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烟台待了半天一夜 时间短暂留下的记忆却美好长久

  • A+
所属分类:心情日志

长岛往蓬莱开的客船上,总有相熟的人打招呼,乡音浓重的一问一答里,经常有:上哪?上烟台。再往下聊就知道,有去办事的,有去探亲的,有去看病的,有去上班的,有去买东西的,有去上学的,有带孩子去度周末的,有去给儿女看孩子的......

现在岛里人“上烟台”是件平常事,每天大船小船船来船往,出租车私家车车来车去,男女老少你来我走,像到本地县城转一圈一样方便。可是搁在三十多年以前,岛里人“上烟台”不容易,算是件大事。

那时候交通不便捷,长岛到蓬莱,一天出岛就三四班船;蓬莱去烟台,只有大客车,没有出租车,更没有私家车。

岛里人上烟台大多选择当天返回,主要是为了节省在外住宿开销,还有一个原因,公职人员上烟台办私事一般在礼拜天,那会儿的礼拜天就休一天。

“上烟台”的人都是披星戴月早早起来,要么步行,要么家人骑自行车送,去码头赶最早一班船。特别是冬天,黑灯瞎火踩着溜滑的积雪,一步一挪走到码头,天才蒙蒙亮,映着微弱船光的海面上还是墨黑一片。

到了蓬莱码头,大家快步走出机油味儿混杂各种难闻气味的空气浑浊的客船客舱,急三火四打上能把五脏六腑颠出来的三轮出租,直奔蓬莱汽车站去坐浑身散了架般咣当响的跑烟台的大客车,一路上不敢耽搁一点儿工夫,就怕下午回来赶不上最后一班船进岛。

上趟烟台,掐着点儿赶船,紧着跑坐车,慢船加慢车,从出家门到烟台汽车站下车,得近四个小时,办完事为了赶船,最晚也要下午一两点钟往回返,匆匆忙忙地疲惫赶路,实在不容易。

让人恼火的是,哪天碰上个慢性子客车司机,你越是心急火燎急着赶船,他的车越是不慌不忙卡着咣当响的节奏慢悠悠地跑,等赶到蓬莱码头,就晚了一步,进岛客船刚刚起锚离岸......只好掉头坐上三轮出租再奔军港,看有没有进岛军船,运气好能碰上,更多时候悻悻而归。

坐军船,是岛里人进出岛的另一个交通途径。军船登陆艇没有客舱,夏天坐甲板上还舒服,冬天海上风大浪高,坐在外面海水能拍到身上,海风能扎进骨头里,把人冻得嘴唇血紫浑身冰凉,下船半天缓不过来。

还有更让人着急的,遇上大风大雾天不通航,天大的事也出不去进不来。

那时岛里人上烟台,一般不外乎两件事。一种看病叫“上烟台”,往往病人久治不愈或是检查出疑难重症,县医院无能为力,大夫就告诉病人快上烟台毓璜顶(医院)看看;一种购物叫“上烟台”,一般都是年轻人,傍年靠节买新衣服,或是去置办结婚服饰物品,那时候还没有振华、南购、三站,条件好点的去百货,一般的就去海防营市场。

虽然隔烟台并不远,就因为交通不便利或是没有去的理由条件,岛里人很少出岛上烟台,几年甚至几十年去不了一趟,很多村里老人一辈子也没上过烟台。上烟台,在岛里人特别是老人们眼里是件挺大的事。

我上初中一年级才第一次上烟台,也是人生第二次坐船出岛。

第一次出岛是在小学二年级,暑假里,爸爸带我们姐弟三个坐他们的运输船去蓬莱看蓬莱阁。

那时的客船很小,主要载客,不像现在的轮渡,可以运输很多装载货物的大车,进岛生活物资大多由专门的运输船载运。爸爸当时就在登陆艇上跑运输,每天往返蓬莱,我们才有机会跟他出岛看看岛外世界

上烟台,是在1984年的暑假。期末,学校奖励初一、初二级部前十名的学生上蓬莱、烟台旅游。我考了初一级部第一名,对学校组织的那次旅游活动,记忆格外深刻。

我们二十个学生,几乎都是第一次上烟台,心情都很激动,个个穿上自己最漂亮的衣服,戴着雪白的太阳帽。

游完蓬莱阁,往烟台去,坐的是学校从部队上借来的军绿色大解放。同学们你拉我我拽你好不容易爬上车,或蹲或坐或站在车后的敞篷车厢里。

大解放在公路上疾驰,二十个孩子怀着第一次出远门的喜悦,扒着车帮,新奇地看着眼前快速掠过的树木、庄稼地、村庄,和偶尔跑过的几辆汽车,头发随着飞快的车速在风里像兴奋的心情一样飞扬。

到烟台天快黑了,风吹土扬一路,已经灰头土脸的我们靠着马路边下了车。

一群海岛孩子兴奋又胆怯地打量着眼前的一切,比岛上宽很多的柏油路,比岛上多太多的骑自行车的人流,在岛上没见过的那么高大的楼房。陌生又新鲜,连空气里的气味都异于我们常年呼吸的海岛空气,做梦似的,我们上烟台了,到城市了。

不像现在出去旅游,走了十天八天,回来却记不得看了些什么。第一次上烟台,人生第一次出远门儿,我们好奇的眼睛搜寻并记录着每一个场景,每一个瞬间

我们下车的地方,路旁的建筑门口挂着烟台罐头总厂的牌子,二十多年后定居烟台,才打听到那里的确切位置,是在环山路和上夼西路的交叉口那块儿。

带队老师没有告诉我们大解放半路放下我们的原因,稍作休息之后,他就带着我们一路步行往住宿的地方走。

白天下过雨,空气里湿漉漉的,散发着来自周边树木的清新气息,和汽车跑过留下的淡淡汽油味儿,赶上快吃晚饭的点儿,还有像似炸油条那种油面混合的香味儿。我深深吸吮品味着陌生的城市气息,欢愉地体验着置身城市的感觉

与烟台的初次相见,不但心里装下了所见的一切,连空气里的气味也印记到了脑子里,后来在某些地方某个初夏傍晚的某一瞬间偶然再闻到这种气息,便立时想到这是烟台的气味。

一切对我们来说都是那么新奇,对面路边的宣传栏也要跑过去看看。宣传栏里粘贴着宣传交通安全的,上实地拍摄的肇事车辆和伤亡人员的惨状,把我们看得心惊胆战,原来城市也不是什么都好,远没有我们海岛安全。

走走看看,也不觉得累,走到挂着烟台二中牌子的学校门口,老师叫停了我们,说晚上就住在学校里。

我们住在有个外置楼梯的二楼教室,虽然睡地铺,大家也兴奋得楼上楼下跑。

累了就在校园里手牵手慢慢遛达,仔细端量这所美丽的学校,与自己的学校做着比较。宽敞明亮的楼房教室比我们低矮的平房教室好,平整开阔的水泥操场比我们坑坑洼洼扬着尘土的土操场好,高大繁茂要仰头看的大树比我们校园里和我们一般高下的小树好,整个校园哪哪都是那么好......

当听说二中是座百年名校,走出了众多各领域精英时,我们更是仰慕得不得了,看看这里,摸摸那里,觉得校园里到处飘着百年书香,到处都值得我们仰望。那些高大的树,也像洋溢着书卷气的智者,在娓娓述说学校悠久的历史和深厚的底蕴。

那年正在热播日本电视连续剧《血疑》,电视剧主题歌从学校近旁敞开的民居窗户里悠扬传来,女孩子们停止了叽叽喳喳对校园的评论,随着山口百惠的歌声,哼唱起优美的旋律。男孩子们参观完校园,便在操场上又跑又跳地运动起来。那一刻的校园属于了我们这群来自大海深处的孩子。

晚上,因为兴奋半宿没睡着,我在心里过着二中的每一个镜头,羡慕地想,在这所学校里学习的学生多幸运啊,要是我也能在这里上学,每天走在这么美丽的校园里就好了

一段“二中情结”就这样结下了,并且一结就是几十年,直到女儿考高中,我还没有把它放下,自作主张替女儿选择填报了烟台二中,可能很大成分是让女儿来完成自己当年的愿望吧。

那次上烟台,老师没带我们游山逛水,连二中旁边的毓璜顶公园都没去,就在第二天上午带我们参观了烟台博物馆,在现在南大街天后宫里。

当时馆里有个革命纪念展览,记得展柜里展出的有革命烈士的家书、牺牲时的衣物和使用过的枪支物品等遗物,一位身穿蓝色套装的讲解员阿姨负责给我们讲解。同学们目不转睛看着阿姨,认真听她声情并茂地讲述革命烈士的故事,内心里涌动着对革命先烈的崇敬之情,女同学大都流着眼泪在听,男同学也有背过身擦眼睛的。

这次参观博物馆,是我第一次走进博物馆,第一次知道了“博物馆讲解员”这个职业,还知道了这个职业像老师一样,可以传递给大家知识,也可以传递给大家力量

讲解员阿姨高雅的气质,姣好的面容,悦耳的声音,娓娓道来的讲述,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让我对她和她所从事的讲解工作喜爱又羡慕,更是认为讲解员的工作是份与美与温暖与知识相关的工作。

毕业后我一参加工作就当了讲解员,虽然种种原因促成,但与那次参观烟台博物馆有很大的关系。可以说,初中一年级学校组织的“上烟台”,决定了我长大后的职业选择。

那趟旅游,我们在烟台待了半天一夜,时间短暂,留下的记忆却美好长久。只是,我们就在蓬莱阁拍了一张集体照,上烟台,没有留影纪念,挺遗憾的。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