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从进门开始,一直用右手捂着左手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没什么好后悔的,女人想。

他们已经十年没见了。三十分钟前她在买水果的路上遇见他。他比她想象得要老,胡子拉碴,眼窝凹陷。但还是她喜欢的类型,或者说,她的喜欢十年来一直没变。她邀请他来到自己的家。她只是客气一下,没想过他真会答应。不过也没什么,十年了,没什么好后悔的。

没什么好后悔的,男人想。

他们已经十年没见了。三十分钟前他在买烟的路上遇见她。她比他想象得要丰腴一些,衬衫绷在身上,一层又一层的褶子。他们向彼此打了招呼,没有装作不认识。她邀请他来到自己的家。他预感她只是客气,但还是同意了。这也许有些无礼。不过也没什么,十年了,没什么好后悔的。

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了,猫想。

它已经有五年没看到女人这么慌张了。它水缸里的水和饭盒里的粮都没有了,又渴又饿。它在女人腿边上蹭磨,它很少拉下脸皮做这样媚俗的事。但女人推开了它。女人的手很热,还有点出汗。这不像她。它明白自己不应当再碍事,走到水缸边上假意舔着虚无的水,等待着,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了。

开口说点什么吧,女人想。

这沉默很不对。这沉默只应该存在于十年前,而不是现在。那时的她还是个自卑的牙套妹,课堂上感受到后桌传来的他的目光还会呼吸紧促。他是在看黑板,没有在看我。她反复告诫自己,心跳却越来越快。他现在看向我了吗?还是我身后的鱼缸。我为什么要在客厅摆放鱼缸呢。开口说点什么吧,不然她会窒息而亡。

开口说点什么吧,男人想。

这沉默很不对。太浓稠,搅着些奇怪的东西。这沉默不同于十年前。那时的他坐在她的后面,看向黑板时,总感觉她在微微颤抖着。是冷吗?还是身体不适的缘故?认真看黑板,不要多管闲事。他反复告诫自己,疑惑却越来越重。她现在还会颤抖吗?他微微扭头,装作不经意的样子。开口说点什么吧,不然他会忍不住多管闲事。

太安静了,电视想。

如果他们此时召唤我,或许我能表演一部喜剧片活跃一下气氛。但显然,他们并没有这个准备。我是个摆设,多余的摆设。

“你还好吗?”女人为自己愚蠢的问题感到后悔。

很好,你呢?”真是愚蠢的回答,男人想。

“有一份饿不死的工作一只能吃的猫,一间随时涨价的出租房,不算好,也不算坏。”说得太多了,女人想,他可能只是礼貌性地问问。

“家庭呢?”太直白了,男人想。越界了。

“爸妈呆在老家......我结过一次婚。”不过离了,这一句女人没有补上。

“这样啊。”男人想,果然越界了。

“你呢?”女人承认这有些没话找话。

“我......就还那样。”

还那样是怎么样?女人想继续问,但忍住了。越界了。

又是沉默。

必须要说点什么,女人想。

她想谈谈过往,但过往有什么好谈的呢?她想起一次自习课,他趴在桌面上睡着了。午后的缘故,大家都有些昏昏欲睡。她扭过头,拿起碳素笔在他摊在桌面的左手的无名指上画了一道。画完她就后悔了。但他没有醒,他不会知道。他也不会知道有一个自卑的女孩偷偷地喜欢他。必须要说点什么吗?也不必吧。过往都是她一个人的。

必须要说点什么,男人想。

他想谈谈现在,但现在有什么好谈的呢?必须要说点什么吗?也不必吧。算了,她已经结婚了。

男人准备告辞。女人挽留了一下,但还是把他送到了楼下。

“再见。”男人说。

“再见。”女人说。

男人挥了挥右手,背影远了

真是有些奇怪,女人想。

他从进门开始,一直用右手捂着左手。真是有些奇怪。不过也没什么。她一直没有看懂过他。就这样吧。她没有问他的地址。十年了,该结束了

还好,男人想。

他从进门开始,一直用右手捂着左手。她应该会觉得有些奇怪,或许她并没有注意。他想起十年前的一堂自习课,他趴在桌面闭目养神,突然感觉左手的无名指上被笔画了一道。他知道是她,但没有声张。他好几天没洗手,但痕迹还是越来越淡。后来,他干脆去纹身店在左手的无名指上纹了一道。

有点疼,但可以忍受。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