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妃肉莲是啥,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漠银河不想给他任何窥探明镜舞姿的机会,他很小气,并且以此为荣,说:“国宴你就坐在我身边,做个不食人

间烟火的皇后即可,其他什么都不需要做。”

“你脑子里又想到了什么,这般出尔反尔,朝令夕改?”司明镜觉得这男人,毛病!

漠银河大笑,将她狠狠搂在怀里不舍得分开,他说:“我刚才忘了你不但是我的皇后,更是姆大陆的女王陛下,

怎么能跳舞娱乐大众,我的明镜是最尊贵的,我舍不得降低你的格调。”

司明镜说:“我信你个鬼。”

“哈哈哈哈。”漠银河笑得更欢了,今天是他的好日子,他心情好,笑起来眉飞色舞,很是夺人眼球。

晚上司明镜陪着漠银河去参加国宴,她果然端着,优雅的坐在漠银河身边,做个端庄雍容的皇后。

席间,坐在夜深身边的宋糖糖频频反胃,几乎吃不下东西,吸引了夜星光的注意。

她询问情况,怕儿媳妇吃坏了肚子。

宋糖糖摆手,说:“妈妈,我没事。”

“你确定?要不要叫明镜过来给你看看?”

“我真的没事,我……”

宋糖糖满脸喜色,欲言又止。

夜星光反应过来,又不敢相信:“你怀孕了?”

此话落下,隔壁桌好几个女性朝着宋糖糖望过去。

有人小声嘀咕:“她不是吃了减肥药,不孕不育了吗?”

“看她那反应,好像是孕吐?”

宋糖糖这几个月总是被人议论一辈子生不出孩子,她从来不解释,也不反驳,与夜深暗暗努力,前几个月都没有任

何喜讯,但是从上上个月开始她的月事就没有来,上个月也没有来,小两口高兴的去医院做检查。

只是,都说头三个月不要大张旗鼓,所以小两口一直没有声张。

夜星光问起来,宋糖糖才点点头。

夜星光高兴坏了:“哎呀,什么时候的事情,怎么也没告诉我?”

夜深终于得瑟起来,说:“妈,糖糖怀孕快三个月了,我都说了申请孵化蛋,她偏要自己生,现在孕吐难受,我都

后悔死了,早知道当初坚决不管她同不同意,直接申请孵化蛋。”

“我就是想自己生嘛。”

宋糖糖就是想挺着大肚子,让所有人都知道,她不但能怀孕,还能自己生!

夜星光乐得嘴巴合不拢,这可真是双喜临门!

那些往日里在背地里嘲笑她吃减肥药吃坏了肚子的人,全都不可思议的议论起来。

“不是说,再也不能生育了吗?”

“是不是被皇后治好了?”

“当初说二公主不能生,可是二公主几个月前就怀孕了,现在三王妃也怀孕了,肯定是皇后治好了她们,皇后的医

术,从来就没有让人失望过,那是不是代表其他吃了减肥药的人,都能治了?”

有人主动凑到司明镜面前,询问这件事。

司明镜真诚摇头:“这个,真的不是我治疗的,我不会治。”

别人不相信,但司明镜一口咬定自己不会治,其他人也没有办法,总之羡慕宋糖糖就对了!

登基大典结束的第六天,司明镜踏上了去A国的旅程。

周院士终于坐上了飞碟型飞机,很是骄傲。

到了A国后,她与衍珍惜出去逛街被记者拍到,当天各大媒体铺天盖地全是她,那盛况……

衍珍惜打趣她:“明镜,你可真是无限风光。”

司明镜摁着眉心:“这风光给

明妃肉莲是啥,

你要不要?”

衍珍惜还记得年幼的时候,他父亲还是A国的总统,那时候她是最受瞩目的小公主,别的小朋友可以去游乐场玩耍,偏偏她不行,身边永远有很多保镖护着,顿时便摇头笑道:“不要,我消受不起。”

没错,出门逛街的乐趣没有了。

现在A国的网友都酸死了,说她运气好,抱住漠银河的大长腿,飞上枝头变凤凰。

在他们看来,成为一国皇后,那绝对是女人这辈子的最高目标。

殊不知,她在成为一国皇后之前,早已是一国之主。

司明镜打电话给漠银河,在电话里抱怨他害她失去了逛街的乐趣。

漠银河哄她:“宝宝,那要怎么补偿你?”

“想喝奶茶。”

漠银河:“……”

漠银河气到笑:“金山银山你不要,就要你老公给你买一杯奶茶补偿?”

司明镜理直气壮:“怎么不行吗?我昨天与珍惜出去逛街,看路边一对小情侣吵架,后来那个女孩就是被男孩的一杯奶茶给哄好的。你让我失去了去大街明妃肉莲是啥上随便买奶茶的快乐,但奶茶我还是要喝的。”

漠银河说不过她,举双手投降,说:“行,我给你买奶茶,你想喝什么口味的奶茶?”

“随便,好喝的就行,你决定。”

于是,远在亚特兰蒂斯的漠银河,打开手机外卖APP,给她点了一杯奶茶。

他最近忙得抽不开身,不然是要陪她去A国家的,据说她能领一个奖,这是老婆第一次领奖,漠银河为她自豪。

外卖把奶茶送到夜家,司明镜拿着奶茶拍了一张照片,发给漠银河,微信道:“味道不错,谢谢老公~~”

漠银河看着微信,回了一句:“八辈子没喝过奶茶吗?看把你给出息的。”

司明镜沉吟了一下,笑得很灿烂。

然后,她也打开外卖APP,在亚特兰蒂斯海底帝都找了一家咖啡店,给他点了一杯咖啡。

咖啡直接送到王宫大门口。

外卖员是进不去的,只能送到门卫处。

门卫看到姓名:漠银河。

吓得以为是什么恐怖分子送来的!

皇帝陛下想要喝咖啡,怎么可能需要点外卖?

门卫打电话给警卫处,警卫处把这杯咖啡拿过去,里里外外都检查了一遍,确定没有问题后,又打电话给风珏。

风珏也觉得奇怪,谁会给阁下外卖点咖啡?

直到司明镜微信询问:“给你点的外卖味道怎么样?”

她的手机显示,订单已经完成。

漠银河道:“什么外卖?没看见。”

司明镜:“我这边显示已签收,你问问。”

漠银河叫来风珏,风珏手中拿着一杯咖啡,正纳闷着,说:“阁下,有人给您外卖点了咖啡,不知道是谁?”

漠银河嘴角一抹淡淡的弧度:“除了你们尊贵的皇后殿下,还能有谁?拿过来。”

喜欢夫人你的小龙崽四岁半了请大家收藏:

司明镜点头,看到夜念白频频给她使小眼色,司明镜起身说:“爸爸,我先带孩子们回去了。”

“去吧。”

夜君擎早就看出来孙子没心思写毛笔字,他假装没看见,让儿媳妇解救孙子。

司明镜很忙,因为漠银河的登基大典有诸多事宜也需要她参与,所以丫丫的好朋友来夜城,司明镜没有亲自招待,听说路漫漫与孩子的母亲也是闺蜜,司明镜给对方定了酒店后,便没有继续再过问。

后续,都是他们自己联系师父。

几天后的一个早上,她从薄冷口中得知,第一支针剂的药效维持了五天。

丫丫已经注射了第二支日光酶,不知道第二次能够维持几天?

司明镜记在心头却无暇过问,因为,转眼漠银河的登基大典便近在迟尺。

登基大典的流程从早安排到晚,早上她需要随漠银河去神殿祭祀。

亚特兰蒂斯的神殿,很气派,很庄重,神殿顶上有一尊美人鱼的雕塑,那是亚特兰蒂斯子民信奉的海洋之神,地位与姆大陆的龙女雕塑不分伯仲,。

唯一的区别,亚特兰蒂斯的神殿是神圣不可亵渎的地方,平时从不对外公开开放,不像姆大陆的龙王庙,俨然成为最著名的旅游打卡圣地。

在亚特兰蒂斯,除非有大型祭祀活动,平日里除了帝王,没有其他人能够被允许踏入神殿。

司明镜也是第一次走进神殿,第一感觉便是古老而庄重,高高的墙壁上画着各种色彩斑斓的壁画,看上去颇具宗教艺术,是描写海洋之神的形象,海洋之神的活动、海洋之神对人类的庇护,像是安抚人心的艺术。

漠银河牵着她的手,目光温柔而炙热。

他带着她,一步一步走到神殿的最顶端。

祭祀活动持续了整整一个小时。

漠银河低声问她:“累吗?”

“不累,挺有意思。”

漠银河便笑了。

仪式的最后,一行人来到神殿最顶端的露台,露台下的广场上,人潮涌动,民众们探头探脑,全都想要挤在最前面,见证这历史性的一刻。

主持这场仪式的长老,高举着夜星光亲自写的禅位诏书,宣读:

“国体已定,天命攸归,吁登大位,以定国基,合词仰乞圣鉴,票匡国体,全君主立宪。本女王宣布,从今日起,我儿漠银河太子殿下为亚特兰蒂斯新一任君王,并国之最上主权,奉之于皇帝,承天建极,传之于万世……”

广场上,民众们都在欢呼。

漠银河是深受爱戴的。

他的政绩,大家有目共睹。

这些年,民众们日子越过越好,大家心里都很感激漠银河,更敬重他。

司明镜为自己深爱的丈夫感到骄傲。

诏书颁布后,漠银河发表登基演讲。

全国直播。

演讲的主要内容,是他对民众承诺,他将会带领亚特兰蒂斯,走向历史上最受人瞩目的盛世。

他阐述自己的政治目标,激扬大气,广场上掌声此起彼伏。

半个小时的演讲结束,漠银河宣布,检阅海军。

这是向国内外展现亚特兰蒂斯的军事力量。

是震慑,更是增加民众的自豪感。

薄冷作为外国嘉宾,坐在外国嘉宾席位上,全城目睹了这场检阅仪式。

有媒体特别捕捉了薄冷的表情,这位战争狂魔的脸上,露出了一丝警惕和紧绷,这让媒体大为兴奋,纷纷表示亚特兰蒂斯的军事力量,就连薄冷都很是忌惮。

活动结束后,薄冷在博微上看到这个论调,对司明镜道:“哼!给他能的!”

司明镜笑。

她忙了一上午,累了,这会儿已经回到王宫,脱掉厚重的吉福,坐在沙发上躺尸。

漠银河还有事,比如接受各地官员的朝贺,他独自去忙碌。

司明镜已经累得不想作陪了,只愿意参加晚上的国宴。

然后,她接到一通电话。

是从姆大陆打过来的,是一则喜讯。

华锦瑟生了,生了个漂亮的小闺女。

陆金逸高兴坏了,恨不得昭告天下,不但亲自打电话告诉司明镜,还在某个兄弟群里大声嚷嚷。

陆金逸:“啊啊啊啊啊~我家锦瑟生了!她生了!闺女!是闺女!”

陆金逸把小闺女的照片发到群里,照片上的小女娃皱巴巴的,还看不出来是不是美人胚子。

但是有陆金逸和华锦瑟的基因在那摆着,应该是漂亮的。

盛流云:“是小龙崽吗?”

云殷道:“一看就不是。”

[标

明妃肉莲是啥,

签:p标签]盛流云失望的哦了一声。

陆金逸发飙道:“不是小龙崽怎么了?你们谁生出了小龙崽?你们都没办法让女人生出来,凭什么就要求我家锦瑟生个小龙崽出来,两个单身狗,你们就嫉妒吧!”

薄冷发了两个字:“明妃肉莲是啥恭喜。”

然后,又发了一个红包,单独给陆金逸发的。

司明镜也给陆金逸发了红包,然后亲自给华锦瑟打电话,恭喜她喜得贵女。

华锦瑟在电话里也恭喜她,恭喜她丈夫登基称帝。

午饭后,司明镜小眯了两个小时,被漠银河吻醒。

他暂时忙完了,稍作休息,等待晚上的国宴。

看她睡得香,许是嫉妒,将她给吻醒,想看她气急败坏的娇俏模样,但是司明镜只是懒懒的伸了个腰,就爬了起来,没有看到美人的起床气,漠银河的恶趣味没有得到满足,便将她抱在怀里加深了吻。

“晚上给我跳一支舞,如何?”

“什么舞?”

“都好。”

漠银河记得当初自己登基为太子的时候,那一次国宴她一舞成名,轰动了整个海底世界。

可是也是那支舞,勾起了曲流殇对她的窥探。

想到这,漠银河忽然一皱眉:“算了,不跳了,晚上单独跳给我一个人看。”

免得她又一呜惊人,勾起其他人不安分的瞎想。

因为这次的外宾里面,也有曲流殇。

那小子最近很老实,自从得知他也研究出任意门之后,曲流殇还是夹着尾巴做人,不敢再招惹他。

他把目标落到了陆地上,短短几个月,可陆地上不少国家建立了外交。

喜欢夫人你的小龙崽四岁半了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