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都市年轻人的烦恼

  • A+
所属分类:都市文学

 今天,年轻的“白领”们正越来越多地成为人们羡慕的对象,这多半原因自然是由于他们有着相对体面的岗位和较高的收入。有一个理想的职业,有一份稳定的较高收入自然是愉快的。
  
  然而人们未必会想到,当你偶尔与这些拥有不错岗位的年轻男女闲聊时,常常会发现他们竟然也有各自不同的烦恼。
  
  林小姐,报社夜班编辑,26岁
  
  我的黑夜比白天多
  
  我还在读书时就来这家报社实习过,那时觉得能来这样一家大报、名报实习,并且有可能以后就在这里工作,是件很露脸的事,班里的同学也都一个劲称羡。然而后来真的被分进了这家报社,并且又在不久之后被指定上夜班负责版面,才感到过去的自豪实在太天真可笑。当然,话是这么讲,我仍然热爱我的岗位。
  
  我的工作时间和绝大多数人不同,因为报纸出版的需要,我每天都是晚上开始工作直至凌晨,白天就睡大觉。也许是至今仍然不习惯这生物钟完全颠倒的作息时间吧,老是觉得睡不醒睡不够。还有,你有没有注意到,我的脸好像显得特别白,其实我原来的肤色并不是这样的,记得在大学时同学中有男生称我“黑俏俏”,可想而知我这不是健康的白,而是面无血色。好在报社领导答应过我,过段时间会让合适人选代替我的岗位,让我去跑采访或当驻外记者。
  
  许多人总是认为我们搞文字工作的人特别轻松自在,我过去也曾这么认为过。其实搞文字工作很容易疲劳,而且一累就好几天恢复不过来。心情也特别容易烦躁。还有很重要的一点,我想你可能也有体会,就是写文章搞编辑的人颈椎特别容易出毛病,我的好几位同事就有颈椎病,特别是我们女性。我见过犯颈椎病的人那副痛苦样,据说这病还不太好治,大都是慢性的,想想真有点儿害怕。防治的办法倒是有,那就是经常运动运动。可我这个人不大喜欢运动,再说工作的时候忙都忙不过来,哪有时间去想到运动?
  
  徐先生,健身中心专职指导,28岁
  
  想拥有套属于自己的
  
  从我踏上工作岗位的第一天起,我就梦想能有一套真正属于自己的房子。过去房租便宜,只占到收入的十分之一左右,可现在就不同了,我现在租的这套一室一厅的房子,除了地处繁华的市中心,其他无论从哪方面看都称不上理想。可就是这样一间普普通通的房子,每月租金超过了一千元,差不多是我每月收入的三分之一。
  
  这几年里亲朋好友为我找对象的事并没有少操心,连那些经常光顾健身中心的年轻哥们儿,得知我这个做教练的至今单身后也替我出力。但今天的社会是很现实的:一个男人如果没有一套像样的婚房,也拿不出多少积蓄,他就很难在婚姻上事事顺心如意。不瞒你说,就在1年多前我还结识过一个与我同龄的未婚女人。她是一家外资公司的雇员,收入与我不相上下,人长得非常漂亮,是属于那种大多数男人见了都不由得会动心的小姐。开始时我们很谈得拢,甚至还计划两个人共同出资并以贷款方式,在市区购买一套小两室一厅的住房。虽然这套住房要价超过了60万元,但只要两人在往后的生活中共同努力,稍稍刻苦一下,会很快还清贷款的。可没隔多少天她又突然改变主意,对我说如果把这么多钱都消耗在房子上,而且还欠着一大笔每月都要还的债,加上结婚后如果有了孩子,开销会一下子大量增加,往后的日子会过得很苦很累。对她的想法我不仅十分理解,而且也有同感,于是提出是不是先买一套相对较小的二手房暂住,等几年以后有了一定经济积累,再换套气派点的新房。她回答说先要考虑一下,结果在这之后她再也没有跟我联系过。我知道我跟她之间的交往也许就到此为止了,打过两次电话听出她语气有些冷淡有些不耐烦之后,就不再勉强。
  
  曾有过一段时间为了多一些收入,以便增加经济积累买房,经朋友介绍我利用业余时间搞兼职,虽然挣回的这些钱足够付房租和日常开销,可有时想想这样做也太对不起自己了,干吗要为了买得起一套属于自己的好房子而如此折磨自己呢?男婚女嫁虽不能不以一定的经济基础为背景,但也不能不讲一点缘分。这样一想心态反倒比以前平衡了许多,我想我毕竟不是那种游手好闲的人,况且我的收入与绝大多数人相比还算是比较高的,之所以至今没碰上能共同拥有一个家的伴侣,或许是因为缘分未到。
  
  庄女士,公司经理助理,31岁
  
  烦恼来自上司的性骚扰
  
  大学毕业这么多年来,我换过好几家公司,但大都做的是公关和文秘类工作,虽说做的事有点杂有点烦,可我喜欢做这类事,大概我这个人生来就是给人家做“清道夫”的吧。
  
  要说烦恼,我想任何一个人活在这个世上不可能丁点儿没有,只是我的烦恼跟别人比起来可能有点儿特殊:经常要想办法摆脱来自上司的骚扰。
  
  其实,仅仅在两年前我还根本没有这种让人尴尬、让人说不出口的烦恼。可自从两年前我眼下服务的公司换了一位经理,一向性格开朗无忧无虑的我就常常被这种烦恼缠身,为此,不知真相的丈夫还一度以为我因生活节奏太快而患上了抑郁症。
  
  也许在老板眼里是个任他随意摆布的部下吧。记得有一次他说别人送他一本画册,挺不错的,问我想不想看看?我先是说没兴趣,继而又觉得这样回答不妥,于是随口又问了声什么画册?他拉开抽屉,果真取出本用大型档案袋装着的画册放到我面前,还话里有话别有用心地关照我慢慢欣赏,看后给他谈谈想法。
  
  取出画册一看我顿时愣住了:竟是一本人体摄影集。但为了表明不怕他的下流挑衅,我硬着头皮翻开了第一页。然而不看则罢,一看我的脑袋就止不住一阵眩晕:里面竟夹着两张极端下流、不堪入目的男女做爱的淫秽照片。我这才明白这个经理大人已经死死缠住我了,大有不达目的决不罢休的架势。当时,我心里真是又紧张又害怕。好在几年工作下来我已变得很善于自处。我不动声色地合上画册,装着若无其事内心则愤怒无比地交还给他,反击说:这东西我还在大学念书时就看得多了,人体摄影本是崇高艺术,但有些人却怀着邪恶念头去看,纯粹把它当作一种下流的性宣泄,这不但下流而且是很危险的。谁料他不但不收敛,反而猛地将我拉过去用力搂住我,还腾出一只手放肆地令人作呕地抚摸我的臀部,我拼命挣脱后气喘吁吁地操起他桌上的茶杯警告说:假如再这样,就用这茶杯往你脸上砸!
  
  这件事发生后我对我的这个上司憎恨透了,并且当时就产生不能再在这家公司呆下去,必须换换环境的念头。而他从这以后虽不再对我非礼,但看得出他是个报复性极强的人,已经有许多次无端找我的茬。这就更坚定了我跳槽的决心,只要找到合适的岗位,薪水也过得去的话,我就马上走人……
  
  记者手记:三位年轻人的烦恼的确不能不让人深表理解,然而面对快节奏高消费的大都市生活,以一个人的力量谁又能彻底改变这些呢?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