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做梦或者不记得梦也是一个损失

  • A+
所属分类:心情日志

每天睡前都会往香熏灯里倒一点纯净水,然后再滴两滴薰衣草精油进去,开了香熏灯,将它放在我的床头。随着细微的滋滋声,乳白色的汽雾从细长的喷嘴出来,在薰衣草特有的淡淡香味中,很快就能入睡。
我的睡眠一向不错,现在更好。
以前醒来会记得当天所做的梦,但现在,基本上都不记得了,薰衣草的安神作用如此明显,它似乎也雾化了我所做的梦。
不过对于一个心理咨询师来说,记不住自己做的梦,不能不说是一个损失。一直以来,我是习惯通过对自己所做的梦的分析来了解自己,甚至做一些决定的。
我到现在还记得自己曾经做过的一些重要的梦,以及随后我所做的调整。在潜意识的暗黑森林里,梦似一点萤光,但也能照亮方寸。
我把这种感受跟朋友老师分享。
她说,睡眠好的标准就是,虽然做梦但是记不得做了什么梦,恭喜你,你的睡眠质量很好。不过,对于咨询师来说,确实是少了一个好的工具。
她的睡眠也很好,也常常记不得梦,以致她的督导老师找她要梦的时候她只好说没有。
作为一个心理咨询师,没有梦拿出来给自己的督导师分析,和自己的来访者拿不出梦来给自己分析一样,都令人产生素材匮乏感。
我最近在看欧文亚隆的书,在书中他写了很多的梦,他自己的,以及他的来访者的,尤其是后者居多。他通过和来访者一起分析来访者的梦,帮助他们找到自己的症结,来访者的顿悟往往在这种时候出现。
梦是我们的情绪、情感、欲望、认知在经过重重包装之后的呈现,每个梦都是我们内在多重人格的演绎,要认识自己,梦是一个很好的工具。“梦是通往潜意识的康庄大道。”弗洛伊德说的。
钟老师讲了一个她自己刚刚做的一个梦,她梦见自己赶着一群奶牛。她说这是一个很直接的梦。之前一天,她参与一个团体督导,说到很多人之所以从业于心理咨询,一开始是自己有心理问题需自我疗愈,学心理学是不错的途径。等学好了,觉得可以用自己所学去帮助别人,那就去当心理咨询师吧。当咨询师当久了,自我感觉良好,那就可以给新入行的新手咨询师当督导。这就像一个人,本来只想喝一杯牛奶,为了这杯牛奶,他去养了一头奶牛。养了奶牛之后,觉得,我的奶牛养得不错,那我可以指导指导别人养奶牛呀。正因为有这样一番的对话,她当天晚上就做了一个骑牛走天下的梦。
我听着就笑了,一个好梦。
听她的分享,让我觉得不做梦或者不记得梦也是一个损失:)
不过,薰衣草精油真的有助睡眠,这是建立在我自身体验基础上的认知,坚信不疑。
除此之外,有了那一盏香熏灯的陪伴,有了那袅袅升起的一缕乳色汽雾,有了那微妙的香氛,生活便多了一份仪式感,感受到了自己对自己的关爱,让我有视睡如归之感,然后可以更快地入眠,越来越少的梦,越来越淡的梦痕。
虽然少了一个自我分析的工具,但是,对于睡眠,或者对于生活本身而言,无梦,浅痕的梦,好过噩梦连连,以及醒来之后,仍然还要与梦缠斗。
所以,要特别感谢送我香熏灯以及教我怎么用精油的老彭。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