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场雨滋润了长久以来渴慕走上通衢大道的心灵荒原

  • A+
所属分类:都市文学

当成都平原还是春风和煦、鲜花盛开的时节,甘孜州得荣县依然寒气袭人,雪峰环伺。得荣县城,这座不足两万人的高原小城,突然像过“古朵节”般热闹喧嚣——2017年3月31日上午,一号隧道进口处噼噼啪啪的鞭炮声,惊扰着横断山腹地飞来飞去的雀鸟。砂石裸露的山谷里,一幅红色横幅在灰褐色山岩的衬托下格外醒目。几十名身着红色橙色工装、头戴蓝色白色安全帽的施工人员和县交通、水务等部门人员肃然而立。霏霏细雨,落在大伙的脸颊上,让人痒酥酥的……
这里,正在举行一场有些特别的公路改建开工仪式——国道215线巴塘竹巴笼至得荣二龙桥段建设项目(下称竹二路)。
得荣属干旱气候,当天的这场小雨也滋润了当地人长久以来渴慕走上通衢大道的心灵荒原。围观的人群里,头戴翘边牛皮毡帽、身着宽袍大袖楚巴、脚蹬闪亮藏靴的藏族老人顿珠说:这雨下得好呀,它是咱公路开工的吉象物。

在横断山腹地铺架“天路”

说这是条有些特别的公路,一是从建设意义上讲。位于甘孜州西南端、呈南北走向的国道215线项目,总里程197.2公里,是连接巴塘、得荣两县的国道干线,也是甘孜藏区重要的纵向通道,更是得荣县的经济命脉和生命通道。
开工仪式的锣鼓敲响之前,一幅激动人心的画面就在当地人的脑海里勾勒:改建后的G215,宛若一条长龙蜿蜒于蓝天白云下的高山河谷,它连接了国道318线、国道214线并形成川滇藏区域的环线,对完善全省和甘孜西南部区域路网具有重要作用。难怪开工仪式前夕,当地居民都乐呵呵奔走相告。
说它特别还有一层意思。承建这条天路的,是四川港航公司一支平均年龄34岁的团队,多是八零后,七零后。在藏区以外的大都市,他们可能是别人的儿子、丈夫、父亲、男友,但在这里他们只有一种身份:康藏高原的筑路人。
在如今许多年轻人整天将眼睛粘在手机上,将生活欲望建立在“啃老”背景的年代,也是从2017年3月开始,这群年轻的筑路人将远离家人,经常和泥石流、水毁、滑坡、崩塌甚至死亡打交道。他们可能没想到,自己将饱蘸青春和汗水,蓬勃书写一部藏区经济、文化的历史大书。
我们先把目光放远一点,看看筑路团队是在怎样一种恶劣环境里,铺设一条异常艰难的“天路”?
“横断山,路难行……”正如一首红军歌曲所唱,横断山,是中国山脉中的异数,在大多呈东西走向的山脉中,横断山是中国最长、最典型的南北向山系。
G215线竹二路施工项目,就处在“横断七岭”之一的芒康山-云岭的东侧。芒康山,地处青藏高原东部边缘,南延至云南省境称云岭,西北—东南走向,海拔 4000~5000 米。芒康山脉(也称宁静山脉),四处高山深谷,悬崖峭壁,激流险滩,荆棘丛生,冰雪覆盖,野兽出没,历史上除了贬谪之臣被流放到此,大多是少数民族居民躲避战乱的地方。
将要涅槃重生的G215线竹二路,宛若一条迤逦长蛇,由北向南穿梭在芒康山东侧的高岭河谷里,途经巴塘、得荣两县,路线起点是巴塘竹巴笼,到得荣县二龙桥,路线海拔高程由2500m升至4100m再降至2010m,起起伏伏穿梭于云端下的茫茫山岭。
我们从当地水文资料了解到:近年来,防不胜防的各种地质灾害,隔三差五萦绕在山民的梦魂里:王大龙特大型滑坡、昌波岩蹦、娘扭大型土质滑坡、得荣县城滑坡……从地质专业术语讲,这些断裂地带包含理塘-德巫断裂、巴塘断裂带断裂、德钦-中甸断裂等10条主断裂带等。
滑坡、泥石流、崩塌、水毁、路基沉陷,犹如头上悬着的一把达摩克里斯剑,随时从天而降,说来就来,令人胆寒。
对杨学江、李巧佳、严昆鹏等项目负责人来说,他们幽黑的目光,可能看不透山重水复间随时可能泛起的滔滔恶浪,他们嫩稚的肩膀,可能扛不起高山深谷随时可能倾塌的岩石冰雪……但这是一群年轻的无畏者,很多人也有在高海拔藏区的工作经历。他们毅然穿上劳保服,戴上安全帽,义无反顾地上路了。

杨学江:在挑战中实现人生价值

2016年7月中旬,还在港航公司南充中法农业科技园参与园区建设的杨学江,突然接到新的工作任务:拟调任到甘孜州公路工程建设指挥部任副指挥长(后为指挥长),主要负责竹二路指挥部的日常管理工作。
杨学江,中共党员,1984年11月出生于四川盐边县,2010年6月毕业于成都理工大学环境与土木工程学院。他先后在四川省交通运输厅公路规划勘察设计研究院任助理工程师、分公司项目经理、技术负责人、分公司副经理、公路工程二级建造师、项目经理,以及四川兴港建筑工程有限公司南充片区项目部工程处长。
那天接到通知,杨学江懵了好几分钟。他掏出手机百度,得知得荣旧称“得隆”,在藏语里意为“峡谷之地”,原为巴塘土司辖地。杨学江当然知道,这个工程,是港航公司在甘孜州的第一个建设合作项目,是公司同仁们跑断腿、磨破嘴皮子好不容易争取到的;可以说,项目凝聚了公司上下的努力与关怀,其建设成果的好坏关系着公司的对外形象,更是公司在甘孜州项目延伸的前站。
让杨学江犯愁的是,作为家里的顶梁柱,父母和孩子都需要人照料呀。作为一名年轻的共产党员,杨学江想得最多的还是“修好路、服好务,把‘港航牌子’擦亮。”他咬牙拿定主意,回家做好妻子的工作,安排好家里要紧的事情,他扛起行囊,赶赴数百公里之外大山深处的竹二路指挥部。
杨学江一行来到项目所在地,即刻感到不适应,仿佛驾车从一个光线不太好的隧道突然进入亮晃烈日之下,眼睛受到强烈的光波刺激。此地年均气温多数在8度以下,线路平均海拔3000米,海拔最高点4700米,海拔较高的山上全年大多数时间被积雪覆盖。
各种尴尬也滚雪球般接踵而至:横断山腹地很少生产蔬菜,所有蔬菜水果均需从云南大理、丽江等地以每四天一次的频率运输供应;气候恶劣,从10月开始全线气温降至零下,大雪纷飞;每日早晚输水管道结冰,生活用水极度困难,均需从距驻地几百米外的水渠噼噼嘭嘭敲冰挑水;刚入驻时还是毛坯房,没装修,没隔断,上个厕所都得东瞅瞅西望望……
为了把村民自住民房改造成办公室,杨学江他们搞起“自主装修”,没有开会的大会议室?就用屏风隔开一个大房间当会议室。没有独立的办公桌?就几个人共用一个大办公桌。冬季电力供应不足?就晚上点着蜡烛看图纸,制订工作计划。供水困难?就准备一个塑料大桶储存一些水量……听起来,颇有点像当年延安时期的南泥湾生产创业一样。
2017年3月底,项目正式进入现场实施阶段。五星红旗飘扬在雪域高原,在春天的残雪中隐喻一道红色信念。
地形难、地质难、气候难、征迁难、管理难、工程难,这是施工中必须克服的“六大困难”。竹二路项目全线须翻越海拔40400米茨巫山以上高山数座。“碎石泥巴路,一边是山壁,一边是大河,晴天一身灰,雨天一身泥”,就是杨学江和他的团队日常工作的真实写照。
施工难度超出人的想象。沿线泥石流、水毁、滑坡及崩塌等灾害防不胜防,特别是得荣1号隧道临近大型不良地质体、沿线许多地方因滑坡后岩体结构松散,地下水以孔隙水及基岩裂隙水为主,容易渗流出水;近两年塌方量大于200m3的就有7次……
作为个体,杨学江他们几乎用全部的精力跟工作环境“死扛”着,但大自然的威力又是任何个体肉身难以抗衡的。三年来,杨学江遇到的危险同样说来就来。达摩克里斯剑,终于有訇然落下的一刻。
2017年10月的一天,寒风夹杂着雪花飘落到山岩、树枝上,杨学江和工程部同仁驱车从得荣赶往巴塘,准备第二天会同巴塘县政府、协调办人员再去现场踏勘。两地相距近120公里,必须翻越海拔4400米的茨巫山草原。中午刚翻过山顶,突然下起鹅毛大雪,将泥泞道路覆盖成白茫茫一片。吉普车不小心滑进路边的水草沟。全车人哆嗦着下来推,根本不管用。雪天的荒野路上,一个车也没有,茨巫山顶又是通信盲区,手机成了聋子的耳朵。他们有些害怕地看看四周,萧杀气候让万物静默,遍地积雪。等了近5个小时,幸好TJ3标段项目人员发现他们一直未下山,忙派车来寻,好不容易在雪野里“捞”着了他们。
2018年7月的一天晚上,约八点过,杨学江驱车从得荣赶到巴塘苏洼龙乡解决协调问题,饥肠辘辘的他忽然想起已有五六个小时没吃一点东西了,他在寂静崎岖的山路山开了好久,才在一个黑灯瞎火的村落唯一的小卖部买了桶方便面(也基本上只有后方便面);经过一处陡峭路段,刚开过三十余米,后面听到车后响起轰轰烈烈的垮塌声,原来,又是一起小规模坍塌。接着十来方土石像瀑布般从二三十米高的坡上倾泻而下,“当时如果开慢点,这条命就完了。”杨学江仿佛看到身后死神张开的白森森獠牙。
2018年9月一个晚上,杨学江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寝室。沉沉夜幕里,时针滑到九点半,他乐滋滋盼来心头最明亮的一刻——跟千里之外的女儿视频通话,视频里,乖巧聪明的女儿嘟嘴儿埋怨爸爸咋个那么忙呀,啥时才能回成都陪她去海洋公园玩玩。这时,一阵急促的电话打断了视频:TJ2合同段管理人员嘶哑着嗓子报告说:王大龙隧道出口端的掌子面,在炮眼施工过程中突发涌水,水势哗哗啦啦直往上冒,现在掌子面的积水已近半米深……
杨学江的心如金沙江般翻滚汹涌,他来不及和女儿解释,赶忙安排隧道内人员撤离掌子面工地,稍一沉吟,抓起安全帽,叫上司机,立即奔赴现场。
黑夜里半个小时的颠簸车程,让他觉得仿佛走进黑洞洞的时光隧道。险情不明,人员撤离情况不明,涌水原因不明,这都让杨学江心急如焚。
还好,到达现场后,相关人员已撤离掌子面,杨学江松了一口气。但出身地质专业的他明白,掌子面涌水后,下一步可能就是垮塌、冒顶,每一分钟都可能存在危险。他大步朝洞内走去,在撤离人群里成为一个高大的逆行者。在近半米深的水里,在掌子面随炮眼喷涌而出两三米远的水柱下,杨学江在微弱的手电照明下仔细观察围岩状况和水流承压情况,全部处理完毕后他才撤离出洞。凌晨三点,他又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宿舍。此时,千里之外,他的乖乖女等不到爸爸的电话,早已抱着手机进入了梦乡……
2018年10月11日到13日,位于西藏江达县波罗乡境内的金沙江两岸,先后发生两次特大山体滑坡,主河道被堵塞,在白格段形成堰塞湖,长约5600米,高70多米,宽约200米,水位迅速上涨。“瓢泼大雨中,浑黄的金沙江水从上游汹涌而来,如猛虎出山,咆哮着冲刷着两岸脆弱的山体。从几十米高的山上望去,峡中水深流急,形成无数漩涡。这条黄色暴龙毫不留情地冲断了架在江上的23座大桥。”直到今天,他一想到那场景就有些喘不过气来。
他记得,当时江水迅速上涨,眼看要吞噬周边和下游村庄,山民一片恐慌。之后几天,318国道在暴雨巨龙的爪子里被掐断成一截一截的,脆软得像根油条。
杨学江顾不上许多,在李巧佳、严昆鹏等团队伙伴的协助下,提前将公路建筑工人和机械往外撤离,又协助当地政府将居民搬迁到安全地带,又马不停深入到工人和群众中做思想工作。由于措施得当,这次山洪没有造成人员伤亡和机械损失
洪水造成的灾难是可怕的,沿江路基受损达41处,长达11公里,其中7.38公里完全被冲毁。道路中断,宛若一条长蛇被斩得东一截西一段。杨学江和同事又冒着漫天雪花,徒步六七小时翻越高原大山,勘察道路损毁情况。沿途千沟万壑,白茫茫一片,很难分清哪是路哪是峭壁。更险的是,那些看似结实其实只是悬在半空的岩石,若不小心踩进去,立马会被深渊吞噬。
后来,杨学江他们组织参建单位用人工背负炸药翻越大山,从另一头硬生生地炸开山路,开入机械工具组织抢修。经过十几个小时的连续作业,终于在山体一侧开凿出一条便道,恢复了水毁垮塌路段的通行。
“这样的险情算是家常便饭。也让我在增长阅历的基础上,认识到工作的价值。”杨学江说。
那天下午,在成都二环路西一段财富双楠写字楼四川港航公司办公室,杨学江刚在他的笔记本电脑里完善了团队“一会两课”材料。杨学江身高一米七二左右,笔挺的白衬衫扎在黑色长裤里,显得干练机敏。他待人热情,说话不紧不慢,思维十分清晰。他告诉我,从2016年7月赴任竹二路副指挥长,他就在指挥部成员的协助下制定了政治学习制度。
“2018年,我们指挥部共有3名同志递交了入党申请书;专业学习中,每一位都自己拟定专题,做PPT,上台主讲,大家讨论,去年通过国家注册一级建造师考试的就有4人。”说起自己的团队,杨学江颇为自豪。
2019年5月,杨学江被四川省港航开发有限责任公司评为2017年度优秀共产党员,被委任为国道215线巴塘竹巴笼至得荣二龙桥段公路改建工程指挥部指挥长。他肩上的担子更重了。

严昆鹏李巧佳:天路上的“跋涉者”

其实,作为项目指挥部负责人的杨学江,并不孤独
随着竹二路改建工程建设管理协议的签订,港航公司领导就在前期亲自调研考察的基础上,对竹二路建设工作做出了周密的安排部署,投入了最优秀的管理团队,集中了最优势的技术力量,抽调了一部分在高海拔藏区有工作经历的人员充实指挥部。
骨干团队中,严昆鹏是个让人印象深刻的年轻人。
严昆鹏,1986年12月出生于成都,2009年7月从西华大学土木工程专业毕业后,进入攀枝花公路建设有限公司工作,一干就是7年。他先后担任该公司广甘G9合同段任合约部长,国道317线俄岗G14合同段项目任项目总工等,在负责项目工程建设质量、进度,配合项目经理对外协调各方关系,积累了丰富的经验。
2016年7月,酷暑季节,攀西高原灿烂的阳光,陪伴他来到同样烈日当空的横断山腹地。此时,严昆鹏已受聘为港航国道215线竹二路指挥部担任工程部部长,他协助处理竹二路二期工程招标工作,并主要负责招标文件的编制及审核、招标图纸数量的复核、参建单位报价分析等工作。
2018年是竹二路、道二路建设进入决战的关键之年,指挥部秉承公司“讲奉献,讲责任,讲务实,讲高效”的管理精神,致力于把竹二路打造成民族团结路、安全环保路、生态文明路、群众致富路。作为杨学江指挥长的得力助手,严昆鹏深感肩上责任重大。
施工过程中,由于得荣1号隧道临近大型不良地质体,完整性极差,施工中常常出现掉块、塌方、变形现象。2017年12月21日晚,得荣1号隧道上台阶开挖至200+295处,突然发生坍塌。
严昆鹏接到报告后,本已休息的他一骨碌爬起来,马上通知部门负责人和监理单位负责人赶赴现场。他们到达现场后,根据现场情况、塌方量大小、涌水情况,要求立即停止掌子面开挖,对固状水进行集中引排,为此严昆鹏彻夜不眠,始终守在一线,和现场施工人员一起面对解决施工险情。12月22日出水位置水量进一步变大,呈涌水状,涌水量为8m³/min,水量无明显衰减。各方研究后一致决定,对相关地段采取双浆液注浆堵水处置,一方面加固围岩防止支护段初支变形,另一方面对该段堵水,使水流向K200+298处汇集。采取措施后,涌水处经一周排水,得到有效疏排。
正是严昆鹏这种亲力亲为的敬业精神,鼓舞了现场人员士气,最终在各方的努力下,啃掉了得荣1号隧道这一施工硬骨头,顺利贯通,隧道从开始施工到现在都没发生一起安全事故。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