“小叔……”

霍锦帆微微勾滣,“我不是你的小叔了,还是说你仍然眷恋家兴那边,想要做他的妻子。”

沈芸用力摇头,换了个称呼,“四爷。”

霍锦帆微微一愣,缓缓松开手,表情变得淡漠,“穿好衣服,我在外面等你。”

沈芸换上一件及膝的翠绿色裙子,将新买的那些衣服叠好放进行李包里,手指无意间碰到一个塑料盒子,里面装的是电动小汽车,她赶忙拎着行李跑了出去,"四爷您能再帮我个忙么?"

霍锦帆挑了挑眉,示意她继续说下去。

她连忙将电动小汽车递给他,这是她从监狱里出来买的唯一一样东西,已经花掉了她所有的积蓄,"这个,您有机会见到霍成贤的话,能不能帮我给他。我是个不称职的妈妈,从他出生起就一直没在他身边。"

"为什么你不自己给他?"霍锦帆看着她。

沈芸眼眶微红,霍家的人根本不许她见儿子,她又怎么可能亲自给他。

她以为他拒绝了,正准备收回电动汽车,他却伸手接了过来,"等有机会。"

"谢谢四爷!"沈芸顿时露出甜甜的笑容。

霍锦帆这个人性格冷淡,对很多事情都不上心,他帮沈芸只因她曾是他的女人,虽然只有那销魂的记忆。

经过这一天的相处,他倒是对沈芸的印象深刻了一些,他也在等这个女人开口向他求助,是真正的求助。

结果沈芸默默的换了一身简单的行头,就拎着行李包走了。

她就这么走了?

霍锦帆饶有兴致地挑了挑眉,一个女人既没有钱又没有落脚的地方,她打算怎么活下去?

霍锦帆叫来袁泉,让他随时跟在沈芸身后,看看她都去了哪里做了什么。

四爷什么时候对这个女人这么感兴趣了?袁泉带着疑惑走了。

其实,霍锦帆让他跟着沈芸还有一个原因,沈芸的家里顶多算是书香门第,配霍家兴还远不够,但霍家兴偏偏将她娶回了家,后来又弃如敝屣。

霍家兴为何要这么做?难道是这个沈芸身上藏了什么秘密?而霍家兴想从她身上得到什么?

如果是这样,霍家兴现在未必会放过沈芸。

沈芸下楼以后,找了个公用电话。

电话响了好半天,终于有人接听了,传来老人慈祥的声音,“喂,哪位啊?”

沈芸颤声说:“婆婆,是我,我是沈芸,我今天出狱了。”

“芸芸你出狱了为什么不提前告诉我们,婆婆好让菲菲去接你啊。你现在在哪里,我让菲菲去接你。”

如果说沈芸的亲爸后妈对她一点感情也没有,那眼下跟她通电话的黎婆婆是这么多年来唯一挂念她的人。

沈芸的亲生母亲已经去世多年,临终前就把她托付给黎婆婆,在沈芸心里,黎婆婆就是她在这世界上最后的亲人。

她入狱的时候,黎婆婆为她掉了不少眼泪,所以出来的时候,她不太想麻烦她老人家。

何菲菲是黎婆婆收养的孤儿,和沈芸的关系还不错,直接一辆出租车就开到了小区楼下,“你这女人,不肯麻烦我奶奶,好歹给我打个电话啊。”

沈芸无奈说,“我没想到霍家会不管我……”

何菲菲叹了口气,“当他把事情栽赃到你头上的那一刻,你不就应该明白了么?对了,你是从哪里过来的?”

沈芸的脸红了红,“小叔暂时收留了我。”

何菲菲摇了摇头,“你还别说,你和这位小叔才真的是扯不清理还乱,他既然肯收留你,说不定对你有情啊,像他这种钻石级别的单身汉,可比霍家兴好多了。你为什么不在他家住下?”

“那怎么行。”沈芸连忙说,“我好歹是霍家兴的前妻,我不能再给小叔扣丑闻了。”

“怕什么啊……你就直接告诉他……”

沈芸一把捂住何菲菲的嘴,“好啦。别说了,再说我就不理你了。”

沈芸到黎婆婆家,是过来取当初入狱前委托她老人家保管的东西。

婆婆从里屋捧出个红色漆雕的木盒,何菲菲在旁边说:“幸好你出来了,我们的任务也算是完成了,这几年大哥总想拿你的东西出去变卖,都被婆婆和我阻止了,你都不知道要藏住这些东西有多艰难。”

沈芸捧着盒子,朝着黎婆婆鞠了个躬,当时她也是走投无路,否则也不可能麻烦到黎家这两个善心人。

就在这时,门忽然被打开,黎婆婆的儿子黎邵谊领着两个人走了进来,竟然是霍家兴和沈媛?!

沈芸满脸怒意,“你们这是做什么?”

霍家兴进来后,双眼便死死地盯着她手中的木盒,沈媛冷笑,“我就说你把东西藏到哪里去了,原来是在这里。”

沈芸迅速将木盒藏到自己身后,“霍家兴,我现在和跟你一点关系都没有,你这是私闯民宅懂不懂?”

“黎大哥领着我进来的,怎么就是私闯民宅了?”霍家兴凉凉一笑,“把你背后的东西拿出来看看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