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奶活着却梦见她死了 最新章节,

  • A+
所属分类:心情日志

听到我的问题,秦苗苗愣了一下,然后说:“能有什么,我们武当山的弟子啊,前辈啊。”

我笑道:“我心境刚才受到了冲击,如果我的感知没有出错的话,你们武当应该养着精神类的妖物吧,我和妖接触很多,对妖身上的气息也算是敏感了。”

秦苗苗笑道:“这算是我们武当山的秘密吧,宗大朝奉就不要追问了。”

他这么说,我便也不好继续追问下去,便只能继续往前走。

很快我们就到了紫云殿,同伴们并没有休息,大家凑在一起正谈论这次武当之行可能遇到的情况。

见我进门,众人也是查看我的情况。

毕竟我落在武当山顶之后,他们就不知道我的情况如何了。

见我平安无事,李成二就说了一句:“那白鹤没有为难你啊?”

我说:“只斗了几个回合,估计两天后,还得打。”

李成二问我:“我们要不要去帮忙?”

我说:“暂时不用了,你们就在紫云殿待着,那边的情况我能够应付。”

说话的时候,我给李成二使了一个眼色,而我这个眼神的意思,是让他到时候见机行事。

李成二不动声色,我也不知道他是不是领悟了。

我又看了看狐小莲,不等我有什么表情提示,她直接说了一句:“这武当山妖气很重,道门之地,妖气横行,可不是什么好事。”

狐小莲本身就是妖物成人,对妖气有着天生的敏锐。

秦苗苗直接转移话题说:“我们那位白鹤老祖宗是我们武当的门面,或许它老人家的修行太强了吧。”

狐小莲说:“不是它。”

秦苗苗见转移不了话题就说:“兴许是我养的两只黑猫吧,他们是我的兄弟,如今也是有些灵气了。”

狐小莲没

奶奶活着却梦见她死了 最新章节,

有再搭话。

我则是说了一句:“我听戚文和跟我讲了,你和黑猫之间的渊源,有机会的话,我想亲眼看看那两只黑猫,可否?”

秦苗苗说:“行,明天我给你安排吧。”

又在同伴们这里待了一会儿,确定大家都没有什么事儿,我们便直接返回了山顶的盘龙殿。

在我和戚文和进盘龙殿的时候,秦苗苗又对我说:“宗大朝奉,明天有劳您跟我卜算一下,今天就不打扰了。”

我没有直接拒绝,而是说了一句:“明天再说吧。”

回到房间,简单洗漱后,我便睡下了。

我越发觉得在武当山还有一些危险要应对,我需要养精蓄锐,以最好的状态迎接即将发生的一切。

次日清晨,随着一声鸡鸣,我醒了过来。

清晨六点多,阳光刚出来一点,天还有些冷,特别是山顶。

我洗漱好了,走到院子里,就发现戚文和在院子里打拳、炼气。

我没有打扰他,而是在另一边也开始打拳,做自己的早间功课。

等我一套拳打完,戚文和那边也才刚刚结束,他吐纳了一口浊气,面色红润,对着我问道:“宗大朝奉,早饭想吃些什么?”

我没有说吃的,而是打量了一下戚文和的周身说:“你的周天气息已经很强大了,距离外周天的形成只差一步了,行气之后,你的血脉也是变得十分的活跃,你们武当的功法,还真是不简单啊。”

戚文和说:“宗大朝奉过奖了,我距离外周天的形成,还有一大步要走,目前还只是摸到了门槛而已。”

我问戚文和:“对于武当山的妖气,你有没有什么了解?”

戚文和愣了一下,随即摇头。

我看得出来,他是了解一些的,只是他不愿意说。

吃过了早饭,没一会儿秦苗苗就亲自过来了,黄韦也是跟在他的身边。

见面拱手打招呼之后,秦苗苗主动说:“我昨日回去,思来想去,总觉得让宗大朝奉给我卜算,有些冒昧了,今天我把昨天的话收回。”

这秦苗苗怎么感觉忽然变了一个人似的。

黄韦也是在旁边说道:“荣吉大朝奉的卜算,是讲机缘的,咱们是没有这个机缘的。”

我则是直接开口说了一句:“八天,准确的说,是七天。”

戚文和一脸疑惑。

秦苗苗、黄韦则是全部愣住了。

我继续说:“武当山的气运,殇养各半,殇者无序,养者有数。”

“你,你,还有武当山的龙鹤真人,都在养者之列。奶奶活着却梦见她死了

说话的时候,我指了指秦苗苗和黄韦,然后继续说:“这殇者目前还不好说,不是一人抵四殇,就是整个武当山的一场浩劫。”

戚文和不懂我在说什么。

秦苗苗和黄韦却是听懂了。

秦苗苗深吸了一口气看着戚文和说了一句:“文和,你先下去吧,去殿外候着,没我吩咐不要进来,有其他人来了,也全部去给挡在殿外吧。”

戚文和虽然一脸的疑惑,可还是照做了。

等戚文和出去后,秦苗苗才问我:“宗大朝奉,看来你已经私下里对我们武当上的情况进行了卜算。”

我说:“是,我本来想算武当上未来八年的气运,可不知道受到了什么干扰,结果八年变成了八天,而且这八天里竟然藏着武当山的一次浩劫。”

秦苗苗说:“不会是武当山的浩劫,是我一个人的劫数,我会以自己的性命抵那四殇之灾。”

“殇者,未成而死者,或为大义而战死者,为亲、为国而舍身者。”

“我不为大义,不为国,只为亲。”

我问:“为了你师父?”

秦苗苗点头。

黄韦始终一言不发,他也是知道这件事儿的。

我叹了口气问:“这武当山的妖气是怎么回事儿?”

秦苗苗就说:“宗大朝奉,您放心,我武当山再不济,也不会做危害苍生的事儿,那妖气的确是猫妖的,不过不是我养的两只猫,而是请来的转运猫妖,那猫妖还不是活的,而是从地府拉回来的。”

“不过你放心,我们并没有用任何的邪术,都是用正规的术法拉回来的。”

我看着秦苗苗问道:“除了你和黄韦,还有其他人参与了?”

秦苗苗点头说:“是的,戚文和给讲的那些事情中,提到我黄师弟的时候,是不是提到了一个扎纸匠?”

我点头。

秦苗苗说:“帮我从地府拉回转运猫妖的,就是那扎纸匠的后人,他现在也在我们武当山。”

我问:“故事里不是说,那扎纸匠死了,你们武当便和他们再没有联系了吗?”

黄韦这个时候接过话说:“本来是这样的,可前几年我们又联系上了,这件事儿,我们师父都不知道。”

“而且那扎纸匠还给我们说了另一个故事。”

我道:“哦,关于你师父的?”

黄韦和秦苗苗同时点头。

而后秦苗苗指了指屋内说:“我们坐下说吧。”

我点头。

进屋坐下之后,秦苗苗和黄韦相互看了一眼,然后黄韦点了点头示意他来说。

之后,他便转头看向我说:“我师父养了很多猫,这事儿是真的,不过这些猫并不是他收了我们当徒弟之后养的,而是在收我们当徒弟之前就养了的。”

“我师父小时候又黑又瘦,还有个不好听的外号,他养了一只小黑猫,觉得那小黑猫和他很像。”

“后来我们师祖随鹤学艺,小黑猫也沾了光。”

“不过小黑猫福薄,道缘也浅,一次修行中迷失了本心,跑下山去,它教了一头老虎做徒弟,帮着山匪为祸。”

“而且小黑猫在外期间,还生了两只黑猫,收养了一个小孩,那个小孩儿就是我的掌门师兄。”

“我师父下山,并不是游历,而是替小黑猫收拾烂摊子。”

“我师父带回了黑猫,还有我大师兄,不过小黑猫却再次跑掉了。”

“后来,小黑猫化身普通的猫,去了老铁匠的身边。”

“那个时候,小黑猫的本性已经收敛了很多,毕竟过了好几十年。”

“小黑猫最后在河神的感召下成全了老铁匠和那个跳河的女子,自己却魂入地府。”

“不过小黑猫因为生前犯下很多过错,在地府受了很多的劫,它在受劫期间,魂魄竟然慢慢沾染了运势气运,成了一只可以转运的猫灵。”

“于是地府就给它赐了官——行运星官。”

“这世界上常有气运出现混乱的地方,没有大能出手,那个地方必然生出灾变。”

“可行运星官出手就可以很轻松地化解大部分的危机。”

“不过它的心里始终觉得亏欠了,我师父。”

“因为我师父在修行最重要的时候,下山寻它,耽误了修行,错过了进入大天师的机缘,至今仍被困在中段天师之列。”

“所以小黑猫在做了些年行运星官之后,就想着补偿我师父,所以他通过地府的关系找到了扎纸匠的后人,让扎纸匠用扎纸匠的手法,将其带回人间,然后联系上我们,为我师父谋那大鱼之气运。”

喜欢天字第一當请大家收藏:

想到这里面可能还有事儿,我就问戚文和:“方便说一说,为什么他们不敢找吗?”

戚文和就说:“其实也没啥原因,就是我们武当山的那

奶奶活着却梦见她死了 最新章节,

位老祖宗脾气不好,外人去了,肯定会被打出去。”

我问:“白鹤?”

戚文和说:“是的,我们师祖就住在老祖宗的鹤巢深处,这谁能找到他啊。”

“我有幸在那边生活过几年,最后还是师祖给我送出来的,要不然我都快成了野孩子,与世隔绝了呢。”

说到这里,戚文和就又沉默了几秒中,顺手拎了一下桌子上的水壶说:“水都喝完了,我去添点水来。”

我摆摆手说:“不用了,在喝水,一会儿就光往厕所跑了。”

戚文和笑了笑。

我心里也明白,这个话题到这里基本就结束了。

戚文和知道的,基本也都告诉我了。

所以我就对戚文和说:“好了,你也去休息吧,我也稍微休息会儿,晚饭的时候再叫我。”

戚文和点头,然后收拾了茶杯,拎着茶壶就出门了。

给我关上门之前,他还对我说了一句:“我就住在偏房那边,您有事儿喊我就行。”

我说:“行。”

戚文和给我关上门之后,我没有休息,而是从背包里拿出一张蓍草纸来。

小黑龙和小白龙也是从背包里爬了出来,这是武当仙山,我完全不用担心什么。

小黑龙乖巧地卧在蓍草纸的旁边,小白龙则是满屋的撒欢。

我放下奶奶活着却梦见她死了蓍草纸之后,又从背包里取出八枚铜钱来。

随后我心里想着龙鹤真人、秦苗苗,以及黄韦的过往,将手中的八枚铜钱全部撒在蓍草纸上。

“铛啷啷……”

随着铜钱落下的清脆声音传来,八枚铜钱散落在蓍草纸上,四正四反。

八枚铜钱看似排列十分不规律,可我在看了几眼后,就能看到四正四反八枚铜钱之前的运势线来。

而我卜算的正是武当未来八年的气运。

四反为殇,四正为养。

殇者示死,养者示生,殇来则养起,这就说明未来八年,武当会有大变,而这种大变并没有多少汹涌的波涛,而会来的十分的平稳,大变过后,武当大能者仙游,有才智者登临江湖“大鱼”之列。

推算到这里,我继续观察几枚铜钱,就发现几枚铜钱落下的位置,蓍草纸不太平整的纹路。

这些纹路将八枚铜钱联系在一起,让他们之间的距离看似远实则近。

我本来想要一枚铜钱算一年,可现在却变成了一枚铜钱算一天。

八年之变竟然在外力的推动下,变成了八天之变。

我开始怀疑这股外力是我,可在仔细推算了一会儿后,我就发现这外力不是我,而是武当山本身。

是那欲将大鱼放入江湖鱼塘的武当山本身。

发现这些之后,我的眉头就紧锁了起来,未来八天武当将会一场巨大的变化,而我已经深处这股暗流之中。

想到这里,我再从背包里取出一枚铜钱来。

我将自己的几分相气注入铜钱,然后将铜钱放到蓍草纸上,轻轻一滚。

这枚铜钱便滚到了八枚铜钱相对中央的位置,而象征我的那枚铜钱是正。

这表示,我已经武当山的气运给钓住了,我现在想要脱身,也于事无补了。

我再次深吸一口气,将蓍草纸和铜钱收了起来。

接下来,我在心里反复推演了四五次,无论是殇、养的关系,还是铜钱之间的线、气联系,都在预示着一个无法改变的结果。

武当山八天之内,要么有可以抵四殇命数的大能归天,要么会有大量的武当山弟子遭难,直到填够了四殇的劫数为止。

四殇过后,四养命数的那个人将会出现,惩戒武当气运,入江湖鱼塘的“大鱼”之列。

而目前武当能够承载四养命数的人,只有三个,一个是龙鹤真人,一个是代掌门秦苗苗,再一个便是剑绝黄韦。

至于四殇的话,那就不一定了,完全是一个未知数。

转眼间,便到了晚饭的时候,戚文和给我送来了武当的饭菜,这里吃的比较清口,而我也不挑。

吃了晚饭,我就提出想要出去走走,戚文和也没有拒绝,就说陪着我走走。

我们没有往武当山的深处走,而是往半山腰的紫云殿去了,我想去看看同伴们住的是否习惯。

走出了山顶道观的大门,正准备往半山腰走的时候,身后忽然传来了秦苗苗的声音:“宗大朝奉。”

我扭头看去,秦苗苗已经快步跑了过来。

我问他什么事儿,秦苗苗就说:“没什么事儿,你要到武当四处走走吗,我陪你。”

戚文和听罢,主动退到了一边儿。

秦苗苗走过来之后,又说:“你也跟着吧。”

戚文和点头。

我则是对秦苗苗道:“我只是去看看我的同伴,不用代掌门一直陪着我。”

秦苗苗笑道:“我反正闲来无事。”

走了几步,秦苗苗就问我:“宗大朝奉,我听闻你的相卜手段一流,不知道能不能空暇之余,给我卜算一卦。”

我愣了一下笑道:“您在和我开玩笑吗,您是武当的掌门人,这相卜肯定也十分的精通,说不定还比我厉害,我怎么给你算啊?”

秦苗苗说:“宗大朝奉,你这算是说错了,我学了不少的本事,唯独相卜之术师父没有教我,我自己倒是研究过一些,可都是一些皮毛之术,不成气候,不成气候。”

“再者说了,我给自己卜算,难免会夹杂着一些私人的情感在其中,在推演的时候难免会有偏差。”

我点了点头说:“卜算是可以,不知道您是想问哪方面的事情。”

秦苗苗没有回答我问题,而是说道:“这个等你见完了你的朋友们,我们再细说。”

我们继续走,今晚的月光比较好,山顶也不会有云雾遮挡,走在这条路上,我们感觉到的是,前所未有的平静。

可在平静之后,又让人觉得藏着十分凶险的东西,而这个东西随时会跳出来攻击我们。

而我们周围有的东西,便只是地上那属于我们的影子了。

我甚至怀疑,地上的影子会跳起来袭击我们。

这种感觉让我很不舒服,武当山的某样东西,已经影响到我的心境了。

想到这里,我忽然停了下来,然后转身看了看武当山道观的深处。

秦苗苗问我怎么了。

我便问秦苗苗:“道观里,有什么?”

喜欢天字第一當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