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世复杂 处事须当心矣

  • A+
所属分类:心情日志

那年的阳春三月,某个上午,阳光明媚,和风煦煦。他的夫人正在药店门外整理卫生。只见从西边走来一个细高个的年轻人,大约三十左右岁,戴一副眼镜,显得文质彬彬的。年轻人走到王夫人面前,停下,叫了声大姐,问:“这个大药房是您的吗?”王夫人答:“是。”年轻人从背包里取出一个长方形小盒子,打开,从盒子里拿出一副黑边眼镜。粗一看,盒子和眼镜的做工都挺精致。年轻人把眼镜拿在手上,礼貌且温和地对王夫人说:“大姐,我是广州童星特种眼镜厂驻青岛联络部的总代理,姓马。”说着掏出名片递给王夫人。又把手中的眼镜递到王夫人手中,说:“大姐,这是我们厂引进日本最先进的技术,最新开发的一款特效产品,对青少年的近视眼有防护和矫治作用。现在,已在全国推销出部分产品,根据用户反馈的信息看,此款产品在社会上反响极好。因此,我们厂子决定大力生产该产品。同时要在全国大力推广销售。我是山东市场的总代理,这次下来是来寻找县市级代理商的。”年轻人停住话,看了王夫人一眼,然后说:大姐,这两天我在你的店附近观察了好长时间,感觉你的生意不错,人缘也好,我有意选你做代理,你看可以吗?”年轻人指着王夫人手中的眼镜笑笑说:“我们这款眼镜不同于市场上卖的一般眼镜,就是它对近视眼有矫治作用,挺重的近视眼,戴上它,一般一年,最多一年半,基本就可恢复为不近视,视力可达到1.2以上。”王夫人拿着手中的眼镜端详了一番,除外观比较精致一点,还真感觉不出和普通眼镜有什么特别不一样的。她摇摇头,表示不相信。但还是随口问了句:“卖多少钱一副呢?”年轻人答:“我们出厂价67元一副,在外省的店里都卖到100多一副呐,您可以根据本地的市场自行调整定价。”王夫人又摇摇头:“贵点了吧?还不知真的好不好用呢,也不知是否有人会买。”年轻人说:“不贵,这是日本的最新技术,对人的眼睛的确有很好的保护作用,并且,还有一定的治疗效果呢。”年轻人看着王夫人,又说:“我们在外的业务经理的权限,最多可以下浮百分之十,就按60一副给你吧,再多我也没这个权限了。这样的好产品,将来一旦推销开,怕是用户会抢着买呢。您等着瞧好吧!”年轻人似乎看出王夫人怀疑的心思,接着说:“知道大姐您可能不信。没关系,我可以先放4副样品摆你柜台里,如果有人来买的话,你也可以先别收钱,让人家先拿回去试戴一下看,如果觉得好,你再收钱。等感觉能打开销路了,你再联系我进货。好吗?”

王夫人一听没啥风险,就答应说:“放这里试试看吧,你也别抱太大希望。”年轻人说:“您?好吧,保您好销,到时怕你进货不迭呢。”

两人又拉了几句闲话,年轻人就告辞走了。

说实话,王夫人从心里也没觉得这眼镜能好销,更别说成为抢手货啦。所以她就吩咐女店员,随便摆在柜台的某一个角落里即可,心说,啥对近视眼有矫治作用,不过是推销员王婆卖瓜罢了,不可太当真。

时光无歇,岁月流逝,转眼半月过去。每日来药店买药的人也不少,男女老少都有,但那几副眼镜摆那里,人们似乎没看见一样,根本无人问津。中间,店员曾问过王夫人,既然是眼镜,为何厂家不去眼镜店找代理?为何要来药店找我们呢?这话让王夫人忆起那个年轻的推销员曾说过,这是具有矫治功能的眼镜,和医疗器械等同,所以不找眼镜店而找医药店。最后,王夫人说了句:“管他哩,反正也没有啥风险,卖不掉就退给他。”

又过了几天,某一个中午,店里来了两个军人,是军官,一个40左右岁,一个30左右岁。看肩章,40岁的两杠两星是中校,30岁的是一杠三星是上尉。两个军官进了药店,岁数大的那个中校问:“有胃康泰吗?我的胃不好。”女店员从货柜里拿了一盒胃康泰给他。中校看看说:“就是它”,然后掏钱付了款。

买完药,两个军官没马上走,而是在药店的柜台外漫不经心地随意看。忽然,那个年轻的上尉看到了摆在货柜里的那几副眼镜,问:“怎么药店里还卖眼镜呢?”年轻的女店员一看有人问眼镜,忙答到:“这是具有矫治近视眼功效的特殊眼镜。”“是吗?拿一副我看看。”上尉说。女店员从柜台里拿出一副递到他手里。两个军官交换着看了看,都摇了摇头,怀疑地问:“就这眼镜,怎么能看出它有矫治近视眼的功能?”女店员拿出厂家的产品介绍书递给他们。两人看了后,随口问了句:“多少钱一副呢?”女店员根据王夫人提前定好的价(最少卖100元一副),便随口喊出价:“120元一副。”上尉说:“贵了。还不知好使不好使呢,可别上当。”中校说:“我上初中的儿子近视眼,挺重的,正要给他换副度数高的眼镜呢。如果你这个眼镜能便宜点,我就买一副给儿子试试。如果没有效果,也没大事,大不了我再到眼镜店给他另配一副。”一旁的王夫人见有人买眼镜,心中多少有些惊喜,就说:“产品初上市,便宜卖,最低100元吧。”成交,中校掏出100元票子递给店员,店员把眼镜包好,礼貌地双手递给他。

又过了二十几天,一个上午,药店正在忙着营业,中校领着一个年轻的女中尉走进店里。由于曾经来过,王夫人和店员都认识中校,连忙起身打招呼。这次,中校是专为眼镜而来,他说:“那天买的眼镜回去给儿子戴了,效果不很理想,没有产品介绍上说的那么神乎。”王夫人说:“是不是时间太短了,暂时还看不出效果?”中校说:“那眼镜戴着吧还算舒服,或许可以起到一些防护的作用,但对近视眼有矫治功效,我看玄,或者说基本是不可能的。”停了下,他接着说:“能矫正近视眼的眼镜,这点钱是根本买不到的。”王夫人附和道:“那是,那样的眼镜岂是百八十就能买到的,最起码得几千或上万吧?”

彼此又聊了些关于近视眼的防护和当今学生的学习紧张等话题。因为王夫人家也有个上初中的儿子,有了共同的话题,所以互相觉得话语挺投机的。聊了些闲话后,中校出口说:“我叫岳中琦,是蓬莱驻军55057部队的财务科长。这次来主要是想和你谈谈这款眼镜的事。怎么说呢?不是一个月后就要过六一儿童节吗?我们军队平日接受地方的帮助不少,特别是学校,每年师生都到我们部队搞拥军活动。我们首长一直过意不去,总想找机会表示一下。怎么表示,拿什么表示呢?领导经过几次开会研究,都没定下。后来,我们团长看到了我给儿子买的这个眼镜,他戴了下感觉还行,价格也适中。拿到会上,政委和其他领导都觉得可以,所以,就把这款眼镜定为六一节送学校的礼物。我这次来,主要是想了解一下你能不能及时供货,还有价格问题。能不能再便宜些?”

王夫人一听心中有些高兴,忙问:“你们能要多少呢?”岳中校说:“以金额算,别超15万元,因这钱是部队平日节省的经费,不能太多了。”王夫人更加兴奋,一个平日靠零售的药店,一下子来了15万元的订单,也是一笔挺可观的收入。按社会上的一些潜规则,王夫人试探着想给中校一些好处费,中校一口回绝说:“部队里不敢搞这个,还是公事公办吧,大家心里也安稳。一旦出了事,对谁都不好。”那个女中尉也跟着符合:“部队纪律严明,不可以乱来的。”王夫人也不好再说什么。最后,中校拍板说:“你把准备给我们的好处费摊到价格里,降一下价不就得了?”结果,双方以每副眼镜93元成交。而且签了合同,并加盖了正规的合同章。为了保证,王夫人还收了人家1500元订金。

岳中校走后,王夫人就开始联系进货,打电话联系到两月前来店里推销的业务经理小马,双方谈妥,第二天带款去青岛提货。

那天,我接到王刚电话时,王夫人已经快到青岛了。不知哪根心弦拨动,她忽然心中产生了怀疑。按常理,来了客户,卖货方理应请到驻地好好招待的,让客户加深印象,以后好常来常往。可这次,人家回电话却说,青岛市路不好走,堵车严重。不如你们别进青岛市了,在市郊约个地点,由我们送货去那儿。人家替客户着想,服务周到,按说也没什么可挑剔的。可这样却引起了王夫人的怀疑,在快到青岛时,她给王刚挂了个电话,让王刚找熟人了解一下,蓬莱55057部队,是不是真有一个财务科长叫岳中琦。王刚就打电话给我,托我帮忙打听一下。

朋友电话,我立刻让我夫人拉着我赶到55057部队驻地。门岗的战士不让进,说有事和领导电话联系。我问他:“请问你们的财务科长叫岳中琦吗?”站岗的战士说:“是啊。不过岳科长可能在开会。开会时不许待客的。”我一听心中有底了,果真财务科长叫岳中琦,此事大可放心。赶紧对门岗战士说:“既然他开会,今天就不打扰他了,以后再来吧。”说着我和夫人就退了出来。在回去的路上,我忽然觉得这事办得不扎实,只落实了岳中琦是部队的财务科长,但那批眼镜是不是他订的,没落实。于是,我对夫人说:“我们还得返回部队去。”

这次,正好部队首长散了会,我在门岗打电话联系到岳科长,问他,二十天前您是不是在龙口定了一批眼镜?岳科长那边愣了一下,接着说:“根本没有的事。我最近两个月因工作忙根本就没离开蓬莱,怎么会到龙口订眼镜呢?”我又跟问:“你最近真的没去过龙口王刚大药房?”岳科长答得斩钉截铁:“别说最近,我啥时都没去过!根本就不知道什么王刚大药房。”

我还要细问,这时王刚也从龙口赶到蓬莱。我们一起联系了岳科长,并进到他办公室。王刚一见到岳科长,就立刻说根本不是这人。到现在,才知道原来是一场骗局。王刚立刻打电话给夫人,让她就地报警,快让警察逮住这帮骗子。

一小时后,王夫人回电话说,已报警了,可能骗子有所察觉,他们很快就关机了,一时半会儿也没法抓到。但,警察已备了案。

过后想来,骗子为何不去眼镜店推销,而找一个药店?是不是怕眼镜店的人内行,能看出其中破绽让其露了马脚?

人世复杂,处事须当心矣!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