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之一生犹如一呼一吸 生和死只是瞬间的转化

  • A+
所属分类:现代诗歌

人有生老病死,事有旦夕祸福。姥爷今年89岁,两年前查出肺癌转移到脑癌。我眼睁睁的看着姥爷先从记忆力变差,再到经常无缘无故的摔倒,再到不会走路,最后发展到脑瘤压迫神经造成不能说话,丧失吞咽功能,在不吃不喝八天后结束了生命。每一次姥爷身体出现不好的变化,至今都历历在目。

姥爷一辈子爱干净。每次去,家里都窗明几净,甚至抹布都洗的调白。他一辈子爱好,也从不愿意麻烦子女,从不去任何一个孩子家住。经常跟我们说:“我自己能行,不用你们”。姥姥52岁就走了,他自己一个人生活了很多年。可是这两年的时间,爱干净、要强的姥爷无可奈何的被接到舅舅家,一直由两个姨,衣不解带的照顾陪伴左右,后期甚至在床上拉,床上尿。开始姥爷还很计较,绝对不允许我们孙辈孩子们给他接尿,赶我们出去。到后来,给他接尿,换尿布,擦屁股,他也“说了不算”了。我真切地感受到姥爷的身不由己。

12月18号晚上,我好不容易挨到有时间去医院看姥爷,进门的那一刻,忍不住泪如雨下。几天没见,姥爷已经瘦的皮包骨头,没有任何意识,眼睛一眨不眨,直勾勾的看着远处。我的心在滴血,明明知道每个人早晚都有这一天,明明知道姥爷89岁已经算高寿,明明知道姥爷的病情越来越厉害终会有这一天,可还是不忍心看到自己的亲人如此痛苦。赶快走出病房,擦干眼泪,定了定神,快速的思考如何帮助姥爷善终。

打开参加助念培训时保存的入川法师助念音频,打开手机里保存的阿弥陀佛图片,端在姥爷目之所及的地方。让姥爷一边听着佛号,一边看着阿弥陀佛,给姥爷开示:“人早晚都要走,就像换衣服一样。我们这个身体已经破败不堪,又脏又烂,但是我们可以求生极乐世界,换一件庄严华丽的衣服。这一世的身体虽然要死了,但灵魂却不灭,脱下这件衣服,又要到六道中再继续轮回。要想永远出离苦海,不再痛苦的轮回,就得求阿弥陀佛,接引我们回家,西方极乐世界才是我们本来的家,只要您真切的想回家,阿弥陀佛就会来接您!我知道您能听见我说话,我知道您并没有像我姨她们说的没有意识深度昏迷。您什么都能听见,什么都明白,只是无法表达,不能说话而已。没关系的,您在心里跟我一起不停的念佛,阿弥陀佛会知道的。姥爷您不用害怕,我一直陪着您,咱们一起念佛好吗?“阿弥陀佛,阿弥陀佛……”

我就这样一直絮絮叨叨的给姥爷开示,然后不停的念佛。一会儿发现姥爷的眼睛居然有神了,可以眨眼睛了,随着我念佛,姥爷的手也在我手里动。他由开始绝望无奈的等死,变得有了生机,眼睛一直盯着手机屏幕上的阿弥陀佛。我知道,姥爷有救了,他像抓住最后的救命稻草一样,不再绝望,有了方向,重新燃起希望。

我就这么一直举着手机在姥爷身边念佛,家人们很心疼我,让我早点回家,太晚了不放心。我立即和先生慧明师兄对了个眼,告诉大家,我们已经商量好,今晚在这里陪着姥爷,让他自己打的回家。家人们极力的反对,你一言我一语,让我现在就和先生回家早点休息。我说,你们都看看姥爷,他现在有意识了,眼睛都可以眨巴了,手也可以动了,我不能走,我得陪着姥爷。可是家里所有的人都不学佛,大姨说我:“你就是朝巴,你姥爷是要走的人了,根本听不见你说的话,你净瞎耽误功夫。”我苦苦哀求大家同意我留下来,姥爷这时候很害怕,需要我陪伴。可是大家一致让我早点回家。我知道为了将来能够有机会接引家人们学佛,现在必须理智,必须圆融,必须善巧方便。当时好绝望,不知该怎样帮助姥爷,只好哭着拉着姥爷的手,告诉他,不管听见什么,看见什么,也要不停的念佛,明天我再来陪您。下楼后,心里没着没落,百爪挠心,非常不是滋味,有一个意念,总觉得姥爷就这一两天的事儿。这时候如果我不在,没有人能懂怎样正确的帮助他。在我犹豫不决的时候,慧明师兄告诉我,你想留下就留下吧,要不然你会一辈子遗憾的。送先生搭上出租车,我在病房的另一侧大厅默默的念佛,画能量种子,祈请阿弥陀佛在姥爷临命终时来接引。并抓紧恶补开示文、祈愿文、极乐世界的殊胜美好等助念知识。一个小时后,估计家人们都已经离开医院,我又回到了姥爷的身边,跟陪床的舅舅调皮的使了个嘘的动作,让他替我保密。我能感受到姥爷看到我“杀了个回马枪”,很开心,很踏实。一晚,我们爷俩在诵《佛说阿弥陀经》、开示、佛号中度过。中间我小睡了三个小时,但是师父的念佛声在姥爷耳边一直未断。

19号下午,我请了假,带上陪床的物品再次来到病房,发现姥爷的状态明显比我上午回家时差,睁着眼睛一动不动,没了神采,只是张着嘴急促的呼吸。我知道姥爷的时间不多了,我们爷俩必须要“当勤精进,如救头燃”,一直保持正念。虽然一屋子人,我必须时刻保持站在姥爷耳边,让他一直听着手机里的佛号声,保持正念。我专心小声念佛,趁着人少时就抓紧时间开示,鼓励姥爷升起信心,不要害怕,佛号不能断……

佛陀曾说:“人生几何?生命只在呼吸之间。”人之一生,犹如一呼一吸,生和死,只是瞬间的转化。两个半小时后,我亲眼见证了,一息既进,一息不出,生死即在此分界。五味杂陈,虽然悲痛,但心中竟有小小的喜悦之感。看着姥爷只是一息不来,没有丝毫的痛苦,像是睡着了般,我就知道一定是昨夜姥爷一阵阵疼痛难忍时,我让姥爷一直念佛,请阿弥陀佛加持他没有痛苦的快点往生作用现形。我知道姥爷人生最后旅程的信愿行,临终时必定得蒙佛力加持接引往生极乐世界。

无限感恩阿弥陀佛为苦难众生发下的四十八大愿,广度一切有缘众生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