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十年过去 那味道似乎还在我的唇齿间留香

  • A+
所属分类:散文精选

故乡的年俗,因着从小随父母身处他乡而不甚了了,所能回忆的唯有随母亲回浙江老家过年时的情景。
“杀年猪”,似乎全国不分南北都有此风俗。人们辛苦劳作一年,不就盼的是过个热闹又丰裕的年吗?再就是杀猪除一部分过年食用外,余下的就腌成咸肉或晒成腊肉贮存起来,备着平日慢慢享用。
记得当年本家叔叔家里杀年猪,孩子们一窝蜂似的去看热闹。我胆子小不敢去,但杀猪饭是不会缺席的。主人家用猪血和部分内脏切成小丁熬一大锅肉汤,切入豆腐丁,再搅入淀粉,撒上盐和香葱胡椒粉,就成了美味的肉汤糊糊。左邻右舍亲戚不论老少,每人盛一碗,大家或蹲或站或倚着墙呼噜噜地喝着。那浓稠香鲜,劲道可口的滋味至今不曾忘怀。当然,更值得回味的是那邻里和睦,暖意融融的乡情。

------

过年了,家家必得包肉粽,就象北方过年必得包饺子一样。这两天在乡邻家经常见人家包粽子,便也学了一二。这天妈妈备好粽叶,泡好糯米,腌好猪肉,一早便出门去了,说是下午回来包粽子。我等她走后就跟妹妹说:“咱们趁妈妈不在家,偷偷把粽子包好,給她一个惊喜吧!”说干就干,便有样学样的包起来。虽则一开始包不成三角四棱形,样子有些难看,但多包几个熟练后就好看了。最主要的是要扎紧点防止漏米。等妈妈回到家准备包粽子时,我们说:“己经包完了。”妈妈惊诧地说:“真的假的?你们什么时候学会的?”看着妈妈狐疑的眼神,我得意地打开灶台上的锅盖让妈妈看。妈妈又详细问了一遍粽子里都用的什么配料,我才发现出了严重的纰漏——糯米中没有放酱油。自此才知道包粽子的米沥干后是要拌入酱油的,否则仅靠腌肉口感滋味不够。唉!我刚还瞎得意呢,太自以为是了。本来是要给妈妈一个惊喜的,却给了她一个惊吓。这下好了,粽子只好自己家吃,不得送亲戚了。

------

年关将近,家家忙着备年货。伴着刷刷的炒货声,孩子们也闹嚷嚷地串东家走西家。各自手中无论是一片炸薯干,还是一把炒米花,总不会空手。村里的小姐妹格外热情,春香拉我去她家玩。我新奇地看着她家自制芝麻米糖。只见她们先炒米花和芝麻,又把白糖炒成糖稀状,把炒熟的米花和芝麻一起倒入拌匀,然后放在案板的模具里压紧实,再趁热切成薄薄的片,香喷喷的芝麻米糖就大功告成了。据说像这样一次多做些芝麻米糖储存在洋铁桶里,可以给孩子们当零食吃上半年。
在美英家里,她们全家总动员,围在一起捏面花,准备炸撒子。那面团是用番薯煮熟捣烂后,和着糯米粉做成的。然后擀成薄饼切成方形或梯形,再用剪刀三剪两剪,用手指正捏反捏,这样撒子坯就在他们灵巧的手底下做好了。有的象菊花,有的象松塔。下油锅一炸,金黄酥脆,那叫一个又好看又好吃。我也情不自禁地下手跟着乐在其中。即滿足了好奇心,又满足了口腹之欲。
春节里的山乡,到处响着杀猪的喧闹声,刷刷的炒货声,嗡嗡的推磨声,呲啦的油炸声,空气中弥漫着浓浓的香甜之气。
这是故乡舌尖上的年味。五十年过去,那味道似乎还在我的唇齿间留香……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