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在这世上只是客旅 珍惜身边人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我的爸爸是双胞胎,排行第七,人称孖七,也有人叫他七叔,广东广州人,他的生命定格在2021年11月16日,享年65岁。

他的一生并没有什么丰功伟绩,有的只是平平凡凡。

我与爸爸的关系其实并不好,从小到大,爸爸给我造成了很多难以言语的伤害,在很多日子里,我对他的恨已经发展到希望他尽快离开这个世界(求SHEN赦免我)。

我很少与他说话,很多时候一出声就是要吵架的状态。我渴望的父爱从来没有在他身上感受过,我也很羡慕别人有一个好爸爸。

我一家都信ZHU,有二十多年了,但我并不确定我爸爸到底是不是真信,虽然会一起听道,但他的行为、言语让我难以确定他是否真的相信。

每当别人羨慕我们全家都信主时,我却会有种莫名害怕的感觉。

/

爸爸患脉管炎十多年,医生说这是不死癌症,自从患病后,他就没有再工作了;

爸爸很小就开始吸烟喝酒,就算信ZHU后也没有戒掉,但自从患病后,他不得不戒掉,我相信这是SHEN在当中所动的工。

因着行动不便,他多数时间都是在家里,每年也会住几次院,我知道他活在痛苦之中,但他却仍然过着在罪中的生活,很多时候提醒他却反而被骂,所以我对他的恨在他的每一次责骂中不断加深。

就在半年前,他的腰痛得不能动弹,只得打120住进了医院,出院后回家休养了一个月后再次回到医院中。

这一个月让我妈妈的身心倍感疲惫,不得已才将他再次送入医院。但这一住就再没有出来了,连他今年的生日也只能在医院中度过。那一个月妈妈在精神和肉体上都很崩溃,每晚都被爸爸叫醒几次,为了服侍他,妈妈也消瘦了许多老了许多,我和姐姐能帮手的也很有限,很多事情爸爸只会让妈妈去处理,那些日子若不是有SHEN托着,妈妈可能也会倒下。

将爸爸送进医院后,妈妈的情况有所好转,那段时间,我们一家更加的依靠SHEN,每晚一起DAO告,她没有退缩,反而迎难而上,她将一切都交托给SHEN,我从她身上看见了很大的信心

医保原因,每15天左右就要转一次院,我们也没有办法,只好在几间医院中来回转院;由于疫情,医院规定不能探视,我们就请护工帮忙照顾爸爸。

爸爸脑部有点萎缩,也有点老人痴呆,导致有时会胡言乱语,认不得人,有时不知道在说什么胡话。记得有一次他打电话给我,说在台湾旅游,我就叫他好好玩吧。

其实他一生中并没有去过多少地方,甚至没有出过省。

感恩SHEN为爸爸预备了一切,每间医院的医生护士和护工都很好对我爸爸都挺照顾的,尽管不能探视,他们也会和我们保持联系,让我们不用太过担心。

/

在前几次的医院中,医生说并不是太严重的问题,暂时没有生命危险,所以我也从没有想过他会这么早离开我们。

随着住院久了,尿管和胃管相继插上,而且他的血管很细,手部已经不能输液了,只能在颈部静脉穿刺输液,他患病以来一直卧床不起,身体的机能越来越差,身子出现痕痒和水肿,白蛋白也一直在降低(打白蛋白也无济于事),他的脚已经烂到连护士都不忍直视(但他并没有感觉到痛,我相信这是SHEN对他的怜悯,因为如果有知觉,可能就会痛不欲生了),在住倒数第二间医院的时候医生出了病危通知书,让我们做好心理准备。其实那时我们一家都已经做好了打算。

在住院期间,妈妈有时要去医院签字才得以见爸爸一面,每次见面她都会抓紧机会,重申爸爸的信仰。

在最后一次转院的车上, 爸爸跟着说一句,尽管那时爸爸已经有点口齿不清,但在那一刻,我真实地确信他已经是得救的了!感谢SHEN!

在爸爸最后一次转院时,我们将爸爸的手机拿回家(因为他绑着手看不了手机),我充好电之后打开了他的相册看到几张他几个月前在医院中的自拍照,当时我突然很难过,在厕所里先是偷偷地抹眼泪,然后眼泪一发不可收拾地流了出来,我用纸巾遮住眼睛走到厅里,妈妈看到我这样吓了一跳,还以为我被告知爸爸走了,然后我才告诉妈妈,看到这些相片就觉得他很可怜,一个人在医院,又没有亲人在身边,又不给探视,没人和他聊天,他明明是一个很爱说话很爱聊天的人啊!

那一晚我的眼泪决堤似的止不住,这应该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为他而哭。

/

回看这半年,我才发觉原来自己一早已经原谅了我爸爸。

看着他的痛苦,我自己也觉得难受,我想尽自己的一切能力去帮助他,医院那边说他需要什么时,就算是夜晚时间我也会马上送过去;他住院后有时脾气会不好,但我没有了之前那种顶撞和仇恨,而是带着微笑和理解去和他说话。

SHEN真真切切地在我心中动了工,祂重整了我,让我不再恨他,反而是爱着他,也让我没有后悔陪着他走完了最后的路程。

爸爸离开的那天早上,医生打电话来让我们赶快过去医院,他可能快不行了。于是我们急急忙忙的打车过去,在去的途中,医生再次打电话来说已经没气了。当到达医院后,我们看到的只有他的遗体。

虽然不能见他最后一面,但当时我并没有很伤心难过,因为听到护工和医生们说爸爸走得很快,没有呻吟,没有惨叫,而且伤口的地方也没有渗水了,干干净净的,听着这些话我知道他无痛苦的走了,他是在SHEN的包裹下安息了,他现在已经在TIAN父的怀中好得无比了,我感到很欣慰。

那天下午我和姐姐安安静静的把后事办妥了。当晚,我们一家在SHEN的面前献上了感恩和赞美,我们虽有不舍、难过,但我们知道将来我们会在那荣美之地再见面,这就是最大的安慰了。

我们的家境并非富裕,但有衣有食就很知足。自从爸爸住院后,经济上的支出就如流水般,入不敷出,但感恩SHEN并没有让我们缺乏,祂为我们预备所有,祂的恩典充充足足,并且多而又多。

在整理一些旧照片时才发现,长大以后,我并没有与爸爸单独合照过,这对于我来说多少有点遗憾。妈妈说,爸爸没能见到我们结婚也是一大遗憾,对于那些他着急想看见的我没来得及做到的,既愧疚又无能为力,但我相信他在TIAN父那里已经再没有遗憾了。

/

曾经看过一段话,它说:"父母是隔在我们和死亡之间的一道帘子,父母在,我们对死亡没有什么感受。等到他们过世了,我们才会直面这些东西。亲戚、朋友、邻居、隔代,他们去世对你的压力不是那么直接,是很抽象的。最亲密人的离去往往会影响我们的生死观。"

现在我对这段话感受很深,尽管也参加过不少的告别会,但以前的我从不觉得死亡离我这么近,甚至觉得离我很远很远。

最近一段时间看了一些书,里面也提到了死亡,人们害怕死亡,都在想方设法的延长生命,但生命岂是人能掌管的呢?

“无人有权力掌管生命,将生命留住,也无人有权力掌管死期。”(传8:8)

既然死亡是人生必然会经历的,那么在这之前,我们能做什么呢?是得过且过吗?还是白占土地、浪费光阴呢?

亲爱的弟兄姊妹们!我们是有使命的,那我们就应该活出使命的人生,ZHU丰盛的恩典一直充满着我们整个人生,我们要让这恩典显扬出来!希望我们到生命的尽头时能有底气的说

“那美好的仗我已经打过了,当跑的路我已经跑尽了,所信的道我已经守住了。”(提后4:7)

经上说:“其实明天如何,你们还不知道。你们的生命是什么呢?你们原来是一片云雾,出现少时就不见了。”(雅4:14)

我们在这世上只是客旅,是寄居的,爸爸已经回到最美的家乡了,但我们仍然活着,还要在地上奔跑,愿我们在这“少时”里,能够做到每天都为ZHU而活;也愿我们能好好珍惜身边人,不要等到失去了才后悔莫及。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