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巢老人70岁急招保姆 最新章节,

  • A+
所属分类:心情日志

“宋姑娘,对不起。”

将六公主送回府后,孙晋来到定国公府门前,让门房把宋宛月叫出来,给她道歉。

确认了是淑妃和吴家对宋思动的手,他没脸进定国公府,也没脸去见宋思。

若不是六公主无意中透露了他和宋思去喝酒的消息,宋思也不会被人袭击,也不会中毒不醒。

“这件事与你无关,他们既然已经起了这样的心思,就算没有这次,也必定会有下一次。”

孙晋还是自责不已。

“这次的情分我会记在心里,你转告六公主,淑妃和吴家做的事我不会算在她的头上,让她放心。”

她让六公主去要解药,一方面是想让六公主自己确认是淑妃和吴家动的手,一方面也是想看看六公主的态度,如果她是帮着淑妃和吴家的,以后大哥和孙晋也没必要来往了。

“我会如实转告的,只是宋兄他……”

“我自会有别的办法。”

孙晋没问是什么办法,点头,“如果有什么需要我做的地方,尽管让人去找我。”

“好。”

看着孙晋上了马车走远,宋宛月也转身回了府内。

孙晋让门房把宋宛月叫出去,定国公便知道解药没有要到,“既然这条路行不通,我们便走另外一条。”

要想从吴家要到解药有的是办法,他们只是走了最平缓的一条,既然淑妃和吴家不给,那就别怪他们不客气了。

……

黄玉一手抱着孩子一手提着篮子缓缓的走着。

从江陵回来不久,她就和金皓成亲了,有了一个女儿,现在又有了身子,金皓便不让她在糕点铺那边上工了,让她在家里照看孩子。

她闲不住,找了一件刺绣的铺子接些零散的绣活干,绣铺就在金皓上工的铺子旁边,金皓也就随她了。

“等一会儿我们就能见到爹爹了。”黄玉一边走一边和女儿说话。

冷不丁一个人从旁边的店铺里出来,跌跌撞撞的倒在她面前。

黄玉吓了一跳,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

一名小厮冲过来把倒地的男人扶起来,声音哽咽,“少爷……”

男子满脸的青紫,好像刚被人揍过,“别管我,让我死了算了。”

他的脸正好对着黄玉,黄玉不由的上前一步,“你家少爷怎么了?”

这几年吴盛有意无意的在黄玉面前晃,黄玉记得他。

小厮抬眼,泪眼模糊,“我家姨娘死了,大少爷不但把姨娘留下的所有东西都收了回去,还把我们少爷赶出了家门,可怜我们少爷,从小没有受过苦,现在走到哪里都被人赶,刚、刚被大少爷的人揍了一顿,我们已经走投无路了。”

吴盛今日穿的确实不如以往,甚至比一般的百姓还不如。毕竟是相识的,黄玉动了恻隐之心,她记得金皓说过,铺子里要招伙计,“前面就到我相公做工的铺子了,我相公就在里面做工,他们那里好像要找伙计,你……”

“我可以。”

刚才还生无可恋的人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我可以的,还请姑娘,不不,还请夫人帮我这个忙。”

第一次帮他们的时候,吴盛是意气风发的,以后每次见面吴盛也是富家公子的派头,可他从没气盛凌人,也没因为身份悬殊装作不认识她。

“那走吧。”

吴盛应着声,在小厮的搀扶下一瘸一拐的跟在她后面,很快到了店铺,金皓一眼就看到了黄玉,忙迎出来,接过她怀里的孩子,“不是说了不让你抱着她了吗?”

“她还小,我抱着也不费事。”

金皓把篮子也接过去,这才看到她身后还跟着两人,“他们是……?”

“相公还记得几年前咱们第一次进京,我们的马车坏在路上,有位公子帮忙吗?就是这位公子,他如今家里遭了难,快要没饭吃了,你不是说店里要招伙计吗,我便领他们来试试。”

金皓现在是这里的掌柜的,有权力招人。

金皓打量了两人几眼,“进去再说吧。”

把黄玉和孩子安排去后院,金皓盘问了吴盛一些事,又让他试卖了一会儿,吴盛嘴皮子利落,也完全放下了少爷的架子,金皓很是满意,“明天就过来上工吧。”

吴盛高兴的不行,一连串的道谢后出了店铺,走出不远,回头冷笑。

“少爷,您快洗洗手。”

有另外的小厮提着水罐过来。

……

夜深人静。

吴家所有人都进入梦乡。

有两条身影悄无声息的翻过墙头,直奔主院。空巢老人70岁急招保姆

主院内有丫鬟在值夜,宋宛月弹出一个药丸,药丸落在丫鬟面前弥漫开来,不一会儿丫鬟便倚着门框慢慢的坐了下去。

宋隐走到门口,轻轻将门推开一条缝,扔了一个药丸进去,稍等了一会儿后推开门。宋宛月想进去,被他拦下,他自己先大步进去,过了一会儿才让宋宛月进去。

吴进瘫坐在椅子上,身上只松松垮垮地搭着一件外袍,是宋隐临时给他穿上的。

宋宛月把一颗药丸塞进吴进嘴里。

一会儿后,吴进的嘴无意识的动了动。

“吴进。”

宋宛月喊他。

吴进应了一声。

“给宋思下毒是谁的主意?”

“淑妃娘娘的。”

“解药呢?”

“在我书房的暗格里。”

“书房在哪儿?”

“出了门往左走,第三个院子就是。”

宋宛月朝宋隐点头,宋隐把人拎回了床上,两人去了书房。

书房不大,摆着一个书架,一张桌子,一把椅子。

宋宛月的目光在书架上掠过,一般这种情况下,应该是有一本厚重的书做为开暗格的机关。

果然,在书架的第三层不起眼的位置有一本,她上前移动那本书,书架缓缓的一分为二,露出后面的暗格。

宋宛月打开,里面是一个上着锁的锦盒。

宋宛月拿下头上的簪子,拨弄了几下,咔嚓锁弹开,里面放着一颗包裹着金箔的药丸。

宋宛月拿出来打开金箔闻了闻,递给宋隐,拿出备好的和这颗差不多的药丸包好,重新放回锦盒里,放回去,合上暗格。

喜欢娇妻傻婿请大家收藏:

吴盛看到传旨的人带着兵士去查封宋家作坊就急忙回京了,路上并没有着急赶路,所以被宋宛月还晚到了京城一天,并不知道那些药丸并没有吃死人。

“大、大哥,宋家作坊不是被查封了?”

“亏你还好意思说,我不是让你下断肠草吗,你下的什么?那些药丸根本就没吃死人。”

“不可能!”

吴盛不信,“我明明把断肠早抹在麻袋上了,肯定能渗透到药材里,怎么会没吃死人?”

“你问我我问谁?本来这一下就可以让宋家永无翻身之地,这下好了,宋宛月并没有被砍头,还活的好好的呢,你说你怎么这么废物……?”

吴盛被骂的狗血喷头,一个字也不敢反驳。

“滚远点,别让我看到你。”

吴盛退出屋子,出了院外,越想越郁闷,他明明下的是断肠草,怎么就没毒死人?不怪大哥骂他是废物,他自己都觉得是。不行,他得再想个办法。

“来人,备水!”

丫鬟备了水,吴盛洗了澡,换了一身衣服,叫来小厮,吩咐了一番,带着几名小厮出了门。

他出门不久,六公主的马车也到了吴家

空巢老人70岁急招保姆 最新章节,

门口。

自从吴家败落以后,没一人上门,所以马车停在吴家门口,看门人还有些没反应过来。

孙晋留在马车里等着,宫女搀着六公主下了马车。

看到是个穿着普通、大腹便便的妇人,看门人还以为是自家的哪位公子在外面惹了风流债,人家找上门来了。

上前几步拦住,“敢问……”

宫女拿出腰牌。

看清是六公主府的,看门人转身就往府里跑,六公主刚迈过门槛,吴进就带着人迎过来了,呼啦啦跪了一地,“参见公主。”

六公主把吴进扶起来,“舅舅快请起,我有话与您说。”

吴进站起身,把六公主迎去书房,等她坐好,自己才坐下,屁股还没挨到椅子,就听到六公主问,“舅舅,宋思是不是你的人动的手?”

吴进微微一顿。

六公主看在了眼里,抿紧了嘴唇,母妃果然是对她撒谎了,如果没有母妃的授意,舅舅是不敢对宋思下手的。

“你在说什么?舅舅现在就是一个普通百姓,哪里敢对宋思住手?”

“舅舅不必骗我,我要是没确凿的证据是不会来找您的,还请舅舅把解药拿出来。”

给解药?门都没有!吴进恨不得宋思现在就死,如果不是宋宛月,父亲不会死,三皇子也不会被贬去幽州,也不会死,他们吴家还有希望。可现在什么都没有了,给宋思下毒是轻的,他恨不得将人千刀万剐!

“你真的冤枉舅舅了。”

吴进一脸冤屈,吴家怎么也起不来了,那就拉宋思做垫背的,谁也甭想好过。

“舅舅可曾想过,您这样做会把整个吴家都搭进去。”

“那又如何?”

话一出口,吴进就知道自己说漏嘴了。可他素来脸皮厚,就当没有察觉,若无其事的继续道,“吴家到了现在这个地步,有什么区别?”

“不一样的,宋宛月说了,只要把解药给她,过去的一切都一笔勾销……”

吴进冷笑,“她倒是想得美,怎么勾销?我吴家从云端跌到泥里,全是拜她所赐,我恨不得吃她的肉,食她的骨,这仇永远解不了。六公主,你也别费心思了,我吴家和宋家势不两立,有宋家就没吴家,有吴家就没有宋家!”

……

六公主从吴家出来,吴进并没有出来相送,孙晋看到,便猜到没有要到解药。他下了马车,亲自将六公主扶上去,随后也跟着上去。

马车内,六公主紧抿着嘴唇。

孙晋将人搂在怀里。

六公主头贴在她胸膛上,好半晌后才发出声音,“去宫中吧。”

孙晋搂着她的手微紧,“去了以后切莫与母妃起冲突,好好说。无论你母妃如何对你,都不要生气。”

六公主心里发苦,舅舅尚且把话说的那么重,母妃的态度又能好到哪里去?若是别的事,她可以过几日天,等两人情绪缓和了再说。可这件事不行,宋思若真的有什么三长两短,别说宋宛月和定国公府,恐怕连许家都会与母妃为敌。

马车在宫门口停下,孙晋亲自扶六公主下了马车,目送她进了宫,站在马车边等着。

六公主坐着轿辇一路到了冷宫。

淑妃看到她很是讶异,“怎么这个时候来了?”

六公主直接遣退了屋内伺候的人,让管事姑姑在门口守着,自己坐到淑妃面前,“母妃,我刚去过舅舅家了,他已承认是他让人对宋思动的手。母妃,看在女儿过两个月就要生产的份上,您让舅舅把解药拿出来好不好?”

淑妃的笑容僵在脸上。

“母妃……”

“你不要叫我母妃!”

若不是六公主现在怀着孕,淑妃早就一巴掌扇过去,她愤怒的盯着六公主,“说,宋家许给了你什么好处,让你连你皇兄的仇都忘了?“

“母妃……“我说了,你不要叫我母妃,我没你这个女儿……”,淑妃指着外面,“你现在就给我滚!”

六公主红了眼睛,“母妃,皇兄已经死了,女儿还活着,您就为女儿和肚子里的孩子着想,也不要再和宋家为敌了,他们……”

啪!

清脆的巴掌声在屋内响起。

候在门口的管事姑姑听的心里一紧,当即推开门,见淑妃又抬起了手,忙上前几步挡在六公主面前,“娘娘息怒,公主还怀着身子呢。”

六公主像是被这一巴掌打傻了,不可置信的看着自己的母妃。

淑妃已失去了理智,指着门口,“你给我滚,我没有你这个女儿!”

六公主站起身,转身往外走,眼泪如同断了线一样往下掉。

守在门口的宫女也听到了那一巴掌,吓得心惊肉跳,看到她出来,急忙上前搀扶。

身后传来砸东西的声音。

六公主泪眼模糊的出了宫门,头也不回的上了轿辇,心里冰凉一片。

她知道自己比不过皇兄在母妃心里的位置,她也从来没想去比过,可皇兄已经死了,母妃难道就不能为她想一次吗?

喜欢娇妻傻婿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