鸟不可走,马不能飞

  • A+
所属分类:现代诗歌

 有人问袁枚,清朝诗歌中谁写得最好呢?袁枚反问他,《诗经》有300多篇文章,你以为哪篇最好呢?那个人回答不出来。袁枚于是对他说:“诗如天生花卉,春兰秋菊,各有一时之秀。”诗歌正如不同季节里五颜六色的花儿一样,各有其妖娆的姿态。所谓各花入各眼,萝卜白菜,各有所爱。只要诗歌的音韵情趣,“能动人心目”的,就是好诗,无所谓第一第二名啊。
  
  又有人问袁枚,杜甫不喜欢陶渊明的诗,欧阳修又不喜欢杜甫的诗,这是什么原因呢?袁枚说,人与人的性情各异,诗歌的风格也不同,所以他们不相合。接着他引用元稹的话,“鸟不走,马不飞,不相能,胡相讥?”鸟不能行走,马不能飞翔,它们的才能不一样,为什么要互相讥讽呢?如此也可见袁枚的气度和公允之心。
  
  “鸟不飞”只有一个例外,那就是鸵鸟。小鸵鸟问:我们作为世界上最大的鸟,为什么翅膀却这样短,不能像其他鸟儿一样自由飞翔呢?老鸵鸟回答:因为我们腿长脚大,你长大后,就会跑得很快,连快马都追不上,就和其他鸟儿翅膀的作用一样了。我们的父辈还能够头颈上挂着邮包,作非洲乡村特快而忠实的“邮递员”呢。小鸵鸟憧憬地点点头。
  
  这也正如莎士比亚所说:“鞋匠的钉锤,裁缝的针线,渔夫的网,画师的笔,各人有各人的职司。”
  
  中国古人也有诸多这样的感悟,“春有百花秋有月,夏有凉风冬有雪”、“春兰秋菊各有时,同留秀色在人间”等等。
  
  每个人心里都开着一朵别样的花,独一无二,就像每个人的指纹,就像四季的颜色,各有千秋,不分轩轾。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