蟒仙折腾人的症状_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赛师师挨打了也不敢有丝毫的不快,反而舔着脸往前靠,跟一直猫一样蹭来蹭去的。

“爷……太子爷……打的真好……打的真爽快……再赏几个脆的吧……”

澄贝勒这肾火让这蹄子一下子就又给勾引起来了,他抡圆了巴掌啪啪两个耳光,然后又冲着屁股啪啪啪打了三四下。

标签]那赛师师吃不住疼反而哼哼了起来,可是越哼哼越往前靠,真如一直猫一样黏在澄贝勒身上了。

“好好好……你个小蹄子等着……再给爷一碗鹿血……”

后院就有一群梅花鹿,这都是载澄从皇宫鹿苑里面带出来的,几个面目凶恶的厨娘,拎着尖刀冲进鹿群,吓的这群梅花鹿赶紧躲闪。

就不大一个小院子能躲到那里去,两个厨娘放到了梅花鹿,一个厨娘冲着脖子就是一刀,紧接着一个巨大的海碗摆在下面,溪水一样的鹿血流到了海碗里面,热气腾腾的。

“快……快点……趁热把鹿血给太子爷进上去……”

“马上剥皮,割最新鲜的黄瓜条……准备炭火烤肉……”

“把鞭留下来……给太子爷泡酒……”

“剩下的下水、骨架、肉都收好了……太子爷走了,咱们再打打牙祭……赶紧的,马上鹿血就要凉了!”

一碗热气腾腾的鹿血送了进去,澄贝勒也不嫌腥,咕咚咕咚仰头就是一大碗,嘴角鲜血滴滴答答的往下流,撒的榻榻米上到处都是。

赛师师和几个小丫头身上也都是殷红的鹿血,一朵朵如同桃花开一样!

载澄把空碗一丢,又是鏖战三百回合,等到日落西山,屋子里开始点上了红烛,这载澄才算是罢兵休战!

不过这时候的贝勒爷,已经是彻底掏空了,他的眼睛也花了,耳朵都有了嗡嗡的杂音,看东西都已经是双影的了。

载澄感觉自己整条脊梁骨都已经空了一样,心脏如同敲鼓一样咚咚咚的乱响!

他躺在榻榻米上脑袋枕在赛师师的腿上,就感觉房顶都在不停的旋转,赛师师在他眼里已经变成了一只看不清楚样子的白羊了。

赛师师笑着给载澄点了一个泡“太子爷您也乏了,抽一口上好的印度马蹄土……给您珍藏的好货!”

几口马蹄土抽下去,载澄眼前的精致这才清楚了起来,他整个人又活过来了,靠着马蹄土的麻醉效果,他此刻是别提有多舒坦了。

整个人晕晕乎乎的,就好像躺在天上的云彩里一样,浑身上下都是软的!

“好宝贝啊……你可真是爷的好宝贝……有了你那是千金万金都不换……我得弄个金屋子把你给藏起来……”

“诶呦……奴家可没有这个福气,太子爷您是早晚要入驻紫禁城的!您是天上的真龙,我们是浅水池塘里的一条小鱼……”

“一个天上,一个地下……不搭边的,能伺候太子爷几天,已经是我几辈子的福了,就这么露水夫妻,几面的缘分也就知足了!”

说到这里,赛师师还流下了几滴眼泪,那表情真是万人怜爱!

载澄可是舒坦死了,脑子一热什么都不管不顾了“妈的……哭什么……大不了爷把你也带到宫里去,封赏你个妃子!”

“我那媳妇,身子骨不好……等她那天走了,我就把你给扶正了!哈哈哈……让你当正宫的娘娘去!”

“真的……”赛师师眼睛一亮,但是很快又黯淡了下来“别戏耍奴家了……我一个青楼女子,怎么敢进皇宫大内啊!”

“别说什么名分了,哪怕能走进去看几眼……知道知道里面是什么样子,都已经是想都不敢想的事情了!”

“呵呵……你就看着吧,本王通天的本事,还圆满不了你这点愿望?”

“这大清国万里江山,将来都是我的,谁敢不服?谁敢不从?你就擎等着好吧!”

“记住了,要成大事儿就不能心慈手软,城外的那些脏货赶紧弄死……千万不能让任何人怀疑到我的头上!”

“爷我还要青史留名呢!”

赛师师抿嘴笑道“晓得晓得……保证给爷办好了!一个活口都不留,保证让爷以后青史留名,留下的都是尧舜禹汤的好名声!”

哈哈哈……二人大笑了起来,这一夜那是别提多快乐了!

事实已经水落石出,赛师师身边的那几个得花柳病的女子,其实都是载澄偷偷安排的,目的就是给同治帝下毒!

这个毒计就连鬼子六都没有想到,结果让载澄给办成了,等到事情办成之后,载澄给老爹交代实底儿,奕䜣听了都愣了半晌。

他没想到自己儿子手段也如此毒辣,虽说是个吃喝嫖赌,眠花宿柳的货,可是他居然也能从下三滥里找到了克敌制胜的办法。

到最后鬼子六就说了一句话“君不密则失臣,臣不密则失身,几事不密则成害啊!”

载澄再傻也知道阿玛说的意思,赶紧下令赛师师打扫干净收尾,京城外的庄子里一群可怜的女人成了政治斗争的牺牲品,几杯鸩酒,几个黄土堆结束了自己悲惨的一生。

在赛师师和载澄这些人的眼里,几个贱民的生死根本不值一提,只不过是随意下个令罢了。

赛师师随意下了个令,自然有人去办这个脏活,随后赛师师忧心的问道“你放心,我肯定把首尾给打扫干净,但是我也害怕啊……”

“那个小昏君可是肖乐天的徒弟,回头肖乐天回来了,要是往死里调查……哎呦,这可太吓人了,华族那些人手眼通天,就怕咱们瞒不住啊!”

提到肖乐天的名字,载澄刚刚玩出来的好心情一下子荡然无存,他皱着眉把大烟枪丢在一旁“呵呵……他?你以为他还能活着回来吗?”

“实话告诉你,英国人已经放出消息了,肖乐天已经消失在印度洋的风暴区里面了!眼下华族群龙无首,不得已开始推福隐儿那个小崽子了!”

“你怕什么?英国舰队已经出发,等到了亚洲就会剿灭华族,他们自身都难保了,还顾得上载淳那个小昏君?”

“呵呵……你就跟着本王享福去吧!这个天下,永远都是大清国的!”

“只要大清国和英国联手,天下还有谁敢造次?”

赛师师一听这个终于放下心来,手捂着胸口“哎呦……阿弥陀佛……这可是大大的好消息啊!”

“只要肖乐天不给那个昏君出头了,只要华族不报复了!那咱们还怕什么啊……”

别看载澄就是个酒色之徒,但是他毕竟也是鬼子六的儿子,看大局还是很准确的,英国一旦出手确实如风雷一般。

此刻英国和华族还没有正式宣战,但是在众人看不见的角落里,暗战已经爆发了!

轰轰……轰……

印度洋上,炮火连天,两艘高速的飞剪船正从西方向东方驶去,而这两艘飞剪船后面还有三艘挂着英国国旗的战舰正紧追不舍,一边追一边开炮。

看着炮火密集的程度,那是不炸沉这两艘船那是不肯罢休了!

喜欢大清隐龙请大家收藏:

[标签蟒仙折腾人的症状:p标签]载淳眼眶湿润了“也对……国都亡了还想要什么紫禁城啊!既然献土了,这皇宫自然也是要献出去的!”

“二毛我跟你说句实话吧……师傅的条件当然非常优厚了,可是我害怕啊!”

“华族内部仇恨我满清的势力非常大,师傅能保护我一时能保护我一世吗?”

“再加上现在师傅又不在东亚,我想找师傅问一问都没有机会……我担心啊!”

听到载淳的问题,二毛沉默了片刻“陛下!你的问题没法回答,因为我也不知道未来会发生什么事情,到底有没有变动,谁也不好说!”

“我从小和陛下一起长大,断不会用虚假的话来诓骗陛下,真就是真,假就是假!”

“可是陛下您也得好好想想,涉及到改朝换代的事情,谁能打包票呢?我难道要跟您说百分之百成的话?”

“真要是说了这些话了,您更不敢信!我只能把元首的原话传递过来,元首也是在这个浩浩荡荡的局势中,尽量劈开一条安全的路!”

“仅此而已,我们每一个人都在努力,努力实现理想,但是谁也无法保证肯定能成功!阻力一定会有,但是有阻力就不行动了?”

“不过就是选择罢了!而选择就是赌啊!陛下您现在只能赌,要么接受元首的道路,试一试能不能成功!”

“要么继续走老路,但是眼下看来老路肯定是行不通的了!”

“新路也许有六成活路,但是老路是百分之百死路,这点选择您还看不明白吗?赌啊……到了下决定的时候了!”

载淳眼泪横流,不住的点头“是啊!赌啊……我知道这个道理,可是……可是这场豪赌,事关数百万满人的性命啊!”

“那是性命啊!赌输了怎么办?我怎么去面对列祖列宗啊……”

二毛看见载淳情绪激动知道不能往死里劝了,赶紧安抚说道“别着急,陛下先歇着,养好身体再做决定!”

“虽然事态紧急也不在这一两天……陛下您别激动!”

就在二毛劝解载淳的时候,突然外面传来一个声音“怎么了这是?让陛下做什么决定啊?陛下激动什么呢?”

门外突

蟒仙折腾人的症状_

然响起脚步声,紧接着慈禧挑开帘子走了进来,一看儿子满脸都是眼泪,不由得心中暗自生气。

“二毛……你也是宫里的老人了,怎么伺候的?让陛下如此情绪激动?刚刚你们说什么呢?”

载淳一看额娘来了赶紧打圆场“母后……二毛跟我……说了说京师里的局势!儿子悔恨啊……悔不该当时没宰了鬼子六,才铸成今天的大祸!”

“哼!现在还说这个干什么?要不是你非要弄那个维新变法,又何至于出今天的塌天大祸!”

“那鬼子六是你说能杀就杀的?当时你杀了他,洋鬼子第一个就得办交涉,就得抗议!”

“这么多年来,鬼子六一直办洋务,他给了洋鬼子多少好处?他里面盘根错节的关系网你能知道?”

“算了……你身子骨也弱,哀家也不倒后账了!二毛……哀家可要提醒你,该催的事情你得催啊!”

二毛躬身肃立听完之后小声的应了一句“嗻……奴才这就去办差了!”

就在二毛走出房门的那一刻,载淳低吼道“杀了那个贱婢……二毛你派人先杀了那个贱婢!”

二毛身子一顿叹息说道“嗻……”

走出云山胜地楼,二毛呼吸了一口冷空气心中低语“看来赛师师一定得死了!陛下这口恶气发泄不掉的话,恐怕后面的谈判都难以进行!”

“干爹啊!您给我的任务太艰难了……太难了!”

此刻的京师,胡同深处赛师师那个私宅房门禁闭,门口的桃红色的灯笼也收了起来,往日里踩着门槛嗑瓜子招揽男人的小丫头也不见了踪影。

从外面看一切都死气沉沉的,而且胡同里三步一岗五步一哨,就好像是什么机密之地一样。

但是隔着一道墙里面则是灯红酒绿的欢乐场了!

赛师师根本就没有逃离京师,她只是送走了一批敏感的姑娘,也就是坑害了载淳的那一批姑娘而已。

今天赛师师亲自下场接客,迎接的则是过去的老熟人,载澄贝勒爷!

如今当然不能叫贝勒爷了,赛师师滚在载澄的腿上,二人几乎就差在榻榻米上打滚了,这赛师师拿出全套的手段来伺候载澄,一口一个太子爷叫的这叫一个欢喜。

“太子爷……您可回来了……您离开京师的那段日子,知道奴家多想您吗?”

“再来一个皮杯……您可得多喝点……”

赛师师以嘴渡酒,一口一个皮杯把载澄灌的五迷三道的,打了这么长时间的仗了,载澄也是得好好放松放松。

虽然说打仗期间,也抢了一些民女,但是那些没有受过训练的女子,哪里比得上赛师师这种专业水平的职业选手。

酒色迷人,这载澄骨头都酥了!

赛师师伺候还不够,周围还有几个绝色的丫头一起伺候着他,红唇渡酒那是一杯又一杯,喝到最后载澄看人都是双影了。

从中午开始,澄贝勒就在这宅子里厮混,到底梅开三度还是六度他已经记不清了!

酒宴流水席一样的上,吃残了一桌马上就换一桌,美酒敞开了供应,光是助兴的鹿血载澄喝了就得三四碗。

还真别说,这新鲜的鹿血比什么大补之物都厉害,那真是久战的神器啊!

“啊……小蹄子!本王可是馋你这一口……要说这伺候人啊,还就得你最好!”

“宫里玩了几个载淳的媳妇,不行,木头一样,一点味道都没有……民间的乡下丫头也就是一时的新鲜,还是你这里花活多!”

“还不是太子爷调教的好!我们算什么啊,爷手里的玩儿物罢了……不过奴家可得讨赏了,前面差事办的那么好,太子爷怎么赏啊?”

“哈哈……该赏,确实该赏啊!回头我从抄家的贼产哪里给你搞一个真正好的大宅院,把富庆的宅子赐给你一所……”

“你这里地方太小了,爷来的也不舒坦……嗯……那几个脏货你都收拾了?”

“不用太子爷担心……那几个给载淳下毒的女子,都已经送出城了……”

啪的一声,没等赛师师说完话,澄贝勒上去就是一个耳光“混!爷让你把她们都弄死,你送出城干嘛?怎么能留着她们的活路?”

“还有,刚刚伺候我的这几个,包括你……都查验过了吗?没有脏病吧?”

喜欢大清隐龙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