它是我放不下的俗世生活里的那一份诱惑与美好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今日处暑,但是仍然很热。
到小区门口拿快递时,在花店买了一枝绿菊花,插在白色的花器里,有清凉意,很美。
今天写什么?
接着昨天的空心菜写吧。
昨天素,今日荤,写写粉蒸肉。

任何一个江汉平原长大的人说到美食,离不开三蒸。
何为三蒸?
蒸鱼,蒸肉,蒸菜。
鱼是鲩鱼、青鱼、鳝鱼,肉是猪肉、牛肉、鸡肉,菜是莲藕、萝卜、茼蒿、包菜、苋菜、芋头、土豆、南瓜。
几乎所有的菜,都可以蒸,但是,是粉蒸。
把食材一一洗理,收拾,用大米磨出的米粉裹上这些食材,洒上盐、胡椒粉、葱姜末,肉类用酱油调一下色,或者不用。
先把调好味的素菜铺到蒸笼上,再往上面铺荤菜,然后大火蒸。
劈柴在灶膛里燃烧,时不时发出噼叭的炸裂声,火舌欢快地舔着锅底。锅里的水在沸腾,蒸笼上白汽氤氲。然后,食物的香味出来了,像游丝一样往鼻子里钻,基本上,蒸菜就蒸好了。
母亲用抹布包住蒸笼盖,取下蒸笼盖,香味浓烈如瀑,我们闻香而来
母亲从蒸笼里掂出几片肉盛在盘子里,来给我们尝。
刚出锅的粉蒸肉很烫,吹了好几口气再吃,还是好烫。
但是,好吃,那肉丰腴肥美,入口即化。
油弥漫到裹在肉上的米粉上,渗润到铺在下面的那一层同样裹了米粉的蔬菜上。
米粉吸收了五花肉的油脂,调和了各种味道,肉的浓香,蔬菜的清香,它们是这道菜的功臣。而且,那些米粉虽然无需咀嚼,但那细小颗粒入口时在颊齿间摩擦,有粗砺之感,与肉的甘美细腻形成反差。这,正是粉蒸肉的美妙所在。

小的时候,一年之中,大概只有过年、正月十月、端午节中秋节家里才会做这道菜。基本上一端上桌,我和我的弟弟们就会撇开别的菜,只吃这一道菜了,一人抢得几片,便心满意足。
后来,我读高中,住校,父亲来学校给我送米(那个时候读书的孩子要交米到学校食堂换饭票),看到学校食堂写在黑板上的菜单里有粉蒸肉,就叮嘱我,一个星期要吃一次粉蒸肉,改善一下生活。
我一直记得这一句话,那是父亲对我的关爱。
再后来,我结婚生子,母亲来帮我带孩子,和我生活了一段时间,她会时不时地给我们做这道菜。
那时,我也会做这道菜了,但女儿给的评价是,家家做的粉蒸肉比妈妈做的好吃。
我不服,问她,为什么?
她说,家家做的更用心。
我顿时无语。

现在,父母在老家生活,我只要回去看他们,他们一定会做这个菜,就像昨天文章中那位八0后小伙所说的,其实我已经不喜欢这道菜,至少不是那么喜欢这道菜了,可是,母亲还是一如既往地精心烹制,端出来,希望我们多吃一点。
这道菜,是我的童年时代的美食,因为匮乏而倍显奢侈
这道菜,饱含着父母对我的关爱。
时至今日,这道菜成为我的私房菜。
闺蜜聚会,我会做这道菜。
女儿放假回来,我会做这道菜。
一段时间茹素之后,我会做这道菜。
虽然粗砺其外,但是甘美其中,它就是我放不下的俗世生活里的那一份诱惑与美好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