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临“幽谷神潭”饱览大自然的鬼斧神工

  • A+
所属分类:现代诗歌

一面石壁,四个俊秀的大字“幽谷神潭”。时隔多年,我再一次回到了这里。

故地重游,景色依旧。颊旁拂过的依旧是那夏秋之交的山风,耳畔响起的依旧是那不急不躁的蝉鸣,足迹所至依旧是那青苔侵蚀过的斑驳石板。我循着山路,躲闪着林荫间隙下的光斑,像老朋友一样对每一株树木花草问好。

行不过数百级台阶,我又见到了那棵老山楂树。上次来时它的果实尚还青涩,等了这么多年,那一颗颗山里红还是没有成熟,我还是无缘与它们笑脸相见。我抚过它的枝干,它的枝杈在风中簇簇作响,我与它道了别。

这一时节游人稀少,我得以背着行囊慢慢地游走。每一峰山,每一岗岩,每一条溪,每一泓泉,每一眼井,每一株树,每一只飞鸟,每一尾游鱼……我贪婪地饱餐着这山水盛宴,却没能逃脱再次被眼前的风景所吸引,所震撼。

或许是在城市中呆得太久,这如画的风景让我久久不忍移开目光。重览此谷,我像是要把上一次游玩时所遗忘的细节一一填补回来,视线所及,便都是我的“猎物”。

山行六七里,豁然开朗。曲折攀爬了一个上午,我终于到达此行的最后一站——百尺飞瀑。

两山之间横断一巨谷,奔腾的泉水如蛟龙一般直冲而下。在瀑布口加速,跳起,无数道白练汇成巨大的水幕。砸在两壁陡峭的岩上,激起一层又一层的水花,落在谷底一块块的花岗石上,轰然作响,震耳欲聋。无数的水花在空中自由落体,最终归于谷中泛着涟漪的“神潭”之中。

小憩在沉默的青苔间,一位常来此地的老者告诉我,这山看似不相关联,但这石壁和潭底,是一整块花岗岩所成,“飞瀑”与“神潭”只不过在它身上借了路而已。如果有人问我何谓“鬼斧神工”,我定会带他来这“幽谷神潭”之中走上一走。

“幽谷”之中,此情此景,如若几年之前,相同却也不同。每一座山峰依旧坚定巍峨,像哨兵一样守卫着;每一条溪流都在努力地汇聚,像是要参与这一石激起千层浪的恢宏;每一眼泉都在努力地“冒着泡”,像是下一秒的间歇都会让它销声匿迹;石板路上的青苔紧紧地抓着地,像是一不留神就会被抛弃。

高耸入云的松柏,从来都没有放慢生长的脚步,每一次的挣扎都像是要冲破云霄,向世人宣告“我能拥抱最美太阳”。而那棵老山楂树,被累累硕果压弯了头,她的枝杈已经触手可及,虽然没能饱尝她生长的经历,但也相信她将是那秋天的收获者。

再临“幽谷神潭”,再次饱览大自然的鬼斧神工,所见之景,所触之情,足可抚掌而笑矣。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