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德性,就承载不了你的福份

  • A+
所属分类:散文精选

84岁的老奶奶生养了一个儿子三个女儿,可现在的她躺在病床上,明明可以出院了却没人去接她出院,四个子女无法达成共识,让老娘住在谁家。而且在她住院期间,大女儿和二女儿都没有去看过她。大女儿怪她把商铺给儿子卖了自己信都不晓得。二女儿是商铺卖出的责任人之一,但她说自己是被侄子骗的,她怪自己母亲一把脸把店铺给儿子、孙子。
原本老奶奶是跟自己唯一的儿子生活的,为何不能回到儿子家?儿子一脸无奈地说,我命不好,我养了个不肖子。原来,据说,他的儿子有精神疾患,在家里发神经,打人,不仅打父母自己的奶奶也打。而且老人就是在被孙子打后住到娘家侄子那里的,有那里住了两个月病倒了,从那里去的医院。现在,她说希望自己能够进养老院。她一个月有二千二的退休工资,希望四个子女一个人一个月给五百,这样加在一起也有四千二百元,应该够她住养老院了。
可是,一面是老人迫在眉睫的需求,一面却是四个子女的无动于衷,他们都说是老太太当初没有一碗水端平,导致他们不和,现在怎么能要求她们怎样。
矛盾的焦点是汉口商业中心地段的一个20平米的商铺。
话说一铺养三代,其实这一家是一铺毁三代。老人老无所养,她的子女相处不和,孙子更是堕落——据说老人早早地就对孙子说这个铺子以后是给你的。结果,这个孙子就一直在打这个商铺的主意,已经成年的他没有好好地上过一天班做过一天事,在外面结交损友,吸毒、玩游戏机,最后找高利贷借钱。当初借钱时,他是以这个商铺为抵押。其实他是没有权力这样做的,因为只是奶奶口头许诺把商铺给他,但是商铺房产证上写的名字却是二姑的。他用了种种手段,让二姑同意他用之抵押借钱,分两次,一次8万,一次9万。他从中拿走5万,还余12万,加上利息1万是在二姑手上。所以现在,他和他的父亲咬定二姑欠他们13万。兄妹、姑侄为此事打打闹闹,不得安宁。
最后在内外交困的情况下,他们终于作价88万将商铺低价卖给一家房屋中介。另外两个二姑姑听闻此消息,坐不住了,在她们看来,这商铺是父母的财产,怎么也有她们的一份,怎么能由你们处理?
……

古人说,家产万贯,不如清吉平安。
现实中,太多因为房产而引发的兄弟反目姐妹成仇。
小叔在汉正街做生意,曾在那一带租住多年,因此很了解当地人的生活。很多人下岗后,生计来源主要就靠房租,在商圈地带有一套自己的房子便如坐拥金山,吃喝不愁。而且因为是武汉市民,还可以拿低保,如此便就打点小牌喝点小酒混日子。这种日子也许悠闲自在,却少了活力,失去了创造力,有寄生的味道。人生于世,还是需要做些什么,靠自己的劳动,靠自己的技能,有尊严地生活。

好友给我讲过她的同事的故事,与调解现场的这家人的故事有相似之处,不过结局要好很多。
她的同事出生在老武昌的户部巷。
生活在那里的多为码头工人以及他们的家属,他们从底层做起,通过经商、打工攒钱,在能够下地基的地方做房子。现在老武昌城统一改造,户部巷更是成为武汉的旅游名片之一。这里的老住户因天时地利而暴富,但是,富不过二代。很多家的孩子因为从小受到的教育就有限,成人后又有这一份祖业的荫庇,就不事产业,沾染上打牌赌搏吸毒的毛病。
同事的哥哥不幸就是这样的人
他们家从祖父一辈开始专做馄饨,到了父亲这里已经做得非常有名了,但不幸的是父亲去世了,哥哥游手好闲,根本无心接手父亲传下来的手生意,年迈的母亲和嫂子支撑着在做,而大哥只管拿了钱去玩。
后来母亲年纪大了实在做不了,嫂子看丈夫那样不思进取坐吃山空,心里不舒服也不想做了,就把门面包括招牌都转租给别人做。虽然只是一家小门面,但有这个招牌在,一年可以出租几十万。
但是,别人家的房租是每年涨,她家的是每年跌,为何?只因她哥败家,还不到年中,她哥已经把前一年的房租赌光输光,就去找人家收租,说你们把下半年的早点交了,一次性地交可以便宜几万。人家前一分钟把房租给他,后一分钟他就去了赌场。
她的母亲终是看清局势,她知道这样下去是害了孩子,也害了大家,一咬牙,干脆作主把门面给卖了,一分为四份,三个孩子和她自己平分。给她的大哥买了个小房子让他住着,让自己去自谋生路。
现在她哥就在那里找了个地儿卖水,挣一份辛苦钱。他再也不去赌了,因为那些以前拉他去赌的人也知道他现在没钱了。
如此,倒落得一个清静。
好友总结,古人说,厚德载物。这是有道理的,你没有德性,就承载不了你的福份,说白了,你不配享那份福。
深以为然。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