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想通过影响到自己的方式来影响别人让别人看到更多的可能性

  • A+
所属分类:心情日志

黑龙江大兴安岭地区松岭区古源镇,属于寒温带大陆性季风气候。由古源河发源地而得名。古源是个 小镇,与北方普通小乡镇有所区别,不像传统的北方乡村社会那么熟络,对居家隐私那么热衷。古源人相对独立而隐秘,加上四季清透,偶尔还会吸引有一些青年人来这里定居,艺术家来采风。
比如白云的邻居“柳树家的”就已经在这里定居十年了,他们的日常就是在森林里散步,在河边遛狗看书。进山采蘑菇,采摘野生蓝莓。任何从城市带着焦虑和盔甲来到这里的人,都会被这种洁净的氛围感染。在这里,你的经验一无是处,你需要重新调整自己,像个诗人一样来“感受”生活。

“我和窦浩的生活就像孩子一样,我想很少会有和我们年纪相仿的人会大把的时间放在生活本身上面,大家可能更多的时间都在忙自己的事业, 我和朋友开玩笑说,我想我最擅长的就是生活, 好像其他的都不太熟悉”。

白云坚持一年四季手洗衣服,坚持自己做饭,也根据季节和自己需要的变化布置她和逗号的小家。她在这些细微的事情里,感受与自然的互动, 感受简单的食材在强劲的火焰中逐渐变成能量满满的食物,感受“自己掌控”带来的满足和简单的快乐。最重要的是,“我们都会去探索它们于我们的生命究竟有怎样的联系”,白云和我聊天的时候,我能感受到她生命当中的富足,就像植物拥有了全部的养分一样饱满、鲜活、真实
而这些别致的体验和向内求索的生命样态与她的童年和家庭环境息息相关。
白云出生在哈尔滨,从小在哈尔滨的乡野里长大, 小时候,家里总是有干不完的活儿。从父母那里开始,她们家就过着“自己手作,丰衣足食”的生活,她也常常能够在这种手作的生活中感受到快乐,并且因为手作而为家庭带来的改变而暗自窃喜。
白云说,每次自己动手的时候,我都能感受到自己的力量
后来和窦浩一起的时候,他们也会把因为做家务而产生矛盾,但她不会因此而逃避自己喜欢的这种手作方式。她说,这更像一个过程,慢慢地调整整个做事的过程,他们就会在相互协作中体验更为曼妙而深刻的生活本身。这种体验的过程是美好的,白云说,这种对生活敏锐的感知力更像是童年的礼物。

每年最冷的时候感受自然
“我喜欢被厚雪覆盖的冬天,喜欢冬天的太阳, 她总是像蒙着一层纱,我躲在屋子里看她,她好像也躲在纱后面看我。”这就是白云决定今年冬天在大兴安岭过冬的原因之一。
在到处都是白雪的世界里,这温暖的光芒,是如此的珍贵!冬天的夜空,星星好像要掉下来一样。这就是大兴安岭的古源。那里的原野和丛林还是城市化不曾干扰过的模样。
“从前我总是会花很多时间在看星星,我就躺在被窝里,一边看一边幻想,一边思考。最喜欢的事就是:外面那么冷,我可以在屋子里暖和地吃东西,看书,做任何自己喜欢的事情,这种感觉实在太奇妙了,虽然其他季节也可以做,但是只有冬天会给我带来这种奇妙的感觉,仿佛有一种神奇的力量
古源冬天的滑雪场不像临近城市的景区,为大家带来的是一种消费观念的体验。古源的雪地是大自然的,不是国家政府管理。这里的纯粹、自由和广阔丝毫不会让我们带着游客的身份认同感在提供服务与被服务,而是你原本就属于自然的组成部分。
跟着古源的冬天在森林中徒步,也是一种别致的生活样态。这是一种有距离的美好,其中又夹杂着对未知的恐惧,意志力的考验以及人的局限性。正如美国自然作家威廉 . 巴特姆所言:“自然之壮美就是引起令人震颤的欢乐与真切的恐惧之间只有一步之遥”,这也是白云需要面对挑战和需要突破自我的部分。
从气候来看,古源终究是一片苦寒之地。无论从身体还是精神上,他们都需要不断地来调整和面对这些现实困境

这种对自然的感知能力是美好而珍贵的,不是所有人都具备。很多人花了时间和金钱走进自然中,却对周围的美景无动于衷,他们享受的更多的服务本身,典型的案例就是度假村和景区。

跟着感觉去选择生活的可能性
“于我而言生活更像是一种探索,所以我并没有非常清晰明确的目标,我一定要达到怎样的结果, 因为对于我,生活本身实在是太奇妙了。我所能够认识到的实在是太有限了(就像那天空,无边无际, 变幻莫测),但是我也有我比较清晰的思维密度——就是我自己对生活的态度。这里我不想用信仰这个词,对我来说这个词实在太重了,我想用一生来在探寻、实践这个词吧。
写作是我不擅长的部分,如果我想去支持别人,我一定会给她唱首歌,好好做一顿饭,一起到自然里玩耍等,这些是我很擅长的。但我也并不执着,愿意尝试很多事情,不一定说一定要怎么样去做一件事情。”
白云擅长场景营造和体验活动的交互设计,她把这一过程看作爱的倾注。在去大兴安岭之前,她在青檀学堂,教小朋友们学习,带他们体验生活就是让她比较踏实的事情。从她身上,你会发现,她没有城市人的焦虑和从小在小地方长大的人对“远方”的那种向往。
日,白云回访伊顿学园,给大家带来了丰美的自己手作的大兴安岭野味蓝莓酱,她还对学园的日常环境十分关照。当大家都匆忙离园时,她会认真打理好一块场域之后才离去。
她说自己想为学园做些什么,而关照我们生活的场域就是一种方式,这种方式不一定能够为宣传式话语带来便利,却实实在在为生活在这里的学员带来了温情。
这样的思维和方式也奠定了她们正在以及未来要做的事情。白云和窦浩正在用自己的方式践行着森林里的可持续生活,所以未来他们愿意为更多的人提供这样一种生活方式的体验。目前他们已经建立了这样的一个生活场所,体验方式通过艺术活动和实地生活来实现。他把这样的方式形象的描述为盖娅自然学校和伊顿学园的结合体。
白云曾经在盖娅和伊顿学园都学习和生活过一段时间,这两段生活对她的影响很大,他们所能够带给她的不仅仅是在地的体验和学习,那种帮助呈现的是一种完整性,是随时可以带回自己的生活并且可实践的。比如,在盖娅的自然疗愈,你能够感受到整个空间、场域的能量,人与人之间的相处方式,亲密关系的融合以及太多其他的可能性。这一切不是像在学校一样专门有人教给你,而是自然而然置身于那个场域你自己所体验到的真切感受。
所以,她也想通过这种曾经影响到自己的方式来影响别人,让别人看到更多的可能性。
这是一种自然的美,由内至外、举手投足间流露出的精神与身体的和谐之美。并从认知自然的外向活动中寻找内在的自我,这种连贯的自我感也许才是真正意义上的去除以人为中心的自然认同感以及人与自然真正的和谐。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