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母亲同携手,与母亲共话别

  • A+
所属分类:心情日志

喜欢在躺满鲜花的乡间田地上行走,我喜欢在黄土路的末端与柏油路或水泥路的起点这种无形的界碑之间徘徊,我更喜欢在一幽静的林间偶而惊飞两只麻雀的小道上踽踽而行。

行走的岁月我常坐在一块石头上静想,大地为什么会这样呢?把一片片羽毛抛上天空,就成为大地之上飞翔的花朵,把一滴滴雨粒,雪花纳入怀中,就组成河流,湖泊,池塘;地面上的麻雀就如同跳跃的青蛙,扑通一声,水中的涟漪会惊飞一群岸缝里休息的鱼群。大地上的这一切都是怎么这样啊!这一切的一切都如同四季呈现五彩缤粉,并唱着清脆婉转的歌。

有时我还这样想,大地上的情景就如同我的母亲,生了我们五个孩子,在大地上行走,却总也走不出母亲的手臂。
阳光,金棱。月亮,银棱。洁瀚的星河如雁阵飞进我的思想。而大地腰围广阔,面容厚实,森林是她的毛发,河流是他的脉管,山塬是她的乳房,她很适宜做我们的母亲。在大地上穿棱如织,溅响我们呼吸的裂帛,行走的地平线呈现出母性的走姿,为我们的远行祝福!

大地是母性们,透着孕育的质地,透着柔情,透着韧性。不是吗?看啊,惊雷过处,山花在灿烂,新一轮的生命诞生了。一个人在大地上行走,就好像穿行在母亲的身体上,与母亲同携手,与母亲共话别。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