雕琢软金属的都市丽人林馥

  • A+
所属分类:都市文学

北京城里土生土长的姑娘林馥,外号Orange,说话总是懒赖的,还带着些散漫的腔调。可谁知道,这个平时喜欢穿泡泡纱裙的女孩是一家个性店铺的女老板,在浅蓝色工作室里,她变身为一名技艺高超的女技师,将常人眼中坚固异常的金属玩弄手股掌之间。
  
  另类学生,不爱经济钻艺术
  
  25岁的林馥大学的是经济,这个专业上勉强过关的“学困”生,却得过不少艺术设计奖项。与她接触过的艺术学院的教授、讲师们认为这个女孩的作品带着灵气,具有设计行业所需的信手拈来的感觉
  
  2006年5月,利用宝贵假期,正读大四的林馥陪一位好友去巴黎游玩。在巴黎的这段时间里,她多次去蓬皮杜文化中心的大厅里听先锋艺术家的报告。期间,一个叫RogerSuxton的小伙子,其独特的设计理念深深吸引了林馥。这个曾在密德塞斯大学主修家具设计、习惯于从细微处体现都市突进与内在潜能的前辈,带给林馥的是耳目一新的新鲜感。
  
  第三天下午,林馥慕名来到Roger投资的公司。她在一个个透明玻璃柜里,看到了Hikro-Man,Mikro-Office一系列作品。这种商业化的微雕艺术,是将Mini纯不锈钢板雕成需要的图板,然后在薄片上依据折线向外翻,就会形成一个炫酷的三维造型。神奇玩意儿摆在林馥和好友眼前,两个女孩惊喜地尖叫着拥抱在一起。林馥当场花了一百多欧元买了几盒,要带回宾馆细细品味。
  
  随后,林馥从一个玩家嘴里得知,现在的欧洲设计者,甚至年轻的玩家们,都盛行玩一种“MiNi机床”,包含着金属车床、锯床、铣床、磨床和钻床的它算是五脏俱全了。
  
  在巴黎九区的爱默特公司,林馥有幸看到这种一米五长,三四十厘米宽,重量仅十来斤的“超级玩具”。据说它是欧洲许多家庭车库的必备产品,不但修车时可以造出所需的配件,闲暇之余还能DIY喜欢的日常用品。
  
  明底,除了给家人带上几大包坎佩尔瓷器、格拉斯香水和烟熏牛舌,林馥还花了近200欧元托运了一个Mini机床回国。这个瘦弱女子也能提起的工业机床成为了林馥日后事业的敲门砖。
  
  六七月份正值大学生毕业之际,同学们为了毕业后的去向而各自忙碌,林馥却窝在家里一个劲儿地琢磨她的“机械战士”,并开始琢磨着开店。申请营业执照、选择店址和布置装修。这些事情做起来并不省心,两个月里林馥瘦了二十多斤。
  
  2D06年底,林馥的“MiNi金属屋”终于开业了,她此时的愿望就是要让平面金属立体起来,让这种蕴含着大前景的金属小玩意儿成为都市达人的时尚宝贝。
  
  穴居MM,我在家里闹“工业革命”
  
  “这些蚀刻板上雕刻出来的软金属,你只要根据图样朝外翻,‘不锈钢钢片’就会变成一个站在桌上的立体物件或人偶。”
  
  “在这间9厘米居家式的金属构件中,有立体花园、客厅和厨房,整个别墅设计得极为精细,连浴室的水渍和毛发,甚至床上的情趣摆设也清晰可见。”
  
  在林馥的热情推介下,Mini金属屋渐渐吸引了一批非主流艺术家及白领的关注。但自己所销售的产品暂时还是走中高端路线,昂贵的价格令人望而却步。毕竟,人们不愿意在一张小小的不锈钢片上花费三四百元,加上店面的租金和各类经营开销,造型屋开张后每个月负收益2000元。
  
  学过统计会计的林馥,对着笔记本电脑做出了一个流转模型,反复推敲思量后,她发现问题的症结就在于成本过高。产品由国外进口,加上运输和关税成本,价格要比当地高出一倍,即使再先锋,也无法吸引普通人
  
  于是,林馥有了自己制板的想法。为了掌握必要的技术,她联系上机械设计专业毕业的老同学章伟熙,拜他为师。这个曾在新加坡深造过半年多的“资深”铸造技师,被林馥的那股热情劲儿感染了。在章伟熙的指导下。林馥学到了许多真功夫,比如解决实际操作过程中出现的切边不好、材料变形等问题。
  
  林馥将MiNi金属屋暂时交给母亲看管,自己一头扎进制板的钻研中。
  
  2007年上半年,通过对以往生活经历的想像与发挥,林馥陆续推出了植物园漫步、机车之旅、高架公路和电视塔等不同主题的作品。这些产品兼顾了商业与艺术两方面特征,成本却只需十几元,售价控制在30元一100元之间。经过不断地研磨技艺,如今的林馥,已将雕琢软金属所需的切割、钻、磨、车、裁等技术驾驭自如,在20分钟内就可以制出一个复杂程度适中的作品。
  
  Mini金属屋开始盈利后不久,林馥与章伟熙共同注资的金属屋在新一代商城开业。为了吸引眼球,林馥在店门两边绘上巨幅涂鸦,并亲自设计了店中的各色标识、牌子、垫子和图章,甚至店员帽衫上印的LOGO。整个小店弥漫着浓浓的原创味道。
  
  2007年底,MiNi金属屋和新开张的金属屋,每月给林馥带来的纯利润分别达到8000元及20000元。
  
  最In潮女,独制一辆兰博基尼5000
  
  2008年,林馥的金属店也渐渐走上正轨。崇尚简单生活的她,一有空闲又开始琢磨自己的那台“超级机器“。
  
  在侄子九周岁生日前,林馥花了一个半月的业余时间,制出一个仿德式StreetCarver的新型滑板,如果要买原产品至少需人民币7000多元呢。
  
  “呵呵,我们家的二姨变成了一级棒的技工。”见到小侄子一脸的欢喜,这个彻头彻尾变身的机械女孩,觉得仅加工平面金属还不过瘾,梦想着用软金属打造出自己想要的一切。
  
  一次偶然,林馥看到兰伯基尼公司推出的经典兰博基尼5000跑车,这是博通公司一个叫马赛罗·肯迪的设计天才设计出的最高速跑车,便有了用纯铝造一辆仿真兰博基尼车模的愿望。说干就干,处于创作灵感状态中的林馥会拉上厚厚的窗帘,遮住外面的明媚阳光,一个人躲在幽幽的蓝色荧光灯前开始“创造”属于自己的兰博基尼。
  
  起初没什么经验,且只有机床还不够,还需要有各类工具及材料配套,林馥跑了京城大大小小的五金市场,淘来一件件价廉物美的货品。
  
  依照9。5:1比例图,三个月后,一辆半米长、机罩与前风挡玻璃形成一个平滑大斜面的兰博基尼5000终于在林馥的一双巧手下诞生。反复端详着眼前的新生宝贝,她考虑着用什么颜色喷涂。洋红是她最喜欢的颜色,代表着激情和活力,但反复思忖,林馥还是决定在这个“犟牛”标志的宝物身上喷上凝重的黑。黑色不但能给车子增添神秘气息,而且,更能经得起时光的考验和研磨。
  
  这辆长度0。65米、炫光闪闪、带着传承意味的Countach模型成为了一件镇店之宝。置于林馥MiNi金属屋的中央。
  
  这一年,不知是拉风的兰博基尼5000引来了众多机床族,还是镇店之宝发挥了效果,林馥的MiNi金属屋人气越来越旺。
  
  林馥还听从了章伟熙的建议,从香港引进十几套威武的金属战舰和车船图板。
  
  为了激发更多机床玩家的“创造”欲望,林馥成立了一个自由的玩家组织,参与者除了单纯的机械爱好者,偶尔还会有京城的专业车工钳工加入。这些人有了创造的愿望,就会利用林馥的MiNi机床加工所需要的主、配件。其中的诸多玩友表示:“遥控玩具有很多机械零件,一旦损坏很难配到,而进口零件价格又很贵。在造型店里按件加工航模所需的零件。省钱又方便。”
  
  看到中高端爱好者们沉浸于马达每秒钟200转的轰鸣与快乐之中,林馥仿佛又发现了方兴未艾的商机,她从国外引进了四台功能相仿的微型机床。在温情工作室内,林馥甚至举行了一系列“非主流元素及金属造型艺术”的主题活动,除了吸引一批软金属爱好者,甚至还有外国朋友来追捧……
  
  “从前我有一个理想,就是住在有橡廊的日式房子里面,院子中央植一株樱桃树。樱桃花开的时候,泡一壶茶,坐在橡廊上,看着那淡淡粉色的花瓣落下……”不过这样美妙的日子,林馥可能一时还盼不来。现在的她,每天都很忙,在替自己打工的过程中,将金属揉捏如泥的林馥,寻到的是一份难得的成就感与归属心。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